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八章:各怀鬼胎太诡异-蹉跎惘少-
蹉跎惘少

第六百九十八章:各怀鬼胎太诡异

    海哥见到左小弟热挤,只好宽厚的笑笑,坐到桌子另一边继续和肖尧说着闲话。这样一来,海哥就做到了下手。

    左玉莲看到此情,不满的对着弟弟瞪了一眼。可能小弟在家被宠坏了,他对姐姐的不满,吐了吐舌头,并没移动自己的位置。

    “小弟,一会吃饭了,你坐到下面去,可不能没大没小的让人笑话。”

    左玉莲很无奈,只好暂且让他跟在肖尧身边。可郝旭伟却接口说道:

    “没关系,他就坐那行,不管大小,我们来者就是客,哪有让客人坐在下首的道理?海哥你说是不是啊?”

    “是啊是啊,小兄弟也是兄弟,都是兄弟在一起,没那么多讲究。”

    海哥嘴上这么说,可他的脸上却反应出不快。目前这桌只有他们五人在座,尚有一方空着,他对郝旭伟的自来熟,自己标榜是客人,心里多少有点芥蒂。

    有了这么一个插曲,海哥和肖尧聊天的兴趣大减,场面一时就没了热度。海哥坐着尴尬,他对四人点头示意一下,起身去后厨看看。

    另一桌的七八个人,打从肖尧进来,就聚在一起低声交谈。此时见到这边情况右有变,也一起禁声。有几人搞不清原因,也起身去了后厨。

    “旭伟,在这吃饭我有点怕怕的,要不我们还是走吧。”

    一个女孩在这种场合,心里有点害怕是必然的。可郝旭伟却一点不在乎,他看看肖尧说道:

    “既来之则安之,有我在,你有什么好怕的?”

    郝旭伟的话,声音不大,但也不小。在大家都不说话的情形下,每人都听得清清楚楚。肖尧目光扫了一下邻桌剩余的几人,看到他们脸上都带有明显的不满。

    这顿饭,肖尧和左玉莲一样不想来吃。这不是鸿门宴,但也绝不是亲朋好友之间的请客。虽说海哥进门就拿出了气度,可那一边的众兄弟,并没有人过来说话。

    进门时对他们微笑点头的礼节,也许只是海哥早先打了招呼。而这时海哥离去,又跟着过去几人,他们一定会把郝旭伟说的话传达给海哥。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肖尧也心里没底。

    但此时,正如郝旭伟说的那样,肖尧也只能既来之则安之。他此时若是离去,那就也有害怕的嫌疑。

    好在海哥进去没过多久,随他一起进去几人,包括海哥在内,每人手里端着两道菜,一起放到肖尧他们这一桌。

    “呵呵,肖兄弟,让你久等了。都是农村土菜,你不要见怪啊。”

    也许是听了后来进去几位兄弟的话,海哥放下菜,只对肖尧客气一番。然后觉得好像自己太着相了,又对着左玉莲说道:

    “小莲妹子,招待不周,多多包涵啊。”

    “大哥说笑了,这么多菜,让你们破费了。真是不好意思,太打搅了。”

    左玉莲说话时,真是有点不好意思的站了起来,脸上泛起红晕。按道理,郝旭伟年龄没有海哥大,又是他们请吃饭,郝旭伟和她都应该坐在客位,首席除非海哥邀请。

    目前让她尴尬的是,郝旭伟是海哥邀请上去坐的,但她却是郝旭伟叫上去的,她想和弟弟坐在一块,可小弟粘着肖尧坐,让她找不准自己的位置。

    若是她移位单坐一方,再有别的男人过来和她一起坐,那就更尴尬了。就在这时,刘守志也端着两道菜过来,还没走到桌边,就笑嘻嘻的说道:

    “肖老弟,都是些家常菜,我手艺也不咋的,将就着吃啊。”

    不知道是受了海哥的指点,还是他生性如此,刘守志也是尽释前嫌,一脸的真诚。而他身后,却跟着一个围着布裙的女孩,也把手里算着的才放在桌子上,肖尧没注意到她,她却好奇的在背后打量着肖尧。

    “哪里,刘大哥,实在不好意思,没想到让你这么破费。”

    桌子上满满的放着十二道菜,有鸡、有鱼、有肉,还有肖尧看到的银鱼蒸蛋。虽说盛菜的盘子都是很普通的磁碟,但那香喷喷的味道和润色,让肖尧食欲大增。

    “破费啥呀,按照你的要求,他可省了好多钱呢。”

    郝旭伟又恰到好处的说了句不该说的话,这让本来升温的气氛又是陡然一降。人说书呆子是一点不假,对于应酬场合的人情世故,他好像是一窍不通。

    肖尧真想直接把他叉出去,他就想不明白了,自己父亲是怎么被他灌了**汤,对他不是一般的器重。

    “呵呵呵,是啊是啊,这鸡是家里养的,鱼是水塘捞的,几个蔬菜也是后院种的,只有肉是花钱买的,确实没花几个钱。来来,倒酒倒酒。”

    刘守志强忍怒火,满脸尬笑的附和着。郝旭伟说的是实情,但毕竟他俩有那么说不出口的隔阂,若不是肖尧在此,他肯定又要失去理智了。

    被刘守志找来倒酒的,正是最早拦住肖尧,说他差点被肖尧打得断子绝孙之人。他先给郝旭伟和左玉莲斟酒,再小心翼翼的给肖尧满上,显然对他心有余悸。

    坐在肖尧身边的左小弟,在菜刚上桌,筷子还没摆上时,就已经急不可耐的想要吃了。这时,跟随刘守志一起出来的女孩摆上筷子,他急忙拿起就要夹菜吃。

    左小弟这一行为,引起了他姐姐强烈的不满,立即伸手阻拦,肖尧也皱起了眉头。左小弟的这一行为,放在如今来说,已经是非常普遍,见怪不怪。可在那时,却是极大的忌讳。

    基本国策造成独生子女遍及绝大多数家庭,每个家庭的孩子都是宝贝,更是三代人的重心。

    长辈们把大量的时间和金钱,都投入在孩子的应试教育上,思想品德的培养,则是一代不如一代,完全没有过去那么严谨的礼仪教导。

    肖尧像他这般年纪的时候,一般家里来人,是不让上桌的。即便有幸坐上席面,那也是规规矩矩,不可擅自行动。

    父母早有交代,大人没动,小孩是不能先吃的。吃菜也只能吃自己面前盘子里的东西,更不能想吃啥就找啥吃,胡乱翻动菜盘。

    够不着的菜,除非大人夹给你,否则,是不能站起来去夹菜的。与现在的孩子相比,像左小弟这样等筷子来了才去夹菜吃,已经是好的了。这时代,谁没见过菜刚上桌,孩子就直接用手去抓着吃的?

    肖尧此时虽然觉得左玉莲父母对儿子的教育有缺失,但他还是用自己的筷子,夹过一条鸡大腿,放在左小弟的碗里。

    “小弟,你想吃什么,就对我说。你够不着,我夹给你啊。”

    小弟兴奋的点点头,也顾不得和肖尧说话,低头解决鸡腿。左玉莲感激的看看肖尧,略带责怪的说道:

    “都是爸妈把他惯坏了,一点规矩都不懂。”

    肖尧善意的笑笑不接话,他们姐弟俩年龄相差这么大,她的父母不说是老来得子,也是中年得子,对这个儿子过于宠溺,也是人之常情。

    这不过是一个很小的插曲,并没有影响到海哥和刘守志的进程。

    “哈哈哈,肖老弟,今天不管是你打了我,还是我打了你,现在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现在是我的客人,其他话都不说了,今天能聚在一起,大家就有缘分,我们众兄弟同干一杯,冰释前嫌如何?”

    “是啊,过去的都过去了,谁也别提了。从今往后,我们都是兄弟,来,肖老弟,一起干了!”

    刘守志和海哥都如此畅快,肖尧还能说啥?他本来也是一个痛快人,随即端起酒杯,对着邻桌示意一下,一口喝干。

    第一杯酒,左玉莲和坐在肖尧对面的女孩没喝干,在场的两桌人,除了小弟不喝酒,大家几乎都是同时干杯。

    肖尧很好奇,刘守志和女孩坐在肖尧对面,海哥却和斟酒的兄弟坐在下首没动。这一桌就属海哥年龄最大,他坐在下首没有换到肖尧对面去坐,总让肖尧感觉有点不伦不类的。

    其实肖尧再一想就想开了,原来海哥和刘守志早就安排好了坐席。

    那就是海哥和郝旭伟做上首,左玉莲和对面的女孩应该坐在对面,而刘守志是和肖尧坐在一起的,左小弟则是被安排在下手,和酒司令同坐一方。

    人家把什么都考虑好了,但被郝旭伟和小弟的喧宾夺主,弄得如此不堪。海哥如此坐着不动,而后面跟着刘守志一起进来的女孩,他们也不介绍,想来就是给郝旭伟难看的。

    看透了此中的玄机,肖尧苦涩的一笑,但他也没有点破。他不相信郝旭伟看不到这一点,也许他有他的想法呢。

    如此别扭的座位,郝旭伟好像一点没在意。

    其实,肖尧猜的没错,郝旭伟就是有他的想法,他就是要在刘守志面前,亲亲热热的和左玉莲坐在一起。他就是要在刘守志的所有兄弟面前,大张旗鼓的表明,左玉莲是他的未婚妻。

    他想要表明的无非就是一条,那就是:名花已经有主,他人别再惦记。。

    至于左小弟的座位,现在已经不在他考虑的范围。郝旭伟虽说也把面前的酒喝干了,可他总觉得不痛快。

    因为在喝酒前,没人跟他这个坐在首席的人说话,没人跟他客气几句拉交情。他早就想好的说词,也没机会说出来表现表现。

    大家各怀鬼胎,酒席间的气氛,并没有因为一杯酒下肚而热烈起来。和邻桌真正兄弟相聚比起来,肖尧这一桌,这酒席的气氛是相当的诡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