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六章:当面伺候小男人-蹉跎惘少-
蹉跎惘少

第七百零六章:当面伺候小男人

    正在准备把对手放到,早点结束战事的肖尧,听到身后有动静,心知是那卑鄙的奇哥在后面偷袭,他大喝一声:

    “来的好!”

    随即,肖尧放弃躲避对手打来的一拳,回手捞住奇哥横扫过来的一腿,用力往上掀起。他的肩头被对手打中也不管了。不过,这一拳不重,肖尧只当挠痒痒。

    奇哥没想到肖尧反应这么快,在被肖尧捞住脚腕的时候,他借着肖尧掌上的托力一跃而起,用另一条腿去踢肖尧的头。

    肖尧腾出一手,攥拳狠狠击中奇哥踢来的腿杆,另一手再次用力上举,奇哥“呱嗒”一声,被肖尧掀了个人仰马翻,后背重重的砸在坚硬的水泥地上,后脑勺也不可避免的受到地面重击,他晕了。

    “奇哥。”

    好不容易才打中肖尧一拳的同事,还没来得及得意,却见到奇哥被肖尧摔在地上就不动了。他不可思议的喊了一声,这小子都打不过我,你奇哥可比我能打多了,怎么一个照面就趴下了?

    “嘿嘿嘿,你想陪他吗?”

    “你。”

    看到肖尧不怀好意的奸笑,同事大体也明白肖尧一直没跟他真打,他和奇哥比起来,那可不是差了一星半点儿。连奇哥都不是肖尧一合之将,自己能打肖尧一拳,那已经是天大的造化了。

    “哼,要不是看你还像个君子的份上,你比他还惨。”

    “肖尧,我不是让你别下手太重吗?你怎么不听?你把他打死了,你也跑不了。”

    与其说范芳菲是在责怪肖尧,还不如说她是在为肖尧担心。被穆志捂在嘴里的话,她也认为说出来了。

    看到奇哥躺在地上只有呼吸没有动静,穆志惊呆了。

    三人这场架,他可看得真真的。奇哥仅仅一个出脚,还是在偷袭的情况下,就被肖尧打的失去行动能力。那天自己那么狠揍肖尧,他若是还手,还不把自己打的生活不能自理?

    一阵后怕之后,穆志来到奇哥身边蹲下查看。此时,奇哥已经昏沉沉的醒来,看到穆志和同事都蹲在自己身边,而肖尧和范芳菲却在走向自行车停车位。

    “小子,有种你别走。”

    一招被打个半死,这对奇哥来说,简直是奇耻大辱。他怎么甘心让肖尧就这么走了?

    “小奇,你没事就好,看我面上,还是算了吧。”

    “算了?穆志,你搞清楚,我们是帮你打架,你现在还帮他说话?”

    看来奇哥的脑子还没摔坏,说话条理还一点没乱。

    “哎吆,我的腿。”

    奇哥说完就想站起来,可被肖尧击打的小腿杆,传来一阵剧痛。他掀开裤管,只见被击中的部位,已经高高隆起,青乌一片。

    被肖尧掀起摔倒,他可以归结为自己不小心,可这一击的份量,却是实打实的体现在皮包骨的腿杆上。那是拳头和硬骨头的对撞,若不是有过硬的功底,肖尧的手现在也不会像没事人一样。

    这一阵剧痛,让奇哥立马就明白了,自己根本就不是肖尧的对手。

    肖尧被奇哥呼喝,就想回来再给他点苦头尝尝。可范芳菲却死命拉着他不放,肖尧只好走向自己的自行车。

    肖尧骑上车要走,范芳菲麻溜的坐上后座,肖尧停了下来。

    “你干嘛?”

    “我还能干嘛?我说过要和你一起去看看爷爷奶奶啊?”

    “你就不怕穆志回来和你吵架?”

    “哼,他敢!”

    范芳菲傲娇的仰脸注视着肖尧。穆志可不止一次在她耳边说过,奇哥有多么多么厉害,谁知道还不够肖尧回手一拳。她以后就更加放心,在这里没人敢欺负她了。

    看着自己的未婚妻,坐在肖尧单车后面离去,穆志到没多想。因为范芳菲吃饭时就说了,她下午要回去,由肖尧送她,他还更放心。

    可他两个同事就不那么想了,尤其是奇哥,他被肖尧看似打的不重,但那腿没个几天是消不了肿的,他这几天都要形同瘸子一样上下班,这叫一向狂妄的他情何以堪?

    “你老婆就这样跟着他走了,你也不管?”

    “管啥?他比我认识芳菲早多了,你别看这小子不咋滴,他身边的女孩,那是一个比一个漂亮,我都见过好几个。他和芳菲,一向都是姐弟关系,这一点,我放心的很。”

    “哼,等他给你把帽子戴上了,我看你还放心不放心。”

    奇哥见挑唆无效,对着另一同事使个眼色,同事犹豫了一下,但还是跑向停放自行车的位置,取了自己的单车,向着肖尧离开的方向追去。

    “你们想干什么?不会还想打复架吧?”

    穆志开始没反应过来,直到同事骑车走了,他才想起来奇哥的用意。

    “从现在起,这事与你无关。我不想你为难,但你也不要阻拦我。等电影散场了,我就带大宝和小圆蛋他们去找他,这个仇,我一定要报。”

    “小圆蛋可能和这小子认识,你最好先打听清楚了。大宝对小圆蛋,可比对我们好多了。”

    穆志检票时,南门一带的混混头子,绰号孬逼大宝,和小圆蛋几人都是无票进场的。说到小圆蛋,穆志似乎想起来肖尧曾经向他打听过,具体他俩是友是敌,他还没搞清楚。

    肖尧骑车带着范芳菲前行,根本没想到后面会跟着尾巴。范芳菲在走过一段路之后,就把俏头靠在肖尧的后背上。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行为,都被尾随而来的穆志同事看在眼里。

    “肖尧,我想起来了,病人和上了年纪的老人,都不能下午去看望的。我现在去见爷爷和奶奶,犯了大忌。”

    她刚刚只是一心想着陪肖尧一起,就把这茬给忘了,现在突然想起,赶忙提醒肖尧。肖尧也没想到这事,现在年轻人不在乎,可肖尧不想范芳菲被爷爷和奶奶误会不懂事,就随口说道:

    “那我就先送你回家,你以后再去吧。”

    “肖尧,现在时间还早,我带你去滑冰怎么样?”

    滑冰是当时刚刚兴起的一项娱乐活动,说是滑冰,其实是穿着轮滑的鞋子,在光洁的水泥道上滑行。

    “滑冰?这大夏天的,哪里有冰?”

    肖尧真是第一次听说,他小时候在冬天结冰的水面上玩过,不知道摔了多少跤。

    “哈哈哈,你老外了吧。我先不告诉,就在我们剧场后面的工人体育场,看门的是我一个很要好的小姐妹,我带你去不要钱,可以不限时的随便滑。”

    “嗯,好,你不要到单位报到吗?”

    “不用,我们直接去,我明天到晚画完,不耽误就行。”

    听到肖尧答应,范芳菲很开心。她跟在肖尧身边,比跟在穆志身边还要放心。有个爱她、一切都听她的男人,再加上一个时刻保护她的肖尧,范芳菲此时就觉得,她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想到这里,她情不自禁的伸手挽住肖尧的腰身,舒服的靠在他的后背上,闭上眼,享受这美好而又甜蜜的时光。

    范芳菲这一举动原来也不是没做过,可每当她这样抱着他的腰时,肖尧都会暗自腹诽:这妖女,又来调戏我的神经。幸亏我是证人君子,不然早把你吃得骨头都不剩。

    从范芳菲抱着肖尧的腰为止,两人一路无话,很快就来到工体北大门。在范芳菲的指引下,他俩进入工体,来到溜冰场的小门外。

    溜冰场内,清一色的小青年,脚上穿着滑冰鞋,在光洁的水泥道上风驰电掣。这群男孩女孩每一个都喜笑颜开,看得肖尧心里痒痒不已。

    “吆,芳菲姐,今天从哪拐个帅哥来啦?你也不怕穆大哥吃醋?”

    溜冰场门边的鞋房里,一个瘦高个的女孩,一见到范芳菲,就开起了玩笑。这一句话就让肖尧明白了,她俩关系很铁,范芳菲也带穆志来过。范芳菲也不担心自己的私密,被这小姐妹告发。

    “哼,他什么人的醋都会吃,就是不敢吃他的醋。我是当着他的面,和他一起来的。不信,你问问他。”

    肖尧含笑对着瘦高个女孩点点头,只是认可范芳菲后面说的话。可女孩却全变理解了,她歪头看看肖尧,略带嘲讽的口吻说道:

    “这么说穆大哥怕你?我看你除了比穆大哥长得周正点,其他好像没他厉害吧?”

    单从形体上看,肖尧确实没有穆志高,也没有穆志壮实。瘦高个产生怀疑,也不无道理。范芳菲立即走到瘦高个面前,对她一阵耳语。

    “真的吗?芳菲姐,你可不要骗我,当心我下次对穆大哥,说穿你今天的行踪哦。”

    “不信拉倒,快给鞋。”

    范芳菲把肖尧刚刚和奇哥打架一事,悄悄告诉了闺蜜,可她还是用怀疑的目光看着肖尧,这让范芳菲很生气,她气恼的都忘记为他俩介绍,直接要轮滑鞋。

    瘦高个也不在乎,她问了肖尧穿多大码鞋子后,拿出一双崭新的轮滑鞋递给肖尧。

    肖尧不知道怎么穿,拿在手里发愣。正准备弯腰脱鞋的范芳菲见状,立即走过来,让肖尧坐到瘦高个值班的椅子上。

    她不让肖尧动手,主动解开肖尧的鞋带为他脱鞋,瘦高个可看不下去了。

    “芳菲姐,原来你这么会伺候人啊?我和你认识也不短时间了,咋就没享受过呢?你当着我的面就伺候小男人,看我以后不跟穆大哥说。”

    肖尧正享受范芳菲的服务,可被瘦高个一句“小男人”,差点气得一口气没接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