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 生身之实-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126章 生身之实

    观星道观之外,意怀天趁李裔文废武,欲要一雪前耻。烟朱偶然入局,剑锋同样直对李裔文。

    意怀天面色带杀,眼神带杀,剑锋带杀。满是杀意的一剑轻挥,在烟朱与李裔文之间,划出了一条浅浅的沟痕。

    “他是我的。”意怀天冷道。

    烟朱眉头一皱,与意怀天对视数眼,收剑后退。

    对于李裔文,他只在乎结果,并没有一定要亲手了解的执念。

    “乘人之危,泣红颜为你不齿。”泣红颜俏脸寒霜,不见她有何动作,仅是美目一瞪,便有一股无形的波动散发。

    意怀天负剑一退三丈,原先立身之处,青草已经枯黄而死。

    “不论他现状如何,他一日不死,意怀天一日怀有心魔,无法继续精进。”

    “所以,一剑轻生,请你败亡吧!”

    意怀天杀意坚定,赫见他长剑一挽,发出了一道凌厉的剑气袭向泣红颜。

    泣红颜忙运掌格挡,然而双方根基之差,不可计量。泣红颜不敌巨力,连续倒退了数步。

    “可恶!”

    泣红颜两眉倒竖,怒上心头。绝世之毒不再收敛,顷刻爆发。一双美眸,也转变成深不可测的幽暗了。

    “圣女,不用管我。”李裔文说道。

    他与两人皆有过交手,两人根基皆十分深厚,远非泣红颜所能抗衡。虽然泣红颜毒术了得,又有绝世的美毒傍身,但她的根基太过薄弱,无法持久作战。只要意怀天等人采取消耗的方式,泣红颜便无计可施了。

    “多来说的。”泣红颜怎么可能放任意怀天杀害李裔文。她全力一拼,尚有生还的机会,若真就此离去,那边真是彻底无法挽回了。

    她娇斥了一声,双眸圆瞪,霎时间美毒扩散。

    关于美毒,世人众说纷纭,只不过此毒即便是毒脉之中,也一直无人练成,故而威力成谜。烟朱不敢轻身试毒,急忙抽身后退。

    意怀天闭目,不敢与泣红颜对视,同时运功全身,凝成了一层真元护照。然而……

    “哼!”

    意怀天冷哼一声,耳鼻溢血,忙退出了百丈之外。而后一口黑血吐出,才将体内异样消除。

    “不愧是毒脉圣女,好手段。”意怀天冷声开口,对于美毒,他已经提醒了十二分的警惕,但竟已然在不知不觉之中中毒了。

    幸好他早运功密布全身,又察觉的早,方能将毒素逼出。

    意怀天擦了擦唇角黑血,说道:“你我并无仇怨,只要你现在退去,我可以放你离开。”

    “挡不住美毒,便少放大话。”

    泣红颜依旧双目圆瞪,原本黑白分明的剪水秋眸,此刻缓缓浮现血丝,看起来异常恐怖。

    意怀天说道:“你之毒术确实不凡,然而你根基浅薄是你最大的缺憾。这百丈范围,应该便是你能支撑的最大范围了吧。若是我从此处发起攻击,你又有何计可施?”

    “天兽哮月。”

    意怀天话音落下,极招瞬出。一头巨大的异兽浮现,猛扑李裔文。

    泣红颜面色坚毅,突然纵身而上,一掌拍在了异兽头顶。

    噗!

    一手破碎,泣红颜也同受重击,呕血跌落。

    正如同众人所知,泣红颜虽然毒术了得,美毒更是让人防不胜防。但是她的根基太过浅薄了,浅薄到连遁光都无法驾驭。

    “可恶!”

    泣红颜擦了擦唇角的鲜血,一脸愤怒。她喜爱专研毒术,也有这方面的天赋,因此才能年纪轻轻便将美毒大成。然而她却讨厌习武,认为武功再高,也抵不过她的毒术。

    但是现在,她突然明悟过来了。以前的她,太过狭隘!

    “意怀天,你,侮辱了剑。”

    李裔文突然开口,声音冰冷。看见泣红颜为了护全自己而被重伤,让他心中愤怒。

    在他双眼之中,如飞凶一般剑形印记在逐渐浮现。

    意怀天道:“不必多言,意怀天今日必杀你。”

    意怀天正欲再提元功,趁势击杀李裔文。突然,以泣红颜为中心的十丈范围之内,升腾起了剧烈的黑雾,以意怀天修为,竟无法看破这层黑雾,一时之间,失去了李裔文的踪迹。

    “你找不到我们,在如何强大,也无济于事。”泣红颜有些虚弱的声音传来了。

    意怀天道:“我虽找不到你们,你们却也无法离开。等你力尽之后,黑雾散去,终究难逃一死。”

    远处,烟朱看着这种情况,眉头微皱。虽因泣红颜根基不深,注定两人对峙的时间不长,但是这黑雾确实过分醒目了,很容易招来附近之人。届时,要再杀李裔文,恐怕便难了。

    想到这里,烟朱接近了意怀天,说道:“此地阵势颇大,她可能是要借这段时间,引来援手。”

    意怀天闻言,眉头微皱,握剑的手不由得紧了紧。看着眼前的黑雾,不知道在思考什么。

    烟朱说道:“此事我可助你,但是你要欠我一个人情。”

    意怀天依旧静静盯着黑雾,道:“李裔文,只能由我杀死。”

    李裔文已经成了他的执念,他的心魔。必须要由他亲自杀死,才能将这个心魔解除。

    烟朱道:“我不会杀死李裔文,我可以进入黑雾之中,将那名女子杀死,如此一来,毒雾无法维持,你便可杀死李裔文了。”

    “你倒是无所谓。”意怀天睨了烟朱一眼。关于两人之间的恩怨,意怀天也有耳闻。

    烟朱道:“对我而言,李裔文死了便好。至于死在什么人手里,并不重要。”

    “好,算我欠你一个人情,你动手吧。”意怀天点了点头,这股黑雾动静的确颇大,若是继续迟疑,恐怕真的会引来别人,到时候便会失去这个诛杀李裔文最好的时机。

    毕竟经此一役之后,柳三变绝对会安排高手保护李裔文,倒是想要将他斩杀,恐怕就更加困难了。

    意怀天同意了,烟朱也不怠慢。利用着烟都特殊的功体,他身形一动,化作一团烟雾,融进了黑雾之中。

    “烟都功法果真特殊。”意怀天暗自心惊。

    数息之后,黑雾之中突然传来一阵元功爆发的波动,随即,便是泣红颜的惨呼。

    “可恶,可恶啊!”

    黑雾之中,李裔文愤怒一呼,旋即便有一股庞大的剑意突兀爆发。

    “快走!”

    烟朱身形快速退出,面色苍白似乎受到了恐怖的惊吓。他急忙给意怀天传递信息之后,便化作一道光芒狼狈逃窜。

    同时,李裔文冲天一怒,超越武学的一式,首现尘寰。

    “一剑黄泉!”

    一道迷蒙晃过突然扫境,所过之处,草木荒芜。

    意怀天尚为烟朱突来的举动而疑惑,此时再感受到这股剑意,顿时心头急跳,想也不想,提尽了十二成的元功,爆发出了最极限的一式。

    “结·狮虎乱天!”

    狮虎异兽,化形而出,护在了意怀天身前。

    然而,黄光扫过,异兽砰然而碎。随即最纯粹的剑气,突入了意怀天的胸膛。

    噗!!!

    意怀天胸口顿时被破开了一个大口,被直接贯穿,身形倒飞。剑光之上蕴含的荒芜气息,让意怀天头发瞬间苍白,面如鸡皮,好似瞬间走到了生命的尽头。

    幸好他在最后关头使出了最极限的一式,因此挡住了部分的威能,才堪堪保住了性命。

    “少主!”

    一旁围观的虎宫一声惊呼,忙现出身来,带着意怀天亡命而逃。

    许久之后,黑雾散去。

    李裔文闭目瘫在了轮椅之上,面色苍白无比。泣红颜腹部中了一剑,鲜血淋漓,已经昏迷了过去了。

    突然,一阵脚步声响起,惊得李裔文猛然睁开双眼,一双剑形瞳孔震慑人心。

    “是你,李裔文。啊,还有圣女,你们怎样了?”

    足青绿,衣翠篁,一身雅意的南宫飞飞突然出现,看着负伤沉重的两人,不由得惊声问道。

    他面色惊疑而又讶异,显然对于两人的重伤十分愕然。

    “是你,南宫飞飞。”

    李裔文看清来人,暗松了一口气,眼中的剑瞳也缓缓消失了。

    “难得一剑轻生竟也听过我织梦人的名号。”

    南宫飞飞目光在李裔文身上一扫而过,对于他双眼的异变暗自心惊,表面却是不动神色地靠近。

    “我听柳三变说起过你。”李裔文道。他苏醒之后,柳三变曾为他说过当时情况,对于这个突然出现,并为他取回飞凶的人,自然也有印象。

    南宫飞飞蹲下身子检查了一番泣红颜的伤势,度过了一丝真元为她保命,随后说道:“圣女负伤不轻,是什么人袭击你们了?”

    “意怀天与烟朱。”

    李裔文看着昏迷的泣红颜,眼中微微露出了一丝担忧。若泣红颜真是因他而死,他心中的愧疚,便要更深了。

    李裔文心有自觉,自己的肩膀,已经无力再承台太多了。

    他抿了抿唇,第一次开口向人求助了。

    “南宫飞飞,劳烦你将圣女送回读书堂疗养了。”

    “这嘛……”南宫飞飞目光一闪,在两人身上流连,似乎在纠结着什么。

    就在此时,又是流光一闪,却是聆音突然来到。

    “是你,李裔文。我方才经过此地,察觉到观星道观附近有战斗的波动,便赶来一看,想不到竟是你。”

    聆音诧异开口,皱着眉头地打量着两人的伤势。

    “衔令者。”李裔文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了。

    南宫飞飞喜道:“衔令者来得正好,李裔文与圣女重伤在身,亟需调养。只是南宫飞飞尚有要事在身,无暇他顾,便劳烦衔令者代在下相送一程了。”

    “无妨。”衔令者摆了摆手。

    南宫飞飞道:“既然如此,南宫飞飞先告辞了,请。”

    南宫飞飞似乎是真有急事,向着众人拱了拱手,便快速离开。

    聆音看着南宫飞飞离去的方向,微微皱眉。她自然不是真的恰巧经过,而是一直尾随在南宫飞飞的身后。之所以现身,也是以策万一而已,李裔文一身剑意凛然奇特,与柳三变关系亲密,更能牵住毒脉泣红颜,让她将毒术用在正道之上,是正道不可或缺的栋梁之才。

    她担心若南宫飞飞真是阴谋者,会趁李裔文目前的状态将他杀害。虽然那样可以证实南宫飞飞的真实面目,但是以李裔文为代价,她认为不值得。

    “有劳了。”李裔文说道,随便便觉得一阵眩晕,陷入昏迷了。

    聆音见状,也放下了心中的猜测。但见她道袍一挥,遁光便裹住了两人,快速往深柳读书堂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