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独特的道路-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122章 独特的道路

    南岳天瀑,连续惜败在李裔文手下,让意怀天恼怒不已,这段时间都在疯狂地修炼。

    意长年坐在一旁,看着意怀天逐渐纷乱的动作,不由得皱起了眉头。“怀天,你的心境乱了。”

    之前在狮虎族的时候,意怀天浑身都充斥着自信,每一招每一式,都近乎得到了他这个境界完美的阶段。但是自从入世以来,接连在李裔文手下吃亏,让意怀天的心境破碎了。

    意怀天停下动作,他自己也有感觉。只是他每一次挥剑,都会想起李裔文。李裔文就好比是一块巨石,狠狠地压在了他的心口,让他喘不过气。他清楚地知道,自己已经因为败在李裔文的手下而产生了魔障。

    他稍微定了定神,长呼了一口气,道:“父亲,与我喂招吧,我又有了一些新的感悟。”

    这一次意长年却摇头拒绝了。“连续落败,李裔文已成了你心中魔障。你过不了心境这一关,武学之上,难有进展。”

    武学之路,一旦有了魔障,若不能破除,修为不得进还是最好的的结果。稍不慎者,功体消散,根基倒退,乃至于神智丧失皆有可能。

    君不见强如道门令师,一入仙障,千年堪不破,只得将自己自困问仙台。

    就在两人交谈之时,虎宫走了过来。

    “小虎,情况如何了?”

    意长年问道,他先前便安排虎宫关注柳三变的安危,此时回转,意长年不问也知此事将会暂时告一段落了。

    “起伏不断,详情如此。”虎宫将无路之巅一战大致描述了一下,随后说道:“我离开之前,看到了毒脉圣女与李裔文离开了深柳读书堂了。”

    虎宫说这话的时候,目光看向了意怀天。实际上,他也明白意怀天如今的处境,他之所以匆匆赶回南岳天瀑,便正是为了将李裔文离开深柳读书堂一事告知意怀天。

    “父亲。”意怀天眼中一亮。李裔文目前废武,毒脉圣女根基薄弱,不值一提。毫无疑问,这是最好的除去李裔文的时机。

    意长年沉吟了半响,才点了点头,道:“你去吧。记住,不可伤及无辜。”

    虽然有与柳三变君子约定在前,但也曾明言不会双方恩仇一概而论。更何况如今意怀天身入魔障,必须要击败李裔文才能够勘破,否则修为永世难进。因此对于意怀天的想法,他并没有阻拦。,

    “是。”

    意怀天点了点头,面带杀意,快速离开了南岳天瀑。

    虎宫略显担忧地说道:“族长,是否需要属下陪同?”

    意怀天长年生活在狮虎族内,不与外界联系,但是虎宫长年处在烟都,对于当初毒脉之事略有耳闻。担心意怀天不知泣红颜毒术的恐怖而着了道。

    “也好,毒之一道,向来诡秘阴毒,你久在江湖,了解的也更多,便暗中随后一观吧。”

    意长年说阅历丰富,自然也知道这些控毒之人的恐怖所在。意怀天身入魔障,必将导致他冲动行事,让虎宫随后跟随,也不失为是一个妥善之法。

    虎宫点了点头,随后离去。

    “寻找恩公之事,目前毫无进展,我也不好一直藏静。也罢,先去武林道上转一转吧。”

    意怀天离去,意长年也不准备继续留在南岳天瀑,虽然寻人之事也委托了柳三变进行处理,但是他也不准备就这样静待,而是选择主动的态度去查探。

    打定主意,意长年也随之离开。

    南岳天瀑在短暂的迎来人气之后,再度恢复阒静。

    …………………………

    荒野集市之中,分头行动的虞千秋与天华君又聚在了一起。

    “根据素不凡所言,在东武林之处曾出现有人操纵天雷之力将仇家劈成焦炭之事,至于含光十二阶,我并没有多问。你那边收获如何?”

    虞千秋谨记着天华君之言,只是询问了一式雷霆破的信息。素不凡虽也不曾隐瞒,但是他一路行来,也有在打听,但是对于此事,却再没遇见一个知晓内情之人,可见此事久远的同时,在当时恐怕也被某种力量将讯息压了下来。

    如此一来,即便是在东武林之内探查,也并非是一件容易之事了。

    天华君摇了摇头,道:“我临时变更了主意,并没有提及此事。反倒是此行,让我心中的一些猜测越发肯定了。”

    “你去试探告子了?”虞千秋皱了皱眉,道:“此人必有问题,刺探多余。”

    对于告子,单凭当初他送杨无木回到风月学堂,他索要《尽心篇》宝典的时候,他便可以确认此人心怀不轨。而经过后来一系列之事,他心中早已经认定了此人便是内奸之一。

    “告子之前虽有嫌疑,但朦胧不清。没有证据,我们更是奈何他不得。不过此回之后,我已经有了一些方向了。”天华君笑了笑,随后说道:“对了,洪范前辈有提及,儒门已经派遣杨无木开始调查圣司之事了。”

    “是他。”虞千秋眉头一皱,显然有些担心。“杨无木赤心真诚,单独行动,恐怕会遭到有心人的误导。”

    天华君道:“目前天星君之事,有聆音衔令者负责,我们可以全心处理圣司失踪一事。关于告子,我心里已有了一些方向,但仍需他人配合,我会再上鸣翠山,寻红尘素衣一谈。这段时间,你便先去寻找你的小兄弟吧,届时,还会有需要他配合的地方。”

    关于告子,他隐约已经有了方向,只是暂时还没有找到切入点,因此他准备与柳三变再度一会,希望可以通过他的思考,给予自己突破性的启发。

    “现今重重迹象表明,藏虚之死的背后,与造成三教圣司失踪之人,似乎有莫大牵连。”虞千秋说道。

    藏虚之死,阴谋者所觊觎的,不过是其所掌管的道门密藏,而这一番谋划,与云天心皆脱不了关系。在当初赤峰之下一战,云天心突然使出了儒门绝式,这也说明了三教圣司失踪一事,云天心必也参与其中。

    再加上埋剑绝涯突然插入藏虚审判一事,两人其实也心知道门之内,恐怕也已经被渗透了。只是目前仍没有丝毫的线索,只能继续从儒门这边寻求突破。

    “不错,双管齐下,料比暗中之人也无法久藏了。”天华君点了点头,虞千秋所猜测的,他自然也知道,但事情需要一步一步来,只有抓稳了绳子的一头,才能将另一头也把握在手中。

    “既然如此,我们便分头行动吧。”时间拖得越久,阴谋者的计划便展开的越完美,虞千秋不再耽搁,站起身来点了点头之后便走开了。

    天华君付了茶钱,也往着深柳读书堂而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