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 地心炎-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115章 地心炎

    听到三人脚步声,博娴眉毛动了动,缓缓睁开了双眼。

    第一眼,他便看见了三人之中美貌动人的泣红颜,当即笑道:“这位想必便是毒脉圣女了,我已经听佛相说过事情的经过了,博娴十分感谢圣女救命之恩。”

    泣红颜道:“你也不用道谢,我并非无偿出手,而是抱着目的而来。”

    “你的目的人物,可也是我的好友啊。”博娴苦笑了几声,旋即面色凝重起来。“劳烦你转告红尘素衣,开始进行妖域解封之事吧。”

    目前江湖上的情况,已经由佛相告知博娴,因此他知晓泣红颜是因何来此。

    藏虚身死,博娴也是十分痛心。两人相识在三教内战落幕之时,曾联手平定狮虎族的侵略,更是两度联手,平定烟都和诛仙海,交情之深,并非泛泛。但他更知死者长已矣,生者犹可追。越是在这种情况,就越是需要冷静。

    他向来也觉得自己很幸运,因为能够遇见了柳三变这个接旗的人。否则光是目前的情况,足可让他顾此失彼。

    佛相神色一动,似有猜测道:“莫非是逍遥子?”

    先前尸罗圆谛也曾说过,逍遥子是练有续脉之术的。

    “你也知晓?”博娴也有些愕然,毕竟妖域封印之事已久,便是他也只是从一些典籍之内了解到逍遥子此人的。

    佛相点了点头,道:“曾听戒座提过,只是不知他竟是唯一知晓此法之人。”

    博娴摇了摇头,道:“续脉之法,据我所知,至少有五人习有。但是,相比于寻找其他四人,解开妖域封印,将逍遥子接出反而是最快的办法。”

    续脉之法,若说玄奇,确实也十分玄奇。但存在既是道理,或许各人的方法各异,但绝不可能会只有一人掌握。只是相对于其他四人,反倒是现今明确在妖域之内的逍遥子最易接触到。

    “解放妖域,逍遥子是吗?”泣红颜点了点头,道:“好,此事我会转告柳三变。既然事情已经有了进展,我便先回去了,告辞。”

    泣红颜心中记挂着李裔文,匆忙而去。

    佛相说道:“叶前辈,你不是也有问题要询问博士生么?是否需要小僧等人回避。”

    “不必了。”叶武夫摇了摇头,看向博娴道:“你可知晓,武林之中,谁人出手之时,会有雏凤轻鸣之声传出?”

    “凤鸣之声?”博娴闻言,眉头深皱。沉思了许久,才缓缓摇头,反问道:“你确定出招者是人,而非异兽么?”

    武林之中,奇特的武学层出不穷。但饶是以博娴的见识,也不记得有谁的武学之中会带着雏凤轻鸣之声,若是其他异声,倒是记得不少。

    “是人。”

    “很抱歉,我并没有任何的印象。”博娴摇了摇头,他记忆中并没有这样的人物。

    “无妨,我也不打扰你调息了,告辞。”叶武夫点了点头,转身就要离去。

    博娴道:“叶武夫,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叶武夫步伐一顿,许久之后,才轻轻地说道:“烟都、诛仙海已灭,余下数人,我相信柳三变能很好的处理。这一个江湖,我厌了。”

    博士生神色有一些悲凉,道:“江湖之中,杀人人杀,谁也不知道死亡会在什么时候降临。你能安然退隐,很好,很好。”

    这一个江湖,叶武夫厌了,博娴又何曾不厌了呢?阴谋暗计,勾心斗角,除去了那些野心勃勃之人,又有谁会不厌?

    只是他与叶武夫不同,叶武夫一介武夫,独善其身。博娴却是心怀苍生之人,若非是有了柳三变接过大旗,他也无法安心退居二线。

    叶武夫道:“一页纸薄,历遍风霜之后,早已经不堪为记,突然隐退,是叶武夫自私了。”

    博娴朝着叶武夫微微躬身,道:“对于你的改邪归正,博娴感到由心的欢喜。这一段时间,也十分感谢你的付出了。”

    “我虽退隐,但若到必要的时刻,也会再次入世。博娴,也替我转告一声柳三变与顾惜朝他们,希望我们永远不会再见,并且——叶武夫对于这段时间的战友之情,会一直铭记在心。”

    “半面假颜分善恶,此身今是两心融。寒刀不纵江湖乱,卷作苍茫一阵风。”

    淡淡的辞号,是归隐的前奏。叶武夫负手而行,逐渐远离了佛乡,也逐渐远离了这座纷乱的武林。

    “希望叶前辈能好好隐退,不要再踏足这一个混乱的红尘了。”佛相略有感慨,他虽然年级尚轻,阅历不深,但就是这短短一段的红尘路,已让他身染沧桑了。

    博娴却道:“叶武夫虽然隐退,但是方才的一个问题却蕴含了不少的信息。凤鸣之声,又是一个隐藏在台面之下的人么?”

    叶武夫负创之事,博娴也已经知晓了。虽然方才叶武夫没有明说,选择了将这件事情带入山林之中,但是博娴却敏锐地察觉到了异常点。

    “看来,有必要关注协议爱这方面的信息了。”博娴心中暗道,台面下的敌人,远比台面上的对手要更具有威胁力。

    佛相道:“前辈请好好修养吧,佛相也退下了。”

    “且慢。”博娴摆了摆手,道:“我……能一见婉惜么。”

    婉惜,这个让他惋惜的人,让他痛心的人。分明是毫不相干的两个人,如云泥一般遥远的心思,却偏偏有着相同的样貌,也偏偏叫他遇上。

    若是没有婉惜豁命相救一事,他或许能狠下心来将她诛杀。但是经过了此事,他还能狠得下心吗?

    博娴不知道,自己的内心已经不能在想以往那般,在闪过疑问同时便给出答案。于是他决定跟婉惜好好谈谈,或许让她归隐,是彼此最好的结局

    “嗯——”佛相看了看博娴,又不着痕迹地打量了一眼一旁的念禅,道:“的确是婉惜送前辈前来的,因为她烟都人的身份,被半囚禁到了一处密室,既然前辈要见,佛相这便去将她带来。”

    佛相离开洗身池,博娴面色幽幽,似乎也不知该如何面对婉惜。

    一旁,念禅悄悄地睁开眼睛,睨了一眼博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