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 神通-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128章 神通

    读书堂之中,灾后重建工作正进行的如火如荼。

    武林名人柳三变重修居所,自然引来了许多热心群众帮忙。此时的鸣翠山人来人往,好不热闹。短短时间,已经初见了修建规模了。

    老柳树下,柳三变与初出关,面色尚有些苍白的刀天下相对而坐。

    柳三变问道:“你伤势如何了?”

    “逐渐康复中。”

    刀天下爽朗一笑,似乎对自身的伤势并不在意。

    “吸收了龙血精华,你的体质强化的惊人。”柳三变点了点头,心中也不得不惊叹于刀天下在沐浴了龙血精华之后,身躯强化的程度,实在有些骇人听闻。

    以他的伤势,若换做常人,即便是不死,只要也要修养数个月方才能活动自如。然而现在不过短短数日,刀天下虽气血依旧有些亏损,但是竟已无大碍,可以自由活动了。

    刀天下突然压低了声音,好奇地问道:“那个柳无方,真的只是你的徒弟?”

    柳无方与柳三变实在是太像了,不论是神情举止,还是那一个气质,除了稍显得稚嫩意外,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一般。

    “你想什么呢?”柳三变苦笑,他自然知道刀天下只是在打趣,只是自己……

    柳三变又看了看身旁的老柳,又是莫名的数声苦笑。

    刀天下见似乎引起了柳三变的伤心事,忙岔开话题,正色道:“我虽然沐浴了龙血精华,但是他如今赤龙臂在身,未来的成就,绝不在我之下。”

    刀天下此话乃是真心而发,柳无方融合了赤龙臂,又有他的精血为引,以及修炼了他根据这种特殊体质。潜心摸索的拳法,在可以预见的一个期限之内,根基必然会有很大的提升。何况又有柳三变的教导,将来的实力,绝对不会弱于他。

    “小方虽谋略初成,也颇为机警,但仍是难免会冲动了些。我只盼着他能平安在这个武林中生存便好。”柳三变摇了摇头,对于柳无方,柳三变待他如子如徒,也十分清楚他的性格。

    或许将来,柳无方日渐成熟,对于布局谋划能有自己的一番思路。但是在武学之上,他的武骨虽然上等,但显然无法跟刀天下所比拟。恐怕刀天下目前的实力,便是柳无方的顶点了。

    而目前的刀天下,绝对还没有走到他的巅峰!

    “有些时候,你又何尝不冲动呢。”刀天下哈哈一笑。对于柳三变,他也了解。很清楚这是一个怎么样的人。若真是招惹了他心中所在意的人事物,那绝对会引来他疯狂的报复。

    绝对的不死不休!

    柳三变呵呵一笑,就在此时,他突然神色一动,挥手解开了鸣翠山法阵。不多时,天华君走了进来。

    “是天华君。”

    柳三变起身迎了上去。

    “红尘素衣。”天华君点了点头,两人复坐。

    “想必因是聆音前辈让你前来的吧。”柳三变说道,当初聆音前来,两人就墨张声一事展开探讨,最后却意见不同而各自行动。离开的时候,聆音曾说会通知天华君,让天华君协助处理的

    “衔令者?”

    天华君奇怪地看了一眼柳三变,摇头说道:“我并没有看见衔令者,这段时间我前往了风月学堂。”

    “哦?是那告子的事情?”刀天下突然说道。当初柳无方找到他,要他入世的第一件事,便是将那告子殴打了一顿,因此对于此人,刀天下也有印象。

    天华君闻言,眯眼看向了刀天下,微微躬身说道:“是你,刀天下。在下天华君,方才竟没有认出你来,失礼了。”

    “哈哈,无妨。”

    刀天下豪爽豁达,并不在意这些礼节,哈哈一笑,表示并不在意。

    柳三变问道:“既然不是因为聆音者之事而来,不知天华君来此有何事?”

    柳三变看着天华君,心中也有了一些猜测。既然告子有嫌疑,天华君又走了一趟风月学堂,恐怕是掌握了更多的情报了。

    “确实如刀天下所说,事关告子,详情如此……”天华君将风月学堂一行的收获与猜测都说了出来。

    “你准备利用雨宫的身份布局,让告子自己暴露?”柳三变思索了一会,开口说道。同时,也看出了天华君的想法以及准备采取的手段。

    天华君点了点头,说道:“告子在儒门之内,辈分颇高。我们目前又别无证据,只能让他自己暴露了。”

    柳三变:“你此法,倒是与我所想,用以针对墨张声之法颇为相似,皆是旨在令对方主动暴露出来。”

    “针对墨张声?这方面不是由衔令者在负责吗?”天华君奇道。

    “看来你的确与聆音前辈许久不曾联系了,之前聆音前辈曾来找我,我欲道门密藏为饵,引墨张声露出马脚,可惜聆音前辈不愿参与,要另寻他法。不过,却说了我能够利用这一点进行操作,并且可以与你联手。”

    柳三变将当日聆音前来一事复述了一遍。

    “这嘛……”天华君皱眉沉思,说道:“既然如此,想必衔令者也告诉你密藏的信息了。”

    柳三变点了点头。

    天华君说道:“很抱歉,我必须要进行告子这边的事情,关于墨张声方面,有劳红尘素衣了。”

    “无妨,此事我会关切。”柳三变摆了摆手,问道:“关于密藏,你们有什么消息了。”

    天华君:“关于一式雷霆破,我们猜测乃是能饮用雷电之力的武学,目前我们得到消息,在东武林曾经出现过这样的武学。”

    柳三变:“东武林……好,多谢你的信息。”

    天华君起身说道:“本来来此,乃是为了告子之事,希望红尘素衣能助一臂之力,既然红尘素衣要着手墨张声之事,便也不再叨扰了。天华君在针对告子的同时,也会关心关于密藏的信息,有消息,或者是需要,皆可互相联系,我先告辞了,请。”

    “天华君,且慢。”柳三变突然摆了摆手,说道:“或许这两者之间,并无冲突,更有巧合之妙呀。”

    “哦?请红尘素衣为我说来。”天华君又坐了下来,好奇地看着柳三变。

    他原本的意思,乃是两人各自负责,但若真是如柳三变所言,有巧合之妙,那两人联手突破一处,恐怕会有更大的收获。

    “关于墨张声一事,我已经有了大概的计划,详情如此如此。”柳三变将自己这段时间所思考出来的方案简略地说了出来。

    “这的确是一个好计划。”天华君眼中一亮,柳三变的方法,却是与他准备对付告子有些相似,然而思到更深之处,却又处处吻合了当前的情况以及众人手中的情报,堪称是天衣无缝。

    柳三变问道:“关于告子方面,不知你有何想法了?”

    天华君道:“虽有大致方向,但要如何开展暂时却仍无头绪。”

    “既然红尘素衣已有擘画,天华君便先协助。至于前往东武林查探,便让虞千秋暗中前往吧。”

    天华君起身说道,柳三变所说的办法十分巧妙,若是能实现,或许对于告子这方面,能起到很好的他山之石的效果,因此他准备先暂放针对告子之事,全力配合了。

    “有劳天华君奔波了。”柳三变躬身说道。

    “道门之事,该是天华君道谢才是啊。”

    天华君离去。

    “想不到那告子被我打了个半死,痊愈之后还敢如此不知死活。”刀天下说道,当初与告子一战,他没有丝毫留手,若不是告子本身实力不俗,在落日无人这一招之下,他甚至会直接丧生。

    柳三变笑道:“你好好养伤吧,武林趋势愈发复杂,届时需要你出力的地方,会越来越多了。”

    目前李裔文暂时废武,柳三变手中能确保借用的最高武力便是刀天下了。

    “正合我意。早知你此地如此刺激,我便也不四处游荡,寻人挑战了。”刀天下咧嘴一笑,他本就是武痴,四处寻人挑战,以印证自己的武道。

    只不过此事内情如何,他们各自心知,只是绝对不会去点破就是了。

    就在此时,一阵浓烈的酒香突然传来。

    “哎呀,好香啊。”

    一名正在干活的工人突然喊了一句,然后竟有些站立不稳了,如同醉酒一般,趴倒在地。

    柳三变面色一变,身形连闪,将那些正扛负着重物的工人救下,免得他们被压伤,随后才将阵法开启。

    刀天下同样沉声说道:“高手。”

    柳三变道:“应不是敌人。如此浓烈的酒香,若我没有猜测错误,应该是剑界的高人,酒池剑莲素不凡来了。”

    果不其然,在柳三变话音落下没多久,淡淡的吟诗声便传了过来。

    “天若不爱酒,酒星不在天。地若不爱酒,地应无酒泉。天地既爱酒,爱酒不愧天。”

    辞号一字一顿,正如诗驴一字一步。素不凡骑着小毛炉,缓缓来到读书堂了。

    柳三变道:“来人可是素不凡前辈?”

    “正是。”

    素不凡美滋滋地饮了一口酒,目光突然看到横七竖八倒了一地的工人,不由得尴尬一笑。

    “那个,抱歉。我只是用酒香叩门,没想到你这上边还有这么多普通人。”

    柳三变摇了摇头,道:“无事,不过是昏睡过去了容而已,并无造成伤亡。只是不知酒池剑莲突然造访读书堂,是为了何事?”

    “我为李裔文而来。”素不凡晃了晃头,又抿了一口酒。

    刀天下则是霍然起身,一脸战意地看向素不凡,道:“如何?你也要与刀天下一战么?”

    “你便是刀天下?”素不凡打量着刀天下,点了点头,道:“无路之巅一战,在武林道上已经传的沸沸扬扬,能与箫独缺拼成那个程度,你确实不差。”

    “一战而胜之上,尚少了一抹酒痕。”刀天下傲然开口,并没有因为素不凡的威名以及自己的伤势而落了气势。

    素不凡摇了摇头,道:“你也不必再语出挑衅,我此来并未是问罪而来。虞千秋曾道酒庐寻我,告知了李裔文的伤势,我是前来看是否有需要出力的地方。”

    素不凡的确是来关心李裔文的伤势的,他也知晓刀天下为李裔文担下剑绝二十里的事情,知道几人皆是好友,因此对于刀天下的态度,并没有怪罪的意思。

    柳三变道:“前辈有心了,李裔文现今全身筋脉尽碎,不知前辈可知谁人习有续脉之法?”

    素不凡点了点头,正要说话。柳三变面色突然一变。随即,一道遁光落下,现出了重伤的泣红颜以及昏阙的李裔文。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