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一剑轻生-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1章 一剑轻生

    浮山野店,是浮山一间很普通的野店。店主是一个头发花白,精神却很矍铄的老人家,小二的则是他的孙儿。

    两人经营着野店,倒也不为盈利,反倒是远离了红尘世俗,让爷孙两人都十分恬然。

    只不过,这一份持续了二十年的安逸,终究还是打破了。

    不同于以往只有寥寥几人的野店,今日里,来来往往的俱都是佩刀带剑,凶神恶煞的江湖人士。

    他们有的行色匆匆往山上而去,也有的在此豪迈地饮酒。幸得这野店存酒充足,方能应付得下这等暴涨的需求。

    小二哥在忙碌着,矫健的身躯停不下的穿梭着,老人拨弄着算盘,眼神却是莫名深邃。

    在前段时间,浮山之上光芒大作,经夜不绝,而后这个讯息在武林中流传了数日,竟引来了众多的江湖人物前来,为这座宁静的浮山带来了尘世的喧嚣。

    “听说了吗,这浮山乃是百年前道家先天坐化之地,据说里面藏着不少宝贝哩,咱们可得赶紧点。”

    “不对不对,这浮山分明是一个大魔头伏尸之地,据说这魔头乃是久远前一位十分强大的存在,并且嗜好收集天下名器,当日的光芒便是某件名器所发。”

    诸如此类的言语,种样纷繁的说法,随着来到此地的人越多,而越发离奇。

    而在这络绎不绝的人群里,漫天而飞的流言中,一个身穿青衫的负剑青年,默默地前行着。

    他的头发不拘不束,尽显张狂,一双眸子却沉稳如无波之水。他的双眉,是罕见的分叉眉,斜斜入鬓,英气无比。他的五官也是极俊的,只可惜没有丝毫的表情,白白浪费了这般容貌。

    即便是他负着的剑,也如他人一般出众。在剑鞘的束缚下,也散发着阵阵凌厉剑气。也正是这阵阵剑气让他在这登山的小路上,畅通无阻。

    “是他!一剑轻生李裔文!”

    有人认出了青年,面色变换下改变了方向,匆匆下山去了。他们知道,有这个人的出现,这浮山密宝,大抵上是与他们无缘了。

    但是更多的人却是选择继续前进,吸引他们,让他们继续前进的或许不仅仅是宝物的诱惑。

    “腹有诗书气自华,吟鞭东指即天涯。草色烟波残照里,飞入寻常百姓家。”

    这时,一道清朗的诗号传入众人耳中,继而山道上起了一阵骚动。

    李裔文回首望去,却见一少年负手踏空而来,在一众江湖人士头顶借力前行,往山颠而去。

    李裔文并没有为少年的高傲生气,只是在他的脚将要踩上自己的时候微微侧头让开。

    “咦?”

    那少年一声惊咦,回首一眼,稚气未脱的面容上却有着一双潜藏着智慧的双眼。少年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后,继续高调而去。

    随后又是几道身手强横的身形横空而出。

    这些高来高去的强者,让更多人选择了退却。

    李裔文依旧默默的前进着。很快,他来到了山腰上的浮山野店。

    这里,他看见了那个吟着不伦不类的诗号,踩着众人头顶而来的少年。

    他似乎在跟人拼酒,身周倒了十数个酒坛子,而他也已经面红耳赤了。

    和他拼酒的,是一个蓬头垢面,满面胡须的汉子。乱发的遮掩下已经看不见他心灵的窗户了,但从他看似无力却迅捷的喝酒动作可以看出,他其实很清醒。

    李裔文没有停留,也没有任何人能让他停留。他此行的目标只有一个——浮山异宝!

    他抬起步伐想要继续前行,有人却不想让他这么轻易离开。

    那似已半醉的少年忽然吐出一口酒水,水凝成剑,直射李裔文而来。

    李裔文心有所感,身躯微震,背后凶剑低鸣间勃发剑气,震散水剑。

    “朋友,相遇便是有缘,何不来共饮一杯?”少年朗声说道。

    李裔文闻言,身子半旋,背后凶剑登时脱鞘而出,激射少年。

    “来的好!”

    少年一声大笑,满饮一口,三次喷出削弱李裔文剑势。

    三口之后,凶剑已至面门,少年却是不慌不忙,张牙一咬,稳稳当当地将凶剑咬住。

    李裔文眉头微皱,心念转动间,凶剑挣脱少年口齿,飞回身旁。

    “名剑飞凶果然名不虚传,幸好在下口齿了得,否则这次怕是得磕掉数颗门牙了。”

    少年嘿然一笑,有些得意。那醉汉却是不干了,‘嘭’的一声,将一个酒坛子压在了少年面前。

    “你一共吐了四口酒,罚你一坛!”

    “啊?”少年得意的色彩一滞,面色更红了。

    李裔文在飞凶剑身上,那被少年咬了一口的地方狠狠擦拭了几下后,才归剑入鞘,缓缓走向少年。

    “坐……坐。嗝……”少年猛地灌了一坛子酒,有些迷糊,话语也不清了。

    年轻的店小二适时添了一分餐具。

    李裔文打开了一坛酒,自顾自地喝了起来。几碗过后,那醉汉似乎不胜酒力,趴在桌面呼呼大睡。

    “哈哈,你输了。”少年摇摇晃晃地起身,推搡了醉汉几把后,得意地道:“无知的人类啊,居然敢挑衅我文武千古柳无方的酒量!”

    说完,嘿嘿傻笑。

    李裔文却是忽然将酒碗重重放下,同时背后飞凶也是蠢蠢欲动,颤鸣不已。

    柳无方看过去,却发现在不知不觉中,一坛酒已尽入李裔文肚中了。

    “哈哈,剑者,好酒量!”柳无方竖起大拇指,毫不吝啬夸赞之言。

    “再疯言疯语,飞凶剑下,留命不留情!”李裔文低喝一声。

    “好好好,别生气。”柳无方身子一个哆嗦,忙忙应道。继而暗提元功,快速蒸发着体内酒力。

    “呼……”

    他长舒了一口带着浓烈酒香的气息,整个人也清醒了过来。

    “此地非谈话之地,请随我来。”酒醒了的柳无方,向着李裔文一招手,领着他到了一处偏僻之地。

    “说明你的来意吧。”李裔文说道。

    “我自然是找你合作的啊。”柳无方歪头一笑,道:“这一次浮山异宝,可是吸引了不少强大的人呢。”

    李裔文直接转身离去。

    柳无方确实不紧不慢地说道:“你不想知道,这浮山里有什么异宝么?”

    李裔文嚯地转身,死盯着柳无方。

    “你知道。”

    “别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我压力很大。”柳无方面色发白,显然有些承受不住李裔文的气势。

    “你的实力,还不足以支撑你的诡计。”李裔文淡淡的说道。

    柳无方抹了一把虚汗,道:“在我说出来之前,还想问一下,前辈是为何而来?”

    “自然是山中异宝。”

    “那么在前辈心中,那是怎样的异宝?”

    李裔文沉默了一阵后,低声道:“能够让人追赶时间的异宝。”

    柳无方嘘了一口气,苦笑道:“看来前辈已经认出了小子的来历了。”

    “你的实力,还不足以行走江湖。”李裔文斜睨了他一眼。

    “我已是先天!”柳无方似有不服,道:“而且我出山以来,也诛杀了不少成名已久的魔人。”

    “初出江湖,天下无敌。再学三年,寸步难行。带着你这一次的经历,回去十年面壁沉思,或许能懂什么是江湖。”

    柳无方不答话,只是眉宇间仍旧带着一丝不服。

    李裔文道:“现在说说这浮山异宝吧。”

    “异宝?”柳无方嗤笑一声,道:“根本没有什么异宝,这不过是魔门一个手段,要用邪恶之法害我正道中人。”

    说完,见李裔文面现不信,忙补充了一句:“这是我师傅查出来的讯息。”

    柳无方接着说道:“我也针对了这一次魔门的计划布下了局,并邀请了不少援手。这一次战役,将会是一场漂亮的胜仗。”

    “我很好奇,柳三变哪里来的勇气,让你出来行走江湖。”李裔文摇了摇头,转身离去。

    “前辈,你要去哪里?”柳无方惊道。

    “既然这里没有我需要的,我自然该离去。”李裔文头也不回,越走越远。

    柳无方面色微变,李裔文实力强大,是一个很好的打手,不能让他溜了。

    他双眼急转,计上心来。

    “前辈,难道你已经决定放过狰狞无首了么?”

    他大喊一声,李裔文步伐顿止。

    “风九痕,他也在这浮山之中?”李裔文冰冷的声音传来,一时间,一股恐怖的杀意,密布四周。

    柳无方咽了一口唾沫,道:“不仅是风九痕,燎原六凶剩下的四人都会出现。事实上策划这一次浮山异宝事件的就是燎原六凶身后的诛仙海。”

    “走吧,带我去见你的那些战友。”李裔文收敛了杀意,淡声开口。

    柳无方点了点头,道:“前辈请随我来。”

    而在李裔文两人走后,浮山野店又迎来了一位特殊的客人。

    他一袭白衣,纤尘不染。就连他的发,他的眉,乃至于他的剑,都是雪白的。

    “哎哟,白大爷,您来了。”小二的眼睛亮,一眼就发现了男子,显然对着男子并不陌生。

    白姓男子点了点头,拿出了一袋银子递给了小二哥。“这是上月酒钱,点收一下。”

    “嗨,小的还信不过白大爷么。”小二哥嗨了一声,也不点数,直接将银子收好。

    白姓男子笑了笑,不过这抹笑在迎上了醉汉,却变成了苦笑。

    “唉,误交损友啊。”他走过去,一把将醉汉扛起,低声的呢喃着:“浮山,不平静了啊。”

    …………

    李裔文随着柳无方而行,来到他们的临时据点,一处背阳的山隘。

    而这里早已经停留了十数人,当中有仪表堂堂的儒门子弟,飘然出尘的道者,更有披着袈裟,拈着念珠默默诵经的光头和尚。

    李裔文那罕见的分叉眉一挑,道:“想不到久不出世的佛乡,这次也参与进来了。”

    “大家心知浮山此役后,武林表面的平静将被打破,对这开头一战,自然不会无动于衷。”柳无方笑道。

    “好友,你迟到了。”一位面目清秀,头上密布着佛髻的男子走了过来。

    “很快你会知道,这样的迟到,很值。”柳无方微微一笑,道:“前辈,这位是佛乡这一次的指挥,也是小子多年好友,佛相释论疏。”

    继而向释论疏道:“这是我师傅的至交,一剑轻生。这一次我迟到,正是为他。”

    “原来是李前辈,释论疏有礼。”

    柳无方左右眺望,问道:“垢无尘呢?怎不见他人。”

    佛相道:“他去浮山深处一探究竟了。”

    话音刚落,一位银发道者飘飘而来。旋即爽朗诗号响起。

    “祸福无门,惟人自召。善恶之报,如影随形!”

    “让你骗字数。”柳无方拾起一枚石子,用力地了过去。

    垢无尘也不气恼,呵呵一笑,拂尘扫荡将石子粉碎。

    “垢无尘见过李前辈。”道人接近,向着李裔文躬身行礼,而后对着柳无方、面佛微微颔首。

    李裔文道:“原来有你在此,难怪这些家伙敢如此冒险。”

    垢无尘微微一笑,正色道:“我方才入山一探,发现魔人似乎正在布置法阵。而且,他们也似乎察觉到了我们的存在。”

    “意料之中。”柳无方接口,道:“如今有李前辈的加入,我方实力大增,计划也该改变了。”

    “如何为之?”

    柳无方一握拳,道:“不能给时间他们改变策略,我们即刻动身,由臭道士领着道宗与儒门众人进入深山协助那些武林人士,至李前辈与佛乡众人,则与我直捣黄龙!”

    …………

    而在柳无方布局,欲要将此次进入浮山的诛仙海势力剿灭的同时,浮山之内,也进行着另一般计较。

    浮山一处山洞内,一位身穿华丽服饰,面色苍白俊逸的男子稳居上座,聆听着部下反应的情报。

    他正是这一次浮山计划的带头人,狰狞无首风九痕。

    “好,这一次,将是我诛仙海称霸武林的第一战!”

    风九痕哈哈大笑,笑声中满是暴戾杀机。

    “报!”

    一名传令兵忽然急急而来,跪倒在风九痕身前。

    “探子回报,浮山之外发现佛乡、道宗等正道势力的踪迹。另外武林名宿李裔文也来到浮山。”

    “一!剑!轻!生!”风九痕闻言勃然大怒,仰天怒喝间,只见那张苍白俊逸的面庞冲天而起,碎成粉末!

    那面皮之下,露出了一副没有五官,密布着伤痕的狰狞。

    “咯咯,我似乎听见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一道妩媚的声音忽然从山洞深处传出,一位衣衫不整,露着不少春光的娇媚女子。她面上犹带着余兴后的潮红,唇角却残留着乳白色的脑浆。

    她一出现,不少男子都是心中一凛,慌忙低头,不敢觑她风光。

    “李裔文此人实力深不可测,我们不可大意。”

    又是一男从山洞深处走出。他摇摆着折扇,目光睿智而阴毒。

    “嗯,不错。”风九痕点了点头。“老四可有应对之策?”

    杜俞轻笑一声,道:“对策?何须对策?只需要将他引入我们的布局之内,任他实力强横,又何需畏惧?”

    “嗯,有理。”风九痕目光里恨意与深邃并存。“老五前去邀请那人前来。只要他到了,便是李裔文,也翻不起风浪。”

    “咯咯咯,李裔文。这位武林中有名的美男子,不知道他的滋味如何呢?”妖媚娘子咯咯娇笑,翘舌绕唇,眸光迷离。

    风九痕沉声道:“佛乡与道宗毕竟不可小觑,传令下去,严加警惕。”

    狰狞无首话音刚落,山洞之内徒然一阵莫名颤抖。紧接着一阵洪亮梵呗,逼耳而来。

    “凡所存相,皆归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则见如来。佛相释论疏,请战!”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