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六章:正当防卫不还手-蹉跎惘少-
蹉跎惘少

第六百九十六章:正当防卫不还手

    肖尧在这里和对面十来个人耍嘴皮子,郝旭伟带着自己的女朋友,坦然找到左玉莲的弟弟之后,倒也没有独自离去,三人又回到现场,远远的观看。

    “旭伟,你去劝你兄弟回来吧,他们那么多人,我好担心。”

    “你担心啥?我是一点不担心,把我眼镜弄坏了,他们不赔还行?”

    “郝大哥,那个肖尧哥哥真有那么厉害吗?那么多人他都不怕?”

    小男孩眨巴着大眼睛,看他那情形,似乎也想冲上去威风一下。郝旭伟冲他微微一笑,满带骄傲的说道:

    “他有多厉害我也不清楚,但那些人不动手就罢了,只要他们敢动手,我敢保证,谁先动手谁吃亏。”

    肖尧提议每人凑个十元钱的建议被众人忽视,十元钱在肖尧看来是很少的数目,可在他们眼里,都是不小的概念。

    眼见场面有点冷场,双方这么僵持不下,刘守志觉得自己这边这么多人,被一个小屁孩一夫当关,心里着实憋屈的很。可海哥在他们这群人里一向强势,今天他这么忍耐,也让刘守志心有顾忌。

    “我说这位海哥,看来你也不咋滴,你是为人出头,现在却没一个人愿意帮你。大刘这家伙,也不过是口头上义气,真要他拿钱,却当起了缩头乌龟。你要是没钱,我跟你到你家,找你父母要去。”

    肖尧不想打架,只想要他们赔眼镜。他也想过不为郝旭伟出头,可那一脚蹬在后背,让他差点抱着左玉莲摔倒,这口气他要出。不想打架出气,那就正好拿坏了的眼镜说事。

    这位海哥也会一点三脚猫的功夫,他和刘守志是兄弟。在他们眼里,他是比较厉害的。

    他从被肖尧扣住锁骨,到肖尧旋抱着左玉莲转卸力,已经领教到肖尧的厉害,此时听着肖尧明显带着挑拨的言词,也只是眯着眼听着,脸上不见丝毫愤怒。

    可他的忍让,却让刘守志受不了了。不讲义气是他先嘲笑肖尧和郝旭伟的,现在被肖尧拿出来反讽,而且点名道姓说他,士可杀不可辱。

    “你他妈的才是缩头乌龟,兄弟们,一起上,打他!”

    “大刘,别……。”

    海哥出声刚想阻拦,可大刘已经冲了上去。在他的号召下,海哥身后也冲出三四个小伙,一起围殴肖尧。海哥见已经无法控制,只好随后跟上。

    “旭伟,他们打起来了,你快去劝劝。”

    左玉莲看到人群混乱起来,小心脏吓得“呯呯”直跳。她小弟也吓得躲到郝旭伟的身后,探出脑袋看向前方骚动的人群。

    “我才不去劝呢,我们就在这看着。我不去,他还没后顾之忧,我去了就成了他的累赘。”

    郝旭伟喃喃的说出了心里话,他满心欢喜的带着肖尧来见女朋友,为的是在肖尧面前显摆显摆自己女朋友也不差。谁知道遇到情敌拦路,不让肖尧教训他一下,他自己还真没机会。

    “君子动口不动手,大家看好了,不是我打人,我只是自卫。”

    看到大刘带头冲过来,肖尧扭头看了下身后,脚下移动位置,做好了还击的准备。而对刚刚骂自己的刘守志,他更不会轻易饶过他的。

    刘守志气急失智,几步跑到肖尧面前,挥拳就打。可他一个本分的农村小伙,只有一点力气,不会一招一式,哪里是肖尧的对手?

    他这一个直来直去的拳头,半道上就被肖尧一拳迎击上来,双方拳头对撞,刘守志的拳头,就像狠狠砸在钢板上,传来的剧痛,疼得他浑身没了力气,差点没让他哭喊起来。

    这还没完,在他“啊”的一声大叫,忍痛抱拳之时,嘴巴上又被狠狠的一掌拍上,那“啪”的一声耳光,清脆而又响亮,盖住了现场乱哄哄的嘈杂声。随即,肖尧又是一脚,把他蹬倒在地。

    跟在刘守志后面冲上来海哥几人,开始见到肖尧往墙边退让,还以为他害怕了,都以为肖尧一直是在虚张声势。可没等他忙赶上,也就是前后脚的工夫,刘守志已经倒在地上。

    海哥一看肖尧瞬间打倒了刘守志,虽然心惊,但此时他也顾不上害怕了。他依仗自己身高腿长,直接用连环腿攻击肖尧。

    肖尧为了防止前后受敌,本来就已经退到离墙不远的位置,这时为了躲避海哥的连环腿攻击,几个闪躲,就到了墙边,后来跟进的几人,则拳打脚踢,把肖尧围在半圆核心。

    海哥此时已经深知肖尧的厉害,他连续的出脚,还有边上几人助攻,但都没攻击到肖尧。此时,他见到肖尧被大家围在核心,脸上还是泰然自如,心里不禁发毛。

    “你怎么不还手?”

    “你们没骂我,又没打到我,我干嘛还手?我只要你赔钱,把你们打伤了,派出所来了就各归各的了。”

    海哥看出来,肖尧只是在躲避,他完全有机会还击而没有还击。得到了肖尧的答案,海哥只能苦笑。感情这小子根本就没把他们这些人放在眼里,只要不骂他,没打到他,他根本就没想着伤人。

    “大家都住手吧,这钱我赔。”

    海哥毕竟年龄比肖尧大不少,遇到这种事情,他只能认栽。

    “海哥,这小子打了大刘,不能就这样便宜了他。就是赔钱,也要把他打一顿。”

    最早和刘守志在一起的那个小伙子很不服气。

    “打一顿?你行吗?要是能打倒他,这钱我也不要赔了。我答应赔钱,只是看在他不还手的情分上。”

    这里不得不说,肖尧从逃跑回来之后,一下成熟了许多。这要是放在以前,眼前这些一点不会打架的土包子,现在肯定会一个个倒在地上哀嚎,就是把他们都打伤了,他也有理。

    没有人会认为被打的时候,正当防卫是错误的。可他只是躲避,不想还击,唯一的原因,就是他成熟了,他深知,光靠打架,解决不了一切。

    “不行!一个破眼镜,就讹人一百块,这不是抢人吗?我被他连打带踢,也不能就这样了了。”

    刘守志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打的脸面尽失。嘴巴流出的血虽然擦去,但那血迹犹在,看起来有点狰狞。疼痛尚在其次,这个脸他要挣回来。

    “是不能就这样了了,我早说过,不打架,赔一百块钱就完事。你已经骂了我,还动手打了我,现在就不是一百块的事了。”

    一看到刘守志过来发狠,肖尧的脸色就变了,眼光也随着凌厉起来。

    “谁骂你了?我那只是口头禅。谁打你了?大家都看到了,是你打了我,我这血还没干呢。”

    刘守志叫屈,分明他才是被打者,这时却被肖尧说他打他,这叫他到哪说理去?

    “你的口头禅,就是把别人的父母挂在嘴边骂?你自己没有父母吗?我警告你,你要是再出来一个口头禅,就不是出血那么简单的事了。你现在要赔偿我挨打受骂一百块,我不跟你多要,只是精神赔偿。”

    “我去你……唔。”

    刘守志被肖尧说的话,气得再次失去理智。可他后面一个字还没出口,就被海哥一把捂住了嘴。肖尧冷冷的看着眼前滑稽的一幕,不说话也不离开。他被众人围在中间,想走也走不掉。

    “肖尧,你没事吧?”

    郝旭伟看到肖尧被围,搞不清里面的状况,在左玉莲的催促下,只好跑过来查问。

    “没事,他们答应赔钱了,我在等着拿钱走人。”

    “谁答应你了?你不要太过分!”

    刘守志还不服,他挣开海哥的手,眼里都要吃人了。海哥眼见肖尧是个软硬不吃的家伙,看到郝旭伟过来,连忙对他说道:

    “你那眼镜坏了,我答应赔钱,可他现在又要大刘赔一百块钱,这事说到哪都说不过去。你俩之间的事,你自己知道。我看你还是劝劝这位小兄弟,做事留一线,以后好见面不是。”

    没了眼镜的郝旭伟,微微凸出的眼球转了几圈。

    “行,你海哥的面子,我怎么也得给。但我小弟被你们这么多人打了也不能白打,你把眼镜钱赔了,大刘不是开饭店的吗,就让他摆一桌道个歉,咱们以后都是兄弟,这样可好?”

    简单的一桌酒席,在当时花不了十几二十块。郝旭伟这样做,是想来个一举几得。

    他既给了海哥的面子,又减免了刘守志的负担,还没让肖尧的赔偿白说,且省了他晚上招待肖尧,更有一点,那就是他在这里树立起了威望。

    海哥也觉得此事可行,但他怕刘守志不服,只好暗里给他使眼色。刘守志也不是推不来搡不去的人,今天帮他的这些兄弟,他晚上肯定要请吃饭,也就不多肖尧几人,如能就此化解,他也认了。

    看到刘守志点头,海哥如释重负。

    “大刘愿意了,这位兄弟,你大哥说的话,你同意吗?”

    肖尧看看海哥,又看看郝旭伟,他很生气。

    郝旭伟不先和他商量,直接就做出决定,这也太霸道了。最让他不高兴的是,郝旭伟最后是征求海哥的意见,而不是问自己,他觉得自己被郝旭伟放在打手或者保镖的位置了。

    看到肖尧沉默不语,海哥还真拿不准,他只好再次把目光看向郝旭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