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章 驱暗唯爱-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120章 驱暗唯爱

    洪范听闻天华君此言,目光一闪,面上却是不动声色。

    “哦?你何以有此言论?若无真凭实据,老头子我可就要对你不客气了。”

    不论自己心中如何猜测,在面对儒门之外的人,洪范都必须顾全儒门的声誉。只不过因为对天华君颇为欣赏,因此还不至于上纲上线,若是他无法说出有力的言辞,自己也只会呵斥数句而已。

    不过,倒是必须让他知晓,若无真凭实据,这种凭空捏造的话语可不能乱说,若是遇见激进之人,恐怕这边要上升到颠覆两教关系的程度了。

    “目前可以确认的一点,便是烟都的云天心已经掌握了圣司武学,他必然是三教圣司失踪一事的参与者之一,而夜流光为人经过晚辈观察,十分正派。如此一来,当初告子前往天绝峰要缉拿夜流光一事,便值得怀疑了。而还有一点,便是告子被刀天下重创,云天心被红尘素衣等人针对之时,三教圣司之事突然便沉潜了下去……”

    天华局没有将话说尽,因为他相信说道这里,洪范已经得到了足够的信息。

    谁知道洪范却是微微抬高了眼角,说道:“这边是你掌握的情报了么?”

    “嗯?”

    天华君眉头微皱,不由得定定地注视着洪范,突然笑道:“最重要的一点,便是前辈也在怀疑告子,不是吗?”

    虽然洪范与玄月是故交,但是自从玄月死后,宗上天峰便与洪范断了来往。如此一来,即便是洪范再如何开明,也不可能容忍天华君在这里污蔑儒门高层的。因此只有一个可能,那边是洪范已经对告子起疑了。

    举一反三,见首知尾,天华君不由得开始猜测儒门之内,现今是怎样的情况了。

    “哈,年轻人聪明是好事,但是可不要妄加猜测。”

    洪范不知意味地笑了一声,似乎是看穿了天华君的想法,但却并没有在这点上面纠缠,而是反问道:“刀天下前来挑战一事,是你们所为?”

    “据晚辈所知,应是红尘素衣所为,具体详情并不清楚,如果前辈有兴趣,晚辈可代为邀约柳三变前来一会。”

    对刀天下前来挑战告子,虽然最后的结果令人满意,但是却也导致他第一次前往风月学堂的计划落空,因此他曾暗中查探。虽然没有明确地争取,但似乎与柳三变隐隐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也因此,更是对红尘素衣的果决,有了更甚的认识了。

    “嗯……再说,再说。”洪范晃了晃脑袋,似乎对此事其实也并不是很在意。

    这时,接到吟星赋月通报的告子独自走了进来。

    “师叔。”

    告子朝着洪范躬身行礼,随即目光转向了天华君,有些迟疑地说道:“你是……道门的天华君?”

    天华君避世已久,与告子更是不曾打过交道。告子能够认得天华君,还是因于天华君在三教内战的时候床下的赫赫凶名。

    那个时候,几乎每一名释儒之人,皆看过有关天华君的情报!

    天华君点了点头,道:“正是在下。”

    对于告子,天华君并没有执前辈礼节,虽然告子在儒门之内辈分的确很高,但是洪范与玄月同辈论交,这么算来他与告子倒是同辈了。

    当然,更重要的是他既然怀有试探告子的目的,那自然会想方设法去试探他的心境。不行礼,只是在无形之中做出一个姿态而已。

    告子眉头微皱,显然对于天华君的无礼而不惜,但还是压着怒意问道:“道门之人屡次三番来我儒门之地,到底所为何事?”

    先是虞千秋,再来这个天华君,道门之人两次三番前来,皆是一副问罪的姿态,着实让人不喜。

    天华君道:“自然是关乎三教圣司之事。三教圣司的合修,无疑是维持三教友谊最有力的桥梁,此时圣司失踪,理应三教齐心戮力,将事情查个水落石出。”

    告子则是面色一沉,道:“我们正是因为相信三教关系,才会将此事交给你们调查。可是过了这么长时间,却没有丝毫的结果。你们,太令人失望了。”

    自从上次虞千秋到来,洪范授权他也代替儒门处理此事之后,便一直压着此事,不愿触及。这也无异于将告子独立在外了。他本来就是局中人,如此被独立,无法第一时间掌握情报,自然心中不安。

    洪范这时也说道:“不错,正是因此,我们已经派出杨无木调查此事了。”

    “两位院长有所不知,此事并非毫无进展,反而称得上是进境神速。只是因为近来中原武林大事纷繁,无暇将消息传递过来而已。”

    天华君笑了笑,试探,要正式开始了。

    “哦?如此说来,你这一次前来风月学堂,是要给我们一个结果了?”洪范幽幽开口,他隐约猜测到了天华君的心思,也乐于助一把力。毕竟他也可趁这个机会,印证自己心中的猜想。

    “一个关于结果的预告。随着调查的深入,已经可以确定烟都云天心乃是此事的参与者之一。而随着烟都被破,烟雨云风之中的雨宫已经弃暗投明,并点出了与云天心勾结的三教中人的名单。”

    天华君再次笑了笑,目光看向了告子,注视着他的每一个神情。

    告子眼中慌乱神色一闪而过,虽然强自装着镇定,但是袖袍之下的拳头却不自觉地握紧。他干笑了两声,道:“既然如此,那真是太好了。不知到底是谁,天华君快快说出,我们一同出手,将之捉拿。”

    天华君咧嘴一笑,一身恐怖的杀意突然毫无预兆地爆发。告子心中一跳,连退了数步,就连洪范也是双目一凝。

    浮生一梦,三教内战之中,最令人恐惧的暗杀之剑!

    洪范看着天华君,突然又想起了天华君过去的战绩,那是用无数释儒强者所堆砌出来的战绩。

    杀气来的突然,去的也迅捷,几乎是一转眼的功夫,天华君便将杀气收敛,似乎又回到了那个修雅的模样。

    天华君笑道:“不急,雨宫所言,未必便是全数。天华君准备从此下手,将这些隐藏在暗处的家伙,一举拔除!”

    此话落下,告子眼中突然闪过了一丝杀意。

    而一直观察着他的天华君将这一抹杀意很好地收入了眼中。

    更深一步的试探,告子,你暴露了!

    洪范似也有所印证,他点了点头,说道:“很好,若有需要儒门协助的地方,尽管开口。”

    “多谢前辈。”天华君躬身道谢,似乎一切的试探只是幻觉,他真的只是前来汇报目前的进展。

    “既然消息已经传到,二位院长还请多加留意。天华君尚有他事在身,便不久留了,请。”

    “不送。”洪范拉拢着死鱼眼,点了点头。

    天华君离去之后,告子说道:“师叔,此人与传闻中脱俗超然的天华君不同,谨防有诈。”

    “不,你不清楚,这才是真正的天华君。”洪范摇了摇头,目光深邃,似乎穿透的时空,回到了那一个最为黑暗的岁月。

    “浮生一梦,一个令所有强者都心生恐惧的暗杀之剑。你当时在学堂深造,并没有亲身体验过那种感觉,不清楚也不奇怪。”

    洪范似乎失去了谈兴,挥了挥手,说道:“你先退下吧,我有些乏了。”

    “是。”

    告子转身离去,转身之后,面神突然变得阴沉起来。

    风月学堂之外,天华君谢过了相送的吟星赋月两人,面噙微笑。

    “方才一场试探,几乎可以确定告子便是与云天心勾结之人,只是此人在儒门之内辈分颇高,若无真凭实据,恐怕难以将他正法。不过——经此一会,你还能稳坐钓鱼台吗?天华君会让你自己露出马脚。”

    “先与天剑君一会,再决定接下来的排布。”

    这一趟天华君收获颇丰,但是想要彻底将告子绳之以法,还需要更为有利的证据。而这点,还需要好好的设计一翻。

    天华君驾驭着遁光快速离去。

    ………………………………

    江湖浊浪击长空,生灭几重。

    只莫待、魂梦相逢。

    莫听寒剑意,身拭艳朱红。

    声声知己唤来浓,已在阴阳两隔中。

    鸣翠山后山,藏虚的墓前,李裔文轻抚着墓碑上的文字。

    无声,有泪。

    “呵呵呵,一剑轻生,真是……最可笑的笑话。”

    李裔文突然苦笑,随着泪水滑落,一个人独尝着这份苦涩。

    噗通。

    李裔文身体前倾,突然一个不稳,从轮椅上栽倒。柳三变心中一紧,就要上前搀扶,但是想了想,他终究还是停住了动作。

    这个时候,还是不要打扰他了,让他尽情地发泄吧。

    柳三变看着李裔文,心中说道。

    “那年匆匆十八少年郎,纵情山水天地也归藏。放怀诗酒疏荡狷狂。流水过人家,余几许琼香。那时少年春衫薄妆。弦琴雅意,负醉尔堂。物我两忘……”

    李裔文突然开口唱了起来,声音沙哑,面容悲切。

    柳三变突然觉得眼中一酸,竟似也有些忍不住了。

    纵情山水,放怀诗酒。这……才是真正的李裔文啊!

    “长空排天江湖浊浪,生灭几重,魂梦茫茫。寒剑默听君子失意污红衣裳,声声句句醉死方休的断肠……”

    “剑境归真,像个笑话一样有何可依仗,有何可依仗!!!”

    砰!

    李裔文一拳砸在地面上,皮肤破裂,鲜血溢出之后又被泪水冲刷干净。

    “好友,你……还有我们。”柳三变心有不忍,柔声开口。

    “抱歉,是我失态了。”李裔文擦了擦眼睛,却似乎有些太用力了,将双眼都揉的发红。

    柳三变道:“不,你知道吗,看到你这样子,我很欢喜。你将自己压抑得太紧,也太久了。真正的李裔文,应是那白衣少年郎,而不是这一剑轻生啊!”

    “我们回去吧。”李裔文吸了吸鼻子,打断了柳三变的话。

    他很清楚,柳三变口中的李裔文,早已经随着大唐王朝的破灭,彻底的死去了。现今活着的,只是一剑轻生。

    “也好,方才我感觉鸣翠山大阵被开启,应该是圣女归来了。”柳三变了解李裔文,也知道想要解开他的心结,是一件不亚于让武林靖平的难事,因此也并没有着急。

    这么多年都过来了,柳三变有足够的耐心去等待。

    他搀扶着李裔文重新坐上轮椅,推着他往读书堂走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