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 逐杀-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121章 逐杀

    深柳读书堂。

    当柳三变推着李裔文回来时,便正好看见泣红颜一脸烦躁地坐来老柳下的石桌上。

    “呆子!”

    突然,泣红颜美目一亮,看见了李裔文,赶忙跑了过去。及至她看见李裔文通红的眸子,不由得面色一沉,不善地盯着柳三变,怒道:“你欺负他了。”

    柳三变连忙摆了摆手,口中连称不敢。同时看着泣红颜显得有些焦急的俏脸,目光开始在她与李裔文之间流转。

    或许,泣红颜对李裔文的爱,能够将他从那过去的黑暗之中拉出也不一定?

    这个念头突然涌起,柳三变竟也真的开始考虑是否行得通了。

    “与他无关。”李裔文似乎没有说话的情绪,低声地答了一句,便有将嘴巴紧紧地闭着,似乎连呼吸都止住了。

    柳三变道:“好友是前往祭奠藏虚道长,一时间真情流露了。”

    泣红颜嘟了嘟嘴,上前轻轻地揉了揉李裔文头发,心疼地说道:“没事的,以后你还有我们呀。”

    “圣女,请自重。”李裔文皱了皱眉,对于泣红颜这种亲昵的举动十分不适。

    泣红颜娇俏地吐了吐舌头,心里却对与李裔文关系跟亲近了一步而略微欣喜。

    嗯——人都说结发夫妻,结发夫妻,那么头发应也是很重要的吧。她如今揉了李裔文头发,岂不是关系进了大大的一步么。

    泣红颜的举动,令压抑的气氛稍稍得到了缓解。

    三人又来到石桌上坐好。

    “不知圣女此次前往佛乡,有何结果?”

    柳三变问道,泣红颜前往佛乡治疗博士生,虽然看她神情应无大碍,但仍是忍不住问了出来。毕竟博娴的苏醒,还关系着李裔文的续脉之法。

    泣红颜道:“那个博娴倒是已经脱离危险了,关于你的问题,他说世上至少有五个人习有续脉之法,但是最方便的人,则是被困在妖域之内的逍遥子,要你做好加速解放妖域的准备。”

    “解放妖域。”柳三变面色突然一变。

    李裔文道:“你面有难色,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并无。”柳三变摇了摇头,陷入了沉默。关于妖域解封,他很早之前便曾找过慧座,希望让他执行。只是这个计划太残忍了,残忍到连他只是稍微想一想,变浑身发寒,更别说让慧座舍下一身佛缘去执行。

    当时他将这件事暂时压了下来,这段时间也一直在寻找其他的办法。但凡有任何的可能性,他都不会采取这个极端而残忍的办法!

    柳三变轻嘘了一口气,将心绪压下,继续问道:“那博士生是否有说明另外四人是谁?”

    续脉之法既然有五人习得,若是能找到其余四人,那解放妖域之事尚还能在压一压,挤出时间来另寻他法。

    “他并没有说,听他的语气,恐怕那四人皆是下落成谜了。”泣红颜摇了摇头,直接打破了柳三变的念想。

    “这样吗。”柳三变眉头深锁。

    李裔文突然说道:“是否此事十分棘手?以我对你的了解,你答应下来的事情,不会无故拖延,但是在妖域此事之上,你拖延太久了。”

    柳三变了解李裔文,李裔文也同样了解柳三变。在解放妖域这一件事上面,柳三变的确太过拖延了,这跟他一直以来的风格相违背,显得十分不寻常。

    柳三变喟然一叹,道:“此事确实有些难为。”

    不仅为难啊,甚至可以说是造孽。只是这些事情,并不适合多说。即便真的要执行,也只能让执行者知道,

    李裔文:“有需要我的地方吗?”

    “此事你帮不上忙,大多数人都帮不上忙。”柳三变摇了摇头,道:“以我的观察,目前武林,只有一人适合此事。然而此事对他而言,却又比对任何人都要残酷。”

    “是什么人?”李裔文问道。泣红颜也好奇地看着柳三变。

    柳三变却是不答,缓缓摇头,道:“此事我还需要好好思考。”

    “无趣。”泣红颜嘟了嘟嘴,显然对于柳三变这种话说一半的行为十分不爽。

    柳三变这时突然想起了刀天下,忙道:“对了,我有一名好友受伤不轻,也正在读书堂疗养,有劳圣女为其治疗了。”

    “不治。”泣红颜撇了撇嘴,先前还吊着她的好奇心呢,这一转眼就来求她了,她泣红颜看上去是这么好说话的人吗?

    泣红颜抬头看天,一副不爽柳三变的模样。

    李裔文:“圣女,请你帮忙。”

    泣红颜扁了扁嘴,道:“我知道,是那个暴露狂是吧,我已经看过了,他体质十分特殊,那些伤对他来说并不致命,贸然用药,反容易对他的体质造成破坏。”

    她心底钟情李裔文,对于他的请求,没有办法也不想去拒绝。而且在她回来之后,本就已经检查过刀天下的伤势了,只是不爽柳三变有事情总是瞒着瞒着的样子而已。

    “原来如此,圣女有心了。”柳三变笑道,他对刀天下的体质本就十分有信心,现在有泣红颜的保证,他便有更有信心了。

    泣红颜哼哼了两声,跑到李裔文背后推着轮椅,说道:“我带你在周围走走,你现在的情况啊,就要多散散心。”

    柳三变笑道:“那就有劳圣女大驾了。”

    泣红颜这个人,虽然有些莽撞,但这不过是阅历尚浅的缘故,心底仍算是善良直率,柳三变对她也从一开始见面时的略带警惕到如今的放心接纳。

    他方才就在想是否能够凭借泣红颜的爱意将李裔文从黑暗的过去拉出来,而经过仔细地思量,柳三变觉得这个办法很值得尝试,因此便开始替泣红颜打起了助攻。

    泣红颜俏脸一红,有些忸怩地低声道:“都是自己人,客气什么。”

    “多谢圣女了,不过不必了。”李裔文摇了摇头,对于泣红颜的好意,他自觉无福消受。他转头看着柳三变道:“我想去一趟观星道观,能陪我一起去么?”

    柳三变正要点头答应,泣红颜便抢先说道:“柳三变刚才不是说了么,还要好好思考妖域解封之事,就不要麻烦他了,观星道观,我陪你去吧。”

    “这……”李裔文面现迟疑,显然并非十分愿意泣红颜陪同。

    “圣女所言也是事实,想要妖域解封,所需之法牵涉十分严重,我必须慎重以待。”柳三变沉声说道,同时隐晦地给泣红颜打了一个眼色。

    李裔文没想到柳三变为了解开他的心结甚至连美人计都用出来了,便点了点头,对着泣红颜道:“既然如此,那便劳烦圣女了。”

    “没事没事。”泣红颜嘻嘻一笑,对着柳三变露出了一个算你识相的笑脸,先回复将李裔文的佩剑飞凶背在身后,便推着李裔文离开了。

    李裔文离开之后,柳三变面色瞬间沉寂了下来,显然方才,他一直皆压抑着自己的情绪。

    “孽池……不论前路如何,只要能救李裔文,柳三变不惜身入无间。不过在那之前,还是先找博娴一叹吧,往佛乡一行。”

    柳三变神色凝重地离去。

    ………………………………

    留仙翠篁。

    墨张声正在悼念两名师弟,却不了织梦人南宫飞飞突然造访。

    “是你,来此何事?”墨张声收起了眼泪,嘶哑着声线问道。

    啪!

    南宫飞飞一把收起折扇,随即正容。

    “白首留仙,关于藏虚之死,你不应该给南宫飞飞一个交代么?”

    清风骤起,细雨飘飞,随着南宫飞飞质问的话语落下,一股肃杀之意在留仙翠篁蔓延。

    “你……”

    墨张声一时愕然,看着南宫飞飞的面容,似乎有些意外。

    南宫飞飞眉头一皱,道:“白首留仙,请问答我的问题。我慕你声名,才将重伤的藏虚道长交你看顾,为何他会突然死在了近漠林附近!”

    “这……唉,我墨张声无能。”

    墨张声愧疚地一叹,满脸无地自容的神色。“烟都之人不知从何处得知藏虚在留仙翠篁的信息,前来劫人。墨张声本就负伤在身,近来又心力衰竭,有负先生所托,实在,实在是万分惭愧啊!”

    墨张声说完,似乎身躯都有些乏力了,开始瘫倒在地,原本止住了泪水又开始决堤。

    南宫飞飞:“白首留仙,声名的积攒,是经年累月之功,败坏,却只在一念之间,你好自为之吧!”

    说完,南宫飞飞一拂袖子,愤然离去。

    墨张声泪水朦胧之下的双眼看着南宫飞飞的背影,面色凝重。

    “此人与上次前来,态度前后不同,是我们之前误解了他的身份,还是他别有所图?只是看当初天心君的态度,应是与他有所关联之人,那么……”

    墨张声目光一闪,突然有些阴毒。“得到了道门密藏的信息,便想将我踢出局吗?你们会明白的,我墨张声,注定是你们的噩梦!”

    墨张声目光转向两名师弟的坟墓。“诛仙海已亡,李裔文废武,烟都也七零八落。这还不够,李裔文必须死,烟都其他人也不能活。等过段时间,藏虚之死引起的闹动冷却了,届时才是我计划真正实行的时候。你们,好好珍惜最后活着的时光吧!”

    而在留仙翠篁之外,南宫飞飞身形一转,竟现出了聆音的身形。

    “一番调查之下,确实了当日南宫飞飞曾将被虞千秋重伤的藏虚送至留仙翠篁。藏虚受伤之地与留仙翠篁相去甚远,南宫飞飞专程而来,其内必有蹊跷。再加上方才对话,墨张声对我所露出的态度也感到愕然,说明这名南宫飞飞必也是知情人士。”

    “接下来,先调查南宫飞飞此人。”

    聆音念头打定,化光离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