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三章:谁在给谁添麻烦-蹉跎惘少-
蹉跎惘少

第六百九十三章:谁在给谁添麻烦

    肖尧被母亲一顿呵斥,吓得唯唯诺诺。本来想对母亲说去省城的事也不敢再开口,只得垂头丧气的回自己的房间。

    “你要是敢和小翠闹别扭,不管谁对谁错,我都饶不了你。”

    肖母在肖尧转身走后,仍然不依不饶。从母亲的态度,肖尧可以看出,母亲对古云翠是非常看重。

    肖尧心里暗暗叫苦,只听童谣说:山喜鹊尾巴长,娶了媳妇忘了娘。他没想到自己这媳妇还没娶回家,老娘快不要儿子了。

    他真的只是被古奶奶的棺材挡住去路,有点生闷气而已,他甚至不清楚,自己是在生自己的气还是在生古云翠的气。

    无缘无故的惹得母亲生气,肖尧很郁闷,他想跟母亲解释清楚,可他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说。母亲在高兴的时候,他还可以涎皮赖脸的和母亲胡搅蛮缠,可母亲真的发怒了,肖尧还是乖乖的远离为妙。

    从定亲那日后,肖尧就一直想找合适的时机来旧事重提,实现他去省城上班的梦想。今天好不容易鼓足勇气来找母亲,没想到被自己给搞砸了。

    接下来一段日子,母亲承接了一个仓库焊接钢梁工程。虽说肖母没让肖尧去帮忙,可肖尧见母亲和小舅两人加班加点,忙得不可开交,自然上前帮忙。

    一段时间下来,肖尧不但把焊接和切割技术,学了个七七八八,就连图纸也看得娴熟,配料尺寸,掌握都非常精确到位。

    这一点让肖母很开心,经常拿肖尧来指责弟弟,说他干么这么多年,干活老是出错,还不如肖尧才学会熟练。

    当然啦,在这段时间中,肖尧的眼睛也是受了几次伤害。每当这时,肖尧就会想到自己第一次伤眼时,小玲那无微不至的照料。

    而这几次,古云翠都被叫过来照顾肖尧,毕竟焊接工程太忙,肖母抽不开身,她又不放心让其他人来照看眼睛受伤的儿子,古云翠就成了不二的人选。

    唯一让肖尧郁闷的是,这几次古云翠来照料他,独处时间那么多,但肖尧从定亲到现在,连她的小手都没让肖尧碰过。照看肖尧的闲暇之余,她始终手里不断干着毛线活。

    肖尧问她给谁打的,她也不隐瞒,直言是给肖尧打的毛衣。这样的近距离没有零距离接触,让肖尧很无奈,不过,肖尧也没有任性做出强烈的要求。

    放假后,郝旭伟来了几次,但大多时间是来找肖父。肖尧不想过问他与父亲之间有啥事,郝旭伟也不主动提出。

    这日,他又来找肖父,见到了古云翠。饭后,他和肖尧一起来到肖尧的房间,很认真的说道:

    “肖尧,我看得出来,小古是个好姑娘,你那性格太坏,以后可不能欺负她。”

    “你少来,这干巴头人情谁不护做?我性格再坏,你见过我欺负女的吗?”

    郝旭伟对肖尧了解很透,而肖尧也知道他这么一说,转头必定又会到父母和古云翠面前邀功,说他已经命令肖尧不准欺负古云翠。

    虽说被肖尧揭穿心机,但郝旭伟浑不在意。他晃着脑袋,戴在眼睛上的镜片不断闪光,嘿嘿笑道:

    “不管是不是干巴头人情,该做的我还是要做,该提醒的我要提醒到,这就够了。我也有对象了,你啥时候有空?我带你去见见你嫂子。”

    闻言,肖尧立即来了兴趣。

    “哦?嫂子是哪里人啊?我认识吗?”

    郝旭伟斜了肖尧一眼,撇着嘴,用像说白痴一样的口吻说道:

    “你要是认识,我还要特意让你抽时间,带你去见她吗?”

    “我根本不要抽时间,我这些天在家呆的都快发霉了。你去跟我爸说,就说让我跟你一起去办事,我也出去撒撒野,活动活动筋骨。”

    肖尧急切的挽起衣袖,巴不得现在就和郝旭伟离开厂里。看到肖尧这架势,郝旭伟却心虚了。他真怕一头被困久了的狮子猛虎出笼,那就管不住了。

    “你那么着急干嘛?我去问问肖叔叔和阿姨,他们要是同意你跟我一起去,我就带你去见你嫂子,不同意我也没办法。”

    郝旭伟的眼珠在镜片后转了几圈之后,给了一个完全不担责任的承诺。

    “那你现在就去,我等着。”

    肖尧看到帮着王师傅收拾饭后残局的古云翠进来,连忙往外推郝旭伟。可郝旭伟却灵机一动,硬性站下对着古云翠说道:

    “小翠,肖尧想去见见我的未婚妻,我想顺便邀请你一起到我家玩玩,你可愿意?”

    “郝老师,我家里忙,他要去你就带他去吧,我要回家帮着干活。”

    郝旭伟绝对没想到古云翠会直接拒绝,他脸上有点挂不住,但不好再说,稍微犹豫一下之后,他还是掉头去找肖尧父母。没多久,郝旭伟就跟在肖母后面一同走了回来。

    “二子,你和小翠一起去郝老师家玩,可不要没礼貌,也不要到处跑,省得我们在家不放心。”

    “阿姨,你就放心吧,肖尧跟我在一起,我们保证他不会胡来。这不还有小翠跟着吗,他还能跑到哪去?”

    古云翠刚想上前说什么,却被肖尧一把拽到身后。

    “妈,你放心,我带小翠一起出去散散心,保证不给你添乱。”

    得到了特赦令,肖尧很开心。上次寻找朱晓梅,也是肖尧父母事急从权,后来才不予追究,但还是受到了警告处分。

    古云翠见肖尧拦在自己身前,本想对肖母说自己不去的话,也说不出来了。等于是默认了郝旭伟和肖尧的说词。肖母却推开肖尧,充满溺爱的叮嘱道:

    “小翠啊,你是第一次跟二子出去玩,你把他给我看紧了。他要是敢不听你的话,我回来就揭了他的皮。要不是郝老师说你也一起去,他爸是不会给他出门的。”

    古云翠嘴巴一动,刚想说什么,肖尧赶紧拽她一下衣袖,抢先说道:

    “妈,我这是去郝老师家玩,又不是去上战场,你怎么像防贼一样啊?你快去休息吧。”

    肖尧一边说一边把母亲往外推,他真怕古云翠把她不想去的心思说出来,那他也就没指望出去玩了。

    至于肖尧这次想出去玩,也是母亲接手的焊接工程告一段落,若是前段时间那么忙,肖尧也不会走。

    肖母笑嘻嘻的被肖尧推到门外,还不忘回头让古云翠帮肖尧收拾几件衣服带着。古云翠也很乖巧的点点头,愉快的答应下来。

    肖尧见古云翠答应了,以为她改变了注意,愿意和自己一起出去玩,心情更加愉快,拿着她整理好的换洗衣服包,带着古云翠就跟着郝旭伟一同出发。

    古云翠坐在肖尧单车后面,到了她家门口的岔路之后,竟然跳下车。

    “你?你不去?”

    “郝老师,你带肖尧去玩吧,我几天不在家,都不知道家里忙成啥样了。田里农活忙,奶奶还要人照看,我不能跟你们出去玩。”

    郝旭伟很为难很无奈,但他不好说什么,毕竟这还是第一次见面,只好看着肖尧,由他定夺。

    “你就当还在我家多呆两天好了,都说好了,你怎么又改变注意?”

    对于古云翠的行为,肖尧很不满,这不是不给他面子吗?

    “在你家帮忙是一回事,跑出去玩是另外一回事。我要是现在跟你一起出去玩,心里肯定不落忍。”

    古云翠说话时低着头,声音也不大。她也听出了肖尧的语气不对,解释也是为了缓解肖尧的心情。见她如此,肖尧也没了脾气,为了不让自己难堪,他只好安慰道:

    “既然如此,你就回去吧,要是真忙不过来,我回来找人去你家帮忙。”

    古云翠没多说,和郝旭伟打个招呼,匆匆的回家。肖尧看着古云翠走出老远,这才说道:

    “我们走吧,她不去也好,我们还自由多了。”

    “你是自由多了,我可就担心多了。她要在,你有啥事我都睁一眼闭一眼,她不在,你有啥事都落在我一个人头上。你可要给我老实点,别给我添麻烦。”

    郝旭伟看着古云翠远去,心里泛起了嘀咕。肖尧鄙视了郝旭伟一眼,不满的说道:

    “我说郝旭伟,你啥时候见我给你添麻烦了?哪一次我俩在一起,不都是你给我找麻烦?我除了第一次找你晦气以外,还有过一次给你添麻烦吗?”

    肖尧气得直呼其名,郝旭伟也没当回事,他跨上车,挥挥手。

    “走走走,我就是给你打个预防针,遇到啥事你听我的就行了。”

    看着郝旭伟骑上自行车在前行,肖尧再次鄙夷的歪歪嘴,腹诽道:

    “听你的当然行,没事你都会找事。”

    腹诽归腹诽,肖尧仍然骑上自己的单车,奋力追了上去。

    两人一路无事,郝旭伟直接带着肖尧,来到她女朋友的家门口。他这一突然袭击,让肖尧很尴尬。他以为是先到郝旭伟家,他已经想好了,在去往郝旭伟村庄的一个集镇,买点水果和糕点带去。

    现在到了他对象的家门口,他才说出实情,肖尧再想买点礼品也不可能了。不过肖尧一向对这种事情也不再是太在意,既然郝旭伟不想让他破费,他也没必要再去矫情。

    两人来到郝旭伟对象家门口把车停下,郝旭伟也没招呼肖尧,直接就先行进去。肖尧没敢冒入,站在门口等候。

    肖尧正在东张西望,却见郝旭伟又走了出来,身后跟着一个十多岁的小男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