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四章:悔不当初留污点-蹉跎惘少-
蹉跎惘少

第七百零四章:悔不当初留污点

    自从肖尧帮她从秦满江的纠缠中解脱之后,在范芳菲的眼里,肖尧一直是个硬汉子的形象。她喜欢肖尧,与爱情无关。她觉得有这么个小弟弟,仿佛自己多了个主心骨,在也多了份安全保护。

    可今天,出现在她眼前的硬汉子,竟然悲伤到如此境地,那一定是受了无比强大的打击,否则的话,以他那刚硬的性格,也不会在她面前眼含泪花。

    范芳菲心里一阵绞痛,她展开双臂,一把将肖尧搂进怀里,用她那丰满温暖的胸怀,给肖尧安慰。

    “肖尧,你别难过,你有什么苦,对姐说。我知道自己能力有限,帮不了你什么。可你若把心里的苦对我说了,我就能分担你一半的苦。你把自己封闭起来,别人就是有能力,也不知道该怎么帮你。”

    此时的肖尧,被范芳菲拥在怀里,他竟然没有了丝毫的旖旎之心。听着她健康有力的心跳,闻着她沉醉迷人的芳香,肖尧竟然涌上昏昏欲睡的困意。

    他昨晚没睡好,爷爷奶奶又起得早,加上一上午骑车乱逛的辛劳,肖尧突然间就想在她这温暖的怀抱里,美美的睡一觉。

    范芳菲说完,不见怀里的肖尧有任何动静,她以为肖尧在犹豫是不是要告诉她什么,也就不再打搅他,只是用手在她的后背轻拍,就像一个母亲,在哄着自己的孩子睡觉一样。

    也许过了很久,也许只是一会,肖尧仰起头,看着依然抱着他轻拍的范芳菲,心里一阵暖洋洋的。

    “芳菲姐,我被学校开除了,黄莉不理我了,王佳佳离家来在城里,我不知道她在哪里。小雅和小爱,也一直没来找我,我都没脸见人了。”

    虽然肖尧尽量压制自己的情绪,把话说的很轻很慢,装出像说别人的事情一样。可范芳菲还是感觉肖尧的身体,在微微的颤抖。而她却被肖尧的诉说,给惊呆了。

    这才多长时间没见,肖尧竟然经历了这么多的打击。而这每一个打击,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不小的伤害。

    范芳菲呆呆的搂紧肖尧,晶莹的泪水,一滴一滴的快速涌出,连续坠落在肖尧的头顶上,隐入他的发根。

    她哪里知道,肖尧只是说了个大概,真正受到的苦难,他并没有和盘托出。

    “芳菲姐,你这话是干嘛呀?我这不是活得好好的吗?你弄我一脸都是泪水。”

    肖尧随手抹了一下脸上的泪水,故作嫌弃的甩甩手,挣脱开范芳菲的怀抱。虽说他想尽力改变房间的气氛,但他脸上显露的,却是标准的苦恼人的笑。

    第一次向外人打开心灵的闸口,正如范芳菲说的那样,肖尧苦涩的心仿佛减轻了不少。

    “又不是我一个人的,大男子汉流泪也不羞。真是你,换了谁,我也不会给他泪水洗面的。”

    范芳菲看到肖尧的眼也红了,但拿不准他是不是也流泪了,只好拿出女人耍赖的天性。她没问肖尧为啥被开除,黄莉和王佳佳等人又为啥决绝而去。

    结果已经有了,过程还有什么意义?说完,她起身到卫生间拿来毛巾,给肖尧擦脸。

    “我不擦。”

    肖尧看着小巧白净的毛巾,怕自己的脸太脏,擦黑了毛巾太尴尬。

    “这是我的毛巾,又不是穆志的,你还嫌我脏啊?”

    “我唔唔。”

    肖尧还想推辞,范芳菲恼怒的直接抬手,把他的脸擦了一遍。

    “难怪说你们男人是臭男人,真脏。”

    看着瞬间被擦黑的毛巾,范芳菲气鼓鼓的埋怨起来,可话里没有一点厌嫌的意思。肖尧刚想解释,又被她一把拖着走进卫生间。

    “你别动,我给你洗洗,看你长得还像个人样子,脸脏的更灰粪垱似的。”

    范芳菲麻利的拧开水龙头,抄水撒在肖尧的脸上,又随手拿起一块香皂,在肖尧脸上抹了一遍。肖尧闭着眼、抿着嘴,憋住呼吸,任由她在自己脸上一阵揉搓之后洗净,才深深的出了一口气。

    “我说不擦,你非要擦,还来怪我。我骑车在市里跑了一上午,能没有灰吗?”

    肖尧最终还是解释一下自己为什么脏,即便范芳菲不嫌弃,但他也要维护一下男子汉的尊严。

    “你喜欢她吗?”

    晾好毛巾,范芳菲看着肖尧微微一笑。

    “啥?喜欢谁?”

    肖尧脑子慢了半拍,没跟上范芳菲的思维。

    “还有谁?傻瓜,我当然是问你家里给你定的女孩啊。”

    见到肖尧若有所思,范芳菲紧接着说道:

    “算了,你不说我也知道,在女孩面前,你根本就不懂得拒绝。”

    两人再次回到客厅沙发坐下喝茶,肖尧想了想说道:

    “这不是拒绝不拒绝和喜欢不喜欢的事,这只是感觉到肩膀上的压力和内心的责任。”

    “要不我给你介绍一个小姐妹,就住在我工作的单位里,我跟她说起过你,她也挺好奇,说有机会要见见你。”

    肖尧眸了她一眼,舒适的靠到沙发背上,懒洋洋的说道:

    “算了吧,你就别害人家了。我妈就是要在农村给我定个桩,拴住我,防止我跑的无影无踪。”

    “那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会不会去当兵啊?”

    城里的学生高中毕业后,只要没考上大学,大都选择去当兵,所以范芳菲才有一问。

    “当兵?我倒是想,可我知道那是不可能的。我爸的口头禅就是:好铁不打钉,好男不当兵。我妈和我爷爷奶奶,就更不会同意我去当兵。”

    “那你就安心去经营周镇的食品厂,可是你。”

    范芳菲话一出口,就觉得自己说错了。她不知道肖尧已经把周镇的股份都分发了。但肖尧定了亲,他对周敏就无法交代。

    “那条路,我已经竖起来了。只是对不住爷爷和奶奶,他们都好想静儿。我也想,但我没脸过去。”

    想到周镇,肖尧心里一阵惆怅。若是一切都没有发生,他应该早就去周镇玩了一圈,可今后。

    看到肖尧情绪又低沉下来,范芳菲赶忙转移话题。

    “走,陪我一起去买点菜,你还没吃过我做的菜呢,晚上你和穆志喝两杯。”

    “不了,我晚上要去陪爷爷奶奶吃饭,不然,他们不放心。”

    肖尧把凉了的茶水一口喝干,站起来要走。

    “现在还早呢,你说走就要走。你要是在看电影,都没散场呢。”

    “我还是出去转转,你已名花有主,和你单独呆在家里,我总有种做贼的感觉。”

    面对一个能把自己私密痛楚诉说的女人,肖尧在心里把她定位在红颜知己一角。可异性相吸的恒定原则,又让肖尧做不到心无旁骛。时不时在心底里冒出,想一亲她芳泽的念头。

    这就像一个要饭花子,面对橱窗里的一盘美味佳肴,你可以不让他去吃,但不能阻挡他心里想吃的愿望。

    经过刚刚的相拥而泣,她的泪从他的脸上滑落,肖尧深深感激她对自己的爱惜。此时,他对自己又冒出的旖旎怪想,深感无耻。

    这也不能怪肖尧,怪只怪范芳菲太诱人。男女之间,必然存在纯真的友情。但谁也不能肯定,双放都不会有臆想。

    肖尧想逃离这种场合,就是他觉得自己很龌蹉。老是在心里泛起抱抱她,亲吻她的念头。范芳菲抱着他时,他没有歪心思,此时竟然非常想主动埋在她的怀里,再去享受她那柔软的拥抱。

    “做贼?嘻嘻嘻。你有那贼胆吗?你又不是没和我单独呆过,你还在我那单独陪我过夜呢,咋没见你害怕?你现在胆子变小啦?”

    范芳菲当然理解肖尧说的做贼是指偷啥,可她真的一点不担心,她对肖尧不设防。

    “他对你好吗?没有欺负你吧?”

    看着笑面如花范芳菲,没心没肺的一点不防备自己,肖尧无奈的摇摇头转到正题。

    “嗯,他对我挺好,什么事情都依着我。”

    范芳菲非常肯定的点点头,仰起俊脸,满脸幸福的说道:

    “我和他在十一结婚,到时候你能来吗?”

    看着范芳菲带着恳请的目光,肖尧心里有点意动,可他随即摇头。

    “我不知道我能不能来,但我尽量赶来,见证你最美的一天。”

    每一个在即将举行婚礼前的女孩,都是很幸福的,范芳菲也不例外。此时,范芳菲虽然没有得到肖尧的肯定,但他没有拒绝,而且说会尽量赶来,这已经让范芳菲很满足了。

    “好,你来的时候,要是在十一前,就到剧场找我,当天你就来这。”

    看着眼前的俏佳人,幸福满满的样子,肖尧又是一阵失落。想到自己和小爱等人,都曾经反对她和穆志搞对象,觉得穆志配不上她。

    看来他们都错了,若是当初范芳菲听信了他们的谗言,那她还有今天的幸福快乐吗?

    再想到他俩婚后,范芳菲可能会对穆志说出,他们曾经反对他俩在一起,肖尧又苦涩的笑了。

    “芳菲姐,还是你有眼光,为了追求真正的幸福,宁愿嫁给穆志。只要对你好,其它都不去考虑。”

    “刚开始我也看不上他,可他死缠烂打的,让我觉得他对我挺好,就试着交往,后来看着看着也就顺眼了。你设计害他。”

    “打住,打住。差点毁了你一桩美满婚姻,我错了还不行吗?”

    听到范芳菲要提起他的糗事,肖尧赶紧阻拦道歉。唉,只怪他当初一门心思不看好穆志,留下这个污点,这以后肯定是他俩婚后逗趣的话题。

    早知如此,肖尧悔不当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