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七章:不上酒席鳖和蟹-蹉跎惘少-
蹉跎惘少

第六百九十七章:不上酒席鳖和蟹

    肖尧的沉默,让海哥很纠结,他已经和刘守志决定好了,肖尧若是再提其他意见,他也不好一味顺从。可他看出来,肖尧是个难缠的家伙,现在就看郝旭伟是否能说服肖尧了。

    “我不同意!你们捣鼓捣鼓就决定了,我算什么?赔眼镜是他的事,他打我,是我跟他俩的事,你们就这样处理了,有没有问问我和他是不是愿意?”

    没等郝旭伟开口,肖尧直接否定,说完,他走到刘守志面前站定,戏戮的看着他说道:

    “你一见到我们,就开口闭口的要借自行车,我就想知道,郝老师哪里得罪你了,你跟他是不是有仇?”

    确实,肖尧到现在还没搞清楚,他和郝旭伟的梁子是如何结下的。肖尧可不想就这么不明不白的当了一回枪。

    刘守志看看肖尧,把目光投向郝旭伟和已经走到他身边的左玉莲身上,心里泛起一阵苦涩。

    说到底,还是自己读书少,文化水平低,左家看不上他。但若不是半路杀出个郝旭伟,他和左玉莲的亲事,希望还是很大的。

    可如今已然既成事实,他只不过是气不过,找郝旭伟麻烦也只是为了出口气。

    谁知道遇到肖尧这个胡死赖难缠户,打又打不过,跑又跑不掉,唯有认赔认栽。但要他说出是郝旭伟的情下败将,他却张不开口。

    “海哥说的我已经同意了,杀人不过头点地,你到底想怎么样?”

    被肖尧直接拒绝提议的郝旭伟,此时还在郁闷之中。他感觉自己在女朋友面前被肖尧扫了面子,可他又不能把肖尧怎样,只好站那不吱声,脸上带着不快。

    肖尧在刘守志说完之后,并没回答他,而是来到满脸沮丧的郝旭伟面前,满脸诚恳的问道:

    “郝老师,他们一起围殴我,你就这样放过他们?”

    “肖尧哥哥,你真厉害。他们这么多人都打不过你,你去把他们都打趴下。”

    左玉莲的小弟看到刚刚的混战,激动的情绪还没下去,他还想见识一下肖尧和他们大战的情形。

    “小弟,别瞎说。打架对谁都不好,他们愿意赔旭伟的眼镜就算了吧。”

    左玉莲看了肖尧一眼,后面的话,也是对肖尧说的。

    “嫂子,我来只是为了见见你,遇到这些事情,不是我能决定的。郝老师怎么说,就怎么做,我没意见了。”

    摆了郝旭伟一道,肖尧出了一口郁闷气,立即把包袱甩开。郝旭伟一听,心情豁然开朗,脸色瞬间转变过来,他假装生气的瞪了肖尧一眼,走到刘守志面前,傲气十足的说道:

    “我这兄弟,不但是我朋友,还是我的学生,我说啥他都会听。你们既然商量好了,那就按我说做。你们要是再反复无常,我就不管了,到时候有你们后悔的。”

    郝旭伟在那和那些人接着胡吹什么,肖尧也不过问,只在一边和左玉莲姐弟聊天。刘守志和海哥个两人凑钱,郝旭伟接了钱回到三人面前。

    “旭伟,我们回去吧。”

    左玉莲直到此时,才想起自己放在远处墙角的两**农药,她让小弟去拿着,招呼郝旭伟和肖尧一起回家。

    “走啥?他们晚上要请我们吃饭,向肖尧赔礼道歉。”

    “我跟他们素不相识,吃什么饭?我才不要他们赔什么礼,道什么歉呢。”

    肖尧说完,他一边招呼小弟,一边走向他停放自行车的位置。郝旭伟一看肖尧真的要走,急忙拦住。

    “肖尧,我跟他们都说好了,你现在走,不是不给我面子吗?那个海哥也想跟你结交一下。”

    其实,郝旭伟倒不是在意肖尧跟不跟海哥结交,关键是他自己要借着肖尧在此,确定自己的地位。肖尧闻言不语,只是看着左玉莲。

    “旭伟,我们还是回家吃吧。”

    左玉莲真心不想在这个场合吃饭,都是男人不说,她也不熟。这当中还夹着郝旭伟和刘守志,她真怕他俩一言不合,又闹出什么乱子。

    “大姐,我要吃馆子。”

    左玉莲的弟弟,还是小孩天性。有馆子下,那就一点有好吃的。他长这么大,还没下过几次馆子呢。

    看到小弟满脸期待的表情,左玉莲很为难。只得把求救的目光投向肖尧。肖尧和她一样不想在这吃饭,他可以无视郝旭伟的说词,但对小弟的愿望,真心不想打破。

    “郝老师,要不晚上我们自己找个饭店吃饭?不一定非要在那个什么大刘家吃。”

    肖尧如此建议,立即得到左玉莲的首肯。小弟当然不会反对,只要有馆子吃,他也不想和那么多人在一起吃,人越少,他才觉得自己可以吃的越多。

    “肖尧,你有何必多次一举呢?有人请不去吃,你自己跑去下馆子,这不是打人脸吗?你不是这地方人,当然不在乎,可我以后还要在这一带混啊。”

    一个老师说出这样的话,肖尧实在是无语。但这也恰恰体现了郝旭伟想要他们去参与宴请的急切心理。

    “算了,我随你吧。只要嫂子同意,我没意见。”

    肖尧无奈的的算是答应了,他看向对面的刘守志和海哥等人,心想:他们也许现在正巴不得他们晚上不去呢。

    既然肖尧不再坚持,左玉莲也委屈的接受了。但她那不情愿的心情,在脸上始终没有散去,现场唯一释怀的只有郝旭伟自己,他屁颠屁颠的跑到海哥面前,把事情落实下来。

    现在吃晚饭时间尚早,他们也不能早早就去等着吃饭。郝旭伟建议小弟和肖尧在集上转转,他带着左玉莲先把农药送回去,然后再回来一起吃饭。

    偏僻的乡村小镇,还不如肖尧家所在的公社,最起码那里除了油厂、粮站、供销社等基础设施,还有一个综合厂存在,但这里,就算这仅有的基础设施,也比他们那里差不少。

    不过有一点好,这里靠近果湖,虽说快到吃晚饭的时间,但街头售卖的水产品还不少。这些鱼虾都在木盆水里活蹦乱跳的。

    果湖特有银鱼、毛鱼、白米虾和白丝鱼,加上大众化的鲤鱼、鲫鱼、鲤鱼和胖头鲢,样样不缺,还都非常新鲜,这些都是附近村民自己刚捕捞上岸的。

    只有极个别摊位上有老鳖出售,大毛蟹大闸蟹更是不见踪迹。这到不是果湖的甲鱼和大毛蟹少,而是那时的甲鱼和毛蟹,基本上没人吃。

    即便渔民顺手抓到这些东西,大多顺手放回水里。这老鳖卖不了几个钱,难抓还占地方。尤其是大毛蟹,除了小孩会抓着玩,根本没人会去吃它。

    谁也不会料到,在十多年后,这些没人吃的,和狗肉一样上不了席面的东西,竟然成了高档的美味佳肴。原汁原味的野生甲鱼,大的一只竟然能价值千金。

    肖尧带着小弟在自发的菜市场瞎转,也不购买。肖尧只是无聊,小弟却兴致颇高。他一会跑到肖尧的前面,一会有滞留在后面,不知捣鼓什么。脸上笑容一直很灿烂,尽显少年无忧无虑的天性。

    大约一个小时后,郝旭伟带着左玉莲回来,找到肖尧两人,几人一同走向刘守志的小饭馆。

    小饭馆的名字就叫“大刘饭店”。饭馆沿街东西向,四间平房连在一起一字排开,里面都摆满了桌椅。

    厨房和洗菜间,都在屋后。那时的农村还没有楼房,这样的餐馆,放在当时的公社集镇上,也不算小了。

    肖尧四人进门,敞开四间的餐厅里,十几张桌子都是空的。只有最边上一间的两张桌边,坐着十来个人,都是当时和肖尧对峙过的人。

    但他们此时看向肖尧的目光,没有一点敌意,反而带着憨厚而略显尴尬的微笑。

    “哈哈哈,肖老弟,来来来,这边坐,这边坐。我们这真是应了那句不打不相识的话了,今晚哥哥好好陪你喝两杯赔罪,你可不要再记恨我哦。”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肖尧也不是那么小气的人,见到对方如此,自然不会拉着脸不给面子,他也满脸带笑的点头示意,随着海哥的手势落座。

    “那个大刘呢?他不会还在记恨我吧?”

    肖尧没看到刘守志,顺着海哥的话调侃回去。

    “哪能呢?他可是主厨,现在正在厨房忙着呢。你都不计前嫌,他开张铺面的,要是那么小气,这生意他也别做了。”

    看到海哥从肖尧一进门,就把注意力全部集中在肖尧身上,郝旭伟有被冷落的感觉。他连忙咳嗽一声,老神在在的说道:

    “海哥啊,我们这么多人,晚上坐在一桌,会不会太挤杂了啊?”

    “当然不是一桌,这季节对餐饮来说是淡季,晚上来不了一两桌客人。我们坐两桌,不挤也架像,顺便也给大刘捧捧场子。”

    海哥好像早有准备,他一边说话,一边把郝旭伟让到肖尧这桌的首席。这个动作让郝旭伟很满意,刚刚产生的一点不快,也随之抛在脑后。

    “海哥做事周祥,看来你也是个走南闯北、见过世面的人,不简单啊哈哈哈。”

    听到郝旭伟的夸赞,海哥也是满脸笑意。不知内情的人,很难把他们和不久前还在混战的对手放到一起。

    左玉莲在郝旭伟的招呼下,羞怯的坐到他身边。而小弟则是热得得的挤在肖尧身边,和海哥三人坐在的一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