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美毒-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123章 美毒

    剑庐之内,药香弥漫,雾气氤氲。评技者盘膝坐在一个装满药水的浴桶之中,闭目调息。

    一丝丝的雾气,从他头顶逸散而出,与水汽相互缠绕,直至不分彼此。

    裁决者站立一旁,神色颇为紧张地看着评技者。

    之前他冒死取了刀天下之血,评技者在多番研究之后,便决定采取了药浴之法,并在药浴之中,加入刀天下的血液。

    此时,评技者已经在浴桶之内浸泡了接近一个时辰,浴桶之内的药水,也是沸了冷却,冷却了沸腾。

    “进展如何了?”

    这时剑千秋走了进来,看着评技者问道。关于评技者要走的这条路,他也清楚,因此对于他这种颇为不正的方法并没有责怪,而是同样期待他能够有所收获。

    裁决者:“刀天下体内之血蕴含着巨大的能量,现在评技者正配合一些药材,再加入收集而来的刀天下血液进行吸收。”

    “现在情况如何了?”裁决者问道。他也知道剑千秋是受柳三变邀请而前往无路之巅压阵。对于刀天下这个绝对的强者,他心中也是颇为的关注。

    他有一个直觉,两人在将来的某一天,必将正面对上。

    “刀天下与箫独缺两败俱伤,战斗也被暂时压制住了。至于后续,还需静观其变。”剑千秋言简意赅地将单日只是转述了一遍。

    裁决者问道:“听说李裔文废武,他没事吧?”

    李裔文是他所引入七尊剑的,裁决者甚至剑千秋心中的宏愿,也因此对于李裔文那特殊的剑意,极为在意。

    他甚至有莫名的预感,只有李裔文,能助剑千秋完成自己的夙愿。

    “看他颇有些意志消沉,不过此事我们都无法插手,相信柳三变吧。”

    对于李裔文,其实七尊剑的人都没有太深的了解。李裔文此事意志消沉,剑千秋虽然都看在眼里,但是一切,也只能寄望柳三变能够将他导引出来。

    裁决者点了点头,也不再追问了。

    这时,浴桶之中的评技者长舒了一口气,缓缓睁开了眸子。

    “感觉如何?”裁决者忙问道。

    “十分奇妙,虽然这一些的血液对我的强化微乎其微,但是我能感觉地出来,刀天下的身体,已经进化到了一个非人的程度了。”

    评技者一脸的惊叹,虽然在药浴之中加入刀天下之血的作用微乎其微,但是毫无疑问的,这是一个绝对可行的办法。

    虽然不可能真的将刀天下捉来,定时地提供鲜血以供评技者使用。但是他可以参照刀天下锻炼自身的方法,去提升自己。

    “这个不需你说。”裁决者撇了撇嘴,刀天下肉身之强,他也是亲眼所见,可以说已经超脱了普通人类的范畴了。

    “我说的不是肉身的强度。”

    评技者摇了摇头,掬起了一捧清水,朝着这里面上淋下,似乎在仔细地感受着水中那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玄妙之感。

    评技者说道:“刀天下的生命层次,似乎比我们都要更高了。”

    “这么恐怖的吗?”

    裁决者不可置信,若说刀天下有特殊的修炼之法,将肉身如神兵一般,锻造的远超凡人,他也不会觉得奇异。但是若真如评技者所言,刀天下的生命层次以及超越了他们,那便有些骇人听闻了。

    生命层次超越了人类,那刀天下如今,还算得上是人类吗?

    评技者看着剑千秋,问道:“剑主,以你所见,会是怎样的天材地宝能让人的生命层次获得这么巨大的跃进?”

    评技者多年来一直致力于提高自己肉身强度的道路,因此对于刀天下肉身之谜,他怀疑是服用了某种罕见的天材地宝,才导致他发生蜕变的。

    “这个我倒是不好断言,不过刀天下与柳三变乃是好友,目前七尊剑与读书堂的关系尚可,你们也大可前往一问。”

    剑千秋并没有胡乱说出自己的见解,不过倒是提供了一个探查的方向给评技者。

    “也是,正好先前我们因道门令师之事前往送迅,也算是一个善缘。”

    裁决者不由得点了点头,为自己先前决定前往深柳读书堂送迅之事点了个赞。当然,他不会承认是因为之前硬肝人世主,救下藏虚等人的恩情被李裔文直接忽略才选择直接找上柳三变的。

    评技者:“事不宜迟,我们即刻出发吧。”

    评技者纵身一跃,带起了漫天的水花,便从浴桶里跳了出来,随手拿起了一旁的衣袍开始穿了起来。

    “不急。”剑千秋摆了摆手,他知道目前刀天下身负重伤,应该会在深柳读书堂停留一段时间疗养,因此要寻他一问,并不需要急于一时。

    他对着评技者说道:“你曾受墨竹先生所邀,护守公开亭的封禁。如今公开亭再开,墨竹先生方面会不会为难?”

    对于评技者与墨竹先生的关系,剑千秋也知之甚详。当初墨竹先生退隐,便将守护公开亭封禁的责任交给了评技者。如今公开亭封禁解开,他有些担心评技者会受到墨竹先生的责怪。

    “无碍。”

    评技者却是摇了摇头,笑着说道:“我已经与墨竹先生有过书信来往,公开亭一事,他已经知晓。他也明言,公开亭再开本也是必然之事,让我们不用在意。”

    剑千秋道:“公开亭所在,交通便利,讯息的传递十分快捷。自从公开亭被封禁以来,许多信息都难以传递,这也有效遏制了某些有心人故意传递虚假信息的动作。但是随着公开亭再开,武林道上流传的信息,恐怕将会更加真伪难辨,你们自己要多加判断。”

    “以我们的层次,许多事情也能直接触及真相。所为虚假的信息,也只是在普通百姓之内流传的谣言而已。”

    裁决者耸了耸肩膀,对于剑千秋的担忧并不在意。他所言也的确没错,什么样的层次,便会接收到什么样的讯息。就好比日前无路之巅的决战,普通的老百姓根本就不可能知道。

    而到了他们这个层次,许多的虚假信息,在他们看来,一目了然。

    “谣言之恐怖,犹甚于山崩海烈。许多时候,往往越正义之人,越容易受到百姓的束缚。”评技者心思颇为剔透,一瞬间便领悟了剑千秋的意思。毕竟这个江湖太过复杂,很多时候即便是你明知道什么是正确的,却不得不在错误的道路上行走着。

    裁决者也不笨,经评技者一提,也是点了点头,说道:“我会留意。”

    “去吧。”剑千秋摆了摆手,对于两人,他向来放心。

    两人离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