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九章:怀疑人生太善变-蹉跎惘少-
蹉跎惘少

第六百九十九章:怀疑人生太善变

    肖尧到现在也没搞清楚,郝旭伟和刘守志的梁子结在哪。他问过,但没人说,他再也懒得过问。虽说今晚喝的这酒,对他来说不是好酒,但在农村也过得去,不过,菜绝对是合他口味的好菜。

    “海哥,对我来说,在座都是当地的地主,按照从大到小,女士优先的原则,我这第一杯酒敬我嫂子,你应该不会有意见吧?”

    看到第一杯酒喝完,场面就有些冷场,肖尧有点憋不住了。既然是来喝酒的,那就痛痛快快喝。他不是调解员,更何况在不知道郝旭伟和刘守志为何结怨的前提下,他更不想多管闲事,只说喝酒。

    “理当如此,肖兄弟轻便。”

    海哥很是洒脱的伸手让肖尧自便,可肖尧在站起来时,眼角看到刘守志脸上闪过嫉恨不快之色,但肖尧并不在意。

    “肖尧,我喝酒不行,你就不要敬我酒了。”

    左玉莲见肖尧第一个敬酒是她,很慌乱的站起来。端着酒杯的手,有点颤抖。

    “长嫂如母,他敬你酒是应该的,你随意喝点就行。”

    肖尧此举,让郝旭伟很满意,极大的满足了他的虚荣心。可左玉莲没有按照他的吩咐去做,在肖尧喝干后,她一咬牙,狠狠心,闭着眼喝光了一杯酒。

    “嫂子真痛快,其实,就像郝老师说的,你只要意思一下就行了。”

    左玉莲嗔怨的看了肖尧一眼,心里埋怨道:你这话干嘛不早说?等她喝完了再说,这不是虚情假意是啥?

    肖尧仿佛没看到,满脸笑意的把空就被伸到酒司令面前,眼睛却看着对面的女孩。

    “我说刘哥,你边上这位漂亮的妹妹是谁?我可不记得你介绍过哦。”

    “肖兄弟,不好意思,一时忙乱,却是忘记介绍了。这是我妹妹爱香,打小没读过书,没文化,她一般不上桌,今晚是特意来……。爱香,他叫肖尧,你喊肖大哥就好。”

    刘守志特意后面说不下去,因为她是来陪左玉莲的,但场面并没有按照他的预想安排。如说是特意来陪肖尧的,那就有点不像话了。

    “大哥,他有我大吗?大姐无大小,这大哥可不是乱叫的。”

    刘爱香看着肖尧几乎没经风霜的面孔,心里很不服气。这么稚嫩的小男孩,哥哥让她叫他大哥,是不是眼睛有毛病啊。

    虽然肖尧一直和刘爱香坐在对面,但肖尧一直就没用正眼看过她。此时,听她如此看不起自己,方才仔细查看对面的女孩。就一眼,只是一眼,立即让肖尧惊诧不已。

    肖尧一直没有细看,那是出于礼貌。对一个刚见面女孩,死盯着不放的男人,那就是十足的色鬼。

    再一个,也是因为她围着干活的围裙,高高的盘起长发,没能引起肖尧的注意。

    她的装扮,就是农村家庭主妇的职业装,肖尧无意间,把她当成是普通做饭的妇女。就是肖尧刚刚称她漂亮妹妹,也有一半是客气话。

    可现在肖尧听到她质疑的话音,注意到她娇嫩迷人的面孔之后,肖尧敢确定自己一定比她大。肖尧也很惊讶,她是一个不会输与一般美女的漂亮女孩。

    “我说爱香妹妹,你别不服气。你让你哥报出你的属相,我让郝老师报出我的属相,咱俩谁小喝双杯,你看如何?”

    肖尧这一建议,立即引起大家叫好。刘守志也觉得肖尧没有自己妹妹大,随即表示同意。能让肖尧多喝一杯,何乐而不为呢?

    “肖尧属龙的。”

    郝旭伟倒是爽快,立即报出肖尧的属相。这一下,就让刘守志脸上失去了刚刚得意的色彩。

    “爱香,你喝吧,咱不能骗人。”

    “哼,我还属兔呢。”

    刘爱香嘴上是这么不服气的说,但她还是气呼呼的端起酒杯喝光了,肖尧赶紧陪着喝完。看到刘爱香把酒杯伸到一边要酒,肖尧赶忙打岔。

    “算了,算了,我刚刚是开玩笑,你喝一杯行了。”

    “好,肖大哥,是你说就喝一杯行了,可不要说了耍赖,这一杯我来敬大哥酒,你不会不喝吧?”

    “这……。”

    肖尧无语,自己的怜花惜玉之心,尽然被她利用上了。肖尧虽说不满,但也无话可说,只好等自己的酒杯斟满,也不再说话,喝干为算。

    刘爱香虽说扳大失败,但在这里扳回一局,她那精致诱人的面孔,就像鲜花一样怒放。

    此时,他俩谁也不会想到,这一次的偶遇,会在相隔十年之后再次相遇,竟然在后续的漫漫人生路上,一路相随。

    肖尧喝完这杯憋屈的酒,又敬了海哥一杯酒。接下来没等肖尧继续,刘守志主动站起来向肖尧敬酒。他俩也是喝了两杯,肖尧在和郝旭伟喝完一杯后,又陪酒司令喝了一杯。

    至此,肖尧的主动出击,告一段落。

    在肖尧进行的当中,其他人也没歇着,他们也在相互敬酒喝酒,但郝旭伟一直是在被动的应付当中。

    按道理,不管他和这些人有没有矛盾,他和主客双方都熟,是不可否定的事实。这餐宴请,也是他提出和同意的,可他一直不拿出应有的姿态,这让大家都有点摸不着他的心态。

    在这一桌上,肖尧还算其次,最不自在的要数左玉莲,她除了和肖尧喝了一杯酒以外,其余都是沾唇即止。

    肖尧也没看到她吃几口菜,大多时间,她都是在眼观鼻鼻观心,更不像她弟弟,不喝酒却吃了个爽快。

    酒席还没进行多久,门外进来几个中年人,刘守志一看,连忙起身迎接。他把五个人引到远离肖尧这边的西屋桌边坐下,一口一个领导,一口一个大叔,伺候他们点菜。

    刘爱香也起身,给他们送去茶水,并随即到厨房忙碌起来。刘守志等着来人点完菜,回到桌边打个招呼,也去到厨房去做菜。

    郝旭伟嘴巴动了动,但最终没说一个字,侧着脸,看着刘守志走进厨房。

    “今天这么重要的场合,他应该暂停营业才是。”

    郝旭伟这句话,似自言自语,也似在埋怨给海哥听。邻桌虽在来人时降低了噪音,听没听到不敢说,但肖尧这桌,大家肯定都听到了。

    因为肖尧在惊讶的看着郝旭伟的同时,坐在下手的海哥和斟酒的兄弟,都同时看了过去。肖尧想不通郝旭伟说这场合重要在哪,即便真是好朋友相聚,开张铺面,总不能往外赶客人。

    “郝老师,就几个菜,快的很。他们兄妹俩,干活麻利着呢。来,我们先喝着。”

    海哥在瞬间不快之后,随即打破这尴尬的局面,带头和郝旭伟又干一杯。肖尧看到郝旭伟脸色已经发红,不知道他喝了多少。

    看着他和海哥以及酒司令大话连篇的海侃,肖尧担心他会不会已经喝多了。

    虽然他和郝旭伟相识几年,但肖尧还真不知道他酒量大小。此时看着没戴眼镜的郝旭伟,满脸红光,他竟然有非常陌生的感觉。包括他今晚的一言一行,也让肖尧赶到陌生。

    “你是姓郝?叫郝旭伟,对吗?”

    刚进来等着上菜的一个中年人走了过来,在郝旭伟对面打量半天,才犹犹豫豫的叫出郝旭伟的名字。

    “我是,您是汪老师?”

    郝旭伟没有眼镜,根本没看清楚对面的人,他只是凭借熟悉的声音,做出了准确的判断。可他现在的态度,又让肖尧有了熟悉的感觉。

    这让肖尧不得不怀疑眼前的情景,都说人善变,可他这善变也太善变了吧?

    “是啊,是啊,你考上师范,一走就是好多年,我也听说你毕业了当了老师,你的变化可真大啊。不是我听到你说话太熟悉,今天又会错过了。哈哈哈。”

    “汪老师,快请坐,请坐。我今天没戴眼镜,所以没认出您来,您老大人大量,可不要在意哦。”

    “哈哈哈,说哪里话,小郝啊,我们现在都是老师,大家就是同行,你就别那么客气了。我那边还有几个人同仁,有机会再聊。”

    汪老师拒绝了郝旭伟邀请他在空着的一方就坐,和肖尧这一桌人点头示意之后,匆匆回去。郝旭伟却觉得自己还没尽到责任,急忙带着左玉莲离座赶了过去。

    稍后,他又急忙来到肖尧身边,要了肖尧口袋里的香烟,又去到那边应酬。刘守志兄妹去忙着做菜,郝旭伟两口子过去应酬老师,肖尧这一桌一下走了一半。

    先前海哥他们给肖尧递香烟,他说不抽,可他刚刚拿给郝旭伟的鹿茸烟,那可绝对是上品。海哥是跑码头的人,虽说不是常抽,但也抽过几次,此时闻到远处飘来带着香精的鹿茸烟味,满脸尴尬的说道:

    “看来肖尧老弟是嫌弃我们的烟太粗,所以才不抽啊。”

    肖尧被他说得一愣,接着莞尔一笑道:

    “海哥,我没什么嫌弃不嫌弃的,我是真的抽的很少。今天桌上有女生在,我就更不会抽烟。来来,咱们现在抽我的。”

    肖尧说完,又掏出一包鹿茸烟,撕开口。

    “这不行,这不行,还是抽我的吧,你那烟太贵了,给我们抽浪费了。”

    海哥这一阵推辞,可把边上和邻桌的一帮兄弟看急眼了。这么好的烟,大家几乎都没抽过,好不容易有个机会尝尝新,海哥这么做是几个意思?

    “海哥,你这就见外了,俗话说烟酒不分家,哪有什么你的我的?再好的烟,不都是给人抽的吗?来,兄弟,你是酒司令,这烟司令也麻烦你代劳一下,给兄弟们散散。”

    “好唻,肖大哥真是敞快人,我替大家伙谢谢啦。”

    酒司令兴奋得一把接过鹿茸烟,跑到邻桌当起了大哥。海哥此时一改刚刚的尴尬,满是欣慰的看着肖尧傻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