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乱局-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10章 乱局

    风,停了。云,定了。就连呼吸声,都轻了。

    立约台上,李裔文强势欲观子午鼎,双方战火,一触即燃。

    “李裔文,枉你身为武林名宿,如此武逼,失名落望!”立约台一个守卫喝道。

    “李裔文不可冲动。”墨张声飞身拦在李裔文身前,道:“子午鼎的重要性你也清楚,万万不可中了奸人诡计。”

    其余二辉悄然靠近,虽不言语,却暗以阵势围拢李裔文。

    李裔文见状,飞凶欲出。

    墨张声面色微沉,喝道:“二位师弟,退下!”

    无寐生与一线随对视一眼,退了开去。

    然而就在墨张声要继续开口之时,一道凌厉剑光,忽然自一旁的守卫处发出,直逼李裔文。

    李裔文一声冷哼,飞凶瞬息出鞘,剑光激射,直破来式,且余势不减,力劈偷袭之人。

    “啊!!”

    偷袭者一声短促痛呼,横尸当场。

    “找死!”

    众护卫瞬间大怒,持械来攻。

    李裔文剑光暴涨,瞬间三人溅血。

    “狂妄,先出手将其制服。”无寐生大怒,长剑轻挽,于松风阵阵中,强取李裔文。

    一线随见状,同时出手。

    “这……哎,只能如此了。”墨张声一声长叹,同样出手了。

    身处围攻,李裔文面色不改,眼神愈沉。飞凶一旋,极招上手。

    “一剑,轻身!”

    “注意!”墨张声见状,双眉一竖,长剑狂挽,霎时间片片幽篁绿竹,映烁天地。

    “斜竹迎风!”

    长剑定,极招起。万竿碧竹倾泻锋叶。

    然而就在两人极招相会之际,墨张声体内隐患忽然爆发,顿时元功一滞,万竹俱灭。

    “噗。”

    墨张声尽受李裔文一剑,顿时新红高吐,无力倒飞。

    “师兄!”无寐生睚眦欲裂,长剑一横,怒道:“开阵!”

    “诺!”

    一线随含怒应和,双人站定,脚踏阴阳,气慑乾坤,赫然便是道极两仪之阵。

    处身阵中,李裔文受到阵法影响,行剑之间,多受抑制,顿时眉头一挑,浩气足提,破巧以力!

    “轻生,一剑!”

    飞凶怒鸣,震慑天地。乾坤为止倾覆,阴阳为止倾倒。群峰颤抖,大地翻覆。

    就在双方初会之际,胜败已经分明。

    无寐生、一线随两人直接被李裔文强横一击震飞,阵势立破。

    就在此时,墨张声振作重来,一提剑,破开李裔文攻势。

    “开阵!”

    无寐生两人再度返回,三辉合力,阵势立成。正是当年围困血为王之三辉极阵。

    “极道初剑!”

    墨张声陡然一喝,集三辉之力于一体,携浩然之气,一剑斩出!

    极道之剑,快绝人伦。李裔文惊觉此剑威力,欲以极招相应,却已赶之不及。中剑的瞬间,步伐紊乱,新红高喷。

    轰隆隆!

    极道之剑余威犹劲,肆虐之下,立约台顿时被削去三分之一山体。

    “好机会。”

    无寐生心中一喜,欲趁机拿下李裔文,却不防地面突然一道流光身影瞬间划过,登时一声惨呼,高飞的首级,茫然的双眼看着此生最后的画面。

    “师弟!”

    “师兄!”

    墨张声与一线随目睹此状,登时双眼充血,皆弃了李裔文,极招猛攻坤坤儿。

    “叽!”

    坤坤儿突然袭击,便收一血。而后亦不停留,身影一转,遁地消失。两人极招落空,只坏了满地创痕。

    “找死!”

    李裔文却忽然察觉地底有异,飞凶反手往足下一插,顿时地里传来一声痛哼,剑尖处更是溢出点点艳红。

    “还有人!”

    一击创伤坤坤儿,李裔文并无欣喜,反倒是内心一沉,一式铁板桥近乎本能地施展出来了。

    “刷!”

    一只森寒铁爪如幽灵般突兀而来,锋锐的刃口切断了李裔文几缕扬起的发丝。

    来者赫然是血为王座下三曜杀君中的贪狼!

    李裔文双目一寒,飞凶横扫,迫开贪狼。而后正欲追击,却发现贪狼已经远去,与坤坤儿分斗余下二辉。

    李裔文见此战况,飞凶一敛,直冲子午鼎。

    “休想!”

    墨张声陡然一喝,凌厉剑气扑杀而来。李裔文身形顿时一滞。

    贪狼见状,攻势愈发凌厉,逼得墨张声无心他顾。

    李裔文继续前进,却正遇一道浩掌袭身。

    轰!

    剑掌初会,气势掀尘,尽掩三光。李裔文久战力亏,退步中,再呕新红。

    “妖邪之辈,唯杀以度!”

    只见沙尘之后,一道金色佛影凛然怒喝,佛门浩掌,逼命而来。

    李裔文见状,同样饱提元功,霎时间,凛然剑意,充斥整个立约台。

    远处,观战的人开始有了动作。怀抱的朱剑,悄然启锋。

    蓦然,一阵异风拂来,烟朱瞬时回身,却见一双近在咫尺眸子,平静中暗藏凌厉。

    烟朱元功暗提,目吐剑刃,霎时间,一个简简单单的对视,被拉入剑道心境。

    目光的交替不再纯粹,半寸方圆之内,闪烁的是战影,是剑光。

    短暂的对视后,烟朱小退半步,结束了这场莫名而奇妙的剑道之争。

    “朱剑,不错。有资格留在七尊剑内。”来者轻声赞扬,目光转投远方立约台。

    “是七尊剑中的裁决者,他来此为何?。”烟朱心道。

    “做你想做的事吧,我并不是来阻拦你的。”裁决者说道。

    “哼。”

    烟朱一声冷哼,朱剑出鞘,登时红芒万丈,直破子午鼎而去。

    ………………

    “快,再快。”

    立约台外,柳三变行色匆匆,满面的汗水顾不得擦拭,一心只愿赶在好友犯下错事之前挽救一切。

    突然,一道红芒惊天而起,直冲子午鼎。

    “啊,不好!”

    柳三变面色一表,速度变得更快了。

    …………

    立约台上,面对来势汹汹的佛怒,久战费力的李裔文不再保留,飞凶一挽,极限武学,再启冥途。

    “一剑,轻生!”

    一剑出,鬼神怕,天地惊,阴阳乱,乾坤覆。万籁俱寂,天地间,只剩下了这惊艳绝伦的一剑。

    “佛怒天华!”

    佛怒见状,不甘示弱,猛催元功,将功体强行提至巅峰境界,并施极限武学。

    与此同时,一道惊天虹芒,破空而来,伴随着一声急迫的呼喊,轰然击中悬浮半空的子午鼎。

    一页璀璨金书,仿佛被神秘异力牵引,悬浮半空,不为周遭强烈气劲所拂动。

    “不可啊!”

    柳三变匆匆而来,便目睹子午鼎破碎,佛怒与李裔文生死一击,顿时心门一锁,元功凝滞,想要施为,已是不及了。

    一剑轻生,一剑轻生。这一剑挥出,轻的不仅是敌人的生命,更是自己的生命。

    万籁俱寂当中,两人极限武学,轻巧相接。霎时,宏大气劲,无由而发,隳天地,堕阴阳。

    “卡擦卡擦……”

    密麻而不绝的异响突然传出,继而无数轰鸣,尘石漫天。百丈立约台,一瞬——平地!

    同时,两人极招之斗,再入新境。剑掌相错之后,便是入肉的沉闷。

    李裔文胸口中掌,狂喷鲜血,倒飞而去。

    反观佛怒,一剑贯胸,身形几个跄踉之后,无力坐地。

    “大师振作!”

    柳三变急速上前,连锁佛怒周身大穴,喂下数枚珍贵丹药,一翻抢救,险险将佛怒生命之息保住。

    而李裔文,虽负重创,仍是强催功体,夺下金书。

    “好友你……唉。”柳三变见状,想说些什么,最后也只剩一声长叹。

    而这时,墨张声与一线随再次出现了,抱着无寐生的尸体出现。

    至于贪狼与坤坤儿,则是没了踪影。

    “李裔文!”

    墨张声抱着无寐生尸体怒视李裔文,目中满是猩红杀意。

    李裔文见状,飞凶一转,剑势欲发。

    “二位且慢动手,容柳某解释。”柳三变忙拦在双方中间。

    墨张声冷胜开口,道:“柳三变,我不与你争辩,只看你对今日之事,如何交代!”

    “这……”柳三变面上难色一闪,而后举掌提元,猛击胸口,登时胸骨断裂,艳红高吐,生命之息,摇摇欲灭。

    “嗯?”

    李裔文见状,飞凶剑脱手,立在柳三变身前,而后上前与之并肩。

    “道门三辉,黄泉同路!”

    一语出,气氛再回激烈。

    “好友,不可……”柳三变伸手将李裔文拉到身后,对着墨张声两人但:“这一掌,是柳某代好友所受。至于独听松风的牺牲,柳某定会让幕后之人以命相偿。”

    “此事,道门不忘。”墨张声怒道,转身离去。

    在他转身之后,眼中闪过一抹诡异猩红。

    “好友啊,你这一次,冲动了。无论佛道,恐怕都不会坐视此事。”柳三变苦笑道。

    李裔文不答,负起飞凶,蹒跚离去。

    “哎哎哎,好友不送我回深柳读书堂么。”柳三变呼喊。

    “我想静静。”

    李裔文头也不回,离开了这已经破碎了的立约台。

    “唉。”柳三变只有苦笑,盘膝疗伤。

    远处,烟朱一剑赚奇功,毁去钳制血为王功体的子午鼎后,缓缓收剑。

    “李裔文,你让我吃了一惊啊。”

    蓦然,裁决者的声音传来。烟朱一惊,回首看去,却已不见裁决者身形。

    “子午鼎已破,先回烟都。”烟朱身形一闪,化烟离去。

    ………………

    “滴答,滴答。”

    幽暗的空间,似远似近的滴水声不停回响着,虞千秋已分不清那是原音或者回音,只有茫目而又坚定的,一步一步向前。

    眼前的黄土,不停地被身后的黑暗吞噬,只有眼中坚韧的光,照亮着黑暗。

    不知走了多久,虞千秋步伐首次顿滞,眼中神光,逐渐模糊。

    黄土小道的尽头,一位老者临桌而坐,捏棋细思。

    “师父……”

    虞千秋扑腾一声,下跪低首。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