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暗计-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11章 暗计

    浑沦万里黄沙,擎天而立的诛仙石柱上,一声苍笑,乱风卷云。

    “颤抖吧,臣服吧。愚昧无能的正道!”

    子午鼎被破,血为王五成元功归位,功体瞬间大成,强烈的气劲难以抑制的爆发,疯狂地掠动衣发。

    就在此时,一道流光激射而来,丝毫不受周围恐怖气流影响,稳稳停在诛仙石柱顶上,化出一位束带高冠的男子。

    “恭喜老友恢复功体,不再需要顾忌子午鼎的禁制。”拓跋如梦矜持一笑。

    “我能感受到,打破子午鼎的一剑,是你烟都的烟宫。这一次,本王承你情了。”血为王傲然一笑,眉目顾盼之间,已掩盖不住对发起侵略的急切。

    拓跋如梦见状,心下轻笑,嘴上却说道:“这一次还是多亏老友座下贪狼君以及地魔坤坤儿的相助,劣徒才能一剑击破子午鼎。”

    “人世主不必过谦,若不是你说服李裔文,令其倒戈,凭贪狼与坤坤儿是绝无可能得手的。”血为王强调着拓跋如梦的功劳,正说着,又是一道身影快速而来。

    “是七杀,他没有出现在立约台,如今又负伤归来,莫不是血为王还另有安排?”拓跋如梦看着来者,面上不动声色地思量着。

    “七杀,你怎会受此重伤?藏虚那老道不应该是你的对手。”血为王皱眉问道。

    “白日观星?”拓跋如梦说道:“此人白日观星之术确实神妙,当年若是无他运筹帷幄,我烟都也不会一夕之间被迫隐退。”

    七杀看了拓跋如梦一眼,道:“佛乡之人插手,任务失败了。”

    “佛乡,哼!”血为王一声冷哼,面露杀机。

    三人正说话间,一缕青烟忽然飘来。拓跋如梦探手一握,一阵信息尽入脑中。拓跋如梦闭目接收。

    “有趣,可惜。”半响后,拓跋如梦睁眼,道出四字。

    “是烟都特有的传讯方式,可是立约台详情?”血为王问道。

    “正是。”

    “趣从何起,惜从何来?”

    “听我道来。”拓跋如梦将立约台的情况大略一说,道:“可惜最后若不是柳三变插手,暴怒的道门三辉定然会将李裔文斩杀。即便杀之不成,佛怒一命,也足以将其推向佛乡的对立面。”

    “柳三变又是何人?”血为王再问。

    七杀答道:“是与李裔文差不多时候横空出世之人,其人足智多谋,在大王封闭的期间,已经取替了博娴,成为正道人士的军师人物。这人的来历神秘,武林中无人能知。但是他曾自称白衣卿相,似乎是久远前大唐王朝的重要人物。”

    “哦?如此便留他不得。七杀,随我前往立约台,斩柳祭旗!”

    血为王凛然一喝,化光而去。七杀紧随其后。

    “血为王座下五大战将,除去死在李裔文手下的意癫狂,还有一位实力不在血为王之下的天魔一直不曾出现,莫非血为王真的另有计谋?嗯,此事再做计较,目前所重的,还是先让风云二宫挑起佛道之间的纷争。”

    拓跋如梦一步一思量,几步之后,已然消失。

    ……………………

    行行复行行,强装平静的面容,在步伐一蹒一跚之间,泄尽心情。

    掌中金页璀璨,却也照不亮心中阴霾。好友高喷的鲜血,似乎在这一页洁净无暇的金页之内,不停流淌而出。

    这样的一次强求,是对还是错?李裔文心中已有些不清。

    突然,一阵诡风袭来,打乱了满腔心绪。

    “叮铃铃……叮铃铃……”

    摇曳的风铃声,陡然回荡耳侧,诡风尽后,天色莫名阴暗,继而阵阵腥雨飘扬。

    李裔文上身一侧,飞凶自出,傲立身前。随着铃声渐近,一身内元,蓄势待发。

    突然,暗夜之内,一道剑鸣急促而过。霎时间,雨止铃停,冥色尽去。只见一道凛然背影,负手而立。

    “高手。”

    李裔文双目一眯,全神警惕。

    “朋友,不必紧张。”裁决者一声长笑,甩袖转身。见李裔文仍是一脸警惕,失笑道:“我乃七尊剑的裁决者,负责处理杀害七尊剑成员之人。另有一位评技者,专门负责评估剑者是否具有加入七尊剑的实力。二者互不相干,不得僭越。”

    说到这里,裁决者一指李裔文,道:“但是今日,我希望你能让我越权一次。”

    “没兴趣。”李裔文拒绝,收起飞凶就要离开。

    裁决者见状,伸手一挥,一柄镌刻玄奥雕纹的无鞘长剑凭空而现,没在李裔文前路土中。

    “拒绝,便意味着你需要为意癫狂之死,偿命。”

    李裔文分叉眉一挑,飞凶低鸣。

    …………

    破碎立约台,血腥飘扬。两道端坐身形,疾运元功,治疗伤体。

    突然,随着天外席卷阵阵狂风,霸道辞号,于焉响彻。

    “道之盈冲,天之阴阳。一擘而定,血胤为王。”

    辞号落,人影现。赫见诛仙海之主血为王领着七杀凶君,凛然杀至。

    “劫数。”

    柳三变启目看着血为王,心下一凛。

    “红尘素衣,今后不存。”

    血为王罡足一踏,气动风云。甫遭毁灭的立约台,烽火再启!

    “残躯,不阻除魔。”柳三变凛然一喝,毫不示弱。内心却是百转千回,思索脱身之计。

    就在双方战火将启之时,一道平稳脚步声,突然来到。

    “敬修天道事人伦,措外身名谢可陈。一任堂前满飞雪,难争陌上半支春。”

    诗声轻落,一道布衣身影,翩然来至,清澈湛蓝的眸子,倒映着众人不一样的神色。无根之萍的到来,会为战局带来怎样的变数?

    ……………………

    昏沉幽暗的中阴界,虞千秋为藏灵珠,义无反顾行在魔考之路上。

    “滴答,滴答。”

    幽暗的空间,似远似近的滴水声不停回响着,虞千秋已分不清那是原音或者回音,只有茫目而又坚定的,一步一步向前。

    眼前的黄土,不停地被身后的黑暗吞噬,只有眼中坚韧的光,照亮着黑暗。

    不知走了多久,虞千秋步伐首次顿滞,眼中神光,逐渐模糊。

    黄土小道的尽头,一位老者临桌而坐,捏棋细思。

    “师父……”

    虞千秋扑腾一声,下跪低首。

    老者的面目依旧如过往般慈祥,举手投足,仙风自成。往昔授艺种种浮现心头,最后竟是定格在老者奄奄一息,遗憾人间的最后一眼。

    “如果,将我心中埋藏的往日憾事引出便是你所谓的考验,那么你可以停下这种可笑的把戏了,一易知天!”

    低沉过后,是突然的爆发。虞千秋元功瞬提,一指点出,眼前景象霎时如玻璃破裂,片片无存。

    然而,景象破后,再现眼帘的,竟是一道绝色倩影——与冰棺内女子一模一样的倩影。

    “夫人!”

    虞千秋大惊失色。那女子却是一扬手,长剑在握,凌厉杀向虞千秋。

    虞千秋心神激荡,招式紊乱,交手瞬间,身上已添数处新红。

    “套路,都是套路。”

    感受到背后冰棺伊人微弱的气息,虞千秋眼神一凛,极招顿出。

    “一式,碎骨!”

    剑指乍亮华光,利芒过处,诡象不存,只有一位披头散发的佝偻身影,盘坐在黄土小道的尽头。

    “你便是一易知天?”虞千秋见状,收敛武元,沉声而问,却惹来身影一阵诡异大笑。

    笑声过后,是令人汗毛炸起的刺耳声音。

    “道心坚固的人,一般活不太久。因为你们总是破坏游戏的规则。”

    “我需要藏灵珠的下落。”虞千秋直道。

    “哦?你是在求我么?哈哈哈哈”诡影一阵狂笑后猛然转身,露出一副惊骇丑陋的面容。

    “说出你的条件。”

    “拿来分修儒释道精纯功法的心血一滴,你将得到你想要的。”一易知天说道。

    “三教精血,你欲何为?”

    “你只有选择接受或不接受的权利,没有询问任何事情的权利。”

    虞千秋沉默了一阵,问道:“取得三教精血后,还到此处寻你?”

    “届时可往流云天阙一行,去吧。”一易知天一挥手,虞千秋只觉得一股诡异力量袭来,身形瞬间消失。

    “数甲子的囚禁,如今已到尽头了么?”一易知天低沉而笑。

    无妄沼泽处,一道异光闪过,现出一道负棺身影。

    “流云天阙,久远前儒家先天之地,这个一易知天是什么来历?三教武学奥妙非常,但以精纯而论,唯三教圣司而已。只是这三人行踪莫测,该去何处相寻?恩,或许柳三变能有线索,往深柳读书堂一行。”

    思量完毕,虞千秋闪身离去。

    ………………

    平静的佛乡之内,今日忽然一声长啸,响彻天地。洗身池中,波涛翻滚,一道身形,冲天而起,在空中数展身形,平稳落地。赫然便是佛乡五子中的佛相——释论疏!

    洗身池旁,伏远禅师静立,看着释论疏道:“这一次受创复元,使你元功得进,也属机缘。”

    释论疏一行佛礼,道:“若非指导员相救,佛相恐已西行。”

    “你天命未尽,不宜藏静佛乡。佛识等人已然入世,你也去吧。”

    释论疏一行礼,快速离去,在即将出佛乡之境时,却又被人唤住。

    “佛相且慢。”

    一声且慢,释论疏身形乍停,回身看去,来者竟是当日与三更雨铃暗会之人。

    “是念禅师叔,不知唤我何事?”释论疏问道。

    “江湖险恶,你等身系天命,务必多加小心。此菩提念珠乃当年贫僧入门时恩师所赐,具有清心凝神之效,此时便转赠与你,望你多加珍重。”念禅取出一串佛珠,递给了释论疏。

    “多谢念禅师叔。”释论疏接过念珠,连声道谢。

    “去吧,此行一路小心。若有无法解决的难题,可随时回来寻我相助。”

    “是。”释论疏一行佛礼,转身离去。

    念禅望着释论疏远去,心中诡计百转。

    “念珠上已附有道门秘法,释论疏久佩之下,定受影响而功体受损,久而久之,生命亦将陨灭,而且会呈现出受道门功法所伤的假象。恩,佛道向来平和相处,要挑起双方争斗,不可操之过急,下一步,端看云宫施为了。”

    念禅几番思索,返身进入佛乡之内。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