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决胜之战-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111章 决胜之战

    “你!”两名僧众被气怒视着柳无方,面色通红。

    柳无方讪讪一笑,道:“你们师叔只是练功岔气儿了,没什么事的。这样吧,我来帮他顺一下气试试。”

    “这……好吧。”两名僧众对视一眼,只能将念禅放下,让柳无方尝试医治。

    柳无方运元掌上,按在念禅的胸口,替他缓缓疏通经脉。

    许久之后,就在柳无方面上逐渐浮现汗水,念禅突然身体抽搐,大口吐血。

    柳无方猝不及防,被吐了一身鲜血。

    “这……怎么回事?”柳无方看着自己的手掌,神色懵逼。在他感应之下,一切都是十分顺利的,为何念禅会突然吐血。

    两名僧众不明就里,顿时大怒,喝道:“大胆,竟敢蓄意谋害念禅师叔!”

    柳无方被两人突然的大喝吓了一跳,忙摇手道:“不是,你们听我解释。”

    僧众道:“你向慧座解释去吧,现在请让开,不要阻止我们送念禅师叔进去疗伤,否则休怪我们失礼了!”

    “怎么一回事?为何如此吵闹?我听闻念禅师叔练功走火,是真是假?”

    就在这时,佛识闻讯而来。

    僧众道:“禀告佛识,念禅师叔却是走火了,我们正要将他送到洗身池进行疗养,不料此人竟在此拦路,不让我们进去。不仅如此,还借着疗伤的名义,让念禅师叔的伤势更加严重。”

    “这……是一个意外,相信我。”柳无方尴尬一笑。

    佛识看着念禅的伤势,也是眉头深皱,一时之间竟是拿不定主意。

    就在此时,叶武夫与泣红颜两人神色疲弱地走了出来了。

    泣红颜说道:“让他们进去吧,博娴伤势已经处理完毕,再过数日,应该便可清醒了。”

    泣红颜话音落下,念禅似乎伤势再次爆发,又咳出了一大口鲜血。

    佛识道:“既然如此,快送念禅师叔进入吧。”

    僧众也不敢耽误,急忙进入了。

    柳无方长舒了一口气,道:“真是麻烦,幸好结束了。不过两位前辈看起来气色很差啊。”

    泣红颜道:“我无事,我们启程回读书堂吧。”

    佛识眉头一皱,说道:“前辈气色不佳,想必已经十分疲累。何不在佛乡稍作休整呢?这样一来,若是博士生再出状况,也可及时进行治疗。并且在博士生醒来之后,也可第一时间得到消息。”

    “这……”泣红颜眉头一皱,显然心中更倾向于会深柳读书堂陪李裔文。不过佛识所言也有道理,毕竟带着消息会读书堂,也免去了之后博娴苏醒,因传递消息而浪费时间。

    佛识见泣红颜依旧有些迟疑,忙朝着柳无方打眼色。

    柳无方瞬间会意,道:“佛识说的不错,而且休息好了,也能够更快地回到读书堂呀。”

    叶武夫这时也说道:“不错,再加上武林之内,危险重重,圣女还是留在此地休息数日为好。”

    “好吧。”泣红颜点了点头,答应下来。

    佛识对着叶武夫道:“那就劳烦叶前辈带着圣女前辈前往了,两位前辈消耗甚剧,务必要好好休息几日。我与小方有一些事情还要商谈,便先告辞了。”

    叶武夫看着佛识,若有所思,随后点头说道:“无妨,小事而已。”

    说完,对着泣红颜道:“圣女,请。”

    两人离去。

    柳无方道:“看你神色,是否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佛识道:“不错,有一尊大神跳了出来要挑战李裔文了,不过此战被刀天下接下,约在明日于无路之巅上一决生死。”

    “是刀胜前辈。”柳无方心里一惊,旋即便点了点头,说道:“难怪你如此急切地要圣女前辈留下修养,原因在此。”

    佛识点了点头,道:“我听闻圣女十分在意李前辈,若是听闻此事,恐怕会不顾一切地前往,这样太危险了,毕竟这一战经过两日的发酵,届时不知会引来多少的围观者。”

    柳无方诧异地看了一眼佛识,没好气地说道:“你可能不太了解圣女前辈,我松了一口气的原因,并不因为你说的圣女前辈的危险,而是再替那些前往观战之人松了一口气了啊。”

    “此话怎说?”佛识大奇,因为在他看来,泣红颜的根基并不深厚,独自行走江湖,自然是危险重重。

    柳无方道:“圣女出身毒脉呀,毒之一道有多凶残,你应也知晓。现今毒脉不敢出世的原因,便正是因为当年太过招摇,导致惹来了武林正邪两道的共同灭杀。而据我师尊所言,圣女是毒脉有史以来第一个将美毒练成之人,她甚至不需要任何的毒药,只需要一个眼神,一个动作,便可让你瞬间身亡。”

    佛识面色一白,惊恐地说道:“这么恐怖的吗?”

    柳无方得意一笑,道:“幸好我李前辈手段高明,颜值突出,将圣女前辈的一颗芳心牢牢锁住了,因此圣女前辈才会多次出手相助,否则以她冲动的个性,恐怕早已经是人人谈之色变的凶魔了。”

    “阿弥陀佛,这确实是大幸之事。”

    佛识唱了一喏,若泣红颜真如柳无方所说具有那种能为,一旦为恶,的确是一种灾难。

    柳无方道:“闲话到此为止了,既然决战在明日便要展开,我也需要即刻动身前往无路之巅了。如何,你们是否要同行?”

    佛识摇了摇头,道:“目前佛乡的情况,我们并不宜外出。”

    “既然如此,那我便先告辞了,请。”

    柳无方离去。

    “嗯——念禅师叔在这个时间突然走火入魔,必然事不寻常。先寻佛相好好参详。”佛识内心自语,也缓缓离去了。

    …………………………

    鹿饮村内,因为有田步庚提供的充足线索,裳不归很快便找到了疑似目标的人物。

    “嘿,小兄弟。”

    裳不归不愧是一个过气的杀手,一丝丝杀手冷冽的性格都没有。他径直走到了老桃树下,一屁股坐到了少年身旁,拍了拍他的肩膀,便说道:“你好啊,我叫裳不归。”

    少年的教养显然非常好,并没有因为裳不归的唐突而生气,而是转头看着裳不归,清秀的脸庞带出了一丝温暖的笑意。

    “我叫乐无忧。”

    乐无忧是个外貌清秀的年轻男子,柔和的五官似乎没有任何的棱角。厚薄适中的唇角总是轻轻的勾着,漆黑的眸子里,也似乎永远噙着一抹笑容。整个人就如春风一般,沁人心脾。

    “无忧,好名字。”裳不归点头赞道。

    而在此时,却传来了碎黄泉一声惊呼。

    “乐无忧,你叫乐无忧。你——姓乐!”

    碎黄泉听到少年自报姓名,竟是顾不得与裳不归约定的三丈之约,大步跑了过来,神色复杂地看着乐无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