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剑之裁决-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12章 剑之裁决

    “道之盈冲,天之阴阳。一擘而定,血胤为王!”

    立约台上,血为王强势而来,誓诛柳三变以祭诛仙海旗帜,却不料无根之萍忽然来到,为战局增添了一丝变数。

    七杀见状,立出杀招,袭向柳三变。

    “剑掩七光。”

    凶狠七杀剑,恍若死神勾镰,式式逼命。柳三变功体重创,闪避不及,身上再添新红。

    无根之萍见状,长镊指天,身形瞬闪,挡下七杀夺命之剑。

    “逞能,只是让你提早步上死亡之路。”血为王见状,一声沉喝,神功初展。

    只见他云手虚纳,怀抱风云,血色阴阳虚影,于焉具现。霎时间,乾坤时序,三光尽掩。

    “魔武,无极!”

    血为王再喝一声,虚影脱手,凭风而涨,霎时间,笼罩了整个立约台。

    无根之萍见状,只手指天,长镊划地,体内元功瞬间提至巅峰,极招以对。

    “圆天立法。”

    一声沉喝,双方极招相会,刹那间,闷雷滚滚,飞沙走石。早已残破的立约台,更添疮痍。

    陡然,风尘之中,数道剑光疾闪,无根之萍长镊急舞,终难全数挡下,面上遭剑光划破,初见新红。

    同时,血为王借着剑光掩护,单掌拿捏血色,欺身而来。

    无根之萍见状,心知回击已是不及,当下只好饱提元功,准备硬抗血为王此招。却不料一道身影突然插入,竟是柳三变见无根之萍落入下风而强行承接了血为王雷霆一招。

    “哈。”

    血为王见状,冷笑一声,掌上风云再聚。而后方,七杀闭目持剑,剑尖处漆黑一片,杀招已成!

    “快,带着大师退走。”柳三变低呼一声,强自振作,立在无根之萍身后。

    就在此时,天外忽来三道金华厉掌,直击血为王二人。同时三道身影落下,携带着柳三变几人快速退走。

    “追!”

    血为王不愿初战无功,与七杀急速追去。

    ……………………

    剑,在微风中低鸣。人,在战斗中清醒。野林之内,两柄绝世之剑,遥相对峙。

    邀请遭拒,裁决者化剑而出,欲以武逼使李裔文加入七尊剑。李裔文毫不怯战,飞凶出鞘,欲以伤体,一拭裁决之剑锋芒。

    “勇气可嘉。”

    裁决者一声轻笑,剑指虚引,裁决长剑霎化剑光,直击李裔文。

    李裔文虽伤创在身,傲骨仍存。凭着心中一口傲气,任裁决者剑法凌厉高绝,始终勉力强撑。

    “重创之下,犹有如斯战力。你,再一次让裁决者惊艳了。”

    裁决者口中称赞,行剑却是越发凌厉了。转眼之间,李裔文身上,朱红点点。

    “李裔文,从不需要任何人的肯定。”

    李裔文双眼一沉,觑破裁决者行剑关窍,飞凶一旋,极招上手。

    “轻生一剑。”

    “刷!”

    凛冽剑光闪过,一直面带轻松的裁决者,首现凝重之色,双手剑指繁冗交替,御剑绝式,首现人间。

    “剑御·初心。”

    剑式落下,裁决长剑上神华乍现,遮天蔽日,而后尽敛而成一柄通天巨剑,直劈而下。

    李裔文轻生一剑,破!

    极招被破,李裔文闷哼一声,连咳鲜血。正欲提元再攻之时,却感应到立约台上传来强烈的战斗波动,登时面色大变,极招虚闪,抽身而退。

    “这般孤绝之剑,如何让人不惊艳?李裔文,我要定你了。”

    看着李裔文离去,裁决者并不追赶,反而是收起了裁决长剑,缓步离去。

    “向是杀情比智先,为人偏爱说因缘。杀,是缘。不杀,也是缘。”

    裁决者走后,战场之处,流光闪过,现出烟都人世主的身影。

    “好一手凝气成剑的本领。七尊剑,拓跋如梦对你的兴趣,可是越来越大了呢。恩,血为王前往诛杀柳三变,不管成功与否,我应先往深柳读书堂一趟。”

    说完,闪身离去。

    ……………………

    太华山外,流光疾闪,现出数道身影。正是从佛乡而来的佛识几人以及柳三变与无根之萍。

    “快,入山启阵。”

    柳三变强忍一身伤创,急急而行,却在即将进入太华山之刻,遭到剑气拦路。

    “丧家之犬,何处可逃?”

    血为王现身,并不多言,提元纳气,出手,便是夺命极招。

    “小心。”

    佛识三人见状,闪身而上,直面血为王。

    “哈,佛乡之人,今日正好将尔等一网打尽。”血为王一声大喝,罡足踏地,气动九霄。

    “魔武,崩云。”

    同时,一旁七杀,趁势出剑,只取柳三变。

    “一线天掣。”

    无根之萍见状,长镊顿出,拦截七杀。

    佛识三人亦是强行催动功体,极招连式,一撼血为王神威。

    “轰隆隆!”

    极招之击,气流涌动,草木翻飞。太华山周遭恍若遭遇雷火席卷,霎时间,满目疮痍。

    佛识三人终究根基不敌血为王,吐血败退。

    与此同时。深柳读书堂内,一阵惊天兽吼,震荡而来,激起水花数丈,整座太华山更是摆荡不己。

    突来变故,血为王心中惊疑,杀心更是瞬间升至巅峰。

    “杀!”

    一声杀,战意高涨。血为王元功饱提,直取红尘素衣!

    “杀人,可问过我了么?”

    徒然,一道清喝乍响,太华山内闪出一道急速身影,直攻血为王。

    血为王心头暗凛,回身一掌,与来者硬碰。只听轰隆一声,地陷三丈,两人顿入元功较劲之境。

    “博娴!”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血为王看清来者之后,恨火高涨,怒提元功。博娴一时不敌,口吐新红。

    就在血为王要再次进攻之时,一道剑光划过,打断了他的攻击,赫然是婉惜姑娘出手相助。

    “该死!”

    血为王大怒,正要再发极招之时,霸然辞号,于焉响彻。

    “帘外几多争战,帘中握尽苍穹,谁悟得机心如梦?念悄然处、狮行虎顾。更掀起,烟雨云风。”

    辞号落,更剑沛然剑气,充塞天地。拓跋如梦持剑而来。一剑,划地为沟。

    “哈哈,人世主来的妙。快快出手,将他们拿下。”

    “自然。”

    拓跋如梦轻轻一笑,身形一闪,直挑博娴。只见他衣袍翻飞间,博娴已然身中数剑。

    “休伤先生。”

    婉惜见状,一声娇叱,提剑来助。长剑交击中,与拓跋如梦一眼对视,拓跋如梦瞬间读懂其眼中之意,行剑之势,弱了数分。

    即便如此,有他牵引博娴,血为王处也是大占上风。佛识数人,已经逐渐不支了。

    就在胜负将分之际,一道无数次令血为王愤怒的声音,响彻战场。

    “一剑,轻生!”

    刷!

    无匹的剑光恍若天神之刃,刃下没有胜败,只有生死。这堪称近神之剑的出现,令在场所有人顿感元功一滞。

    “李裔文!”

    血为王闻声暴怒,双目瞬间血红。掌下发力愈重几分,佛听一时不察,被击昏迷。

    “是他。”

    拓跋如梦双眼一眯,计上心来,舍了婉惜与博娴,直面李裔文极限武学。

    “苍生,剑流。”

    拓跋如梦一手指天,一手指地,足踏天罡,气纳风云。烟都极限武学,再现尘寰。

    只见无匹剑意瞬间在其手上凝聚,化作一柄莹莹巨剑,强撼李裔文绝学。

    轰!!!

    堪称剑道巅峰的对决,在无声无息间,爆发出如末日一般的情景。恐怖的气劲,席卷天地。周遭环境,寸寸毁灭!

    同时,因为这一次极招相碰,在场之人为躲避余劲之威,纷纷后退。胶着的战局一时,被打破了。

    “噗。”

    李裔文耗尽余力发出极限一招,体内创伤压抑不住,一口逆血高吐,身形摇摇欲坠。拓跋如梦亦是如此,高冠掉落,披头散发。唇角不停溢出鲜血,显然受创不小。

    “负隅顽抗,今日,前仇清算!”

    血为王虽然消耗不低,但犹有战力。一振臂,就欲再启战端。恰在此时,太华山外忽然漾起阵阵异光,一道无形光罩,笼罩了整个太华山。

    “阵法开启了,快随我入内。”柳三变见状,大喊一声。

    “休想!”

    血为王见状,一声冷笑,抬手正欲拦截,太华山内确实再度传来一声兽吼,震得其胸口沉痛。

    而后,惊见一道赤红龙影,横空而来。

    “装神弄鬼!”

    血为王一声怒吼,极招上手。

    “魔武,天陨!”

    天陨一出,乾坤失序。无尽血煞之气弥散,天地一片猩红。而后无数狰狞云兽凝结而出,与赤红龙影撕咬不已。

    赤红龙影不敌,逐渐淡去,现出一道年轻身影。赫然竟是进入天清池内静养的柳无方。

    “听柳寻真。”

    柳无方长剑在握,极招上手,却依旧难破血为王极招,顿时口吐鲜红。

    就在此时,一道身影忽然自远处匆匆而来,人未至,攻势已到!

    “一式留神!”

    黄金剑芒霎时划破天际,漫天猩红顿时纷纷消散。猝不及防之下,血为王极招被破,登时负伤。

    “可恶,退!”

    见对方援手纷沓而来,血为王心知战机已失,当下不再贪功,抽身而退。

    拓跋如梦见状,同样闪身离去。只是离去之前,似有若无的看了一眼婉惜。

    “你们,没事吧。”

    虞千秋赶到,见众人皆负伤不浅,却无身亡,不禁松了一口气。

    “不好,诸位大师伤重,快入深柳读书堂救治。”博娴检查了佛听的伤势后,面色大变,众人急急进入太华山。

    而在太华山远处的一处高峰之巅,裁决者静静的看着这一场激烈战局。见李裔文被搀扶进入太华山之后,才露出了笑容。

    “这便是令你失职越权之人?”

    一道声音忽然传出,却不见四周人影,诡异至极。裁决者却是见怪不怪,笑道:“如何?你,惊艳了么。”

    四周一片静默,而后道:“方才一剑,竟使我体内剑元也为止一滞。此人,不简单。”

    “这种几乎能直通九幽的剑法,如果不能加入我们,岂不是七尊剑有史以来最大的遗憾么?”

    “好好招揽吧,或许将来剑解大会上,他会有更加惊艳的表现。”

    “呵呵。”

    裁决者呵呵一笑,不置可否,直接离开了此地。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