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十年先天-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116章 十年先天

    无路之巅,激战依然。

    持续的战斗,让刀天下与箫独缺已经有了不小的消耗了。

    “棋逢敌手之战,痛快!”

    战斗到了酣处,刀天下哈哈一笑,身体骤然跃起,一战而胜横斩而出,举世的极招,无匹的刀芒,悍然而出。

    “云海生烟天断层!”

    箫独缺不敢大意,同样饱提功体,并出绝式相抗。但见龙牙之上白色光芒大盛,让人无法直视,正是至阳之招!

    “至阳不阴。”

    轰!

    至强者极招硬撼,又是一番地裂天惊,狂暴的冲击波激荡而出,席卷天地。远处的寻根面色微沉,一闪身出现在李裔文身前,将冲击波尽数挡下。

    至于其他人,皆是顶尖高手,各自定力不摇。

    与战两人,则是各受其力,纷纷吐血倒退,极限一式,旗鼓相当。

    而刀天下身在半空,无法借力卸劲,身形倒飞。

    箫独缺见状,强行抑制体内翻腾的血气,猛然一跺足,冲天而起。手中的龙牙闪烁着夺命的光芒,如同孽龙再世,直扑刀天下而去。

    噗!

    饶是刀天下身躯曾受龙血灌溉,也无法抗衡灌注了箫独缺绝世内元关注的刀刃,被龙牙一刀贯穿了腹部,鲜血淋漓飘洒。

    刀天下负创吃痛,却面不改色,抓住了箫独缺的手腕,便是一记强烈的肘击。恐怖的力道,直接让箫独缺以远超来时的速度倒飞,最后轰然砸落在地。

    刀天下也紧随着落地。

    “一招决胜吧!”

    刀天下仰空长啸,分明已经日中之时,天地却陡然陷入了一片昏沉之中。旋即,一轮苍茫落日,在其身后浮现。正是强招里的强招,极武中的极武。

    “阳关叠唱·落日无人!”

    刀天下一跃而起,双手持刀,从天而来。无匹的一式,撼天震地!

    箫独缺见状,也勉力将功体催发至极限,功元饱提,龙牙之上,黑白色的光芒交替闪烁,首现了阴阳完美交汇的极限武学。

    “阴阳无极!”

    轰!

    两人极限一式,震得经历了无数次巅峰大战依旧丝毫无损的无路之巅都隐隐难以承受,漫天灰尘蔽目。饶是在场之人,个个皆是人中豪杰,根基非凡,也被震得体内气血翻腾不休。

    而待得烟尘散去,印入众人眼帘的结果却是……

    砰!

    两人突然再对拳,双双吐血倒退,身体跄踉。

    龙牙短刀插入了刀天下胸膛,一战而胜同样贯穿了箫独缺腹部,两人竟是同时被对方的极限武学重伤了!

    柳三变面色一变,正忍不住要上前阻止两人继续比斗,一道人影却更快而出了。

    “死来吧!”贪狼一声凄厉大吼,眼中闪过了视死如归的坚毅之色。双手之上铁爪闪烁着幽森毫光,竟是分别攻向了两人的咽喉。

    “哎呀,不妙!”柳三变等人心里一惊,忙冲身上去。以现在刀天下两人的情况,恐怕无法避开贪狼这一下绝杀。

    然而贪狼蓄力已久,纵使柳三变全力奔袭,也已经来之不及了。

    危急之际,赫见刀天下与箫独缺对视一眼,竟是拔出了对方的武器。

    “阳关叠唱·落日无人。”

    “阴阳无极!”

    两人一眼对视,默契在心。竟是拔出对方武器的同时,将对方极限武学余力逼出,攻向了贪狼。

    然而还不等柳三变等人松了一口气,一道强烈的剑气突然自暗处而来,将两人发出的极招余威打散。

    “是谁?”柳三变等人面色大变,这道突来的剑气太强太快了,几乎瞬间便将刀天下两人的攻势破去,让人措手不及。

    暗处,剑千秋身形一转,突然离去。

    贪狼速度不减,直杀而来。刀天下与箫独缺不由得再对视一眼,苦笑咳血。豁尽了全力的他们,如今可没有了丝毫的反抗能力啊。

    然而就在两人即将殒命之刻,一阵清风突来,旋即便见一头白色发丝飘扬随意。

    “阴谋奸宄。”

    夜流光速度天下无双,瞬间便来到了贪狼身侧,面无表情地突起一式,直接将贪狼打得吐血倒飞,跌落了无路之巅。

    同时,远处天外惊鸿一闪,直追贪狼而去。而在此时,柳三变等人才堪堪赶到。

    “好友,你无事吧?”

    柳三变匆忙而来,将刀天下搀扶,并喂他服用了几枚丹药,一脸紧张地看着他。

    丹药入口,刀天下天灵瞬间蒸腾起一阵白雾,让他伤势好转了许多。

    “我无事。”刀天下摇了摇头,随后便原地坐下,开始调息。即便是曾沐浴龙血精华的他,与箫独缺一战之下,也可谓是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

    当然,收获也不容小觑。此战过后,他的武境必将再有精进。到了他们这个地步,每一丝一毫的精进,都是对实力恐怖的叠加。

    柳三变见刀天下并无大碍,才稍微放下心来,他走向了箫独缺,也递过去了几枚丹药。

    箫独缺看了看柳三变,目光低敛,竟是直接转过身去。

    “箫前辈。”柳三变皱了皱眉头,他对箫独缺不熟悉,但是箫独缺的举动,却是实在太无礼了。

    这也同样代表了箫独缺的态度:这件事,并无转圜的余地!

    就在此时,无路之巅下,突然传来了战斗的波动。

    “我下去一观。”夜流光说道,身形一闪便离开了。

    柳三变点了点头,随后说道:“箫前辈,当日之事非是我等所愿,也不知是前辈的什么人被削去了功体,不妨说出,大家一起探讨方法?”

    虽然不清楚箫独缺此人,但是此人能与道门令师齐名,又能与刀天下拚斗至这等地步,若无必要,柳三变并不想增加这样恐怖的一名敌人。

    箫独缺并没有答话,只是身躯又是一阵颤抖,咳出了数口鲜血。

    远处,寻根推着李裔文缓缓而来。

    就在此时,远空之上,两道身影凌空而来,同时,轻柔快意的辞号,震耳而来。

    “莫论前程似锦,回首便背西风,天地尽绝也空。浩然气,快哉风,一笑留踪。”

    箫独缺面色骤然一变。

    ……………………………………

    宗上天峰。

    道印玄机背着令师,一路向下,一路深入,逐渐来到了宗上天峰地下近百丈的一间密室了。

    “自从百年前,宗上天峰地底深处出现了地心炎,天衢君便修建了此座密室,用以修炼,至今未出,不知现在进度如何了?”

    玄机心思流转,当年正好天衢君得到了一种秘法,便在此地开辟了一间密室,闭关修炼至今。

    玄机上前轻轻推开了密室的门口。瞬间,一股炎热的气流扑面而来,恐怖的温度,让玄机与令师发梢都开始扭曲起来了。

    “好可怕的热度。”

    玄机暗自心惊,忙运转功体,将自己与令师覆盖住,抵住了这股恐怖的温度之后,他才开始在密室之内打量。

    密室很小,不过十数个平方,内里也十分空荡,只有一名火人,盘坐在密室中央。

    霍!

    蓦地,火人突然张开双眼,一双眸子散发着如神邸一般淡漠无情的眼神。

    “好可怕的眼神。”玄机眯了眯眼睛,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自己因为这一个眼神,元功的运转在不知不觉之间竟是快了数分。

    火人眼中的淡漠很快褪去,双眸之中,竟还有着一丝憨厚,旋即瓮声瓮气地开口。“师叔?你为何来此?你背着的又是谁?”

    原来这个火人,竟是在此闭关百年的天衢君!

    “天衢君,你怎么会成为这个模样。”玄机没有回答,而是反问道。天衢君方才的样子实在是可怕,尤其是那一双眼睛,淡漠无情的简直不似人类。

    天衢君:“炎神已经修炼至最后关头,这一身的火焰,已经持续了十数年了,并无大碍。”

    天衢君似乎并不知道玄机心中的惊奇,而是老实地说出自己的进展与解释方才的模样。

    “竟有如此神奇的武学。”玄机赞叹,见天衢君的表现并没有异样才说道:“此人乃是道门令师,具体情况如此。”

    玄机指了指自己背后的令师,并将令师遭遇算计的一事说了出来。

    “什么?竟敢如此算计我们!”天衢君似乎是意外的愤怒,浑身火焰暴涨,就连密室之中的温度,也陡然上升了数倍。

    玄机皱了皱眉头,道:“天衢君,冷静!此事自有天华君等人处理,你继续安心闭关便好。”

    天衢君身上的火焰逐渐平息了下来,许久之后才说道:“师叔带令师前来,是要借助地心炎暂时镇压么?”

    玄机点了点头,道:“不错,如今迷神花已经不知去向,问仙台上的阵法已经失效。仓促之间,又没有寻得他法,便想起了地心炎,想要以此一试。”

    地心炎乃是宗上天地心处涌出来的火焰,玄奇无比。但是能不能配合镇压令师,玄机也并不能担保。

    天衢君道:“这个办法倒是可以尝试,有我与地心炎合力,将令师困在,应不成问题。”

    “那便交给你了。”玄机将令师放下。

    天衢君闻言,操控着火焰延伸,将令师接了过来。随后身体平移,座下出现了一处通口。天衢君压缩着火焰,形成了一处被火焰封禁的空间,并将令师送了进去。

    天衢君:“师叔,有地心炎在,我当能困住令师。但是随着我武学精进,地心炎也被逐渐消耗,当消耗到达一定程度之时,恐怕便难以持续。以我估计,最多半年,令师伤势痊愈之后,我便再无法阻拦了。”

    “半年,足够了。”玄机点了点头,道:“此事劳烦你了,我会尽快找到其他办法。”

    半年的时间,应也能够找出解开令师仙障,或者让他恢复原样的办法了。

    玄机离去,密室大门再次关闭。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