第六百九十二章:棺材堵住独处路-蹉跎惘少-
蹉跎惘少

第六百九十二章:棺材堵住独处路

    看到两个长辈在自己说完后都摇头,肖尧以为两位老人不相信自己,肖尧还想表明自己的决心,却听朱母说道:

    “肖尧,不必了。你就是把小梅找回来也晚了,谭老师早先找人来我家提过亲,你大伯知道她家根底,一口就给回绝了,我们也没对小梅说过,这次就只能随了他家的愿了。你们快去洗洗睡,一会天就要亮了。”

    朱习焕一直只听不语,听到母亲让他们去洗洗,这才拉着肖尧去后院,到后面小池塘洗澡。

    等到肖尧和朱习焕睡下了,朱母这才过来拿起他俩的脏衣服,连夜搓洗起来。她家没有肖尧能穿的衣服,朱习焕和朱老师的衣服,肖尧个子比他们高不少,穿不上。

    生性善良的朱母,一边默默流泪,一边搓洗衣服。岁月的磨难,在她那饱经风霜的脸上,留下深深的印迹。

    自从她家大儿子被人误杀后,大女婿也因盗窃,被抓去坐牢,如今二女儿在浑噩之中,落入虎口,这辈子也难有幸福可言。她只能把这一切,归咎与命,她认为这就是她和女儿的命苦。

    等到肖尧一觉睡到第二天大天四亮的起来,朱母连夜给肖尧洗干净的衣服,已经晾在绳子上晒干了。

    既然伯父和伯母都不让肖尧再去找朱晓梅,肖尧也急着要回家。母亲和古云翠两人,这一夜还不知道怎么过的呢?

    肖尧赶回家路过综合厂时,都没敢去厂里停留。午饭前,肖尧赶上了吃撞门饭。坐在厨房饭桌边正准备开饭的肖母和古云翠两人,见到肖尧回来,立即没了刚刚的忧愁,古云翠连忙站起来给肖尧盛饭。

    而就在古云翠看向肖尧的一瞬间,肖尧看到了她原本乌黑亮丽的大眼里,多了一些红丝,柔滑细腻的面庞,多了个发乌的黑眼眶。

    “我们还以为你赶不回来吃饭了呢。他三姐怎么样了?回家了吗?”

    肖母的埋怨着看了肖尧一眼,轻轻的问了一声。都是养儿养女的人,她能体会到朱习焕母亲那焦急的心情。

    “没事,她跟同学的……同学去省城贩大米去了。”

    肖尧想说同学的哥哥,但话到嘴边,他只说出同学而已。

    “这孩子,出去做事也不家里说一声,这不是让父母干着急吗?”

    肖母明显对朱晓梅的做法不满,但也只是随口抱怨了一下,也不再深究,只催肖尧赶紧吃饭。

    天下没有那个父母,愿意自己的孩子不辞而别,而她自己的儿子,已经干过两次了。她不愿多说,只因眼前有未来的儿媳在,她老人家还想给儿子留点情面。

    肖尧见母亲不愿多说,也不再提起这个话题,可他再次看到古云翠的黑眼圈和眼里的血丝,知她昨晚一定是担心自己没睡好,心里很愧疚。

    鱼塘也已经挖好,肖尧提议的油漆窗户,肖尧只是开个头,剩下的都是古云翠接着完成。她在这里没事,家里却是很忙,看到肖尧平安归来,饭后古云翠就要回家。

    “我跟你一起去。妈,我把电视机也搬去,我答应了那些小兄弟,要把电视拿过去放几天。”

    肖尧闲着无事,想到他答应过的事,就要做到,顺便向母亲说明。

    “你拿去放不要紧,别在路上摔了就落一声“呺”。小翠坐后面抱不动,你别依仗她。”

    肖母担心肖尧骑车,让古云翠坐后面抱电视机。那样不安全不说,还会累着自己宝贝儿媳。

    “妈,我们不骑车,把电视机绑在车后推着走,这样你放心了吧。”

    “那我跟你们一起去厂里,你们都走了,我一个人在家也着急。”

    言毕,肖母找出布条编织的软绳,帮着肖尧把电视机绑在自行车的后座上。这就注定只能把自行车推着走,母子二人加上古云翠,一路有说有笑,倒也不显孤寂。

    到厂之后,肖母直接去了厂里,而肖尧则陪着古云翠继续走向她家。

    “她到底怎么样了?”

    古云翠跟在肖尧身后,轻声问起。肖尧被问的一愣,立即反应过来。

    “不怎么样,我没见到她人,被她同学的哥哥拐跑了。”

    古云翠问起这事,肖尧心情又沉重起来。

    “如果你找到她了,你会怎么办?”

    “我……,我不知道。”

    肖尧不敢说出当时去找朱晓梅时心里的真实想法。他那时情绪冲动,甚至决定过,只要找到朱晓梅,只要她愿意,他都愿意娶她。

    可现在说什么都没用,按照朱母的说法,朱晓梅已经注定会嫁给谭世柱了。即便他们不认可谭世柱,但朱晓梅跟他一起外出,肯定自身清白难保,他们也只好认了。

    看到肖尧回避这个问题,古云翠收起好奇心,转而问道:

    “你怎么和朱习焕认识的,他那么小,难道他跟你也是同学?”

    于是,肖尧就把怎样和朱习焕结识的经过,大体的对古云翠说了一遍。从厂里到古云翠家不长的距离,古云翠跟在肖尧身边几乎没说话,完全就是肖尧在向古云翠说他和朱习焕认识的经过了。

    两人在路过古云翠大姐家的时候,见到她家大门上锁,心知都是下田干活去了,他俩脚步没停,直接来到古云翠家中。

    肖尧这是第二次来,完全没有第一次过来的担忧。因为整个村子,几乎看不到大人,只有放了假没上学的孩子,看到肖尧自行车后面带着电视机,都一窝蜂的跑来看稀奇。

    家中也只有古奶奶一个人在家,肖尧热情的招呼之后,就忙着把电视机卸下来。奶奶快八十岁的人了,还没见过电视,也是好奇的看着肖尧把电视机放在大桌上,插上电源在那调试。

    “这盒子里面的人是怎么进去的?人怎么那么小?”

    肖尧把长长的电视机天线转来转去,终于看到电视机里的人了,姑奶奶发出了心里的疑问。

    “奶奶,这里面没人,就像广播一样,是无线电接收的图像。广播只能接收声音,电视是声音和图像一起接收。”

    那时没有有线电视,电视信号全靠天线接收,在农村,接收信号特别差,肖尧只得不停的在那转着天线的方向,寻找最佳的接收效果。

    这是肖尧家后来买的十二吋黑白电视,在调节天线时,手扶在天线上,看似接收好了,可是手一松开,又是雪花点闪动,噪音太大,都听不清电视里说话。肖尧只好再调节,总不能手抓着天线一直不放。

    肖尧费了半天劲,终于找到一个比较理想的方位,这才舒口气。一屋子小孩,看到有图像有声音了,都充满好奇的围坐在大桌四周看电视。

    肖尧在忙着开电视,古云翠已经出去到田里干活去了。肖尧把的电视调试好,他对看电视没兴趣,就想出去转转,可又担心奶奶在家控制不住小孩。

    万一电视再出现信号接受不好,他怕小孩把电视机弄掉下来。在肖尧想来,电视摔坏到没啥,但要是砸了人,那他可就是好心办坏事了。

    古奶奶和一众小孩,都被电视吸引,他们一边看着一边议论,唯有肖尧百无聊赖,好在没一会,古云翠又回来了。她见肖尧盯着自己,羞涩的走向自己最东边的房间。

    肖尧看她进去了不出来,也想着去和她说说话,可他刚一踏进奶奶的房门,立即退回堂屋。

    想要进入古云翠的房间,必须经过奶奶的房间,他一进门就看到吓人的棺材,吓得他心脏“呯呯”直跳,只好退出,不敢再往前一步。

    这么好的独处机会,肖尧却被棺材拦住了去路。而进到房间的古云翠却不明就里,她回来是要帮着家里干活的。可母亲得知肖尧也跟来了,就让她回来陪着肖尧。

    可她回到房间等了许久,也不见肖尧进来,只好又出来看看,却已经不见了肖尧的身影。他来到奶奶身边,奶奶告诉她,肖尧已经走了。

    她连忙到门口查看,不见肖尧停放在门口的自行车,一眼望去,路上也不见了肖尧的人影。

    肖尧退出奶奶房间,心里很憋屈。他害怕古奶奶放在房间里的棺材,又不好意思说出来。古云翠进去半天不出来,他也有点生气。

    没等一会,他越发无聊透顶,就和奶奶说厂里有事,让奶奶注意别让小孩去碰电视机,他先回厂了。奶奶此时一心都在看电视上,既没挽留,也没说其它,任由肖尧离去。

    回到厂里,肖尧郁闷的很,胡思乱想之中,想去省城上班的念头再次滋生出来。他找到母亲,想和母亲摊牌。

    可肖母见儿子带了电视机过去,此时却没在古云翠家,独自跑回厂里,连忙问道:

    “你不在小翠家放电视,怎么一个人跑回来了?”

    “我把电视都调好了才回来的,我在那没事太无聊,就回来了。”

    看着肖尧那沮丧的神情,肖母有点担心。

    “你不会和小翠闹别扭了吧?”

    “哪有啊,我就是在她家没事干才回来的。”

    肖尧嘴上否认,心里却是怨气没减。他就是埋怨古云翠独自进房不带他一起,他一个人跨不过奶奶那三米多宽的房间。

    肖母虽然知道肖尧怕黑、怕棺材,可她没去过古奶奶的房间,更不知道古奶奶房间有棺材。但肖尧心里在闹情绪,却让肖母看看的清清楚楚。

    “二子,你不要犯浑。这些天下来,我看得出,小翠的脾气,比小玲还要好,你就是和她闹别扭,也不该在她家闹。你俩亲事已经定了,你要是再敢唱散拉胡来,你就给我滚出这个家!”

    母亲语气变得异常严肃,说的肖尧脊背发寒。肖尧这极不稳定的性格,让肖母不得不担心,小玲就是个先例。如果这时候肖尧再和古云翠闹散了,这肖家的脸都要被他丢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