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章:东边热闹西边冷-蹉跎惘少-
蹉跎惘少

第七百章:东边热闹西边冷

    经过这一轮散烟,在座的兄弟都对肖尧大为敬佩。一来是肖尧没有藏私,把好烟拿与众人分享,二来也看出肖尧不是一般人,他下午张口闭口要赔一百块,根本就不是在讹人,而是他的起步价。

    解除了肖尧讹人这一嫌疑,对他们来说才是关键。这是一个人的道德品质问题,那时节和现在不同,讲究的是德高望重,只要有人认为一个人的道德品质有问题,谁也不想与这样的人打交道。

    现在流行的是钱多望重,不管你的钱是坑蒙拐骗来的,还是扒偷娼抢来的,只要你有钱,身边总有拍马溜须,阿谀奉承之人围捧。

    酒司令散烟归来,把余下的烟交给肖尧。肖尧也不矫情,可还没等他把香烟装进裤兜,紧随而来的两个兄弟,就对肖尧敬酒。肖尧有心不喝,但这面子又过不去,客气两句后,豪爽的喝干。

    这样一来,等于是打开了潘多拉魔盒。后面的兄弟,就像走马灯似的,一个接着一个过来敬了一圈。

    肖尧不想喝的原因就在这里,既然开了头,他就不能厚此薄彼,包括本桌的海哥和酒司令,也嚷嚷着起哄敬酒。

    肖尧这下就惨了,短时间内,连续喝了头十杯酒。虽然海哥一直叫他慢点喝,多吃菜,但肖尧总不能自己吃菜,让其他兄弟等着他吃完再喝酒,所以,肖尧几乎没吃菜,连续喝酒。

    刘守志兄妹忙活一阵,把那一桌的酒菜置办好。送菜时看到郝旭伟两口子在那和这桌人聊天,他一点也没诧异。来的人他都认识,是公社一般干部和老师。郝旭伟也是本地人,认识他们并不奇怪。

    让刘守志奇怪的是他那另一桌的兄弟,为何这时都或坐或站在自己这一桌。他们不但有说有笑,而且都把香烟抽的跟小火轮似的,气氛那是相当的融洽。

    “哥,这个姓肖的是什么人啊?他和海哥他们很熟吗吗?我原来怎么一直都没见过他?”

    刘爱香也纳闷,刘守志并没有把下午发生的事告诉她。可她从先前的喝酒中也感觉到有些不对头,但这会的情景让她有点发懵。

    “这家伙不是个好东西,你别理他。”

    刘守志低声告诫自己的妹妹,可她这话反而更让刘爱香好奇了。

    “既然他不是好人,那你干嘛要请他吃饭?海哥他们又干嘛对他那么热情?自己桌子不做,跑来站着和他说话。”

    “这……我也不知道,可能是酒喝多了吧。好了,你别问了,去把剩下两道菜端来,我去应个景。”

    刘守志支开自己的妹妹,回到桌边,酒司令一见他过来,连忙说道:

    “大刘,你来晚了,鹿茸烟都让我们抽完了。你没闻到满屋子香味吗?”

    刘守志一直在炒菜,浓郁的菜香味,掩盖了香烟的气味,他嗅嗅鼻子,确实闻到一股奇异的香气。

    “来,还够一圈,劳驾你再辛苦一次。”

    肖尧很大方地把剩余的香烟,拍在酒司令手上。可他一把攥住,看着大家说道:

    “我们都刚抽完,这么好的烟连着抽,真是太浪费了,我先保管着,等喝完酒再抽。大家没意见吧?”

    “你们都抽了,我没抽啊,你总得先给我一根吧?”

    肖尧的这一动作,就让他明白为什么众兄弟都在这一桌了。他也立即融入这和谐的气氛当中,把今晚被逼请肖尧来吃饭的郁闷忘得干干净净。

    “我可以给你一根,但我们都赔肖大哥喝了一杯酒,你先喝,喝完我就给你。”

    “你真没出息,一根烟就把你麻倒了?肖老弟没你大好不好?你叫他大哥,你不嫌臊的慌,我都替你脸红。哈哈哈,来来来,肖老弟,咱俩走一个,我可不能让这小子小瞧了我。”

    刘守志这么调侃酒司令,更是引得大家哄堂大笑,亦可谓笑声震天。肖尧此时喝了不少酒,也被刘守志的豪爽所感染,他二话不说,端着酒杯和刘守志重重的对碰一下,仰首喝干。

    “好!该给烟了。我说酒司令,你干脆一起散了吧,谁想丑就抽,不想抽的就留着,放你那我们总是惦记。”

    “行行行,我都给你们。这么不放心我,搞得我好像会私吞一样。”

    东头这边的热闹,也引起了西边远处一桌的注意。那边一直冷冷清清的汪老师他们,也已经准备开始,见郝旭伟向这边张望,连忙说道:

    “小郝啊,你就在我们这边坐吧。”

    “是啊,小郝老师,我们这人也不多,你就在这陪汪老师喝两杯。”

    郝旭伟听得出,汪老师和今晚做东的邀请,都是说的客气话。他急忙站起来,带着左玉莲婉谢告辞。

    郝旭伟带着左玉莲走回来,看到他的首座上坐了三个人,眉头又深深的皱了起来。

    “下来,下来,你们怎么那么不自觉?郝老师回来了,你们还不下来?”

    上首坐着的三人,其实是最先看到他们两口子回来的,可海哥没发话,他们就是不想移位。等到他发话,这几人才很不情愿的站起来。

    郝旭伟回转,就像在滚水锅里加了一瓢凉水,场面立即冷淡下来,纠缠肖尧喝酒的兄弟也闭口不提,都看着郝旭伟带着左玉莲,一步一步慢慢腾腾的走到首位。

    “你们刚刚在做什么?我也算一个。”

    郝旭伟看到面前的人,人手一根香烟夹着,他以为还是谁在散烟呢。

    “哈哈哈,对对对,我们不能都只陪肖老弟喝酒不陪郝老师喝,楞冒一村,不冒一户,来来来,我们一人再敬郝老师一杯酒,大家一视同仁。”

    酒席上,往往有两种人会被人灌醉,一种是大家都喜欢你,一种就是大家都想作弄你。

    而肖尧此时就是前者,郝旭伟主动参与,却跨入后者的行列。海哥如此提议,也是恼怒郝旭伟过来打搅了他的情绪。

    郝旭伟有点胆怯,这么多人敬酒,他怎能不害怕?可他看到肖尧满脸红光含笑点头,说明海哥说的没错,他又不能认怂,只好说道:

    “一人一杯,你们那么多人,我受不了。我跟你们每人喝半杯,你们想怎么喝就怎么喝。”

    郝旭伟这句话说的很仗义,但刘守志可不想放过他,他首先端起一杯酒说道:

    “郝旭伟,咱俩把这杯酒喝了,以后谁也不提过去的事。感情深,一口闷,我先干了。”

    郝旭伟也许可以在别人面前装怂,可在刘守志面前,就是一杯毒药,他喝了他也会喝下去。刘守志开了头,其他兄弟当然不会让他只喝一半,一通酒下来,郝旭伟在摇晃了。

    “旭伟,你不能再喝了。”

    看到郝旭伟已经有了醉态,左玉莲很担心。一直只顾自己吃的左小弟,此时也吃饱了,他离开座位,站到左玉莲身后。

    “我没事,我还要到那边去敬我老师的酒呢,肖尧,你跟我一起过去。”

    此时,陪郝旭伟喝过一杯的众人,都回到自己原来的桌边坐下,他们一边吃菜,一边小声的闲聊。肖尧根本就不想也不愿和不认识的大人们喝酒。对于郝旭伟的建议,他果断的拒绝道:

    “郝老师,他们几个人,我一个也不认识,我已经喝多了,这边的兄弟我还有没回敬的,就不去那边敬酒了。你老师在那边,你该去敬酒你自己去,我不掺和。”

    这都哪跟哪啊,是你老师,又不是我老师,你要去干嘛拖着我?

    郝旭伟是想拉着肖尧去壮壮场面,没想到肖尧如此干脆拒绝。郝旭伟很不爽,他此时虽然酒后的脸色红扑扑的,但也阴沉得可怕,迷醉的近视眼带着吓人的血丝。

    “你跟他们有什么喝头?我这是为你好。”

    那边有老师,有领导,都是有身份的人。我介绍你跟他们认识,当然是抬高你的身份。

    两人想法不一样,话就说不到一块来。可这次没等肖尧在拒绝,海哥和刘守志都不乐意了。

    “郝旭伟,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也太势力了吧?”

    刘守志知道那边都是什么人,气得吹胡子瞪眼睛。跟我们没喝头,跟领导们就有喝头?就算你是老师,就算你势利眼,但不要那么明目张胆的说出来好不好?

    面对刘守志的质问,郝旭伟故作讳莫如深,不予作答。他用恨铁不成钢的近视眼看看肖尧,拉着左玉莲晃晃悠悠的走向汪老师那桌,左小弟则成了他俩的随从。

    “肖老弟,不管他,我们喝。都是家门口塘,还能不知道深浅?”

    海哥很郁闷,他知道肖尧和郝旭伟的关系,不满的重话,又不能当着肖尧的面说,只好含沙射影叨咕一下。

    那桌人他基本都认识,但他自认为自己和他们不是一条道上的人。汪老师也是他的老师,过来时他也笑脸相迎。可汪老师也没和他说话,他更不愿去热脸蹭冷屁股。

    郝旭伟一走,回到邻桌不久的众兄弟又跑了过来,这桌立马又热闹起来。刘爱香此时已经做完了手里的活,也过来凑热闹。

    她见自己哥哥和他口里的不是好东西肖尧,那么激烈的攀谈赖酒。她心一狠,端起酒杯说道:

    “肖大哥,我刚刚有事去忙,请你不要见怪,我这杯酒算是赔罪了。”

    肖尧赖酒正起劲,被刘爱香来个话完杯干,酒精上脑的他,感觉自己被这漂亮的女孩小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