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五章:心有怨气两斗鸡-蹉跎惘少-
蹉跎惘少

第七百零五章:心有怨气两斗鸡

    肖尧带着后悔的心情,再次提出告辞。范芳菲见肖尧铁了心的不想在她这吃晚饭,随即说道:

    “那我跟你一起去,我也好久没去看爷爷奶奶了。我本来下午就要回单位,你正好顺路带着我。”

    “得了吧你,我躲你你还跟我走,我可不想被你家男人误会,我把他新娘子拐跑了。”

    “你敢吗?你要真敢拐我,我就跟你走,看你怎么跟你妈和你对象交代。”

    范芳菲这不知是真是假的话,让肖尧无话可说。只不过在心里暗暗发狠:依我气,我就把你拐跑了,就不让这朵鲜花插在牛粪上。

    多年后,令肖尧后悔的是他当初没有远见,看不透未来的前景。

    如若肖尧能知道范芳菲婚后两年即离,独自养儿十年,最终落得个前夫死、幼子亡,父子同睡一棺的凄惨结局一代美娇女,终究如浮萍般漂泊悲苦一生,肖尧现在肯定会不顾一切的当真把她拐走。

    可惜的是这世上没有后悔药,肖尧此时发狠,也不过是被范芳菲一脸的幸福,刺激得有点嫉妒而已。

    范芳菲不顾肖尧拦阻,紧跟着他一起出门。穆志此时已经验票结束,在场内巡视一周后,和两个同事坐在电影院门前的过道铁栏上闲聊。

    看到范芳菲和肖尧一起走出小巷,他迎了上来。

    “怎么?不在这吃晚饭吗?”

    穆志虽然放心自己的未婚妻和肖尧独处,但他和肖尧之间的芥蒂仍在,所以他问话只是问范芳菲,懒得理睬肖尧。

    “哼,就你这态度,我要是在你这吃晚饭,我脸皮不厚像城墙一样也吃不下去。”

    “切,我又不是问你,少在那自作多情。不在我这吃,我还省点。不是看在你每每关照芳菲的份上,你以为我想请你吃饭啊?”

    两人一见面就掐,范芳菲很无语。她恼恨的看着这两个在她心里都十分重要的男人,往两人中间一站。

    “看看你们俩,一见面就跟斗鸡似的,你俩说话就不能客气点啊?肖尧都答应来参加我俩的婚礼了,你也不知道让着他点。”

    “爱来不来,让着他?他没我大,咋不知道让着我呢?想叫我让着他,不泛着!他暗里使绊子坑我,当着我的面胡扯和你这样那样了,我还要谢谢他吗?我不逼你和他绝交,已经是给他天大的面子了。”

    穆志一想到那天肖尧的一言一行,心里的怨气就不打一处来。要不是害怕自己打不过肖尧,在同事面前丢脸,他几欲再把肖尧狠揍一顿才解气。

    “就冲你这德性,你用八抬大轿请我我也不会来。但这婚礼我还来定了,我告诉你,我来只是参加芳菲姐的婚礼,与你无关。有本事,你不结婚。”

    本来肖尧还在犹豫,自己到时候不一定能来,但被穆志这么一说,肖尧还就决定,不管怎样都要来参加范芳菲的婚礼了。

    “穆志,这是谁呀?敢在我们这里大呼小叫的?”

    穆志的两个同事,见到这里气氛不对,连忙过来查问。

    “还能是谁,是我对头。”

    穆志不加思索,气恼的回答同事的问话。他俩也是看到肖尧和范芳菲一起从巷子出来的,听到穆志这么说,想当然的理解成,肖尧是穆志的情敌,是来纠缠范芳菲的。

    “我说臭小子,你毛长齐了没有?屁大的小孩不学好,倒是学会追美女了?”

    “哈哈哈,就是,乳臭未干,快回家喝奶去吧。”

    这两人一人一句,为穆志出头,说的很开心。肖尧此时已经是目露凶光,就差直接动手了。他看在范芳菲的面上,不会打穆志,可这两人,肖尧没有任何顾忌。

    “你们瞎说什么呢?他是我弟弟。肖尧,别理他们,我们走。”

    看到肖尧脸色不对,范芳菲怕他一怒之下动手打人,连忙拉着肖尧离开。

    “弟弟?还姓肖?这是哪门子弟弟?穆志,你马子当着你的面维护他,不给你留情面。这要是我。”

    “是你怎么着?你咬我卵子蛋蛋还要想我跪着!”

    肖尧一气之下,当着范芳菲的面爆出粗口。你算哪根葱?当面挑拨离间。对这样的人,肖尧根本就不会有好听话。他只是不愿骂人,不是不会说粗话,真把他惹急了,骂人也是杠杠的。

    范芳菲可没见过肖尧骂人,就是打架也会装着风度。此刻听到肖尧骂的这么难听,细想一下还真是那么回事。她羞恼的瞪着肖尧,加大力气推他。那情形,绝对是女人护着男友的架势。

    “臭小子,你给我站住!今不教训教训你,我看你是不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

    被肖尧骂的人,看看穆志没有阻拦,就气势汹汹的冲了过来。肖尧见状,把范芳菲往自己身后拉。

    可范芳菲却不愿让肖尧把穆志同事给打了,以后婚礼,他们肯定也会到场的。她急忙对着穆志喊道:

    “穆志,你是木头啊?都要打起来了,你也不劝劝?”

    “打起来就打起来,谁叫他没大没小的说的那么难听。你不是对我说他很厉害吗?不是说我打不过他吗?我同事也只是教训教训他,还真能把他打死啦。”

    穆志见范芳菲帮着肖尧,心里很不痛快。虽说他放心范芳菲和肖尧相处,但她这样护着肖尧,穆志怎能一点不吃醋?

    “是啊,小范,你就放心吧,我也就给这小子一点教训,你躲开点,别误伤了你。”

    “你敢!他是我弟弟,你们要是敢这样做,以后就不要和我家穆志来往了。”

    范芳菲像一头母狮一样,不顾肖尧在身后拉拽,挡在两人之间。

    穆志只是听范芳菲说肖尧厉害,反正他是曾经把肖尧打的很惨,毫无还手之力。此时,他见肖尧一直躲在范芳菲身后,就以为肖尧害怕了,他直接过来把范芳菲拽走。

    中间没了阻碍,敌对两人直接对面,肖尧此时还反而不急了。他嘴角挂着戏戮的微笑,看看仍然站在一边看热闹的另一同事说道:

    “喂,你是一起来,还是等会上?”

    “肖尧,你别呜呜。”

    范芳菲是要说你别下手太重,可穆志却一把捂住她的嘴,不让她说完。然后回头对另一同事说道:

    “他既然不知死活叫你去,你就去呗,又不是我们以多欺少。”

    会打架的人往往都是一样,自以为自己打架厉害,一般都不会一上来就叫嚣。一直站在边上看热闹的人,也确实是他们三人之间最能打的。

    他本来觉得肖尧不值得他动手,此时见穆志也要他上,就满脸不屑的走到肖尧面前。

    “小子,你想我们二打一,你觉得你配吗?我一直手插裤带里,都能打得你哭爹喊娘。”

    这家伙说道做到,当真把左手插进自己腰间的裤带里,然后对着另一人说道:

    “你站一边去,看我给你玩一个猫抓耗子。”

    “奇哥,就别劳你大驾了。这小子满嘴跑火车,我不亲手教训他,难消心头之恨。”

    奇哥一想也是,刚刚他可是被肖尧骂惨了,不让他动手教训一下肖尧,确实说不过去。

    “我看你俩还是一起上吧,谁教训谁还不一定呢。”

    肖尧是不想打架,可现在他手痒难耐。哪怕就是自己打不过,被他俩狠狠教训一顿,他也认了。

    “肖尧,不要。”

    “你别说话,打架是男人的事,你瞎掺和什么?”

    若不是怕范芳菲事后找他算账,穆志自己都想上去狠揍肖尧一顿,他也被肖尧的傲慢激怒了。

    与此同时,先前的同事一句“去你的”,就挥手上阵了。

    肖尧不着急攻击,在那人连续的进攻下,一味的闪躲防卫,身子逐渐向奇哥靠近,想要诱他加入。在不知道对手隐藏多深的前提下,肖尧不想盲目出手。

    “有种你别躲,你嘴巴不是厉害的很吗?来呀,让我跪着咬你卵子。我呸!”

    看到肖尧被同事追打的有点狼狈,穆志开心的笑了。肖尧就这两下子,范芳菲还说他很厉害,看来他只不过是在女孩面前装出来的罢了。

    奇哥虽能打,但他可不是练家子,只不过属于常人说的:练三年武不如打一年架的好斗分子。他见肖尧一味躲避,绕道他的身边,就双手抱胸,脚尖伸出,去勾肖尧的腿,想把他绊倒。

    肖尧虽在躲避对手的进攻,却把大半的注意力,放在奇哥身上。在他想来,一般被叫哥的都不赖。可他见到所谓的奇哥,使出这么下三滥的方法来偷袭,肖尧放心了。

    真有本事的人,那是绝对不屑使用这般卑鄙手段的,他们都会正大光明的和对手一战,虽败犹荣。

    “卑鄙小人。”

    肖尧闪过一边,避开奇哥暗中使的绊子,根本不想对他出手。在肖尧看来,他还不如正跟自己对打之人。肖尧骂了一句,准备把对手放倒完事。

    “臭小子,我不打你,是不想以多欺少,你竟敢骂我?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

    奇哥的举动被肖尧看穿,又被肖尧辱骂的那么难听,奇哥的风度再也装不下去了。此时,肖尧为了躲避他伸出的脚尖,已经离他前方一米有余。

    奇哥跨前一步,抬腿对着肖尧腰部,就是一个横扫。他要让肖尧避无可避,这一脚,就想着把肖尧扫倒在地,然后再好好的羞辱他一番。

    他使个狠招,想让肖尧吃个闷心亏。毕竟范芳菲说了肖尧是她弟弟,不看僧面看佛面。再怎么着,肖尧打输了,他也不能连续殴打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