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二章:两个冤家又聚头-蹉跎惘少-
蹉跎惘少

第七百零二章:两个冤家又聚头

    肖玉见弟弟如此心态,只当他对定亲之事不满,心想小玲之事可能还有希望,连忙问道:

    “你要是不乐意,我回去对爸妈说。我也帮你去找顾叔叔,把小玲叫回厂里。”

    “姐,我没说我不乐意,你要是回去对妈说,可别拿我说事。老妈说了,我要是敢反悔,就不认我这个儿子了。”

    肖玉知道这是母亲拿话在吓唬肖尧,弟弟竟然信以为真。看来肖尧是被母亲吓住了,可她也不便明说,只在心里暗暗打定主意。

    姐弟俩一番闲聊,肖玉心里有了些大概。

    虽然肖尧没始终说他和小玲分开的具体原因,但肖玉看得出,肖尧肯定是做了什么人神共愤的事,不然,顾叔叔不会这么绝情,小玲又怎么会无缘无故离去。

    晚上,肖尧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姐姐坚决反对肖尧来市里上班,她说的理由就是:一来是父母身边不能没人,二来就是他来城里上班,怎么向爷爷奶奶交代不去复读考大学。

    奶奶这边还好说,爷爷可对肖尧考大学,抱着很大的期翼。如突然间说出肖尧被开除不能念书了,爷爷一定会受不了。

    肖玉让肖尧在家至少还呆一年,到时候就说复读了也没考上,这样让爷爷也好接受。

    可肖尧却不愿再这样呆在农村,这一两个月他都快憋疯了,再呆一年,他都不知道自己会变成什么样。

    他想来想去睡不着,姐姐不讲道理,逼他在家陪伴父母。爷爷奶奶面前不能说,就是来城里上班,也不能说出实情。这让他觉得自己现在很孤单,想找个说出心里话的人都没有。

    第二天早饭后,肖尧对爷爷奶奶说去市里转转,中午不回来吃饭。爷爷没说什么,奶奶嘱咐他路上小心,早点回来。肖尧应了一声,骑上自行车就走。

    “老婆子,你有没有发觉二子这次来,有点不对头啊。”

    “怎么没发觉?他没考上大学,受了打击,肯定心里不痛快。我可告诉你老头子,你要是敢逼我孙子考大学,把我孙子怎滴,我可饶不了你。”

    爷爷情绪低落的叹口气,无奈的说道:

    “我什么时候逼他了?这孩子这么聪明,不考大学太可惜了。他那么喜欢静儿,都不说去看看,我想他也是在心里过不去这道坎,咱们还是别再提让他去接静儿来的事情了,等他自己想好了再说,唉……。”

    爷爷又是一声轻叹,心里也是十分不甘。期待了十多年,等着孙子考上大学,他也好在老友面前扬眉吐气一回,可眼下又要等一年了。

    肖尧骑车出门,主要的原因是不想在家面对爷爷那失落的表情,爷爷看出他不对头,他又何尝没有看出爷爷的失落感?

    他漫无目的的在街头瞎逛,他想去找小爱,可没走多远,又想到上次和朱习焕的对话,他那支支吾吾的态度,就让肖尧觉得这里面出了问题。

    以他对朱习焕的了解,若不是周薇爱和张晓雅言语上冒犯了自己,哪怕她俩和朱习焕吵架,朱习焕也不会是那样的态度。他想来想去,还是改变了方向。

    繁华的省城街道,人来人往如织,可肖尧却感到无限的孤寂,他不是没有朋友和兄弟,可他总是觉得没人能理解他现在的心境。挂名的徒弟也好,结义的兄弟也罢,他都不认为是诉说的对象。

    也许是习惯使然,也许是无意中的乱窜,等他从懊恼中清醒过来,他已经到了出城回乡的南门路口。他并没有想着现在就回农村,爷爷奶奶还等着他晚上早点回去呢。

    肖尧在惶惑间,已然过了午饭的时间点。他把瞬间闪过要去和姐姐吃饭的念头忽略掉。

    虽说肖玉也是在南门上班,但她上班的地点在东南,肖尧目前所在位置是西南,两地相距不算远但也不近。他此时再赶过去,肖玉都到了下午上班时间。

    盲目骑行一上午,肖尧也感觉到自己饿了。他随意找了一家路边小饭馆,炒个菜吃饭。吃饭间,他抬头看到马路对面的南郊影剧院,心里一阵迷茫。

    这就是范芳菲男朋友工作的地方,想到自己曾经戏弄他,肖尧嘴角微微弯起弧度。饭后,肖尧也不骑车,推着单车来到影剧院门前锁好,走向售票处,他想一个人在这看场电影。

    肖尧把自己的手表拆成一堆零件,不知道具体时间。购票时,他特意看了一下售票员身后墙上的挂钟,指针在一点半多点,下午最早一场的票是两点半,还有近一个小时才开演。

    肖尧花了五毛钱购票后,也不想去逛商场,找了个树荫,坐在树下等候电影开演。

    俗话说:无巧不成书。肖尧所在的位置,就处在穆志装修新房的二楼窗口外。

    那时的房屋装修,没有现在这么复杂,一般就是包个门窗护套、做个吊顶、贴贴墙纸一类的,另外再买一套组合家具。此时,他们准备用来结婚的新房已经布置妥当,就等日期一到,举行婚礼了。

    范芳菲今天买了些床上用品送过来,刚和穆志吃完午饭在小休,无意间,她从二楼看向窗外,竟然看到树荫下一个那么熟悉的身影。

    “穆志,你看那人是肖尧吗?”

    由于肖尧是在树荫下,范芳菲看得不慎真切,她更不敢相信,站在树下的会是肖尧。穆志歪靠在客厅沙发上,身子动都懒得动,撇了撇嘴巴说道:

    “你不是这么长时间没看到他,心里想他了吧?你已经是我的老婆了,少再惦记别人!”

    提到肖尧,穆志心里就有火。范芳菲都快跟他结婚了,还来查问肖尧,这让哪个男人心里都不痛快。还有一点就是,穆志不用看,也认为范芳菲是认错了人。

    “你这人怎么这么龌蹉?没有他,会有我们俩的今天吗?他是什么样的人,你到现在还不清楚吗?”

    范芳菲嘴里和穆志吵着,眼睛还在盯着肖尧不放。她越看越是认定,树荫下就是肖尧。

    “我下去看看,他肯定是来找我的。”

    范芳菲一时想岔了,肖尧根本不知道她在这里,要是真的认为她会在这里,肖尧肯定不会来看什么劳什子电影。他目前的心境,根本就不愿见到曾经和他关系密切的熟人。

    至于会不会碰到穆志,肖尧不在乎,毕竟他俩没有什么交情。在他的意念中,穆志只是范芳菲的对象,其余与他无关。

    肖尧正无聊的消磨着时间,突然看到范芳菲迎着阳光,从北边的巷子里走出,他下意识里就想转身躲避。

    “肖尧?真的是你?你是来找我的吗?”

    范芳菲看清是肖尧,那份喜悦溢于言表,她更加认为,肖尧一定是到双水剧场没找到她,知道穆志在这里上班,特意寻找过来的。她并没有注意到肖尧想躲避,自以为肖尧没发现她。

    听到范芳菲喊他,肖尧只好止住脚步。他尴尬的望着春风满面的大美女,心里异常懊悔。早知道她在这里,他会离得远远的。

    其实,这不过是肖尧自卑的心理在作怪,范芳菲对他目前的近况,可以说是一无所知。

    “我……,我是来看电影的。”

    肖尧如实回答,却让范芳菲脸上闪过一些失望。可她一想,就觉得肖尧是在撒谎。

    “就你一个人吗?小爱呢?”

    范芳菲和肖尧见面,几乎每次周薇爱都在。这次没见到小爱与他同行,她真有点诧异。

    “就我一个人。”

    范芳菲一提到周薇爱,肖尧更加沮丧。他见范芳菲仍在四下打量,回答的声音很低沉。范芳菲见他神情突然那么消沉,心里“咯噔”一下,难道肖尧和周薇爱闹翻了?

    “你吃过饭了吗?走,到我家喝茶去,穆志也在家。”

    她见肖尧点头示意吃过了,赶忙邀请他到家里一坐。

    “我不去了,我真是起来看电影的,一会就要开演了。”

    肖尧不想去,范芳菲又说穆志在家,他就更不愿去了。他掏出装在口袋里的电影票,表明自己只是在等着看电影。

    范芳菲再次把肖尧打量一下,发觉他和往日大不一样。他不但心情颓废,脸色也少了往日的风采。

    “肖尧,你怎么了?都来到我家门口了,你都不愿上去坐坐?穆志不是那么小气的人。”

    “哈哈哈,你小子不是被我打怕了吧?你帮了芳菲那么多的忙,我以后不会再打了。”

    穆志也到了上班的时间,他下来准备给入场的人员检票。

    “打怕了?就你?”

    肖尧本来是决意不去的,可被穆志这么一说,把肖尧的傲气又激发起来。他骄傲仰起头,向着范芳菲刚刚走出来的巷子走去。

    “你会说话吗?搞得就像公鸡见不得蜈蚣一样,到一起就斗。”

    范芳菲恼怒的补驳穆志一句,跟着肖尧往回走。

    “我不这么说,他能这么乖乖的上去吗?”

    穆志得意的回了范芳菲一句,也不回去,直接就去上班。他一点都不担心范芳菲和肖尧独处一室,他听了范芳菲说了她和肖尧认识的一切经过。他俩要出事早出事了,哪能等到现在?

    肖尧走到楼后,不知道哪个单元是去往穆志的家,只好站在身边的单元入口等待。范芳菲急急赶来,拉着肖尧就进了他面前的单元口。

    肖尧回头没看到穆志跟来,又有点犹豫了。

    “他怎么没来?”

    “怎么?他不来,你还不敢进我家了?怕我吃了你呀?”

    范芳菲使劲一拉站在楼梯踏步边不动的肖尧,直接走向二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