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有梦最美 希望相随-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105章 有梦最美 希望相随

    荒野之中,细雨飘摇,清风吹动着满地落红。

    数辆马车侧翻在地,众多上好的布匹散落,马匹被残忍斩首。在马车四周,横亘着十多条尸体。

    “多管闲事者,报上名来。”

    烟朱手握逐渐,眼神带杀,剑锋直指南宫飞飞。

    南宫飞飞一甩折扇,怒道:“织梦人——南宫飞飞。”

    在南宫飞飞身后,尚有十多道身上带着或轻或重伤势的人,此刻正一脸悲愤的看着烟朱。

    “恩公,你要替我们做主啊!”

    南宫飞飞摆了摆手,道:“你们放心,我南宫飞飞绝不会轻易放此人离开。”

    “不知死活!”

    烟朱冷冷一笑,朱剑横斩,极招瞬间而出。

    “落叶满阶红不扫。”

    乍见满天红叶铺天带杀而来。

    “就是这招,就是这招杀了我们十多人!!”

    南宫飞飞身后一人破声大喊,显得十分恐惧。

    “不要慌,有我在,没意外。”

    “漠漠轻寒上小楼。”

    南宫飞飞功凝折扇之上,气散周天之内,而后横空一扫,顿时无匹的飓风席卷而出,竟是将烟朱极招偏移了方向了。

    “有来历!”

    烟朱赞了一声,手持朱剑突然前冲,瞬间便到达南宫飞飞身前,一剑直取南宫飞飞咽喉。

    锵!

    危机一刻,南宫飞飞回手,以千织翼折扇挡住这致命一击。

    “退下!”

    南宫飞飞沉声一喝,元功爆发,将烟朱震退了数步。

    就在此时,南宫飞飞身后,突然传来一声疯狂之吼。

    “问天何有,问仙何有!”

    烟朱闻声,面神一凝,显然听出了来人身份,不敢久留,虚晃了一招后慌忙抽身而退。

    南宫飞飞不明所以,挡下了烟朱虚招之后,回身看去,却只见一名独臂道人,掌心握着一张八卦图形,正朝着自己而来。

    南宫飞飞不敢大意,元功饱提,同样一掌击出。

    轰!

    两掌交击,地裂鸿沟,道门令师身形岿然不动,而南宫飞飞则显得力有未逮,吐血倒退。

    “好强的掌力,你是什么人?”南宫飞飞平复了体内气息,张口问道。

    令师不答,一挥手,便将一人脑袋打爆。

    “啊啊啊!”

    “魔鬼,都是魔鬼!”

    “救命啊!”

    在鲜血的刺激之下,这些毫无武力的商人更加被吓破胆了,连滚带爬地远离令师。

    “哈哈哈,问天何有,问仙何有!”

    令师哈哈大笑,一探手,便又吸过了一名男子,而后手掌用力,再度捏爆。

    “可恶!”

    南宫飞飞暴怒,一拂千织翼,千织翼竟化作了一柄细长的太刀。南宫飞飞手持太刀,直斩而来。

    “千里一决!”

    极限武学瞬间而出,南宫飞飞犹如瞬移,出现在令师身边,刀刃直冲令师背后。令师心有所觉,竟是再次吸过来一名男子,挡在了南宫飞飞刀刃之前。

    就在此时,一道淡绿色刀芒突然而至,将南宫飞飞隔开。随即,绝涯赶到,一刀斩向令师右臂。

    令师冷哼一声,不得不将手中男子扔开,并连退数步。

    “你们先离开!这位朋友,请协助我将他制服。”绝涯一声大喝,振聋发聩,将被吓破胆的众人喝醒,让他们先离去,然后才对南宫飞飞说道。

    “该为之事。”南宫飞飞握紧千织翼,眼神凝重地看着令师。短暂高手,他对令师的实力已经有了大概的认识,这是一个绝对的强者!

    “问道,无人哉!”

    道门令师猛然跺足,一张宏大的八卦图突然自其脚下铺开,瞬间便将绝涯与南宫飞飞纳入其中。随后令师手掌一握,八卦图竟是瞬间掀起,要将两人包裹其中。

    “破天阙!”

    绝涯归刀入鞘,双掌一压,将八卦图破开。南宫飞飞趁机冲向了令师。

    “风雨啸天!”

    南宫飞飞极招再出,瞬间周遭风雨猛然大作,陷入灰暗,只有南宫飞飞,手持刀刃,破开风雨,直刺令师。

    “八卦·屯!”道门令师不慌不忙,八卦名式上手,一丝雷光突然而现,沿着风雨蔓延,南宫飞飞一时不察,被雷电击中,身形一顿。

    啪!

    令师一掌瞬间而至,南宫飞飞顿时被打的吐血倒退。

    一旁绝涯冷眼相觑,就在令师击飞南宫飞飞之时,神泣瞬间出鞘了。

    “名刀·映清霜。”

    刷!

    淡绿色刀芒一闪而过,借助了风雨雷电,瞬间斩在了令师胸前。

    令师闷哼一声,胸口处出现了一道半臂长的刀伤,同时又触动了先前垢无尘留下的旧伤,令师面色瞬间萎靡了下去。

    绝涯见状,身形爆冲,瞬间出现在令师身前,将他点晕。

    “咳……噗。!”

    南宫飞飞咳出了数口污血,方才将体内气息平复,问道:“这位朋友,这到底是怎样一回事?”

    “此事涉及一些机密,请恕我无法明示。这一回,多谢你了。”

    绝涯摇了摇头,令师一事,涉及道门名声,自然不可让太多人知道。

    “无妨。”

    南宫飞飞甩了甩手,千织翼再次回到折扇形状,笑道:“我织梦人,最爱的便是救人于绝望之中。正所谓有梦最美,希望相随呀。”

    绝涯点了点头,道:“在下绝涯,此事算我欠你一个人情,日后有机会定会报答。我需要将此人带回,先告辞了,请。”

    绝涯带着道门令师化光离去。

    南宫飞飞折扇轻拍着掌心,良久之后,蓦然一笑,在原地挖了一个大坑,将死者掩埋之后也同样转身离去了。

    …………………………

    深柳读书堂,在聆音离开不久,便有裳不归急急而来。

    柳三变正坐在老柳树之下喝茶,见裳不归模样,不由得失笑。“见你们一个个急急而来,柳某老怀安慰啊。”

    “见你如此,想必最困难的时候已经过去了。”

    裳不归见柳三变模样,便已经知道事情已经得到了很大的缓解了。

    柳三变点了点头,道:“不过即便如此,事情也尚未结束。你来的也正好,我现在不便离开鸣翠山,有一事需要委托你了。”

    裳不归道:“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但说无妨。”

    “箫独缺前来,应是为李裔文剑绝二十里之事,我希望好友帮我调查,是什么人被波及了导致箫独缺雷霆震怒。”

    “没问题,此事交我即刻。”裳不归拍了拍胸口,而后问道:“李裔文他现在如何了?”

    “唉,筋脉尽碎,尚在昏迷之中。”柳三变微微一叹。

    裳不归沉默了一会,道:“我当李裔文是朋友,不是因为我现在的职业,而是我感觉到他的过往与我一样沉重,甚至比我更要沉重许多。我希望能帮他走出来。”

    “多谢。”柳三变衷心道谢。

    裳不归道:“我与你是好友,与他将来也必会是好友,有任何需要都可吩咐。我先前往近漠林附近调查了,请。”

    柳三变道:“三天之后,可先往无路之巅一行。届时刀天下与箫独缺会在那里决战,你也可一问你的事情。”

    “好。”裳不归点了点头,离开了鸣翠山。

    这时,寻根从房中走了出来。

    “红尘素衣,我有事需要暂时离开一下,李裔文便交你照顾了。”

    “可以,请。”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