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以暗制暗-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112章 以暗制暗

    乐无忧听到碎黄泉的惊呼,不由得奇怪的转头,看向碎黄泉的目光,突然带上了一丝疑惑。

    “这位大叔……我们见过么?”

    “乐——噗!”

    碎黄泉看着乐无忧那一张略带熟悉轮廓的脸庞,心绪翻涌,突然一口逆血压抑不出,喷了出来。他猛然仰空长啸,仓皇奔逃。

    “奇奇怪怪的,这人怕不是有病。”裳不归低声嘀咕,显然对于碎黄泉的举止颇有些不理解。

    “裳大叔,不可以说人坏话哦。而且,不知为何,我见到那个大叔,也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也似乎,能够感受到他的心情,似乎是很悲伤,很悲伤。”

    乐无忧看着碎黄泉离去的身影说道,不知道为何,看着碎黄泉,他竟也有一股莫名的心酸与愧疚的感情。

    裳不归撇了撇嘴,道:“喂喂喂,叫谁大叔呢?我今年才十八岁好不好,哈哈哈。”

    乐无忧偷偷瞥了一眼哈哈大笑的裳不归,饶是他修养足够好,也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这位小兄弟,我看你的气态神情,想必也已经猜到了我们的来意吧。”田步庚这时走了上来问道,裳不归这人思考事情的方式也跟常人颇有些不同,尤其是他念叨自己的‘裳不归定律’的时候,那根本就无法正常交通。

    为了节约时间,田步庚只好自己切入了主题。

    “是为了我功体被废的事情而来吧。”乐无忧点了点头,道:“其实此事我并不在意,一身的能为对我来说,也没有任何意义。只不过大伯他……唉,我也劝不了他啊。”

    从乐无忧的神情上看得出来,他对自己功体被废一事不仅没有丝毫的介怀,甚至有一些些的欣喜。

    “功体被废了,你便丝毫不在意吗?”裳不归问道,这个小朋友,似乎挺有意思的啊。

    “你大伯?是奇天无方箫独缺么?”田步庚的问题已然紧扣着主题。

    乐无忧点了点头,道:“是的。我从小便不喜欢武学,当日之事,也是我故意不闪避,趁机废去一身武学的。只是我大伯却似乎对我的武学修为十分在意,不听我的劝阻便要去讨一个公道,其实又有什么公道好讨呢?当日那一股剑压,本就是我自己迎身上去的啊。”

    “自己迎身上去。”

    裳不归眼睛一亮,似乎更加感兴趣了,忙问道道:“哦?你竟如此不厌恶武学,甚至不惜引他人之力自废功体?”

    “说正事呢。”田步庚没好气地拍了裳不归肩头一下,说道:“事情是这样的,当日之事,也并非故意所为,详情如此。”

    “竟还有如此内情。”乐无忧恍然大悟,面色依旧,噙着淡淡的笑容。“我说过呀,我从来都不在乎。只是现今我失去了武学,也跟不上大伯的速度了,更加无法阻止。”

    田步庚正色地说道:“这正是我们前来找你的原因。箫独缺因为此事要找李裔文一决生死,然而李裔文已经筋脉尽碎,至今仍是昏迷不醒,此战则是被刀天下接下了。两人皆是正道之中不世出的强者,硬撼之下,难免会有损伤。我们死来想起,恐怕也唯有你能够阻止此战了。”

    裳不归点了点头,道:“你是否愿与与我们一同前往无路之巅,阻止此战呢?”

    “当然没有问题,无忧可以随时出发。”

    乐无忧收起了鱼竿,温和地笑道:“只是我如今失去武学,一路上劳烦两位大叔了。”

    田步庚哈哈一笑,道:“不劳烦,不劳烦。”

    裳不归道:“既然如此,我与无忧便先行一步了,你自己慢慢走吧,请。”

    裳不归带着乐无忧化光而去,田步庚则是不急不慢,晃晃悠悠地离开。

    …………………………

    夜月西沉,旭日东升。就在东方第一抹深红绽放之际,突来刀芒胜日,夹着傲然的诗号,破空而来。

    “壮志高酬凭敌手,巅峰行道论方俦。长天浪纵三千尺,刀负胜名天下愁。”

    赫见九天之上,刀胜气傲苍天,负手沉稳,浩大而来。一战而胜绕体而旋。无声无息,一人一刀翩然落在了无路之巅之上。

    而在远处,依在一块大石之上的李裔文看着刀天下的身影,目光复杂。

    柳三变笑了笑,道:“莫开比我们两人,活的都要潇洒啊。”

    自从大唐王朝破灭,他们三人便流落神州武林。柳三变沉潜一段时间,当初的白衣卿相变成了今日的红尘素衣。李裔文则受藏虚指引,踏入武道,那原本白衣胜雪,醉情山水的翩翩浊世佳公子,也成了如今笃定沧桑一剑轻生。

    只有莫开,这个大唐王朝最年轻的上将军,到了神州之后,便化名刀天下,挑战各方强者,一路成长到了如今的地步。

    “嗯。”李裔文点了点头,并没有多话,只是看着刀天下的眼神中,依旧是浓郁的化不开的愧疚。

    他心中有愧,对柳三变有愧,对父母有愧,对整个大唐王朝都有愧。但是在这之中,对于莫开的愧疚,却是最重的。

    是因为他,莫开才会疯狂的以命买招。李裔文心中其实很清楚,那并不是莫开真的钟情武道,力争巅峰。而是希望在某一次决胜之中,被人杀死。

    也许死了,莫开心中压抑,也能够释放了。

    幸好现在看来,莫开似乎真的原谅了李裔文,解开了自己的心结。

    柳三变左右望了望,说道:“看来今日到场之人,比我预料之中的还要多啊。”

    李裔文看了看柳三变,低声道:“让你们费心了。”

    两人谈话间,一阵车轱辘转动的声音突然传来,两人循声看去,却见寻根推着一辆轮椅走了过来。

    “我回到读书堂没见到你们两人,便猜到你们是到了这里了。”寻根推着轮椅,笑着开口。

    柳三变笑道:“原来壮士说有事外出,便是要寻这东西,你有心了。”

    说话的同时,柳三变心中也略微欣慰。虽然李裔文一直不肯打开心扉,但是同样的却也吸引了众多的好友,愿意为他付出。

    寻根摇了摇头,笑道:“我不过是想李裔文目前情况恐怕难以自主行动,便去找人做了这辆轮椅了。”

    李裔文怔怔地看着寻根,低声道:“多谢你。”

    一声谢,并不是客气,而是对于对方周全的考虑而感到由衷的暖意。

    寻根上前拍了拍李裔文肩膀,温声说道:“当你喊我寻根之事,这一切,便是我所该为了。”

    无根飘萍,飘萍无根。是因了李裔文一句寻根,才寻得了自己的根。对于李裔文,即便是寻根如今记忆觉醒,也不会有丝毫的隔阂。

    说完,寻根将李裔文抱上了轮椅,并说道:“因此时间仓促,可能还会有一些瑕疵,你不要在意了。”

    “无事,很好。”李裔文低声道。

    寻根笑了笑,又抬起头与柳三变对视了一眼,两人轻轻点头。

    “今日来人,似乎有些多啊。”

    寻根岔开了话题,打量着无路之巅四周,开口说道。

    柳三变道:“剑主是我请来压阵的,此外我尚还邀请了聆音前辈,不过她,嗯——她也到了。”

    柳三变说着,突然抬头看向高空之上。哪里,似乎有一道人影,若隐若现。正是道门衔令者之一,万物方齐聆音。

    “能到达无路之巅者,必也是根基不凡之辈。除了你说的这两人之外,我还感觉到了几股熟悉的气息,是否需要……”

    寻根说着,目光扫向了数个地方。李裔文目前废武,刀天下处则需要有人压阵,若是突然出现了意外,恐怕他难以分身顾及。

    “不必了。”

    柳三变摇了摇头,道:“一切以今日的决斗为重,不要再添枝节。”

    在柳三变看来,现今无路之巅的战斗力,足可令一切奸恶不敢发作,因此拒绝了寻根隐晦提出清理的想法。

    “也好。”寻根点了点头,站到了李裔文身后,将轮椅又往前推了一点,让他看的更清楚一些。

    而在一处阴影之内,一名女子潜身其中。一双美眸散发着死亡的冷光,视线不断在刀天下以及柳三变等人的位置流转。这人,正是诛仙海余孽——贪狼。

    在贪狼的不远处,南宫飞飞含笑而立,目光流转,让人猜不出是何心思。

    就在众人屏息而待之际,时间悄然流逝,一轮圆满的曜日,在东方露出了全部的身影。

    乍然,曜日之前,一条黑影突然而现,同时与天下同绝的诗号,淡淡传来。

    “谁道世如月,载圆还载缺。折枝年后新,分玉合时珏。混俗独容身,卓然唯赛雪。偏偏不染尘,我与君同觉。”

    轰隆隆!

    奇天无方气势而来,磅礴落地,顿时引起强烈的震撼,整座无路之巅都似乎难承其力,在不停地颤动。

    “刀胜,箫独缺领教了!”

    刺激刺激刺激,这一场巅峰之会,究竟是道门双蒂隔世再放,还是刀天下一战而胜?南宫飞飞究竟是何来历,他存有什么心思?围观的贪狼,又会采取怎样的动作?

    “一向年光有限身,等闲离别易消魂,酒筵歌席莫辞频。满目山河空念远,落花风雨更伤春,不如怜取眼前人。”

    弥漫淡淡哀愁的辞号突然在无路之巅下面响起,一名俊朗青年踏步而来,目光深邃,似乎透过了重重空间,直视着峰顶之上的一切。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