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 武夫封刀(上)-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113章 武夫封刀(上)

    宗上天峰。

    道印玄机负手风中,迎着朝霞,看向了无路之巅方向。

    那里,一场注定在武林史上留下浓重一笔的战斗,即将展开。

    突然,流光闪过,绝涯扛着令师而来。

    “你!”

    玄机面色微变,看向了昏迷的令师,道:“你竟有能耐将令师擒来?”

    道门令师的能为,玄机十分清楚。以绝涯的本事,绝对不是对手,因此对于绝涯能将令师擒回,显得十分诧异。

    绝涯说道:“他受垢无尘拼死一击本就留有伤患,再一次发作之事,正好有另外一名高手在场,得他协助,我才能将令师生擒。”

    “哦,高手?是哪谁。”玄机恍然,若是另有强者联手,制服被垢无尘拚命重伤了的令师,倒也不是没有可能。

    绝涯:“他自称织梦人——南宫飞飞。”

    “织梦人?很陌生的名号。”

    玄机微微沉吟,对于这名号十分陌生,显然从来不曾听闻。

    绝涯不屑地一笑,道:“天下强者数不胜数,你又岂能尽知。”

    他与玄机不大对付,因此言语之间也颇为锋锐。

    玄机皱了皱眉。“你只剩下无用的斗嘴了么?”

    绝涯冷哼了一声,道:“令师已经在此,便交给你好好看顾了。我需要再出,寻找引导令师造杀之人。”

    “你知道箫独缺再出了么?”玄机问道。

    “知道啊,不过那又如何?箫独缺又不是我们道门之人,哪有这么多心力去关注。”绝涯理所当然地说道。箫独缺虽然与道门令师并称道门双蒂,但是并不是道门之人,因此绝涯也没有对此事过多的关心。

    玄机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绝涯道:“我先告辞了,请。”

    绝涯化光离去。

    “誓言与天地绝的箫独缺再出,会是因为什么人?谜团!”玄机仍在推测着箫独缺再出的理由,根据道门的记载,箫独缺不知因为何事,立誓与天地绝交,随即便是隐遁武林,不知去向。如今再出,恐怕牵连之人非同小可。

    道印想了许久,依然没有丝毫头绪,微微摇头,将令师背起便往宗门内而去。

    荒野之上,虞千秋急急而奔。左拐右转,来至中途,突见一人拦路,正是道门七天之天华君。

    “天剑君,你醒来了。”

    天华君看着虞千秋,一时之间,内心竟有无限感慨。

    “红尘短短地走一遭,经历的事情,却太多太多了啊。”天华君有感而发。不说其他,单单是道门,便出了众多意料不到的事情。道朴与天星君身亡了,就连自己,也将杀戒放下。

    虞千秋面色一凝,道:“你放下杀戒了。”

    只有经历过三教内斗那一段黑暗历史的人,才知道天华君身上的杀戒代表了什么。

    那是一柄令无数人都恐惧的难以安心入眠的暗杀之剑!

    你永远不知道,那夹杂在浮生一梦之下的湛蓝色的冰冷剑身,会在什么时候与你的咽喉擦肩而过。

    天华君哈哈一笑,道:“现今恶贼环伺,道门屡屡遭受侵害,我再背负这杀戒,又有何用?”

    世道板荡,邪恶猖獗。也只有杀,才能终结一切的罪恶。这边是他——放下了杀戒的天华君的信念,

    虞千秋注视着天华君双眼,见他眼中一片坚定,便也不再多说什么,而说说道:“我听闻你正在调查藏虚之死的事情,便急急来找你了,现在有什么线索了吗?”

    天华君:“……天星君的事情,你不必太过自责。”

    虞千秋摇了摇头,道:“我内心很清楚,先说说你目前的进度吧。”

    天华君道:“根据线索,应是云天心与白首留仙觊觎道门密藏而做下的阴谋,但目前尚无明确的证据。我已经从聆音衔令者口中得知了天星君所保管密藏的线索,便也转入暗中调查。与此同时,也希望在调查的过程中,能够将云天心捉拿。”

    虞千秋瞬间理解了天华君的用意,赞道:“只有在同一个层面,才能更好的捕捉对方的痕迹,你的做法很正确。关于密藏,你有眉目了么?”

    “毫无线索。”天华君摇了摇头,道:“密藏的线索,只有毫无头绪的两句话,我至今无法理解是何意义。”

    虞千秋:“什么话?”

    “含光十二阶,一式雷霆破。”

    “嗯——意思是密藏所在,是在含光十二阶之中,开启之法,便是使用蕴含雷电之力的武学?”虞千秋问道,比较从字面上来看,并没有什么更多的意思。

    天华君道:“目前的猜测是这样没错,只是这处所在在什么地方,以及是什么蕴含雷电之力的武学,至今仍无头绪。“

    “博士生与红尘素衣两人,一者博识广闻,一者智深如海,何不向他们请教?”

    天华君道:“毕竟事关道门密藏,不到情非得已,我不希望让外人知晓。更何况目前柳三变因李裔文之事,疲于应对各方上门讨法之人;博娴也传闻被人重伤,至今昏迷不醒,在佛乡之内疗养。”

    虞千秋问道:“那接下来,你准备从何处入手?”

    天华君:“我打算去拜访一些老江湖,旁敲侧击,看是否能有线索。”

    “让我同行吧。”虞千秋说道,藏虚到底因他而受伤,才导致了后续一系列的悲剧发生。对于此事,他也希望自己能尽一份心力。

    “不用。”天华君摆了摆手,道:“你我分头行事,更为便捷。我打算前往万章山拜访洪范前辈,至于你,则劳烦一寻酒池剑莲了。”

    “是素不凡?”虞千秋眉头皱了皱,道:“传闻此人亦正亦邪,他会帮助我们吗?”

    天华君道:“据我所知,素不凡此人十分欣赏李裔文,在斜月坪论剑会中,更隐约有替李裔文出头挡下儒门杀令的动作,你以告知李裔文近况去拜访他,顺便打听一下谁练有蕴含雷电之力的武学,应该不会有问题。”

    虞千秋若有所思。“如此一来,既可以探听消息,也可以将李裔文之事告知,以素不凡对李裔文的欣赏,在关键的时刻,说不定能出手维护。”

    “你仍是如此一点就通。”天华君笑道。

    “既然如此,素不凡方面就交给我我吧,我们各自行动,请。”虞千秋转身离去。

    天华君一撩衣袍,目光微沉。“之前刀胜重伤告子,导致上回一行毫无所得。算算时间,你也应康复的差不多了,正好也顺便一试你是否潜藏之人的帮手。”

    ………………………………

    无路之巅,气氛一片肃杀。

    刀天下一弹身前长刀,霎时刀鸣声震天而起。

    “箫独缺,拿出你的武器吧!”

    箫独缺闻言,伸手在怀中掏了掏,取出了一柄手臂长短的断刃。

    “名刀龙牙,刀天下想领教已久了!”

    刀天下蓦地一声长啸,身形猛然前冲,破山撼地第一拳,直冲箫独缺面门而去。而一战而胜似有灵性,拔地而起,在空中划拉着圈子,紧随其后而去。

    锵!

    箫独缺神色不改,手中龙牙一横,便将刀天下一拳挡下,身形只是轻轻的一扭,便展示了高深莫测的卸劲武学,将这一拳的冲劲挡下。

    而同时,一战而胜突然自刀天下身后横削而来,直斩箫独缺左腰。

    箫独缺空着的左手轻轻一弹,便将一战而胜弹飞。

    而刀天下则趁此时,猛然一个肘击打在了龙牙刀面之上,庞大的冲劲,让箫独缺上身猛然后仰。刀天下纵身一跃,就要一脚踢在箫独缺胸口,并借着这股力气推开,却不料箫独缺左手闪电一般前伸,抓住了刀天下脚踝,而后腰身猛然一扭,竟是拉住刀天下,狠狠地摔在了地面。

    轰!

    超强先天的力量,十分恐怖。地面瞬间被箫独缺用刀天下的身体砸出了一个大坑。

    “刺激!”

    刀天下亦非泛泛之辈,曾受龙血沐浴,身体强度高的惊人。受此重击,非但没有因此受伤,反而一声大喝,再出一脚将箫独缺踢飞。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