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三章:提及往事心扎刀-蹉跎惘少-
蹉跎惘少

第七百零三章:提及往事心扎刀

    肖尧依懒情愿的被范芳菲推上楼,进得门来,一派崭新的新房布置,映入他的眼帘。新房装修的一点也不奢华,但给人一种清晰爽朗的感觉。

    肖尧心头,瞬间滑过一点醋意。他回头看了一眼略带羞怯的范芳菲,随即仰头看着天花板上的吊灯。这个女人太妖艳了,她此时露出的娇羞姿态,更让肖尧不敢多看。

    筹备结婚的女人,再累也是甜蜜的。而婚前女人的心态,也是最愉快的一段时光。此时的范芳菲就是处在这样的阶段,她本就是漂亮迷人的大美女,如今更是摇曳生姿。

    她今天穿着一件纤细的连衣裙,简单而优雅。带给肖尧星光般的视觉效果,尤其凸显了她柔美女性的气质,

    “还行吗?这个吊灯是我选的,花了整整八十块钱,都快顶我三个月的工资了。”

    范芳菲见肖尧仰头注视着天花板,以为他喜欢自己挑选的吊灯。她一脸傲娇说着,带着不舍的心疼。稍倾,她又低声说道:

    “肖尧,谢谢你!”

    “呃……芳菲姐,我可是第一次来,啥忙也没帮,你好好的谢我干什么?”

    范芳菲嗔怨的乜斜肖尧一眼,媚眼迷离,真可谓娇艳欲滴。她这天生自然的妩媚,是个男人都会被迷惑,也让肖尧难以自制。

    肖尧稳了稳心神,瞬间就想明白了,他忍住想要抱抱她一下的冲动,急忙打着哈哈说道:

    “哦,哦,我知道了。那事你也不要谢我,谁让他不长眼,馋涎你这个大美人呢。我只不过是替天行道,对他略施惩罚罢了。”

    “是是是,你说的都是,嘻嘻嘻,你快去沙发那坐,我去给你泡茶。”

    看到肖尧脸涨得通红,目光闪烁,不敢和自己对视,范芳菲心里美滋滋的。她随手把木桩似的肖尧推到沙发上坐下,扭着水蛇般的细腰去厨房泡茶。

    范芳菲这也是在肖尧面前,敢把小女人的媚态尽显无遗。换个人,在如此特定的环境,她还真不敢这样尽情展露自我。

    从背后偷看范芳菲的细腰丰臀,肖尧又是一阵失神。思绪飘到遥远的周镇,那里有曾经和他有过切肤之亲的两个女人,可如今……。

    “你在想什么?你刚刚说那家伙不该馋涎我这个大美人,你是不是也和……。”

    “你少来,我的底线只是朋友妻不可欺,你家穆志,可不是我朋友。”

    范芳菲看到肖尧目光游离,神游天外,自己端茶过来都没反应。她弯腰把茶杯放在茶几上,并不直起身,一双魅惑的媚眼,距离肖尧不过寸许。她那封闭不严的领口,晃得肖尧一阵晕眩。

    这么近距离的诱惑,勾引得肖尧血脉膨胀。他气得一把推开她,嘴上那么说,也不过是在吓唬吓唬范芳菲。

    看到肖尧这么窘迫,范芳菲相当开心。她害怕男人色狼一样盯着她的目光,但肖尧不在她害怕的行列。能把这个无法无天的大男孩,治得如此模样,范芳菲既快乐也很有成就感。

    “我才不要你把他当朋友呢,你和他要是成了好朋友,以后谁给我撑腰啊。”

    范芳菲说完,一屁股坐在肖尧身边,一股淡雅的香水味和女人那特有的体香,瞬间充满肖尧的鼻腔。

    “算了,我不喝了,要开演了。你该干嘛干嘛去,我还舍不得这五毛钱呢。”

    肖尧移开一点身位,但觉得自己还是被她带来的香味诱惑的难受,干脆站起来就走。

    “肖尧,你就那么不愿意和我呆在一起吗?你变了,我还心心念念的想你来参加我的婚礼呢。你知道我突然看到你,有多么开心吗?”

    范芳菲才不相信,肖尧会舍不得那一张五毛钱的电影票。看到肖尧真的要走,她的眼圈红了。肖尧走到门边的脚步站下了,他不认为是自己变了,而是认为自己贱了,不配和她们在一起。

    “芳菲姐,你冤枉我了。我怎么可能不想和你呆在一起?我是怕穆志疑心生暗鬼,到时候你们俩闹矛盾,我……。”

    我夹在中间,没打到狐狸若一身骚,何苦来哉?这也是肖尧内心真实的顾虑。

    肖尧的解释合情合理,范芳菲由悲转喜。她欣喜的站起来,不争气的泪珠顺着脸颊滑落,恰似雨打梨花。

    “他才不会对你疑心生暗鬼呢,虽然说他对我和其他男人交往看得紧,但对你,他自己都说过很放心。”

    “哼,你男人也太小看我了。”

    肖尧不知道被穆志放心是喜还是悲,就算他比他俩小那么几岁,可他现在也是正儿八经的男人。被一个如此妖媚女人的老公,放心自己与他老婆交往,难道他是太监吗?

    肖尧恨恨的说着,回坐到范芳菲身边的沙发上,端起还有点烫人的茶水,一口接一口的喝茶。

    “肖尧,你慢点喝,能告诉我发生什么事了吗?”

    看到肖尧被茶烫得嘴直歪,范芳菲再次坐到他的身边,一只手在他的肩上轻推一下,阻止他连续喝水。

    “什么事?我就是渴了。”

    肖尧不看她,把鼻子往茶杯口凑的更近,茶香可以抵御范芳菲身上香味的侵扰。

    “你不要瞒我,我在窗口看到你,就发觉你不对劲,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哪里还有半点往日的风采?”

    女人对心里喜欢男孩的观察,可谓入木三分,再加上那与生俱来的第六感,男人在他们面前有任何变化,也难以遁形。

    “切,你还会看相啊?我原来有什么风采?我不还是这样吗?”

    肖尧故作若无其事的回答,却更让范芳菲疑心大起。她双手掌住肖尧的双肩,凝眸对着肖尧说道:

    “你看着我,你喊我姐,我也一直没把你当外人。你有什么难处,就不能跟我说说吗?我即便帮不了你,但我最起码能帮你分解分解,你自己一个人担着,会憋坏的。”

    范芳菲真挚的话语,让肖尧差点动了一诉衷肠情由。可他在看到范芳菲那清澈的明眸之后,又打消了心里的想法。

    “芳菲姐,我真的没什么事,是你想多了。我要有什么事,还能不告诉你吗?”

    “哼,你就嘴硬。那我问你,现在已经放假了,你怎么一个人跑来看电影?小爱呢?小雅呢?我就不信,她俩一个都不愿和你一起来。我明天就去找小爱,问问她你们到底怎么了?”

    她最近一直忙着婚礼的筹备,也没见到周薇爱去找她玩。她认定,肖尧和周薇爱她们之间,一定发生了什么。

    “你别去,这个假期,我谁都没见到。”

    肖尧有点惊慌,范芳菲真要找到小爱一问,那他的一心想隐瞒的事也就曝光了。

    “好,我可以不去找她,但你必须告诉我,你们到底怎么了?”

    “我……,我们没怎么。”

    肖尧还在抗辩,单论他与周薇爱与张晓雅之间,他真的搞不清为什么她们不来。可看到范芳菲那疑窦更深的目光,肖尧心虚了。

    “肖尧,不管你和她们之间发生了什么,我都不会看不起你。我会帮你去说服她俩,恢复你们之间的交往。”

    范芳菲看到肖尧那始终不敢正视自己的眼神,心里豁然明了。她猜测一定是肖尧和她俩之间发生了男女之情,并且产生了不可告人的矛盾,所以她最后用了“交往”而不是“兄妹之情”。

    肖尧毕竟是一个男孩,哪有范芳菲想得那么细致?他也没理解透范芳菲的用词,只是摇着头说道:

    “我和她俩之间,不用你去说和。”

    “你怎么这么倔呢?张晓雅我还不敢说十分了解,可小爱我是非常了解的,不管你对她怎么样,做了什么,她都不会记恨你的。”

    肖尧的态度,让范芳菲也有点急眼。人与人之间相处,闹矛盾是必不可少的。但这个时候,只要有双方的好友从中化解,一般都是会握手言和的。

    “这我知道,所以才不要你去说和啊。芳菲姐,我告诉你吧,我定亲了。”

    肖尧心知今天若是不对范芳菲说点什么,她是一定回去找周薇爱问个来龙去脉的,所以,他放出一个在他认为无关紧要的话题来糊弄一下。

    “真的?这是好事啊。你干嘛要垂头丧气的?是谁啊?黄莉还是王佳佳?”

    范芳菲不加思索的说出这两人的名字,让肖尧心头一沉。他摇摇头不语,范芳菲也在替肖尧的高兴中,她歪着俏头思索一下。

    “我知道了,是周敏。”

    “芳菲姐,你怎么越扯越远,我还是告诉你吧,是你不认识的一个女孩。”

    肖尧真怕她说到最后,把她认识的自己身边的女孩都猜个遍。

    他每说出一个女孩名字,在肖尧心里都是一阵揪痛。曾经欢畅快乐的相聚,已经成为历史。过去就让它过去,他不想再去提及。

    “我不认识的?你疯了?那么多又漂亮、又喜欢你的好女孩,你一个都看不上?你要找个天仙啊?”

    范芳菲这才从兴奋中反应过来,她觉得肖尧不是骗她,就是脑子出了问题,简直就是不可思议。

    “天仙?芳菲姐,你也太看得起我了。不是我看不上她们,是她们一个个看不上我。我妈着急,就在我家附近给我定了个亲事。”

    “你少胡说,你想骗我,也不带你像骗小孩的一样来骗我吧?其他人我不敢说,黄莉和王……。”

    “真的,我没骗你。”

    肖尧赶紧打断她的话,这些名字他一次都不愿再听到,那是刀一次又一次扎在心尖上的感觉。那些往事,都是他避之不及的痛点。

    范芳菲惊呆了,她不但看到肖尧一脸的认真,甚至看到了他眼里屈辱的泪花。只是他强忍着,没让泪珠滑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