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第一百一十八 高丘笑蓬莱-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117章 第一百一十八 高丘笑蓬莱

    无路之巅。

    寻根说道:“想不到此战,还真是波澜起伏啊。”

    柳三变苦笑。“的确出人意料啊。”

    刀天下与箫独缺一战,众人都是心知会是一场武学上的盛宴。然而贪狼的突袭,刀天下与箫独缺各自使出对方的极限武学,神秘剑客的一剑,以及欺风行客最后的力挽狂澜,皆在众人的意料之外。

    大惊大喜,不外如是。

    他看了看刀天下,又看了看李裔文,道:“本想寻一个恰当的时机让你们见面,今天的情形,也太悲情了一些。”

    “无事。他——还好吗?”李裔文摇了摇头,看着刀天下,面露担心。寻根担心他被牵连负伤,因此并没有第一时间冲了过来,而是等势态平稳之后,才推着他过来的。

    因此,他并没有看到刀天下服药之后,明显有好转的情况。

    “他没事,服用了丹药之后,修养一段时间便好。”柳三变说道,对于刀天下的体质,他有足够的信心。只要不当场死亡,刀天下都能够凭着自己的体质痊愈。

    而这时,箫独缺也转过身来,目光阴沉地看着李裔文。

    “你便是李裔文?你的身体……是你!司命尊!”

    箫独缺目光一动,落到了寻根面上,不由得骇声开口。显然在这里遇见了寻根,让他有些出乎意料了。

    寻根眉头一皱,奇道:“箫独缺,你认识我?”

    寻根狐疑地看着箫独缺,深深皱眉。他如今已经找回了司命尊的记忆,但是记忆中,却并没有箫独缺的印象。除非,与箫独缺的接触,是在那一段他至今无法忆起,被抽取脊椎龙骨的时间里!

    “不,不认识。”箫独缺摇头否认了,只是突然变得有些深沉的目光,让事情显得并不单纯。

    就在这时,天传辞号,裳不归带着乐无忧也来到了无路之巅。

    “小子,我可是将出场念辞号的威风都给你出了,你可别让我失望啊。”裳不归拍了拍乐无忧肩膀说道。

    “多谢裳大叔替无忧年辞号,无忧定会尽力。”乐无忧温和的笑了笑,显然与裳不归相处的还不错。随即他深吸了一口气,缓步走向了箫独缺。

    “嗯?”寻根看着乐无忧,眼神微微一凝,似乎觉得有些眼熟,但一时之间,却又认不出来,只好频频将疑惑的目光投在他身上。

    “无忧,你怎会来此。”箫独缺皱眉,看向了后方的裳不归,神色不善。

    乐无忧如今功体已废,不说千里迢迢来此,便是到了此地,也绝计登不上无路之巅的顶峰。而这些人费尽心思将无忧带来,目的为何他自然一目了然。

    裳不归感受到箫独缺目光,毫不在意地耸了耸肩膀。显然对于这个与道门令师齐名,又能与刀天下拼个两败俱伤的绝世强者,一点儿都不怂。

    乐无忧笑道:“自然是为了大伯你来啊。无忧从小便无心习武,这一次功体被削,也算是遂了我的心愿……”

    “不行!”

    箫独缺断然一喝,道:“你必须习武。”

    乐无忧皱眉抿唇,但很快就将情绪压了下去,似乎这种负面的情绪,从来都不会在他身上停留超过一息的时间,他舒缓地笑了小,道道:“大伯一直强调无忧必须习武,能否跟无忧明言,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你日后自会明白,咳咳……”箫独缺又咳了几口血,突然觉得有些目眩。

    柳三变敏锐地察觉道箫独缺的异常,快速将丹药塞入了乐无忧手中,并朝着他眨了眨眼睛。箫独缺虽然不愿接受他的好意,但是乐无忧看起来对自己功体被废一事并不在乎,也许可以从乐无忧处着手调解。

    而不论如何,赠药这个善果还是需要埋下,以保证未来谈话的契机。

    “大伯,你伤势十分严重,不如先服下丹药吧。”

    乐无忧十分清楚箫独缺的性格,接过丹药,朝着柳三变笑着点了点头后,便靠近了箫独缺。

    “大伯不能接受他们的帮助,咳咳。”

    箫独缺艰难伸手一推,将乐无忧拿着丹药伸过来的手推开。而这突然的动作,又牵扯到了他体内的伤势,不由得大口咳出了数口鲜血。

    乐无忧双眼一转,突然捡起一战而胜就要朝着自己肩膀砍去。

    “你做什么?”柳三变吓了一跳,赶忙阻止。乐无忧只是废武而已,尚有办法可以重修。即便如此,箫独缺都要与来个决一死战。若是乐无忧再有什么意外,恐怕届时事情就更加无法收拾了,。

    “大伯不愿服药治疗,无忧便陪他一起受伤啊。”乐无忧温和一笑,他自然知道柳三变等人的担忧,但是他也只是想通过这种方式,一步步软化箫独缺内心而已。

    箫独缺面色苍白,看着乐无忧,眼神依旧执拗,显然要他放下这段恩怨,很难做到。

    乐无忧心下一软,对于这个从小将自己养育长大的大伯,他同样无比的在意。

    他想了想,说道道:“当日是我自愿放弃抵抗的,这件事怨不得众位前辈。我答应大伯以后会重新习武,你服药好么?”

    柳三变道:“不错,柳某也会全力协助小友重修的。”

    若只是重修便能化解这段恩怨,自然是再好不过了。

    而在一旁,寻根目光一直都落在乐无忧身上,眼中的疑虑越来越浓重。

    “这……”箫独缺则明显犹豫了起来,乐无忧天资非凡,即便是心底十二分不愿意习武,在他的强迫之下,勉强习武也能达到先天之境。若是他能够认真修炼,成就必然更大,速度也会大大加快。

    届时,他才能真正的放手,让这只雏鹰翱翔天空。

    乐无忧温和地笑了笑,坐下了保证。

    “十年,无忧必定重回先天。”

    柳三变闻言目光一亮,奇道:“小友天资,果真非同一般啊。”

    重修之路,虽然会更加的便捷快速,但是要在十年之境再入先天之境,就非是常人所能了。

    “前辈谬赞了。”乐无忧朝着柳三变躬了躬身,温文尔雅,谦逊有礼。

    “咳,好。既然如此,我暂时不会追究爱李裔文,但是记住你的承诺。”乐无忧已经许下承诺,那么十年之内,他必定会再次踏入先天之境。但他也不能就此应下,怕坏了乐无忧积极的心理,因此仍是留下了一句狠话。

    说完之后,箫独缺捂着伤口,转身就要离去。

    乐无忧忙跟了上去,将丹药递给箫独缺。

    “我不会接受任何人的帮助。”箫独缺将手一挡,依然是坚决不愿意接受。

    “这……好吧。”乐无忧点了点头,转身背着箫独缺对柳三变做了一个喝水的动作,随后两人相视一笑。

    这时寻根突然说道:“你重伤在身,行动不便,让我送你吧。”

    “你……”箫独缺回身愕然。

    就连柳三变与李裔文也是奇怪地看着他,显然对于他莫名的举动,也感到讶异。

    寻根并没有解释,依旧是眉头深皱,噙着浓浓的疑惑。他朝着李裔文两人点了点头,随后走到了箫独缺身前。

    “有一些疑问,我想与你单独一叹。”寻根说道。

    “唉,也罢。劳烦你了。”箫独缺莫名一叹,让一旁的乐无忧也不由得对寻根露出了好奇的眼神。显然对于寻根能够让箫独缺破例接受帮助,也十分的莫名。

    而箫独缺的反应,则更是让寻根眼中的疑惑加深了。若真不认识自己,箫独缺会有这样的神态?

    不管如何,之后详细一谈,应该便可厘清了。

    “我先送他们离开了,请。”寻根与其他人招呼了一声,带着箫独缺与乐无忧化光而去。

    “这个寻根,怎么也怪怪的?难道是无忧身上有什么秘密?”裳不归走到柳三变身旁,轻声嘀咕。先前碎黄泉见到无忧也是如此反应,而且更为激烈。寻个则是一直盯着无忧,然后似乎逮住箫独缺问个明白。

    柳三变眉头一挑,奇道:“哦?好友难道知晓什么?”

    裳不归道:“我们在寻找乐无忧的时候,也遇上了正在寻找他的碎黄泉。可是碎黄泉在见到乐无忧之后,突然发疯了似的跑了。”

    想起碎黄泉那个疯癫癫的样子,裳不归就想笑,毕竟他对这个跟踪过自己一段距离的家伙并没有什么好感。

    “竟有此事。”柳三变心中大奇,但随即心念一转,便发现了其中的相同之处。

    这小兄弟,不简单啊。柳三变看着寻根几人离去的方向,心里说道。裳不归或许不知,但是柳三变心里十分清楚,寻根与碎黄泉最大的共同点,那边是——妖域!

    只是这件事暂不宜公布出来,柳三变便没有将之挑明。

    裳不归也没有太过在意,而是看着正在调息的刀天下,奇道:“你不是请了好几个人来压阵么,怎么还会战斗的这么激烈。”

    就他所知,柳三变为了这一场比斗,可是邀请了好几名超强的角色来压阵的,想不到也无法阻止两人战斗至两败俱伤的境地。、

    “两人之战太过剧烈,贸然出手阻拦,恐怕会取得反效果。再加上此事发展有些复杂,详情如此。”

    柳三变也有些无奈,这次的事情,的确超出掌控了。又或者说,刀天下平日所展现出了的实力,还远远不是他最强的实力,这一点让柳三变错判的同时,也敲醒了一个警钟。

    这个武林,藏招的人太多太多了。任何人,皆不可小觑啊!

    裳不归听完柳三变的转播之后,奇道:“哦?那他们两人失去追击那名暗中出手之人了?”

    剑千秋与聆音两人联手追击,必然能够手到擒来,看来这方面不需要再操心了。

    柳三变点了点头,道:“不错。此地并非谈话之所,我们先回转读书堂吧。”

    虽然目前附近并没有人,但是此地显然不是谈话的所在。柳三变把住了李裔文的轮椅,就要准备离去。

    李裔文道:“不等夜流光他们了吗?”

    夜流光与顾惜朝两人都往无路之巅山下去了,这许久的时间也没有回来,也不知道遇见了什么。

    李裔文话音刚落,两道身影便疾驰而来。其中顾惜朝手中,还拿着一块木牌。

    “贪狼脱逃了?”柳三变问道,因为顾惜朝两人面色的神色显得有些凝重。

    “她死了。”

    顾惜朝将手中木牌递给了柳三变,道:“在追上之后,便只发现她的尸体。在她尸体之上,则是放着这块木牌,上面记录着贪狼一生所造的杀孽。”

    “哦?武林之中,又有能人入世了?”柳三变面色微变,接过木牌看了看,却没有发现特殊的地方,似乎就是一面普通的木牌,只是上面所书的内容有些令人愤怒而已。

    “或许吧,我并没有看见那人的踪迹。”顾惜朝摇了摇头,在他还没到达无路之巅低下的时候,便听闻了贪狼的惨叫。随后加速落地,便看见了贪狼的尸体以及这块木牌。

    他与夜流光在下面耽搁的这些时间,其实是将无路之巅附近都查探了一番,只是并没有丝毫的收获。

    夜流光道:“时至今日,诛仙海近乎全灭,烟都雨宫与博士生千丝万缕,依我看来,应意无祸乱之意,我们也不想赶尽杀绝。这段时间我与顾惜朝会回到天绝峰,若是有其他三人的信息,可随时令人传讯。”

    奔波这许长的时间,夜流光也有些疲倦了。如今烟都已灭,诛仙海更是近乎死绝,他也终于可松了一口气了,

    顾惜朝哈哈一笑,道:“好友他早已准备隐居,不过我倒是挺欣赏你们几个,若是有需要,也可令人传讯给我。”

    顾惜朝功体轻灵,性格虽不入凡俗,却也豪爽大方。这段时间来,对于李裔文、柳三变等人也是颇为的欣赏。虽然选择是与夜流光一同回到天绝峰隐居,但是若真有需要,他必也不会推辞。

    更甚至,他内心其实深知夜流光对于这个武林,仍有许多的眷念,退隐对于他来说,本就是一个不可能实现的目标。至多的,也就是在天绝峰休养生息一段时间而已。

    不过这又如何,他天外惊鸿,乐意奉陪啊。

    柳三变躬身说道:“多谢前辈美意。这一段时间,也多谢两位前辈的付出了。”

    却是,两人根基深厚,武学更是各有特色,在这段时间为正道,确实立下了不少的功劳。

    夜流光道:“既然如此,我们先告辞了,请。”

    两人化光离去。

    柳三变道:“我们也先回读书堂再做详谈吧。”

    “好,我要带李裔文。”裳不归点了点头,带着李裔文就跑了。

    柳三变苦笑几声,也领着刀天下离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