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五章:以彼之道还彼身-蹉跎惘少-
蹉跎惘少

第六百九十五章:以彼之道还彼身

    见到肖尧瞬间打倒同伴,刘守志急忙上前阻拦肖尧。扭住郝旭伟那人怕刘守志吃亏,连忙说道:

    “这小子有点邪门,你不是他对手,让他过来。”

    说完,他随手把郝旭伟推开,明显是嫌他在手里碍事。郝旭伟踉踉跄跄的被推到左玉莲面前,看到她一脸的惊恐,这才有点尴尬的说道:

    “你别怕,有我在,他们不敢把你怎么样。”

    郝旭伟闪在一旁,重新戴上眼睛安慰自己的女朋友。他看都不看余下三人把肖尧围在中间,那不是他现在应该去担心的。可左玉莲不知道,她吓得手脚发抖,仿佛不敢再看下去。

    “小子,有两下子啊,难怪你不把哥们几个放在眼里。”

    “海哥,揍他!这小子忒不地道,趁我不注意给我一下子,差点没让我断子绝孙。”

    其实肖尧根本就没有攻击他的裆部,只不过被裤子扯动,加上腹疼难忍,他才吓出一身冷汗。此时他怒火满腔的瞪视着肖尧,但不敢随意出手。

    “小子,够狠的啊。把自行车留下来滚蛋,要不然……。”

    “要不然你吃了我?滚,小爷今天心情不错,没心思和你们在这磨叽,你们别自找麻烦。再不识相,吃亏的可是你们。”

    他到现在还没得到郝旭伟的正式介绍,他急着要去逗嫂子玩,哪有心思和这几个家伙下耽误时间。

    左玉莲可能担心人多,打碎手里的农药,此时正把两**农药放到远处的墙角回转。

    肖尧看到郝旭伟的女朋友长得比较白净,虽说身材有点臃肿,头发也不是他喜欢的运动头发型,但总体来说,还是过得去。

    “我去你……。”

    称作海哥的家伙,被肖尧一番话气得忍无可忍,张口就骂的同时,一拳也同时击出。可没等他后面的脏话说完,肖尧已经急速出手,一把扣住了他的锁骨,大拇指摁住了他的嗓子眼。

    他含怒击出的一拳,半道就被肖尧的另一只手拦截了。

    “你要敢骂出来,我保证让你满地找牙。”

    刘守志和另一人,都没看清肖尧是怎么出手的,就看到海哥被肖尧摁住嗓子,话不能说出口,身子更不敢乱动,白眼珠直翻。他俩也不敢在耽搁,一个出腿,一个出掌,同时攻击肖尧,解救海哥。

    肖尧扣住海哥不放,闪身让开两人的攻击,拇指加力。

    “你们俩够义气啊,再敢动手,就给他收尸吧。”

    肖尧不是不敢下手,他有顾虑。才放出来透透空气,要是一出来就惹祸,他真怕被父母知道后,以后就别想出门了。

    那两人见同时上都没碰到肖尧的衣角,相互看了一眼后站那不敢妄动,毕竟他手里控制着自己的人。

    “你放开他,我们不找你麻烦。”

    虽说下午街道上人不多,但几人在这里发生争执,也引来不少人观看。刘守志看到人群还有自己的朋友在观看,就想先救出海哥,再对付肖尧。

    到现在,他们只认为肖尧两次都是偷袭得手,并没引起他们的重视。

    肖尧听他如此说,不疑有他,学着海哥刚刚推开郝旭伟的架势,随手把海哥推得踉踉跄跄,也不再理他们,转身往郝旭伟那边走去。

    “嫂子,不好意思,第一次见面,就在你面前动粗,你多多担……。”

    “肖尧,后……。”

    肖尧放开海哥,不等郝旭伟介绍,就张口叫嫂子,左玉莲被他这么一来,闹得粉脸通红。可没等他说完,郝旭伟大叫起来。

    郝旭伟这一喊,肖尧心知不妙,可他还是慢了半拍,被偷袭而来的海哥,一脚踹在后背,肖尧正面对着左玉莲,被这后面一脚揣上,加速扑向他嘴里的嫂子。

    肖尧心里一慌,这要是扑上去,不说两人受伤,最起码是两人摔倒在一起。而左玉莲这时吓得双手捂着眼睛,一点也没想到躲避。

    肖尧情急之下,只好加大自己的步伐,在撞倒左玉莲的瞬间,一把抱住她,用跨出去的腿做圆心,转了三百六十度,卸掉了冲击的力量。

    肖尧和左玉莲没摔倒,可站在女朋友身边的郝旭伟就倒霉了,他被肖尧和左玉莲的转动,带倒在地,眼镜也摔在地上,被他自己身子压烂了。

    “啊?眼镜,我的眼镜。”

    镜片的轻微碎裂声响起之后,就传出郝旭伟那如丧考妣的惨叫。肖尧抱着左玉莲刚刚站稳,被他的惨叫声吓坏了,肖尧以为自己误伤了郝旭伟的眼睛。

    可等他看到郝旭伟只不过是拿着碎了镜片的眼镜在惨叫,他真想上去把他的破眼镜给扔了,不带这样吓唬人的。

    海哥没被肖尧打怕,但被肖尧这一个旋转吓怕了。他那背后偷袭的一脚,可是用了全部的力量。他这么做,也是为了报偷袭之仇。

    “小子,小爷我不想和你们冲突,但你自己找死,还敢偷袭我,你们现在想走也走不掉了。”

    “赔我眼镜,跑了和尚跑不了庙。他家就在后边,到他家饭店要钱去。”

    近视眼看不到多远,郝旭伟爬起来,还以为那三人跑了,他拍拍身上的灰土,就要去刘守志的小饭店。

    “旭伟,算了,人没事就好,咱们回去吧。”

    刚和肖尧见面,郝旭伟还没介绍,就被肖尧抱着转了一圈,她此时根本就不敢看肖尧。

    肖尧听她如此劝解郝旭伟,心里暗暗赞许。都说妻贤夫祸少,一个女人,不管长相如何,善良贤惠才是真正的美,更是持家之本。

    “算了?哪有这么好事?你没摔着吧?今天不赔我眼镜,门都没有。”

    这一会功夫,围在刘守志身边的人增加了七八个,不管这些会不会参与,但对方势气在那摆着。郝旭伟现在没了眼镜,虽说近视眼看不清,但对方黑压压一群人,他还是模模糊糊看得见。

    郝旭伟有点害怕了,他扯了一下肖尧的衣服,轻轻的说道:

    “要不就算了吧,他们那么多人,我们就两人,真打起来会吃亏的。”

    “算了?你眼镜不要他们赔了?”

    肖尧调皮的一笑,他和郝旭伟在一起,还真是难得见到他认怂。可郝旭伟见到肖尧这么屁淡轻松的询问,气恼的说道:

    “你要不服气你就去要啊,小弟还在路口等着呢,我带你嫂子先过去看看。”

    郝旭伟这时也不管肖尧了,说完就拉着左玉莲去找她弟弟。刘守志和海哥一帮人,一直忌惮肖尧,看他们俩在说话,也没敢上前啰嗦。

    这时见到郝旭伟自顾走了,反而把肖尧一个人留下来,他们也搞不懂了。

    肖尧伸手拿过郝旭伟手里的烂眼镜,直到郝旭伟带着不放心的左玉莲远去,肖尧才抱着双臂,来到这群人面前。

    “说吧,怎么办?是要我留车,还是你们赔钱。”

    “你谁呀,这么牛?装逼也没你这么装的吧?难道我们这些人都是吃素的吗?”

    刘守志和海哥都没搭腔,一个后来者看着不服,阴阳怪气的教训起来。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前不在中,后不在保,你别依仗家里钱多往自己身上揽。现在赔钱的话,一百块就行,谁要是敢动手打人就翻倍,你们可想好了。”

    说完这句话,肖尧的眼光变得尖锐起来,看得对面几人心里发寒。海哥不想就这么输了势子,跨前一步道:

    “小子,你别张狂,你偷袭我们在先,我只不过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他眼镜碎了,也是你们自己造成的,凭什么要我们赔一百块?这破眼镜有那么值钱吗?”

    “切,还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你小说和电影看多了吧?这眼镜好的肯定不值钱,但你弄坏了就值钱了。你偷袭就偷袭,我可没那习惯。”

    肖尧现在只想让他们赔钱,不想打架,所以才在这里跟他们废话。可对面那些人,越看肖尧越不顺眼。他们加起来有十来个,他就一个人在这里,还牛逼轰轰的,怎不叫人气愤?

    “小子,你现在一个帮手都没有,难道你想一个打我们这些人吗?你也不掂量掂量自己几斤几两。”

    “我不想打架,我只要你们赔钱,但是你们只要敢动手,我就是自卫,这里这么多人都是见证。谁要想动手,那就上来试试。”

    肖尧说完,目光四下打量一遍,见没人敢出来,就对着刚刚说话的那人问道:

    “他们都不试,要不要你带个头?你要是不敢,我就找那啥海哥赔钱了。”

    “你找海哥赔啥钱?事情是我惹起来的,有本事你冲我来。”

    刘守志见肖尧像个牛皮糖一样粘着海哥,他气得出面交涉。可肖尧理都不理他,继续对着海哥说道:

    “冤有头、债有主,是你背后偷袭我,造成眼镜摔碎的后果,我只能找你,你到底是赔还是不赔?”

    “你想得美,我不但没一百块,就是有也不会给你。你想逼我动手,我不打你,你自卫给我看看?”

    被人逼到这个程度,这个海哥涵养再好也绷不住了。他虽说有点忌惮肖尧的身手,毕竟还没打过,他也不是吃素的。

    肖尧这点小心思被海哥看穿,不由得有点尴尬。他挠挠头,不好意思的说道:

    “你们这些人也真是,不就是一百块吗?一人凑十块钱也差不多了,你们这么多人都是兄弟,怎么一点都不讲义气呢?”

    肖尧一计不成,又生一计。他要么逼着他们么赔眼镜,要么逼着他们先动手。不然的话,这眼镜碎了也就白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