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怀疑-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101章 怀疑

    南岳天瀑,泉水轰隆,白雾氤氲。

    瀑布之巅,一处碎谷之地,两条身影正在激烈交战。

    “天兽哮月!”

    意怀天竹中剑一横,冷芒闪过,背后异兽吞月而起。同时剑意发音,震人心神。

    意长年见状,手中梅花枝一甩,同式极招应手而出。

    “天兽哮月。”

    一头更加威猛神俊的异兽在意长年身后浮现,旋即两兽冲天而起,互相吞噬。然而意长年毕竟技高一筹,很快,意怀天的异兽便被吞噬。

    “我又败了。”意怀天有些低沉的说道。

    意长年道:“已进步神速了,如今你已可随意控制剑意发音,极招威力较之过往,也强大了三成。再对上李裔文,应有五分胜算。”

    “仍只有五分么?”意怀天皱眉。

    意长年叹道:“李裔文此人气度不凡,身上更有一股难以严明的气息,若无癫狂之仇,我也不愿与他为敌。”

    提及李裔文,便是以意长年之莫测根基,也不由得皱起了眉头,显然对于李裔文特殊的剑意,也十分忌惮。

    意怀天问道:“父亲,你之前找柳三变,到底是为了什么?”

    “为了找寻一名狮虎族的恩人,你不要多问,时候到了,我自会与你说明。”

    “父亲,我们继续修行吧。”意怀天举起竹中剑说道。

    意长年点了点头,正要出手,却见虎宫匆匆而来。

    “见过族长,少族长。”虎宫行礼。

    意怀天眉头一皱,道:“小虎,不是让你无事不要来打扰我的修行吗?”

    意长年摆了摆手,道:“小虎不是莽撞之人,说说吧,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虎宫道:“确实发生了一件大事,诛仙海王权已经伏诛,道门衔令者,宗上天峰七天之一的藏虚也离奇死亡。李裔文疯狂剑绝了二十里,将范围内的所有人功体刷落,详情如此。”

    “真是令人恐惧的剑意。”意长年听闻,不由得惊声一叹。

    意怀天则是冷哼了一声,道:“李裔文,此人果真不安分。此事一出,恐怕不用我们出手,便有人要取李裔文性命了。”

    意长年则道:“以柳三变个性,必然不会对此事袖手旁观,也必将因此陷入泥沼。我与他已有盟约,按理应该相助,只是牵扯到李裔文,却又不方便出面了。这样吧,虎宫,你前往鸣翠山,若是见柳三变遇险,便暗中相助吧。”

    “是。”虎宫领命退去。

    意怀天道:“父亲,如此岂不是也变相保全了李裔文?”

    意长年道:“怀天,你要切记,在任何时刻都不要被仇恨遮蔽了眼光,从而失去了我们处世的原则。”

    “是,我知道了,父亲。”意怀天点了点头。

    “继续修行吧。”意长年梅花枝一甩,再次出手。

    ……………………………………

    荒野之上,神情淡漠的天华君踽踽而行。

    “以眼下的情报来看,唯一的突破口便是在当时出现的两名黑衣人身上。根据柳三变所说,其中一名乃是烟都云宫,那么另一位,会是烟都的其他几宫吗?”

    正在沉思之间,突见一道流光急速闪过。

    “嗯?是聆音前辈,这是——前往留仙翠篁的方向,随后一观。”

    天华君身形一动,快速跟上。

    留仙翠篁之内,墨张声倚门而立,毫无焦距的目光注视着屋外的两座矮坟,神容哀凄。

    骤然,明黄道芒亮起,夹带绝逸辞号,送着一条不世的道影,降临此间。

    “无有我,无无我。见诸相,见诸果。灵识一体,万物方齐。”

    聆音现身,拂尘一荡,喝道:“白首留仙,聆音前来探访了。”

    “衔令者,咳咳,请恕白首留仙有失远迎。”墨张声仿佛才看到聆音到来一般,咳嗽了两声,颤颤巍巍地走了出来。

    “无妨,嗯?你负伤了,是何人所为?”

    聆音目光一凝,察觉到了墨张声的伤势,不由得沉声问道。

    “是烟都之人。”墨张声捂住胸口,嘴角抽了抽,显得十分痛苦。“前两日烟都云宫突然在留仙翠篁附近出现,我想起了师弟之仇,便一时忘记了自己身体不行,冲了上去与他拚命,却不料反被他所伤。”

    “他竟没有取你性命?”聆音奇道。

    墨张声摇了摇头,道:“他似乎在逃避什么人,匆忙而去了。”

    “嗯——原来如此。”聆音似乎接受了这个解释,点了点头,看向了墨张声胸前有些泛红的绷带,说道:“既然我来了,便助你疗伤吧。”

    说完,不待墨张声开口,聆音剑指一并,虚空划过,墨张声胸前绷带顿时被划破,跌落下来,露出了已微微结痂的平滑的剑伤。

    “嗯……剑伤深沉,你能保下性命,的确幸运。”聆音看着墨张声伤口,不知在想些什么。抬起右掌,缓缓靠近墨张声胸口,而后明黄光芒亮起,剑伤出的肌肉似乎快速蠕动了一会。

    聆音见状,收起元功,道:“我留下了一道真元为你疗养,避免伤势恶化。这段时间你尽量不要再动武了。”

    “多谢衔令者出手相助。”墨张声躬身行礼。

    聆音道:“你好好静养吧,请。”

    聆音一转身,化光离去。

    墨张声抚了抚胸口,眼神逐渐阴沉。

    “即便看见了伤口,仍旧不消除心中的疑虑,故意留下一道真元,借以监视我吗?万物方齐,果真不是易于之辈。也罢,这段时间,便暂时藏静吧。”

    墨张声回身进屋。

    留仙翠篁之外,聆音却并没走远。

    “墨张声胸口剑圣平滑无比,并不如柳三变所说剑伤附近凹凸不平,但他在这个时间同样胸口负创,太过蹊跷了,我需堤防这是不是墨张声的苦肉之计。”

    聆音沉思之际,身前流光一闪,现出了天华君的身影。

    “是你,你方才便在这里?”聆音问道。

    天华君点了点头,道:“我在路上见着前辈身影,便尾随而来。关于方才墨张声剑伤一事,我有一些看法。”

    聆音:“但说无妨。”

    “我方才远远一看,白首留仙的剑伤,确实是烟都云宫而为,然而自云宫化身天心君以来,为了蒙蔽各方判断,皆会选择使用道门武学混淆视听,此时用本身武学打伤白首留仙,明显与往日做法大相庭径,这是疑点一。”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