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章 一剑黄泉-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125章 一剑黄泉

    佛乡,伽明殿之内。

    佛相与佛识正在商议事情,便见佛怒引着柳三变进来了。

    “红尘素衣,我们方才谈到你,你便来了。”

    两人迎了上去,佛相笑道。

    “哦?那柳某来得当真及时。”柳三变笑道。

    “你们慢慢商谈,我先离开。”佛怒最烦这种无趣的商议,便离开继续巡视了。

    三人坐定。

    柳三变说道:“不知两位在商议何事,竟有提及柳某之处,可是需要相助?”

    佛识说道:“佛相欲要以自己性命作为筹码,引出潜藏在佛乡的奸细。红尘素衣,你口才了得,便劝说一下他吧。”

    说完,佛识面带求助地看着柳三变。佛乡五子已经仅剩三个,他不想再失去谁了。只可惜关于此事,他并不能帮上忙,因此只能期望柳三变能够有办法相助。

    佛相苦笑,道:“小僧决心已定,不用再劝了。”

    柳三变道:“性命何其重要,便不能另寻他法么?”

    佛相道:“我之暗伤,目前连慧座也无法根治。更何况现今虽然诛仙海与烟都皆已覆灭,但是妖域破关在即,藏虚道长之死也牵连甚深,三教关系十分危险,在这个时候,更不能容忍有心之人继续隐藏在幕后谋划一切。”

    说到这里,佛相面色一黯。“小僧目前情况,已难以动武,不如趁此机会,将功元散于佛相与佛怒,也期望他们能可继续精进,襄助正道。”

    “你!”佛识气急,道:“我们五人,已经剩下三个了,你怎能如此不珍惜呢?”

    柳三变低了低头,道:“既然佛相心意已决,柳某也无法劝阻了。有任何需要,皆可言明,柳某必定全力相助。”

    “红尘素衣,你怎反而鼓励他呢。”佛识急切地说道,

    “佛相有舍生卫道的决心,我们自然应当鼓励。至于如何在他这种决心之下将他护全,便又是我们的责任了,不是吗。”

    柳三变笑了笑。

    “这……”佛识一愣,觉得柳三变说的好有道理。

    “不愧是红尘素衣,短短一句话,便胜过了佛相这半个月来的絮絮叨叨。”佛相见柳三变短短数句话便将佛识说服,不由得感慨道。

    佛识尴尬一笑,他因为此事,的确是连续不断地劝了佛相很长的一段时间。

    佛相问道:“不知红尘素衣此回前来,是为何事?是来关心博士生与慧座的情况么?”

    柳三变点了点头。

    佛相道:“博士生经过毒脉圣女的治疗,早已经苏醒,目前正在洗身池内修养。至于慧座,有戒座出手帮助,也早已经苏醒,目前正在佛乡静室之内修养。”

    柳三变道:“劳烦带柳某先往洗身池一见博娴。”

    柳三变没有直接去见慧座,而是准备先于博娴一谈,但凡有其他替李裔文续脉的方法,他都会继续将解放妖域只是继续拖延下去。

    佛相点了点头,带着柳三变来到了洗身池。

    洗身池中,博娴早已经清醒。看到柳三变两人进来,当先笑道:“你来了,大变子。”

    柳三变看着有些憔悴的博娴,道:“这段时间,辛苦你了。”

    “无妨。”

    博娴摇了摇头,自己虽然多受磨难,但是柳三变一直身处在漩涡的中心,相比起来,自己反倒是轻松的了。

    博娴说道:“对了,叶武夫退隐了,他让我转告,这段时间的战友之情,他会铭记。”

    “退隐也好,退隐也好。”柳三变怅然一笑。当年叶武夫为恶之时,柳三变却看出了他潜藏的善性,一番指引之下,才造就了如今的两面神。

    如今烟都、诛仙海先后毁灭,叶武夫心中最大的执念已经消失,能安全退隐,也不失为一件好事。

    “是啊,江湖之中,能如他这样安全退隐之人,又有几个呢?”博娴同样万分感慨。江湖纷乱,每日都不知道有多少人因为各种各样的纠纷而被杀死,或者被破杀人,能够安然退隐,悠闲度日,谁人又能不欣羡呢?

    柳三变看着同在洗身池内的念禅,微不可查地皱了皱眉头。

    博娴问道:“你这次来,除了关心我的情况之外,应也是为李裔文而来吧。”

    “不错。”柳三变点了点头,虽然博士生已让泣红颜传话,但是他仍是希望自己亲身确定。

    又或者说,他仍是希望这件事情,尚有一丝丝的曙光。

    “我就知道,以你对李裔文的关心,必不满足于一条线索。”博娴叹了一口气,无情地将柳三变的期望打破,他说道:“只是,另外四人,我也没有任何的消息,只是曾经有所听闻。”

    “只是这样吗?”柳三变抿了抿唇,这样的结果,显然不是他所要的。

    “是解放妖域一事,让你为难了吗?”博娴突然问道,柳三变如此在意续脉之事,只能说明解放妖域,释出逍遥子的事情,让他棘手了。

    李裔文没有回答,目光在念禅身上一扫而过,然后注视着博娴,一切尽在不言中。

    博娴心下了然,说道:“听闻目前狮虎族也出世了,或许你可以寻意长年一问。”

    “攀花手吗?”

    柳三变恍然,随后却又皱眉。据他所知,意长年也并没有习有续脉之法。博士生让他去寻找意长年,恐怕真正的目标,是意长年身后的那一名谪仙。

    然而,柳三变早就有所猜测,意长年所要寻找那一名恩人,恐怕便是武林之中盛传的,站在狮虎族身后的谪仙。如此一来,恐怕寻找意长年,也是一条行不通的道路了。

    “你们已经见过了。”博娴有些诧异,他知道李裔文杀死意癫狂之事,若柳三变真与意长年有过接触,恐怕也是不怎么愉快的接触了。

    “几面之缘。多谢你的信息了,我尚有事要与慧座商谈,先告辞了,请。”

    柳三变是一个果断的人,具体果断到什么程度,恐怕连他自己也不清楚。但是唯有一点,他,或者熟悉他的人都会知道,他其实是一个不择手段的人。

    他与博娴道别之后,便与佛相离开。

    接下来,是要寻慧座好好商谈了。

    博娴眨了眨眼睛,虽然察觉柳三变情绪有异,但也并没有深思。他确信不论是怎样的困境,柳三变皆能从容应对。于是,他又开始闭目调息起来。

    佛乡一间密室之内,漆雕光明正在调养伤势。突然,他似乎有所感觉,停下了运功。

    随即,便是佛相声音传来。

    “慧座,红尘素衣前来拜访。”

    漆雕光明:“劳烦佛相了,让他进来吧。”

    柳三变推开石门,独自进来。

    “红尘素衣,看你面带不忍,却又十分坚毅的神色,是关于妖域之事,你已经决定好了。”

    察言观色,漆雕光明只是看柳三变的神情,便隐约猜测到了他的来意。

    “果然瞒不住大师。”柳三变苦笑,恐怕在上次一谈,自己言语之间略有隐晦的时候,漆雕光明便已经察觉了吧。

    漆雕光明并没有提此事,只是微笑道:“红尘素衣请直说吧,天命指引,不论前路如何,漆雕光明皆会坦荡而行。”

    既明天命,既承天命,不论前方如何,漆雕光明无悔也。

    柳三变闻言,整容肃穆,仔细地整了整衣冠,朝着漆雕光明深深鞠躬。

    漆雕光明被柳三变突然的动作唬得一愣,旋即心下微沉,面上的笑容也缓缓凝固。随后,他轻声一叹。

    “长久的时间,贫僧也曾设想过无数的可能。先生请明言吧。”

    若非十分严重之事,柳三变决计不会有这样的作态。恐怕这一次的天命之行,将会是漆雕光明永世之罪了。

    阿弥陀佛。

    漆雕光明心中低声唱喏,心虽震动,却不曾退缩。

    “佛骨舍利乃是至圣至洁之物,难以用外力毁去。唯有以至恶至秽之物,方能落其威能。”柳三变说着,取出了一张图纸,面带悲戚。

    “此图纸上所记,乃是我搜集许多资料后,寻出能落舍利之能的物品的制作方式。此物极为凶恶,常人若是意图制造,恐怕会落入邪障。柳某思量武林中人,也唯有大师有此宏毅能堪此事。”

    “哦?”

    漆雕光明有些好奇地接过图纸,目光一扫,却是面色大变。

    “这……这……阿弥陀佛,阿弥陀佛。贫僧何忍,贫僧何忍。”

    漆雕光明手上一抖,图纸飘摇而落,被柳三变接住。他却不管不顾,似是受了莫大刺激,只是浑身颤抖,双手合十,口中低声地念着佛号。

    柳三变见状,微微叹气,道:“大师仁慈,柳某亦不忍。也罢,柳某心狠,此事便由柳某进行。为了苍生,柳三变何惧一身衣血?”

    柳三变面神变得刚毅,话刚说完,收起了图纸便要转身离去,却又被漆雕光明喊住。

    “将图纸留下吧,此事……贫僧会处理。”

    柳三变步伐一顿,转身双手恭敬地将图纸递上,衷心地喊了一声:“慧座大爱。”

    再抬头,却见漆雕光明已是泪流满面。

    柳三变不再言语,转身离去。

    柳三变走后,漆雕光明仿佛失去了所有力气,跌坐在地,偌大的密室,一时静谧。随后,低低的唱诗声回荡。

    “宁当燃身破眼目,不忍行杀食众生。宁破骨髓出头脑,不忍啖肉食众生。常受短命多病身,迷没生死不成佛。”

    “宁当燃身破眼目,不忍行杀食众生。宁破骨髓出头脑,不忍啖肉食众生。常受短命多病身,迷没生死不成佛。”

    “宁当…………”

    佛乡之外,柳三变一脸决绝。

    “付出了这样的代价。妖域,希望你们不要选择了错误的方向。”

    漆雕光明要做的事情,太惨烈了,即便只是提起,都让人无法平静。柳三变一口气行了很远很远,心情才平复了下来。

    “先回读书堂吧,读书堂,也该是需要重建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