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 武夫封刀(下)-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114章 武夫封刀(下)

    箫独缺被踢飞,却丝毫不显得慌乱。龙牙连斩数下,挥出了几道刀芒斩向刀天下。

    “锵锵锵!”

    试探的刀芒斩落,并没有丝毫的战果。在数声铿锵之声当中,刀天下跳出巨坑,目光凛凛,只有衣衫被划开了数道口子,露出了里面精壮的肌肉。

    “难缠的对手。”箫独缺眉头一皱,心里暗语。刀天下的强悍出乎他的意料,尤其是他的肉身,竟有如人间凶兽一般,近乎无坚不摧。

    “哈哈,刀胜已许久未曾遇见这般高手了。”

    刀天下仰空长啸,同样战意高涨。自从进入神州,四方挑战成名之后,他已经许久不曾如此痛快一战了。

    只见他伸手一招,被箫独缺弹飞的一战而胜便呼啸而来,旋即元功饱提,极招瞬出。

    “刀衔落日浸寒漪!”

    双方粗略交手,已明白对方根基绝不逊色于己。此时面对刀天下极招,箫独缺不敢大意,龙牙之上,突然绽放黑光。

    “至阴不阳!”

    箫独缺龙牙斩落,一道黑光随着刀气蔓延,似乎连沿途的空间都被吞噬了。

    滋滋滋!

    两人极招相碰,竟发出了诡异的声响,令围观众人无不惊异咋舌。然而与战两人,战意却是愈发高扬了。

    箫独缺挡下刀天下极招之后,突然罡足踏奇步,云手纳强功;脚踩太极,拳握阴阳,看似轻轻柔柔的一拳轻飘飘地打向刀天下。

    见着箫独缺这轻飘飘的一拳,刀天下瞳孔猛然一缩,同为绝巅的他,能深刻地感受到箫独缺这一拳所蕴含的文理。

    却见刀天下长刀后负,拳头一握,霎时间手臂上的肌肉虬结暴涨,凝练着龙血精华,充满霸道之意的一拳,破天而出。

    “龙拳!”

    刀天下一声大喝,浑身血液似乎都在沸腾,隐约之间,竟似有龙吟之声传出。刀天下的拳头,竟也恍惚化作了神龙之拳。

    轰隆隆!

    一轻一重,一柔一刚。两个蕴含着两种不同极端力量的拳头碰在了一起,旋即便是轰然一爆。就连虚空都难以承受这股碰撞的力量,在不断扭曲。

    整座无路之巅也都在颤抖,似乎就要不堪重负,崩塌毁灭。

    “龙夺目!”

    极招之后,两人为夺战机,强行硬撑,不退半步。箫独缺趁机出刀,龙牙直斩刀天下双目。

    顶尖武者的本能让刀天下来不及思考,猛然仰身,险险避开,只是飘去的长发,却被削去了一截。同时,刀天下身后的一战而胜猛然上挑,似乎要将箫独缺从下往上,力劈两半一般。

    箫独缺忙抽回龙牙一挡,并同时借助刀上磅礴之力飘然退开。

    随后双方对视一眼,再度前冲,展开了疯狂而又激烈的短兵交接。

    远处的柳三变看着两人交手的情况,不由得眉头深皱,忧上心来。“看两人的情况,实力在伯仲之间,若两人战至忘我之境,恐怕这一战难了了。”

    寻根说道:“现在我们也无法插手,便静待吧。等两人力屈之时,或许会出现阻止的契机。”

    刀天下与箫独缺两人战斗的激烈程度,有些超出了预期。这种棋逢敌手的战斗,冒然介入恐怕会因此两人本能的反击。

    而这两人的联手一击,恐怕在场之人,无人能够安然接下!即便是他寻根如今已恢复了司命尊的根基,也不敢说有三成的把握。

    柳无方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

    佛乡,静室之内,正在闭目的泣红颜缓缓睁开眼睛,吐出了一口浊气。

    “分明没有动武,但是精神消耗的令人震惊。幸好我身上丹药充足,否则要在短短两日之内恢复,简直妄想。”

    泣红颜站起身,扭动着纤细的腰肢,活络经脉。她本来为了救治李裔文,匆忙地便吐出了体内毒珠,倒是神魂有缺。为了救治博娴,精神高度集中,更是消耗了不少。

    这一次的调养,竟足足耗费了两天的时间。

    “两天了,不知道那个博娴有没有醒来。”

    泣红颜走出静室,正好旁边静室的房间里的叶武夫也走了出来。

    “你恢复的倒是挺快。”泣红颜说道,叶武夫本身伤势并未完全痊愈,借助了洗身池的力量虽然勉强完成了人物,但是消耗却是同样不少。根据泣红颜推测,恐怕已经隐约伤及了根基,需要很长的时间才疗养才是的,

    叶武夫拱了拱手,道:“也是多亏了圣女的丹药,不仅让我真元快速恢复,更是将我体内的暗伤治好了。接下来,便只需要好好调养便可了。”

    两人闲聊的几句,便见佛相微笑着走了过来。

    泣红颜问道:“博娴醒来没有?”

    佛相道:“晨间的时候博士生便已经醒来了,只是当时两位仍在休息之中,便没有打扰。”

    在博娴醒来的时候,佛相第一时间便准备告知泣红颜,但是当时见她正在调息的关键时刻,便没有打扰。

    泣红颜美目一亮,急道:“快啊,带我去见他。对了,柳无方呢?怎么没见他跟你一起过来?”

    泣红颜左右一看,发现没了柳无方的身影,不由得皱起了黛眉。

    佛相解释道:“小方有事,已经提前离开了。他说有圣女在此,一切安心。”

    “算他有眼光。”泣红颜得意地哼哼了两句,也就不再纠结这个问题。

    叶武夫这时道:“领路吧,正好我也有事要请教他。”

    佛相皱了皱眉头,道:“是先前血为王所说的前辈体内的暗伤吗?”

    在那最终一战之中,佛相听夜流光说过一些情况,血为王曾到叶武夫有暗伤再身,也是因此才导致了顾惜朝不慎重创的。

    泣红颜道:“想不到这个博士生还真有些本事,竟然这么多人要等着问他问题。小和尚,还不快快带路?”

    泣红颜瞪了一眼佛相,显然为他如此磨蹭有些不耐烦了。

    佛相苦笑了两声,道:“二位请随我来。”

    三人来到洗身池,却见博娴盘坐在池内,与念禅一左一右,吸纳着洗身池内的灵力修复自身伤势。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