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无忧-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110章 无忧

    近漠林附近,一道身形急急而奔。

    “以当日王权身死之处为中心,附近二十里范围已经搜索了一遍,但是并无任何关于箫独缺的信息。明日便是无路之巅决战之时,我若无法在此之前找到这名令箫独缺发狂的受害者,这两日来的奔波便成了无用功了。只是接下来,我该从何处着手?”

    碎黄泉面色略有些阴沉,眉头深皱。两日来连续不断地搜查,也让他感觉到了一丝疲累。就在他迷茫之际,突见眼前两道身影快速闪过。

    “嗯?高手,随后一观!”碎黄泉目光一闪,随即跟了上去。

    另一边,裳不归与田步庚正急急而行。

    “田步庚,你的消息真的没错?”裳不归问道。

    田步庚点了点头,道:“事关恩公,田步庚不敢有丝毫大意,已经反复确认了。的确是曾有人在鹿饮村见到箫独缺与一名少年住了进去。”

    裳不归有些好奇的问道:“女娃儿?莫非箫独缺隐蔽红尘,便是因为娶妻生子了?”

    田步庚摇了摇头。“箫独缺此人太过神秘了,一直以来皆是深居简出,简直不似红尘中人,因此关于他的情报,也少得可怜。不过根据农仁堂的信息来说,箫独缺在隐遁之前,并无爱人。”

    裳不归感兴趣地说道:“似乎有很刺激的内幕啊。”

    “到了。”田步庚突然停步,指了指不远处的一个村庄,说道:“前面便是鹿饮村了,这里的人也算是与世隔绝,你等会可不要吓到了别人。”

    “没问题,我们进去吧。”裳不归点了点头,正要进入之时,耳朵突然一动,蓦地回头,喝道:“什么人?”

    “在下碎黄泉,并无恶意。”

    碎黄泉声音落下,半响之后才出现在裳不归两人眼前。此事,碎黄泉看向裳不归的眼神中,带着一丝不可轻视的忌惮。方才两人的距离超过百丈,竟仍能够察觉他的行踪,实在可怕。

    裳不归眉头微微蹙起,道:“朋友跟了我们不短的距离了吧。”

    碎黄泉:“也不算长。”

    田步庚突然惊讶地说道:“是你,无生之力碎黄泉,据闻是诛仙海王权手下的强者。”

    裳不归闻言,闪身挡在了田步庚身前,道:“说明你的来意吧。”

    碎黄泉道:“我并非血为王的人,与他不过是合作关系,一如现今与柳三变一样的关系。至于我的来意,与你们应该是一致的。”

    裳不归与田步庚对视了一眼,才惊讶开口。“箫独缺?”

    “是。”碎黄泉点了点头,道:“我本欲寻找出令箫独缺不惜再度红尘挑战李裔文的人,但两日来皆没有丝毫的尽展。直到方才看到你们两人,才擅自跟了上来了。”

    说完,碎黄泉看了看不远处的村庄,又仔细地打量了一下田步庚,道:“想必这位便是农仁堂之人吧,农仁堂的情报能力,果真天下无双啊。”

    田步庚:“多谢你的赞美。”

    裳不归道:“我确实没有在你身上感觉到杀意,但是也不能随意便信任你了。这样吧,你可以与我们一同进入寻找,但是要与我们保持三丈以上的距离。”

    裳不归心中暗自估量,三丈距离,足以让他应付一切突然事件了。

    碎黄泉点了点头,道:“没有问题。”

    “我们进入吧。”裳不归说着,与田步庚联袂而行。碎黄泉保持着三丈距离,随后跟上。

    鹿饮村内,祥和安宁。对于三人的到来,村民皆只是投以好奇的眼神,若是与三人眼神交接,便会善意的微笑着点头。

    裳不归叹道:“箫独缺真会选地方啊,这么一个村子,让我也想来隐居了。”

    田步庚笑道:“你随时也可以啊。”

    裳不归摆了摆手,道:“现在可不行,我才刚转职没有多长时间,第一本书都没有写完呢,怎么能随意就退隐了。”

    做一个浪漫的写书人,可是裳不归目前的人生目标。

    田步庚哈哈一笑,道:“你好好留意吧,这个村子应无人习武,既然能令箫独缺如此愤怒,想来那名少年也必有一定的根基。习武之人与寻常人之间的差别,也只有你们这些强力先天才能看出了。”

    “是那个?”裳不归突然开声,并指向了一处。

    田步庚看去,却见一道横穿了存在的小溪之上,一名大约十七八岁的少年,正倚着一棵老桃树而坐,静静地垂钓着。

    裳不归道:“此人身上虽无任何真元,但单看这份气质,便不是普通人所有,恐怕在废武之前,也是一名人物。”

    田步庚道:“前往一问吧。”

    两人向着那名少年走去,碎黄泉看着那名少年的背影,却是瞪大了眼睛,一脸的不敢置信。

    “这个背影,不,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碎黄泉似乎忘记了要跟上去,看着这让他感觉到异常熟悉的背影,一滴冷汗缓缓淌下了。

    ………………………………

    佛乡,洗身池处。替博娴剔除碎骨的医治已经来到了关键时刻,此时的叶武夫与泣红颜,皆是浑身大汗,显得十分疲累。

    泣红颜深吸了一口气,道:“肺部已经清理完毕,接下来便是最重要的心脏了,你没问题吧?”

    “无妨,你放手而为。”叶武夫不敢开口,只能以眼神示意。

    泣红颜点了点头,开始朝着心脏下手。

    就在此时,洗身池外突然传来一阵闹动,泣红颜心中一惊,猛然抽手才避免伤害了博娴的心脏。而叶武夫也因为突然的闹动,元功的传输竟有些不稳定了。

    “稳住。”泣红颜低声喝道。

    叶武夫冷汗潺潺,好险才又将元功传输稳定下来。

    而外边的闹动依旧在继续,两人对视一眼,已心有定数,竟似无视了外面的动静,继续医治起来。

    而在洗身池之外,两名僧众抬着胸口僧衣被大面积染红的念禅,欲要进入洗身池。

    柳无方一夫当关,不肯退让。“现在博娴前辈的治疗正在关键的时刻,不容许任何打扰。”

    僧众怒道:“我们佛乡敬你们是客,好心将洗身池借予你们疗伤,你们怎可反客为主?现在念禅师叔练功走火入魔,命在旦夕,必须要进入洗身池进行疗养!”

    “这……”柳无方看向了奄奄一息的念禅,也有些为难了。常理来说,念禅本就是佛乡之人,他要进入洗身池,自是理所应当。但是现在泣红颜正在洗身池治疗博娴,又经不得任何的打扰。

    “你快让开吧。”僧众见状,就要越过柳无方进入洗身池。

    柳无方猛地一张手,将他们挡下。

    “今日有我在此,谁也不能越界一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