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一章:霸道姐姐丫头王-蹉跎惘少-
蹉跎惘少

第七百零一章:霸道姐姐丫头王

    肖尧喝到这个时候,已经有点酒醉毛长。他眸了向他亮着杯底的刘爱香一眼,端着酒杯说道:

    “小妹妹,赔罪倒是没必要,你那么忙,还来陪我喝酒,我哪能再和你计较?我把这杯喝完,咱俩再喝一杯,算我回敬。”

    肖尧说完就喝,没注意到刘守志一脸得意。他妹妹虽说没有肖尧能喝,但也有半斤酒量,像这样的小酒杯,喝个十几杯没问题。

    肖尧喝到现在,已经二三十杯下去,再被刘爱香灌几杯,不喝醉也差不多了。

    这顿酒,肖尧和郝旭伟两人都喝高了。虽然没到吐酒的地步,但两人都不能骑车了。浑浑噩噩的和这帮兄弟道别之后,好在左玉莲姐弟在场,否则,他俩都不知道怎么到的左玉莲的家。

    第二天,肖尧告别左玉莲姐弟和他们的父母,直接陪着郝旭伟骑车去了县政府所在地,花了几十块钱,重新配个眼镜。

    “我下午不去你家了,这里到城里很近,我去看看我爷爷奶奶。”

    两人在饭馆吃饭,肖尧看着外面的马路,对郝旭伟说到。

    “那不行,你是跟我出来的,我把你放跑了,你要是在外面捅纰漏,我还要担责任。”

    郝旭伟重新带着眼镜,肖尧看着顺眼多了。配过眼镜还剩下大几十,郝旭伟的心情也格外好。

    现在肖尧也知道了他和刘守志之间的隔阂,他看着郝旭伟,心里有点不是滋味。他不知道自己是做错了还是做对了,也许这根本就没有对错之分。

    “要不你陪我一起去,我现在特别想我爷爷奶奶。我也好长时间没见我姐了。”

    “那不行,我家里还有农活要干,要不是为了配眼镜,我今天就要下田干活的。你以为我们都和你一样没事干啊。”

    这样不行,那样不行,肖尧很烦躁。在家呆久了,他想出来玩玩。

    可和他一起出来,什么都没玩,倒是打了一场架,醉了一回酒。他这次回家,还要去田里干活,干农活肖尧不会,也帮不上忙,他跟着他回家就更没意思了。

    “你放心吧,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昨天他们那么多人打我,我不是都没还手吗?我不会和人打架的。”

    肖尧压了压烦躁的情绪,耐心的解释起来。看到肖尧去意已决,郝旭伟想了想说道:

    “那你回去后,别说是我同意让你走的,你就说你又是偷跑的。”

    “你……,什么叫又是偷跑的?你一个当老师的,怎么说话啊?幸亏你是教英语的,你要是教语文,三天两头不被你的学生把你打偏踢圆了才怪。”

    肖尧被郝旭伟给气得火冒三丈,没好气的反驳几句。但郝旭伟同意给他走,其余的肖尧也不在乎。他三口两口吃完,也不等慢条斯理的郝旭伟,招呼一声,直接出门就走。

    飞快的骑行在柏油马路上,肖尧心里一片开朗。他这次和上次去找朱晓梅不一样,那时他心中只想着快点、快点、再快点,早点到达火车站找到朱晓梅,累得跟狗一样的大喘气,哪有现在这样自在洒脱。

    他现在才真正体会到,什么叫出了笼的飞鸟,脱了缰的野马。他一会加速,一会滑行,直奔省城。

    “爷爷,奶奶。”

    刚到爷爷家门外,还没停好自行车,肖尧就大呼小叫起来。慌得饭后还在午睡的两位老人,忙不迭的迎了出来。

    “二子,放假都好久了,你怎么到现在才来?你要是再不来,我就跟你爷爷就一起去找你了。”

    奶奶一见肖尧,气恼的埋怨起来,眼里闪着泪花。爷爷跟在后面,满脸都是笑容。

    大难归来,首次见到自己至亲之人,肖尧眼眶有点湿湿的感觉。他连忙扶着奶奶,点头哈腰赔不是。

    “我早就想来了,可是爸妈非不让我出门,后来厂里又接了电焊活,我是帮着老妈干完活才来的。”

    “哦,哦,那就好,那就好,能帮着你妈干活就好。你没累着哪里吧?”

    奶奶听到孙子帮忙干活,心里也很高兴。可又心疼这个长孙,连忙上下打探,生怕把自己的宝贝孙子累坏了。

    “奶奶,那么点活,我不累。爷爷,你身子骨还好吧?”

    “我就那样,你考试咋样了?”

    爷爷等到老伴和肖尧絮叨完了,这才把自己急切想问的话题说了出来。

    肖尧闻言,头脑一炸,这是他最不想提及的话题。他总不能说自己预选考上了,后来被通报开除学籍,不让参加全国统一考试了吧?

    “呃……,爷爷,奶奶,我这次没考好,爸爸很生气,所以才不让我出门。这也是我到现在没来城里的主要原因。要不然,我早就来看你们了。”

    “考不好就考不好,不认得字还能饿死?哪能每个念书的孩子都考上大学啊?你爸长能耐了还,敢不让我孙子来看我,看我以后怎么凶他。”

    奶奶听说是儿子不让孙子来,心里可火了。肖尧只得在心里默念:老爸,对不起啊,儿子只能拿您做挡箭牌了,我不是故意的。

    “算了,一次考不好,你也不要丧气,等开学了再去复读,明年再考就是。”

    爷爷生怕宝贝孙子想不开,抱着异常惋惜的心情,出言安慰肖尧。可肖尧不能明说,只能暗暗叫苦。

    “爷爷,奶奶,我姐呢,她现在在哪上班?”

    “你姐来过几次,说在南门什么百货公司上班,我们也没去过,你在这玩几天,你姐会来的。”

    肖尧为了岔开爷爷的话题,直接打听姐姐的工作单位。可听到奶奶这么一说,他的眉头就皱了起来。他也想在这多玩几天,可他更担心回去晚了,父母在家着急。

    见到孙子眉头紧锁,爷爷问道:

    “你是不是还要去看静儿啊?那样也好,你去把她接过来,我和你奶奶都想她了。”

    “是啊,静儿在我们这呆了一年,回家也不知道过得惯过不惯。要不是我们年纪大了,都想去看看她。”

    看来老两口是真的很想静儿了,肖尧也想现在就去把静儿接来。可他想来想去,还是忍住了。

    一下午的时光,肖尧就陪着爷爷奶奶说东道西,反正不提自己逃跑和上学的事,没得让两位老人跟着着急不是。

    见到了爷爷奶奶,肖尧那中思念之情得到了缓解。而逢巧不巧的是当晚肖玉也来到爷爷家吃饭,肖尧要看看姐姐的愿望也得以实现。

    晚饭后,肖玉把弟弟叫到外面,劈头劈脑的就是一顿训斥。肖尧被姐姐教训得体无完肤,但他一句也不敢反驳。错了就是错了,姐姐训斥自己,那也是在乎和爱护。

    都是自己不好,让姐姐也跟着担惊受怕,挨一顿训,他已经是赚了。

    “大姐,我也想来城里上班。”

    “不行,你也来城里,爸妈怎么办?你是儿子,必须陪在父母身边。”

    挨了一顿训斥之后,肖尧把自己的想法告诉姐姐,没想到姐姐一口就给回绝了。

    “凭什么?你是老大,为什么非要我在家陪着这爸妈?我现在在家里,都不愿见到熟人,总觉得有人在背后耻笑我。老妈说的条件,我都答应了,也落实了,我就是一直没敢再提。”

    “什么条件?”

    肖尧定亲的事,肖玉和爷爷奶奶还不知道。当时也曾想着要在六月六把爷爷奶奶接去庆祝一下,可想到肖尧逃跑被开除的事,肖父和肖母最后还是决定瞒着一对老上人,就连肖玉这个姐姐也没通知。

    “我定亲了。”

    “定亲了?谁呀?是小玲吗?”

    “不是,你不认识?”

    说到定亲,肖尧有点负重感。可肖玉一听却是大惊失色,根本没注意到肖尧的情绪,连忙追问道:

    “不是小玲?我还不认识?那会是谁啊?是你同学吗?你到底做了什么啊?你让小玲怎么办?她还怎么在厂里呆下去?”

    肖玉一直非常喜欢小玲,这时听肖尧说定亲的不是小玲,肖玉心里非常难过。一连串的问话结束,她的眼圈都红了,她是在为小玲难过。

    那么好的女孩子,弟弟竟然没和她定亲,这大大出乎她的意料。她知道小玲一直喜欢肖尧,凭她那性格,肖玉确定小玲是不可能主动抛弃肖尧的。

    “呃……,小玲已经不在厂里上班了。是她父亲不同意,老妈生气,所以才让小唐母亲有介绍了一个女孩定的亲。”

    “你胡说,顾叔叔怎么会不同意?他那么喜欢小玲,只要小玲愿意,他不会阻拦的。肯定是你不愿意,使了什么坏,才让顾叔叔不愿把小玲嫁给你。小玲太可怜了,喜欢上你,算是她瞎了眼。”

    肖玉根本就不听肖尧解释,简直就是气急败坏的呵斥弟弟。

    “姐,我可是你亲弟弟,有你这么帮着外人说话的吗?”

    肖尧很无奈,他万万没想到姐姐对小玲这么看重,让他有了小玲是她亲妹,自己才是外人的感觉。

    “哼,她也一直叫我姐,还比你听话得多。你要是找个我不喜欢的女孩,我不同意!”

    肖玉很霸道的爆出自己丫头王的气势。这也难怪,这么多年来,在肖尧的印象里,大姐在家就是说一不二,连父母都偏向她,若不是有爷爷奶奶让肖尧找到存在的感觉,他一定认为自己是从小抱来的。

    “你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已经起过红了,王叔叔就是大红人,你要不同意,找老妈说去。”

    “姐,你跟我急眼没用,我也做不了主。姐,我告诉你,她叫古云翠,人还挺好的。这不才没多久,就把老妈给迷晕了,啥事都偏向她。”

    肖尧说到这里,脸上尽显忿忿不平的醋意。肖玉打量一下弟弟,看得出他这生气的样子,还真不是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