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双天会-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103章 双天会

    荒野小镇之上,两道身穿道袍的身影一前一后而行。

    当先一人,满身血腥气息,只余一条右臂,却反倒更显得凛然了。随后一人,一身淡蓝色道跑,干净整洁,负手而行,神色轻松。

    这两人,赫然便是道门令师与埋剑绝涯。

    两人保持沉默,不知行了多远。令师突然开口问道:“你不动手将我缉拿么?”

    令师眼神,微带着戏谑。背道之后,他感觉自己眼界更宽了。

    “我现今的目标只是阻止你继续造杀,至于缉拿与审判,很快便会有人出手了。”绝涯无所谓地说道,当然,更重的是,绝涯并没有把握独自一人对上令师能够战而胜之。若是不甚让令师脱逃,恐又将再造杀杀孽,不如就保持目前的状态,以待时机。

    令师哈哈一笑,说道:“道已无用,我们前方之路已经到头,想要再进必须另寻他路。你心性不差,可愿与我一同排除万难,迎头而上?”

    千年叩道,千年问仙。道门令师所留下的,只有无尽的沧桑。道既无用,弃之何妨!

    “你道心已失,魔障深陷。什么时候寻回初心,再与我说此话吧。”

    能在三教内乱之中杀人无数,却依然保持着自己最初的道心,绝涯的道基只能用无法估量来形容。君不见,儒门杀令,道门刽子手,佛门慈航,当初三教最为顶尖的后起之秀,也因为杀心太重而被勒令不得再入红尘?

    令师这一番话,注定白费。

    令师面色一凛,喝道:“不愿同行,那边去死吧!”

    令师骤然发作,猛地举起右手,掌心处浮现出八卦图形,压向了绝涯。

    绝涯面色一变,瞬间抽出神泣,元功饱提,凝神以对。

    就在双方战火将起之时,令师动作却是突然一顿,旋即八卦图形不断闪烁,直至消散。

    再看令师,表情扭曲,似乎在脑海深处,有两股不同的意念正在进行剧烈的争斗。许久之后,令师表情再次平静,也不说话,缓缓继续前行。

    绝涯暗呼了一口气,收起神泣,目光看向令师的背影,心里暗自计较:令师情况似乎逐渐平稳,在他内心深处,以前真正属于令师的意念似乎正在逐渐苏醒,并开始压制了陷入魔障的令师意念。只是这个难关只能靠令师自己度过,我能做的,只是消除一切会引起令师杀意的可能。

    两人漫无目的地前行,不知不觉,来到了一处密林之中。

    就在此时,突来轻风细雨,飘飘摇摇。

    “这股细雨,不寻常。”绝涯察觉异常,不由得眉头一皱,目光四处打量。

    同时,前方突然传来高手硬撼的剧烈震动,以及一股淡淡的血腥之气。

    “不妙!”绝涯面色一变。

    ………………………………

    深柳读书堂之内。

    柳三变服下了泣红颜的丹药之后,伤势已经恢复了许多,此时正与泣红颜安静地坐在老柳树下,静静等待着下一波来客。

    就在此时,推门声突然响起。

    两人猛地站起,神色惊喜地看向了李裔文的房间,却见房间门紧闭如初。再偏移视线,却见一旁的草庐门口,面色有些苍白的虞千秋背负着冰棺,静静地看着两人。

    泣红颜眼中失望之色一闪而过,有些不爽地说道:“喂,你刚刚苏醒,最好还是躺在床上静养一段时间再起来。”

    “多谢,我无事。”虞千秋朝着泣红颜点了点头,而后看向了柳三变。他没有说话,但是柳三变却从他的眼神中,读出了他的想法。

    “唉,你随我来吧。”

    柳三变轻声一叹,领着虞千秋来到了藏虚墓前。

    虞千秋站在坟墓之前,看着墓碑,久久地沉默不语。

    柳三变尝试着开口,说道:“或许,你对藏虚道长,有一些误会。”

    “在昏迷的时候,我同样感受到了缔心之盟的发作。”虞千秋突然说道:“他不是我所杀,却是因我而死。”

    虞千秋目光失神,不由得伸手抚了抚背后冰棺,似乎能隔着冰冷的棺材,抚上沉睡佳人的脸颊。为了情,虞千秋错手杀死了自襁褓起便由自己照顾的天真君;为了情,虞千秋错手重伤藏虚,导致其落入别人的阴谋之中,身死道消。

    这一刻,虞千秋似乎感觉自己的后背,很重,很重。

    虞千秋转过身来,对着柳三变沙哑而郑重地说道:“李裔文的事,我很抱歉。有任何需要,虞千秋皆会全力完成。”

    “你既然无心修养,柳某也不好拦阻。关于藏虚之事,目前聆音衔令者与天华君皆在调查,你若想出力,可一寻他们。”

    与利益为同样,虞千秋也是背负着许多沉重过往之人。他们都一样,这一生皆注定无法停下自己的脚步,只能不断地追逐,全力的,拚命地追逐。

    “多谢,请。”

    虞千秋不再多言,躬身道谢后径直离开。

    泣红颜走了过来,说道:“那冰棺里的女子,不寻常。她并没有死亡!”

    柳三变一呆,问道:“圣女何出此言?”

    泣红颜道:“我因为神魂有缺的原因,这段时间对神魂十分敏感。先前这一副冰棺放置一角的时候,这名女子分明像死亡已久,没有丝毫的神魂波动。但是刚才,我却又感觉到了一丝波动。”

    柳三变说道:“那名女子乃是虞千秋的道侣,据闻是仍有苏醒的希望的,只不过此事我也知之不深。”

    正说话间,泣红颜突然抬头,道:“怎么突然天黑了?”

    柳三变一愣,旋即猛然转身,赫见日光来处,一片巨大的阴影,遮天蔽日而来。

    “这一次,来者不善啊!”

    柳三变艰难地吐出了这一句话。

    随即,便是一声巨大的轰隆,而后漫天烟尘乍然而起,如雾锁天地一般,令人视线模糊。

    与此同时,一道厉喝,通天彻地而来。

    “奇天无方箫独缺,请战一剑轻生——李裔文!”

    如石碑一般的巨型山峰轰然落地,闪烁着毫光的‘文箫决’三个大字,即使是在漫天的烟尘当中,依旧清晰可见。

    “奇天无方箫独缺。”

    柳三变面神凝重地沉思半响,随后面神更越发凝重了。

    奇天无方这个人,在他的脑海中,没有丝毫的信息。而出现这个情况的可能只有两个,一个便是路人角色,另一个,则是隐遁红尘许久的先天人物。

    而眼前这位驭着山峰而来的,决计不可能是路人,而是一个先天,一个超强先天!

    “我去毒死他。”泣红颜眼神一冷,敢如此挑衅李裔文,让泣红颜真正地发怒了。她说完就要动身,然而没有走两步,步伐不由得一顿。

    在鸣翠山与文箫决巨峰之间,又是一座如石碑般的山峰凌空而来,随即轰然落下。

    在后来的山峰之上,同样有着数个闪烁着毫光的大字。

    “剑绝二十里者,刀天下是也!”

    山峰之上,刀天下傲然而立。

    与此同时,数道刀芒呼哨生风,穿透了重重烟尘,落在了箫独缺身下的巨峰之上。待刀芒落下,箫独缺身下巨峰的三字,已经被毁去。而另外三字,深深地镌刻其上。

    双天会!

    “紧张紧张紧张,刺激刺激刺激。出道以来未尝一败的刀胜,对上隐蔽红尘偌久的奇天无方,两人之间到底会是怎样的结果?是一战而胜再取胜果,还是道门双蒂隔世再放?啊,我,我不行了。”

    远处,探一奇看着这一幕,因为数日不曾进食,竟激动的双眼一翻,昏了过去。

    “天呐,好可怕,这些徒手拆大山的先天又要打起来了。”好一命瑟瑟发抖,在探一奇昏迷之后,没有人怂恿的他,恐惧瞬间压过了看热闹的心,扛着探一奇亡命奔逃离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