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奠我一生 自欺欺人-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119章 奠我一生 自欺欺人

    “根据裳不归定律,这人与落日残声应无关系。”裳不归突然一脸肯定地说道。

    “这又是直觉?”

    柳三变看着裳不归,面上露出了好奇之色。身为他的好友,柳三变可是知道裳不归有一个十分奇特的本领,那便是这所为的裳不归定律。虽然有时候跟事实结果天差地别,但有时候却准确地如同事实。

    “不错,不过我相信事情很快便会得到验证。”裳不归点了点头,站了起来。“刀天下,很多谢你提供的线索,我会以此为切入口开始调查。”

    “不用,我也挺想知道那名青年是何方神圣。”刀天下笑道。虽然刀天下性格洒脱不羁,但是对于这种被人砍了一下就跑的事情,还是有些不爽的。

    他甚至有了打算,等裳不归将此人找出的时候,再去找他好好打上一架了。

    得到了消息,裳不归便有些坐不住了,说道:“既然已经有了眉目,我也不再多留了,请。”

    裳不归离去,读书堂内便又剩下了三人。

    大唐王朝仅存的三人。

    “我们,很久没这样聚在一起了。”刀天下突然说道。

    自从大唐王朝破灭,三人辗转流浪在神州武林之中,虽然柳三变与两人皆有保持联系,但是三人同时地坐在一起,这样的场景,阔别的真是太久太久了。

    久到恍若隔世。

    “对不起。”李裔文微微低头,对于柳三变,对于刀天下,他心中皆有浓到无法化开,浓到连自己多不敢轻易放下的愧疚。

    刀天下哈哈一笑,拍了拍李裔文肩膀,说道:“我早已经释怀,并走出了那一段黑暗。可是你却仍在停留,这样可不行啊。”

    自从来到了神州武林,莫开便化名刀天下,也的确活出了自己不一样的人生。

    李裔文则是抿了抿唇,轻声道:“我——无法放下。”

    “无论如何,至少我们三人之间,再无芥蒂了。”

    柳三变笑着说道,目光微微有些泛红。眼前的两人,皆是他这一生最为珍惜的朋友。他们两人若能放下各自心中的隔阂,那便真是再好不过了。

    李裔文道:“莫开,这一次,多谢了。”

    对于箫独缺的挑战,即便是他现如今废武了,也只会眉头不皱地应下,那时候的结果,自然不用多说。对于莫开能够专门前来,替自己挡下一切,李裔文衷心感动。

    也正是因为这股感动,让他决定去尝试,尝试去放下对莫开那种因为愧疚而避不敢见的情绪。

    “我们三人之间,何必言谢。”刀天下笑了笑,道:“好了,我现在情况不便多谈,先给我安排地方疗伤吧。”

    柳三变指了指一旁的草庐,道:“目前读书堂便只有这数间房舍,除去最左一间乃是毒脉圣女所住,其他你可随意挑选。”

    刀天下点头,随意选了一间草庐进入。

    李裔文却问道:“圣女?她怎会在此?”

    对于泣红颜,李裔文自然也不陌生。当初为了夜流光毒患而奔走,寻借初春霡霂的时候,圣女也算是帮了不小的忙。只不过对于这个全身是毒的女子,李裔文也说不上是怎样的感觉。

    柳三变笑了笑,道:“还不是我的好友魅力太大,将人家牢牢地迷住了。”

    李裔文沉默不语了,柳三变也似乎知道什么,不再多言。

    在沉默之中,柳无方却是一脸严肃地走了进来。

    柳三变问道:“小方,你怎独自一人回来?圣女呢?博士生之伤,可有大碍?”

    “博娴前辈经过圣女治疗,应无大碍,算算时间现在应也转醒。我本在听到无路之巅决战的时候,便动身前往的,谁知却在途中遇见了一些怪事。”

    柳无方从怀中取出了几个木牌,递给了柳三变。“我在途中发觉有不少作恶之人皆被杀害了,在他们的尸体之上,则是放着这样一块木牌,上面记录着死者所犯的罪行。”

    “哦?”

    柳三变接过木牌,同时在自己怀中也取出了顾惜朝发现的木牌,两者比较,确实是同一人的字迹。

    柳无方奇道:“师尊,你们也遇见了这样的事情?”

    “这是贪狼的木牌,详情如此。”柳三变将无路之巅的事情说了一遍。

    柳无方顿时觉得自己错过了一场世纪大戏。

    “如此说来,现在夜流光与顾惜朝两位前辈,已是准备退隐了?”柳无方突然问道。

    柳三变点了点头,道:“他们本就是已退隐之人,是烟都再出,我才将他们拉出来的。现今烟都与诛仙海皆已不成气候,选择再次退隐,也不奇怪。”

    柳无方道:“那接下来,我们要面临的困难,就更不好处理了。”

    就在此时,剑千秋突然来到。

    “剑主,不知情况如何?”柳三变问道。

    他自然知道在无路之巅的时候,剑千秋突然离去正是为了追踪那一名发出剑气的神秘人。而在他之后,聆音也在夜流光到来的时候追了上去。现在看来,恐怕是有了结果了

    剑千秋:“想不到你尚还叫了道门聆音前往,可惜,我们两人皆没有追上那人。不过有一点我怀疑,那人是烟都之人。”

    柳三变奇道:“剑主何来此猜测?”

    剑千秋:“当今之世,能让我与聆音皆无法追上之人,除了夜流光,便只有功体极度特殊的之人,而目前武林,便只有烟都了。”

    柳三变沉吟了一会,剑千秋所言有理。烟都功体十分特殊,可化作烟云,瞬间遁逃无踪。

    他点了点头,说道:“好,柳某知道了,多谢剑主此回相助。”

    “不必。”

    剑千秋摆了摆手,转向李裔文说道:“李裔文,你如今虽然废武,但你天资仍在,剑道也仍在,希望你不要因此而丧志。早日站起来吧,若有需要,七尊剑会全力襄助。”

    “多谢。”李裔文点了点头。

    剑千秋离去。

    柳无方道:“师尊,关于赤龙臂,我已经融汇到一个关键的地步,若无他事,我将要再次闭关了。”

    “去吧。”柳三变摆了摆手,柳无方前往后山闭关。

    “你,要不要去拜祭一下藏虚道长?”柳三变问道。

    李裔文面容突然扭曲,但瞬间便又恢复了。他轻轻点了点头。

    柳三变推着李裔文往后山而去。

    ………………………………………

    留仙翠篁。

    墨张声形态愈发地消瘦了,似乎风一吹,便能将他吹离人世,一副大去之期不远的模样。此时,他正坐在两名师弟的坟墓之前,双手抚着碑上的文字,老泪纵横。

    就在此时,冷风一吹,夹着细雨飘飘,一条意外的身影,突来造访留仙翠篁了。

    “漠漠轻寒上小楼,晓阴无赖似穷秋,淡烟流水画屏幽。自在飞花轻似梦,无边丝雨细如愁,宝帘闲挂小银钩。”

    “白首留仙,织梦人——南宫飞飞,前来拜访。”

    足青玉,腰环佩。一袭的翠篁,在满山的翠篁之中,更显的青翠。南宫飞飞轻摇着千织翼,面带微笑地到来了。

    墨张声收起了眼泪,回身与南宫飞飞一眼对视。

    他们,是何关系。

    而准备前往风月学堂的天华君,经过了一路跋涉,也总算如愿见到了风月学堂现今的主事——洪范。

    “想不到玄月去后,他门下弟子,现如今也个个皆是能独挡一面的强者了,这一份授徒的本领,可真是叫人羡慕啊。”

    洪范窝在了座椅之上,死鱼眼微微吊起,任谁见着他,都只会认为这是一个将死老朽,而不会联想到他会是三教之中,儒门内辈分高的吓死人的大前辈。

    “前辈开创风月学堂,教育英才无数,素有儒师之称。相比于前辈的学生,我们数人实在不足一提。”天华君谦逊一笑,若真是论辈分,洪范要远远比他,乃至于比玄月要高上许多。

    要知道,在洪范成名的时候,道门尚还没有宗上天峰一脉。而如今洪范的友好,也仅是当初与玄月同为主和派所结下的善果。

    “哈哈哈,有趣,你比虞千秋那个小子有趣多了。”洪范哈哈一笑,前两次来的虞千秋冷冰冰的跟一个闷葫芦似的,这一次来的天华君虽然大方得体,谦逊有礼,但是言语之中,却又带着一丝不可捉摸的机锋之意。

    洪范虽然大笑着接下了天华君的奉承,但是心中对于玄月授徒的本领,却认识的更深了。

    天华君笑道:“晚辈此回前来风月学堂,除了拜见前辈之外,尚还有一事。”

    “但说无妨。”洪范摆了摆手。

    天华君目光在洪范身侧的吟星赋月身上一扫而过,道:“此事尚需要告子前辈一起探讨,我听闻告子前辈被刀天下所伤,不知现在情况如何了。”

    洪范道:“修养了很长的一段时间,现在虽然未全数恢复,但已经不影响了。吟星赋月,你们两人去将告子叫来。”

    “是。”

    吟星赋月两人领命而去。

    “如何?要我支开两名童子,是有什么事情要跟我私下商谈。”

    老谋深算如洪范,自然不觉得天华君有什么事需要等告子来了才能说。他这种说话,也不过是想趁机制造机会,与自己单独一谈罢了。

    “恕我直言,晚辈怀疑告子已经成为了有心人埋在儒门的暗桩。”天华君看着洪范,笑着开口说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