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文箫决-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102章 文箫决

    聆音点了点头,道:“方才墨张声有说明,云宫似乎在躲避某人的追踪,说不定是因此而在情急之下使用了本身武学。”

    “追踪之人,应是期风行客夜流光,然而根据夜流光所言,他在知晓了天心君身份之后,便停止了追赶。”

    “嗯……”聆音微微闭目,晃了晃头,道:“尚有何破绽之处?”

    天华君道:“据我所知,云宫的佩剑流云之魄,剑刃薄如蝉翼,再看墨张声剑伤,伤痕最阔处,足有半分。这其中,很明显是刻意而为。”

    “很好,你的分析给了我很大的帮助。”聆音点了点头,根据天华君所言,结合自己的猜测,聆音心中已经有了底数。

    聆音道:“我已在墨张声身上留下了一道真元,他一旦再次动武,我会在第一时间察觉。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是否愿与我一同行动。”

    天华君道:“以目前所掌握的情报,虽可将嫌疑人锁定在墨张声与天心君之上,但并无足够的证据,事情被反转也并非没有可能。此外,天星君死亡,有一件事我相信衔令者与我同样担心。”

    “道门密藏!”聆音沉声道。这是显而易见的事情,幕后之人如此苦心孤诣地谋划,必然不会单纯地将藏虚之死嫁祸他人。

    天华君继续说道:“我目前也并无方向,原本准备前往佛乡试试能否得到有用的情报。不过在看见前辈之后,我又有一个新的想法了。”

    聆音眉头一皱,道:“你想知道道门密藏的讯息?”

    说完,聆音仔细地打量着天华君,缓缓摇头。“当年你自负杀戒,本已有了承接衔令者的资格,但我观你如今情况,杀戒已失,衔令者之位,你不适合了。”

    “天华君从未觊觎过衔令者之位。”天华君摇了摇头,道:“这两日江湖道上并无云宫消息,他并非负创需要疗养,我怀疑他们已经得到了密藏的信息,正在暗中调查了。我的想法,乃是同样遁入幕后,只有同处在一个环境,才有更大的机会将他阻止。”

    “这嘛……”

    聆音定定地注视着天华君,许久之后才说道:“含光十二阶,一式雷霆破。这是藏虚所掌握密藏的线索。”

    “含光十二阶,一式雷霆破?”天华君眉头深皱,陷入沉思,对于这两句陌生的话语,他没有丝毫的印象。

    “是否有更详细的信息?”天华君问道。

    聆音摇了摇头,道:“更详细的情况,会用特殊的方式封印在衔令者脑海深处,只有在进行天命交接的地方,才可以打开这道封印。至于这两个线索,则是十三衔令所共知,为的便是以防不测。”

    “多谢衔令者,此事我会深入调查,请。”

    情报交换完毕,天华君不再多留,告辞离去。

    聆音微微沉吟。

    “我本欲处理完藏虚之事,再找寻密藏信息,随后再择衔令者。如今密藏信息有天华君负责,我也可腾出时间做其他事情。衔令者之事可缓慢进行,至于墨张声,既存嫌疑,我或许能设法令他自己露出马脚。嗯——此事尚需好好排布,再寻红尘素衣一谈。”

    聆音拂尘一荡,望着深柳读书堂化光而去。

    …………………………

    绝岭孤峰,无生之力碎黄泉负手而立,衣袍翻飞,看着佛乡方向,神色激动。

    乍然,清风一顿,旋即一道身影,吟着熟悉辞号,踏空而来。

    “概世皆从忙里老,谁人肯向死前休。贤愚千载知谁是,满眼蓬蒿共一邱。”

    寻根面噙笑容,来到了碎黄泉的身前。

    “你——真的恢复了?司命尊楼月,你的气息,我不会感觉错误。”

    碎黄泉看着寻根,似确认,又似怀疑。

    “是我。”寻根笑着点了点头。

    碎黄泉皱眉道:“不对,你的辞号,不该是这个。”

    寻根哈哈一笑,道:“这重要吗。”

    碎黄泉紧抿着嘴唇,突然露出了失望的神色。“你恢复了,恢复了司命尊的实力,也恢复了司命尊的记忆。又或者,我该说你只是得到了司命尊的实力与记忆的——无根飘萍。”

    “你着相了。”寻根平静地道。

    “你沾染了那群秃驴的气息了。”碎黄泉说道。以往的司命尊,这种温和只会对妖域之人展现。而现在,变了。

    两人之间,突然一阵沉默。未见面时的欣喜,骤然冷却。

    许久之后,碎黄泉才略带迟疑地开口,问道:“你,回过妖域了。妖域现今如何了?王——如何了?”

    “是。”

    说起妖域,寻根面容也缓缓严肃。他闭上双眼,回想起当日在妖域所见一切,面上不由得带上了一抹悲戚。

    “王他很好,只是妖域……已如一片废墟了。”

    “该死!”

    碎黄泉蓦地暴怒,一拳轰向地面。庞大的妖元爆发,竟使得山峰逐渐崩裂。

    寻根忙跺跺脚,将碎黄泉的妖元逼出山体,这才使得这座山峰没有就此崩塌。

    碎黄泉眼带杀机,道:“都是那群秃驴做的好事,当日你就不该将漆雕光明送回佛乡。不如我们趁现在佛乡实力大减,直接杀进去,解放妖域!”

    “你不要心急,解放妖域一事,我已经与佛乡、红尘素衣等人达成了共识,他们会完整解放妖域,而此事,王也已经答应了。”

    碎黄泉悲愤地说道:“难道妖域无尽岁月的封印便就此揭开吗?妖域如此凋零,正道不该付出代价吗?”

    “代价,双方一直都在付出,付出的已经足够多了,多到已经有些难以承受了。”

    寻根微微一叹,道:“除此之外,妖域凋零的原因,并不全在封印。此事真正缘由,我也是这一次进入妖域与王一会之后才得知,详情如此。”

    碎黄泉听完之后,不由得大惊失色,骇声道:“什么?妖域本源竟然……衰弱了!”

    “不错。”寻根一脸严肃,道:“此事我已经与红尘素衣商谈过了,他答应帮忙,但需要在妖域解封之后前往娲皇灵峰一看才能对应设法。”

    “哎呀不妙!”

    碎黄泉面色突然一变。“我路上听闻箫独缺要杀上鸣翠山捉拿李裔文,以深柳读书堂目前的实力,决计无法挡下箫独缺的。”

    寻根面色一变,来不及多言,转身化光便往着鸣翠山而去。

    “司命尊与李裔文似乎交情不浅,红尘素衣在此时更不能有失。箫独缺虽然实力恐怖,但司命尊既然恢复了实力,想要挡下应不成问题。只不过即便能可挡下,此事也无法完美落幕,此事乃李裔文剑绝二十里而起……哼,看在司命尊的份上,我便忙碌这一回。”

    碎黄泉辨别了一下方向,竟是朝着近漠林而去了。

    而在此时,深柳读书堂之外,一座如石碑一般的山峰突然凌空而来。

    轰隆隆!!!!

    山峰在鸣翠山之外落下,顿时轰鸣之声不绝于耳,沙尘滚滚,弥漫十数方圆,遮天蔽日,颠倒阴阳乾坤!

    于此同时,山峰之上,毫光一闪,竟是现出了三个大字。

    文箫决!

    远处山峰,不吃不喝呆着这里等着热闹的探一奇与好一命瞬间激动的不能自已,面色潮红。

    “来了,来了!奇天无方——箫独缺!”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