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一夫当关-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109章 一夫当关

    佛乡,伽明殿内。

    佛识与佛相面对而坐。

    佛识面色凝重,看着佛相说道:“你体内暗伤愈发沉重,为何不好好调养?”

    “这段时间以来发生的事情,历历在目。有些事情,想必你也看在眼里,心中有了一些猜测。”佛相摇了摇头,并没有正面回答佛识的问题。

    “可惜并无证据,这与你暗伤有关?”佛识说道。

    佛相道:“我体内暗伤十分奇特,许多人探查,皆说是道门之招所伤,我初始也以为是如此,但这段时间以来,不断地抗衡压制这股伤势,却让我发现了异常之处。这伤势,并非是道门之招所留。”

    佛识惊道:“竟有此事?那你可能认出此招是何来历?”

    “不知。”佛相摇了摇头,道:“此招十分奇特,也似乎随着时间越久,便会越深入,同时也更加变幻莫测,恐怕这种变化,便是当初暗下毒手之人也未曾意料到。”

    “你是说……”佛识眉头深皱,若真如佛相所言,恐怕这事情便更加的棘手了。

    佛相道:“你们现在所看到的我之伤势不断加深,其实是我所伪装的表象。实际上,我体内的伤势似乎在逐渐消失,以我估计,最多不过两个月,便会完全消失。”

    “那真是太好了。”佛识大喜,虽听上去有些匪夷所思,但若伤势能自己消失,也不失为一个好消息。

    佛相却严肃地摇了摇头,道:“事情并非你所想的那样,我所说的消失,只不过是表面体征的伏藏。照我猜测,恐怕伤势完全消失之时,便是它真正爆发之时。”

    佛相体内伤势的奇特,便是他自己都无法摸透。只有隐约的感觉,这伤不断的潜伏,直到了体内最深的地方。当表面的症状消失的时候,才是这道伤真正爆发的时候。

    佛识霍然起身,失声道:“我们可前往一问三座是否有解法。”

    佛相却道:“不必如此了,我心中已有决断。我体内的伤势,将会是照亮暗中之人面目的火把。”

    虽然自己目前的情况已经是危在旦夕,但是佛相却不准备治疗。暗中潜伏的人,伪装的手段堪称完美,至今没有露出丝毫的马脚。虽已有怀疑的人选,但佛相仍是担心这不过是阴谋者故意导致的局面。

    “我不同意,方法尚有许多,又何必如此自我牺牲?”佛识并不同意佛相的做法,佛乡五子如今仅剩三人,任何一人他都十分珍惜。

    “潜藏着佛乡之人十分狡诈,即便是到了目前这个地步,我们也只有怀疑,没有实证。再说,万一这是敌人故意布置的分化之计呢?我意已决,你不要再劝了。”佛相闭上了双眼,做出了一副不再商谈的模样。

    佛识眉头皱了皱,正要开口,佛怒却领着两人来到了伽明殿。

    “小和尚,我将圣女请来了,快带我们前往洗身池。”柳无方一进来,便迫不及待地说道。

    泣红颜紧随其后,妙目一扫,便落到了佛相身上,黛眉微蹙。

    “这位小和尚,你……”

    泣红颜正要说些什么,却被佛相摆手打断。

    佛识道:“阿弥陀佛,日前慧座短暂清醒,引导我们再次打通佛魔之岸,将戒座接引了出来。目前戒座正在为慧座治疗,暂时不宜打扰。”

    柳无方皱眉说道:“然而现在李前辈伤势也拖延不得,这……不能让我们先进入吗?我们保证静悄悄,不会打扰到其他人。”

    泣红颜同样面现不悦地说道:“我千里迢迢而来,你们倒好啊,还要端着架子是吗?”

    “这……”佛相等人面现为难。

    就在此时,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让众人为之一喜。

    “佛相,你便让他们进入为博娴疗伤吧。”

    面色仍有些苍白的漆雕光明突然走入伽明殿,朝着众人微微颔首。“让诸位担忧,漆雕光明十分抱歉。”

    佛相喜道:“慧座伤势已经痊愈了?”

    漆雕光明道:“幸亏有你们三人联手,将尸罗圆谛接引出来为我疗伤。现今心脏伤口已经复元,余下的便是慢慢调养了。”

    佛识道:“那戒座前辈呢?”

    漆雕光明道:“为了替我修复心脏,尸罗圆谛耗费了太多真元,已经回到佛魔之岸了。”

    柳无方道:“既然如此,我们快前往洗身池,一探博士生的伤势吧。”

    泣红颜取出了一枚丹药扔给了漆雕光明,道:“我看你顺眼,这枚丹药你拿去吧。”

    “多谢姑娘赐药。”漆掉光明接过丹药服下后,微微躬身,道:“我先寻一间静室疗养,洗身池便不同去了,请。”

    “请。”

    漆雕光明离去,佛相带着众人来到了洗身池。

    佛相感慨道:“现今洗身池内,也仅剩博士生一名伤患了,想起前段时间,偌大的洗身池内皆有人影,不由得稍微松了一口气啊。”

    佛识道:“佛祖垂怜,博娴前辈也定不会有事的。”

    在两人感慨之时,泣红颜已经蹲下,低头开始检查起博娴的伤势了。

    半响之后,泣红颜抬头说道:“他是胸骨被强大的外力打断,插入了肺腑之中。虽然断骨被及时接上,但是却有不少的碎骨渣子留在肺腑之间。幸得你们将我寻来,否则他即便能可醒来,也不过是一个身体羸弱的废人而已。”

    “那该怎样办?”众人面色一变。

    “唯有一法,开膛破肚。”泣红颜说道:“以你们之根基,虽然可以用强大真元将碎骨渣子震出,但以他目前的情况,恐怕震出了碎骨之后,自己也没命了。若是要等他身体康复之后,那时器官已经彻底被碎骨破坏,是废人一个,即便震出,也于事无补了。”

    佛怒说道:“开膛破肚,此法一听便是异常恐怖,能成功吗?”

    泣红颜道:“此法并非我毒脉传承之术,乃是毒脉叛逆我不留所创。虽然能可使用的范围不大,但是面对这种元功难治,丹药不医的伤势,却有特别的效果。”

    柳无方有些迟疑地说道:“圣女前辈,此法你可熟悉么?有几层把握?”

    “我从未用过,仅是儿时见我不留对一些小动物用过,那些动物在经过我不留医治之后,却是也能活蹦乱跳。”泣红颜十分坦白。

    柳无方面色有些发白,道:“如此开膛破肚,我们要怎样保证博娴的生命不会在这期间失去?”

    “所以,我们需要一名高手,源源不断地用自己的真元维持博娴的生命力。”泣红颜微微严肃,道:“一般情况下,依靠人体自身机能,进行一些简单的治疗是没有问题的。但是现在博娴的情况不仅严重,而且他身体机能也十分虚弱,我们必须慎重以待。”

    佛识凝重地说道:“圣女请放手施为吧,维护博娴前辈生命力的任务,便交给佛识吧?”

    佛怒看了看佛识,诧异地道:“你们这就同意了,也太冒险了吧?”

    佛相道:“我也同意进行。以圣女医术,所得结论应不会有差。”

    泣红颜道:“你们放心,结果最差也是碎骨取出失败,事情回到远点,只要维持他生命力之人不出意外,所以……”

    泣红颜看着佛识,认真地说道:“你,不行。”

    以元功维持博娴生命力,是一件十分艰苦的事情,没有绝世的根基,根本无法坚持。而目前的佛识,显然尚达不到那个地步。

    佛相皱眉,道:“以佛识根基,依然不行么?那是否可以我们几人以接力的方式进行呢?”

    “这样风险太大。”泣红颜摇了摇头,数人接力虽然也是一个办法,但是在交接的途中,也容易发生意外,实在是不稳妥。

    柳无方道:“那让我来吧。”

    泣红颜道:“以你目前根基,依旧勉强。”

    柳无方最近的进展颇大,得了赤龙臂之后,又有巧天工教导,加之以刀天下精血为引,修炼了拳谱,一身能为早已今非昔比。然而要胜任这个任务,已然显得有些不足。

    “让我来吧。”

    就在众人为难之际,叶武夫缓缓走进了洗身池了。

    泣红颜审视了叶武夫一眼,点了点头,道:“你比他们根基都要深厚,确实能够胜任。”

    叶武夫道:“我该如何做?”

    泣红颜指了指洗身池,道:“这池水有着十分神奇的疗效,你可进入池中,借助池水的力量,这样能大大地减缓你的消耗。”

    说完,又对着柳无方几人说道:“你们先离开,记住,这种医治最怕干扰,绝对不能让任何人进入此地。”

    “放心,我会亲自顾守。”柳无方拍了拍胸口,保证地说道。然后几人退了下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