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四章:推来推去不惹事-蹉跎惘少-
蹉跎惘少

第六百九十四章:推来推去不惹事

    看到郝旭伟独自带个男孩出来,不见他嘴里所说的对象,肖尧眉头一皱,心里泛起嘀咕。

    “肖尧,他大姐去集上买农药去了,我们一起去接他,顺便买点菜,晚上在这吃晚饭。”

    “你就是我大哥说的很厉害的人吗?我怎么看你一点也不厉害啊。”

    小男孩上上下下把肖尧打量好几遍,问完话还是一脸的狐疑。

    “别听你大哥胡说,我本来就不厉害,你大哥可比我厉害多了。不然他怎么当老师啊?”

    小男孩很俊朗,肖尧看着很喜欢,随手在他的小脸上抹了一把,滑溜溜的很舒爽。

    “他是我对象的弟弟,要跟我们一起去,你带着他。”

    郝旭伟不跟肖尧多说,直接让小男孩上肖尧的自行车后座。肖尧本想推辞,但一想到郝旭伟那车技,摇摇头就承担了。

    郝旭伟带着肖尧,出了村子继续向前,骑行了十多分钟,来到一个不大的集镇,也就是他们公社的驻地。

    “小弟,你在这路口等着,我们进去找你姐,她要是过来了,你就让她等我好吗?”

    小男孩很高兴的点点头,站在路口等候。肖尧和郝旭伟再次骑车进入小镇里。

    现在是夏天农忙季节,又是下午时分,镇上没多少人。而肖尧和郝旭伟两人都是骑着自行车,在窄窄的街道上就显得很突兀。

    “郝四眼,有个自行车就了不起啊,在镇上显摆起来了。”

    他两刚转过一个拐角,一道讥讽的声音传来,肖尧和郝旭伟都跨在车上定了下来。肖尧回头向着发出喊声的位置看去,只见一扇门前,走出三个和郝旭伟差不多大小的年轻人。

    肖尧看看郝旭伟,却见他把鼻梁上的眼镜往上推推,嘴角带着冷笑。

    “你们认识?”

    肖尧这是明知故问,不认识怎么会知道郝旭伟姓郝?但肖尧见他那神情,只好确定一下。

    “不认识!我怎么会认识这些屁精王八贼?”

    出乎意料的回答,让肖尧很吃惊,他只得苦笑着摇摇头,骑车就走。

    “不认识就走呗,还站这干嘛?”

    这几人喊他“郝四眼”,郝旭伟很不高兴,但想到还要去找他对象,郝旭伟也随后骑车跟上。

    “郝四眼,别夹着尾巴跑啊,把自行车给哥们骑几天玩玩。”

    看到郝旭伟和肖尧骑车要走,这三人以为他们害怕了,紧追几步赶过来,要拦住他俩去路。

    “这还不认识?郝老师,他们不会是你仇人吧?”

    “什么仇人?情下败将而已。”

    “什么败将?是手下败将还是啥?”

    肖尧真没听清,郝旭伟身为老师,还能说错成语?

    而就在肖尧询问的档口,那三人已经追了上来,把两人围在中间。

    “郝四眼,下来呗,把车借给我们玩几天,过去的事情就算了。”

    “你们过去有什么梁子?能不能说来我听听?我给你们摆个酒,做个和事佬。”

    肖尧很好奇,他们如若真是郝旭伟的手下败将,怎么看起来不像。可说话那人见肖尧插嘴,立即怒喝道:

    “小屁孩,这没你的事,要不是看你人小面生,连你的自行车我们也要借来玩几天。”

    肖尧一听,很乖巧的下车,推着自行车站到路边。摆出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看到肖尧离开,郝旭伟并不担心。他再次推推眼镜,看着三人说道:

    “大刘,你招子放亮点。你惹我不要紧,你要是敢动他,你就是在作死。到时候,可别怪我没提醒你。”

    本来已经没把肖尧当回事的大刘,被郝旭伟这么一说,反而把注意力转到肖尧身上。肖尧撇撇嘴不置可否。郝旭伟这么说,面上似在维护肖尧,其实已经把火引到肖尧身上了。

    “你别听他说,我就是跟着他一起过来玩玩的,顺便看看他老婆,你们有什么梁子,与我无关。”

    郝旭伟想坑他,肖尧更让他窗子都找不着。他也不含糊,一脚把皮球踢得老远。可他话音没落,却惹得大刘怒骂起来。

    “臭小子,你嘴巴给我放干净点!他和小莲还没结婚呢,怎么就是他老婆了?”

    肖尧被他陡然喝骂,弄得莫名其妙。自己想躲没躲掉,还招来无妄之灾。他也不是好脾气,做不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你这人就是个垃圾,我好心跟你解释,你却不知道好歹。惹急了我,我不管你是大牛还是小牛,我照样骑牛。”

    大刘张口就骂肖尧,肖尧没直接动手,已经是手下留情了。跟他这么说,就是让他知难而退。

    郝旭伟看着开心啊,一双眼睛在镜片后光芒四射。他已经把大刘和肖尧之间的火点燃了,接下来,就是他看好戏的时候。

    刘守志在镇上开个小饭馆,他家是提前托人到左玉莲家提亲的,小莲家还没给答复,没想到郝旭伟横插一杠子,把他看上的女孩给撬走了,他能不气吗?

    肖尧不知内情,竟然说是来见郝旭伟老婆的,刘守志不骂肖尧骂谁?而在他眼里毫不起眼的肖尧,竟然敢回骂他骑牛,让他在两位兄弟面前如何做人?可就在他要教训肖尧的时候,他身边一个兄弟说道:

    “大刘,这小子你就别管了。他的自行车我借了,你去把四眼鸡的车子拿过来。”

    见这家伙傲慢无比的晃过来,肖尧将单车支起,等候那人来借。郝旭伟眼看有两人来对付自己,心里有点发憷,连忙说道:

    “大刘,你别小看他,你知道什么叫扮猪吃虎吗?你们仨一起上都借不动他的车子,你兄弟一个人就更别想了。”

    有肖尧在场,郝旭伟根本不担心,但他害怕在肖尧没赶来之前,被打一顿就亏大发了。他必须要在自己被打之前,把祸水东引,保护好自己。

    肖尧虽说对郝旭伟这样做法很鄙视,但他也不希望看到郝旭伟在自己眼前被打,就用挑衅的目光,看向两双怀疑的眼睛。

    “你们俩是一起的吗?我怎么看着一个比一个胆小怕事,这么推来推去的,一点哥们义气都不讲。”

    大刘很鄙视这两人的言行。先是肖尧被他一句话就吓得跑到边上,生怕他们打起来,溅他一身血。现在他俩是你推来我推去,巴不得把自己洗脱干净。

    这在大刘看来,很不合理,他甚至都在怀疑他俩是不是有仇。

    “旭伟,你在这干嘛?”

    一道甜美的女声传来,引得肖尧把注意力转移过去。已经靠近肖尧准备威吓肖尧借车的男青年,也和大刘一样,把目光转移过去。

    手里提着两**农药的左玉莲,看到郝旭伟和刘守志在一起,眉头紧紧皱起。自从家里拒绝了刘家的亲事以后,他还不死心上门找过几次,所以,左玉莲也认识大刘。

    “小莲,我今天带我肖老弟来见见你,没想到在这被他们给堵住了。”

    郝旭伟只是把实情数出,可这话停在刘守志的耳朵里,就成了他在想向左玉莲告状。

    “谁堵你了?你以为你是谁啊?你带着人在集上骑着破车耀武扬威的,我只不过看你不顺眼,警告你一下罢了。”

    虽说左玉莲现在是鲜花有主,但他不是还在争取吗,自然不想给左玉莲带来不好的印象。但郝旭伟现在见到左玉莲,心里想法产生了极大的变化,谁不想在自己的女朋友面前露露脸呢?

    “你少废话,我们只是从你门口经过,哪里就耀武扬威了?再说了,我就是耀武扬威又干你啥事?你这不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吗?你以为你有几个人我们俩就怕你啊?”

    “吆呵,你还来劲了?刚刚那怂样都哪去了?”

    一直没有说话的那个人,上前推了郝旭伟一把,挑衅的目光充满不屑。俗话说:不叫的狗最会咬人。肖尧见他对郝旭伟动手,抽身就要上前,却被站在他身边的那人伸手拦住。

    “就你还想过去?你给我老老实实呆着,我还不会打你,你要想过去,别怪我欺负小孩。”

    然而,还没等肖尧动手,郝旭伟此时已经爆发了。在自己对象面前,被人轻蔑的推搡,他再沉默下去,那他的男子汉威严何在?

    郝旭伟很牛逼的把左玉莲护到身后,然后摘下眼镜递给她保管,在推他那人扭头看向肖尧这边时,突然一拳打向那人的面部。

    那人也不含糊,反应很敏捷。只见他把脑袋往后一仰,躲过偷袭来的一拳,抬手抓住郝旭伟的拳头,使劲向反方向扭转。郝旭伟脸上的肌肉,也被这疼痛扭曲的挤成一堆,近视眼几乎凸出眼眶。

    郝旭伟根本就不是这人的对手,他吃疼不过,身体随着反转,主动进攻化为被动。他这已经不是被动那么简单,只有等着挨打的份了。

    肖尧眼见郝旭伟受制,哪里还有心思和眼前之人啰嗦?他挥手斩向挡在身前的手臂,脚下也不闲着,一脚踩住那人的脚面,另一条腿膝盖弯曲,随即撞击在那人的腹部。

    眨眼之间,那人“哎吆”一声,就被打倒在地。肖尧跨过倒在地上的身躯,大喝一声:

    “住手,你要敢把郝老师弄伤了,我让你爬都爬不起来。”

    后面传来的动静,已经让扭住郝旭伟那人放松了加力。他看到肖尧冲来,抬起另一只手准备迎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