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第一百零五 生死与高下-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104章 第一百零五 生死与高下

    鸣翠山之外,突然从天而降的两座巨峰,让四周陷入了灰蒙蒙的世界。两名不世强者的隔空注视,让气氛如死水一般阴沉。

    奇天无方箫独缺是一名身穿普通布衣,长发凌乱,面上蓄有淡淡青须的男子。他傲立在双天会巨峰之上,目光无波,定定地注视着刀天下。

    “如何?奇天无方,这一局,你可敢应下?”刀天下倚刀而立,声震长空。他本是为了李裔文挡下一切而来,此时意外对上了传说中的道门双蒂之一,刀天下感觉自己体内渴战的血液都在沸腾。

    箫独缺淡淡地说道:“刀天下,此事与你无关,何苦要搭上性命而来。”

    箫独缺的目标很明确,只针对罪首李裔文一人,对于其他人,并没有战意。

    “李裔文之事,便是我刀天下之事。”

    箫独缺闭目沉思,面对如此的困境,刀天下依然能够挺身挡关,这一份友谊着实令人为之羡慕。

    许久之后,箫独缺才淡淡开口。“敬你们友谊,三天之后此时,无路之巅一分高下。”

    刀天下道:“仅是高下么?”

    刀天下眉头一挑,隔空诧异地看着箫独缺。输赢,高下,生死,各有不同。只以高下论,箫独缺心中的杀意,似乎并没有表现出来的强烈。

    “撑得过,便是高下。撑不过,便是生死。”

    箫独缺不欲多言,脚下猛然用力,磅礴的元功瞬间爆发,足下山峰直接被震碎。在漫天烟尘之中,已经失去了他的身影。

    就在同时,一道流光从读书堂内激射而出,落在了刀天下身前。

    “好友,你来了。”柳三变面带欣喜地说道。早在听闻了令师造杀的时候,他便想起来刀天下,目前来说,江湖上能够把握制服疯狂的令师之人,恐怕便只有曾沐浴龙血精华,肉身造化的刀天下了。

    刀天下点了点头,道:“我在路中听闻了此事,他现在如何了?”

    柳三变道:“天华君以用回梦仙游之法医治,想来应该快苏醒了。”

    “如此便好。”刀天下明显松了一口气。

    柳三变笑道:“我们三人,已经有很长时间不曾聚首了,这几日何不留在读书堂,等待李裔文苏醒?”

    “不必了,想来他现在还不想见到我。”刀天下摇了摇头,对于李裔文内心薄弱之处,他并不愿意去触碰。他接着说道道:“方才一会,可见箫独缺实力不差,我需要好好准备一番。”

    柳三变眉头一皱,道:“有几成胜算?箫独缺此人,又是何来历?”

    刀天下爽朗一笑,自信地说道:“虽不敢说稳赢,但是败不了。至于此人来历,我也只是略有听闻,据传乃是与道门令师并称道门双蒂之人,然而其却非道门之人。”

    “不是道门之人,却与令师并称道门双蒂?看来此人背后,也有不少的渊源。”柳三变奇道。

    刀天下道:“我要前往备战,这座山峰你可要好好看顾。至少在李裔文恢复之前,不可毁去。”

    “辛苦你了。”

    “哈哈。”

    刀天下拍了拍柳三变肩膀,道:“我们三人之间,有什么辛苦不辛苦的。我先离开了,请。”

    刀天下离去,柳三变也回到了读书堂。

    同时,面神急促的寻根匆忙来到。

    “是寻根壮士?何故如此仓皇?”柳三变问道。

    “见你们无事,我便安心了。”

    寻根松了一口气,旋即看向鸣翠山外突然多出来的山峰,道:“我在路上听闻箫独缺要前来寻衅,担心你们的安全便匆忙赶回,如今看来虽仍是慢了一步,但已经有其他人出面了。”

    柳三变点了点头,道:“是我一名好友将箫独缺挡下了,虽暂无发生冲突,却定在了三天之后,在无路之巅一决高下。”

    寻根说道:“箫独缺此人颇为神秘低调,在当初妖域进犯神州之前便已退隐,只传闻乃是与道门令师并称之人,实力不可小觑。”

    柳三变道:“届时还请壮士前往压阵。”

    关于刀天下,柳三变同样在意,即便刀天下真的力屈而败,他也绝不会让刀天下被杀,因此他决定多邀请数名高手前往压阵。

    “可以。”寻根点了点头,道:“我目前并无急事,便先留在读书堂内吧。我先去看一下李裔文。”

    寻根刚进入李裔文房间,柳无方便匆匆忙忙跑了上来。

    “师尊,外面发生什么事了。”

    柳三变摇了摇头,严肃道:“说来话长,因你李前辈之故,你刀胜前辈就要跟一名强敌决战了。”

    柳无方惊讶地说道:“这么恐怖的吗?”

    关于刀天下之强,柳无方已有认识。在他习练拳谱之前,甚至无法在刀天下手下走过数招。此时见柳三变神色严肃,不由得也担忧起来了。

    柳三变道:“博娴之事,我已经知晓了。你此行是否有其他收获?”

    “是,我匆忙赶回,便是为了请圣女前往佛乡,替博士生前辈疗伤。”

    柳无方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正说着,房里的泣红颜听到声响,走了出来,说道:“我不去,我要留在这里照顾李裔文。”

    柳无方道:“圣女前辈,博士生如今重伤,单纯依靠养身池疗伤,起码要数月时间方能苏醒。现如今,续脉之法的下落,我们只能依靠博士生,博士生苏醒的越晚,李前辈恢复的时间也就越晚了啊。”

    “这……”泣红颜眉头一皱,面现犹豫。柳无方说的确实有理,但是要她离开,她又放心不下李裔文。

    柳三变清楚泣红颜的顾虑,便说道:“圣女便请前往佛乡一行吧,李裔文有我们照看,不会有事的。”

    “好吧。”泣红颜点了点头,道:“你们要好好看顾,若是出了什么问题,我毒哑你们!”

    有柳三变等人的照顾,李裔文的确不会再出什么问题。泣红颜想了想,对着柳无方一扬雪白的下巴,道:“带路吧。”

    “是。师尊,我先离开了。”柳无方点了点头,又朝着柳三变说了一句,匆忙带着泣红颜往佛乡而去了。

    两人走后,又有一道身影踱步上来。

    柳三变目光一亮,迎了上去,笑道:“聆音前辈,再临读书堂,不知有何要事?”

    聆音道:“先不说我的事,鸣翠山之外是怎样一回事?”

    鸣翠山外突然多出了一座山峰,却是引人注目。

    柳三变微微一叹,道:“是箫独缺前来,详情如此。”

    聆音听完,皱起的眉头微松,道:“箫独缺非是好杀之人,既然他说的是一分高下,此战应不会出现死亡。你可调查一番他前来的动机,事情或许有转圜余地。”

    “多谢前辈指点,柳某会落实此事。”

    柳三变点了点头,即便聆音不说,他也会往这个方向出力。比较箫独缺实力强大,若他一直盯着此事不妨,恐怕将来会引出更多的事端。

    聆音道:“我先前已往留仙翠篁一探,墨张声胸前确实有伤,然而伤口形状与你所说大不相同。期间也遇见了天华君,俱他所言,墨张声嫌疑不小,伤口形状可能被他强行更改了。”

    “前辈意思,是虽已可大致确认凶手便是墨张声,但仍少了些证据?”柳三变瞬间领悟了聆音言下之意。

    “不错。”聆音点了点头,她虽不好说的太明白,但的确是这么一个意思。

    “这嘛……”柳三变来回踱步,随后说道:“或许我们可利用他们渴望得到的东西,以此为饵,让他自己露出破绽。”

    聆音眉头一皱,道:“要用道门密藏做手吗?”

    柳三变道:“除此之外,恐无其他最好的办法了。”

    聆音道:“道门密藏一事,天华君正在调查。我会将此事转告天华君,让他与你配合。”

    “此事前辈不参与么?”柳三变奇道,对于密藏,自然还是同为衔令者的聆音更为清楚,若是有她帮忙,进展应能更快。

    聆音道:“聆音有自己的办法。不过你所说的,也确实是一个行之有效的方法,我们可以同时进行,双管齐下。”

    身为衔令者,道门密藏对他们而言,便是自身最重要的天命。聆音虽非迂腐之人,但也不愿意自己对迷藏怀有心思。

    柳三变点了点头,道:“双管齐下确实有更大的好处。”

    “我不久留了,请。”聆音拂尘一荡,颔首示意之后准备离去。

    柳三变忙道:“前辈,柳某有一个不情之请。三天之后,刀天下与箫独缺会在无路之巅决战,两人皆是正道栋梁之才,折损了哪个都是巨大的损失,我想请前辈届时前往压阵,避免真正出现了悲剧。”

    “嗯——好,届时我会前往。”聆音点了点头,化光离去。

    “刀天下根基我十分清楚,连他也没有把握,说明箫独缺此人不可轻视。目前虽有寻根壮士与聆音前辈答应前往,当仍是不够稳妥。也罢,再邀请剑主襄助吧。”

    柳三变一边思考,一边走入了房中。为了刀天下安全,他可谓是拉尽人马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