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心计-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13章 心计

    太华山内,甫离战争的众人抓紧时间疗养着重创的躯体。而伤势较轻的博娴等人,却是聚在了一起。

    “想不到诛仙海的攻势来的这么迅速,这次幸好有虞千秋支援,否则危矣。”博娴叹道。

    “血为王实力确实深不可测,那位接下李前辈一招的人同样不简单。只不过以我方的实力,不至于如此大败才是啊。尤其是师尊,似乎伤的有些诡异。”柳无方说道。

    博娴看了看静坐一旁的李裔文,道:“你干脆直接说大变子是伤在自己的手下得了。哎,一切都是天数。”

    说完,转向无根之萍道:“倒是这位壮士面生的紧,不知如何称呼?”

    “无根之萍,寻根。”

    “不管如何,这一次都多谢你的出手。”柳无方感谢道。

    “份所当为。”寻根微微颔首,却转向虞千秋道:“你能安然回来却是出乎意料,但是希望你凡事慎重,莫要堕了恶魔陷阱。”

    “我自有计较。”虞千秋道:“我此次前来主要是想请教红尘素衣关于三教圣司去向,不过既然博士生在此,料想也能解我之惑。”

    “你寻他们何事?”博娴有些疑惑,但依然如实回答。“他们三人虽早不涉足红尘,但有传言他们在三方谷结伴同修,你或可一寻。”

    “多谢。虞千秋尚有他事,请。”虞千秋上身微躬,转身就要离去。

    “且慢。”博娴拦住,道:“如今烟都再出,亟需你之特殊功法相克,还请先生出手。”

    虞千秋脚步一顿,继而再启。

    “待虞某心事了却,定助一臂之力。”

    “唉,这么多年过去,他依旧放不下。”博娴一叹。

    这时,李裔文长吐一口浊气,从疗伤中醒来。

    “李前辈醒了。”

    柳无方最先发现,一步窜了过去。

    “恩?你……的手。”

    李裔文一睁眼便看见柳无方,继而目光落在他依旧修复的手臂上,神情一愣。

    “天清池下的赤龙臂,怎样,是不是很帅?”柳无方得意一笑,撸起袖子,现出了淡红色的手臂。

    “这是名匠天工以祸世孽龙肉身所铸成的手臂,当年为我所得,因其戾气太重所以投入天清池净化,想不到机缘之下,竟与你契合。”博娴道。

    柳无方闻言,忙放下袖子,将赤龙臂放在身后,道:“叔啊,你一定不希望小方子成为断臂的文武千古的是吧。”

    “哈哈,你小子。”博娴拍了拍柳无方头顶,道:“闲话休提,针对近日的战争,对于诛仙海与烟都,我们也必须有所因应了。”

    “不错,妖邪祸世,佛乡定不轻饶。”佛识说道。

    “恩,依照诛仙海近日展现的实力,对比我们,已经是相形见绌。我们必须要增加战力。”

    柳无方适时地道:“若是道门三辉三位前辈肯出山,应该能大大增强我方实力。”

    “这怕是有些困难了。”柳三变的声音突然传来。

    “师父。”柳无方慌忙上前搀扶。

    “我没事。”柳三变摆了摆手,而后将立约台之事细说了一变。

    “什么?他居然打碎子午鼎?”佛识几人闻言大怒。

    “事已至此,恼怒无用。无寐生之死,势必让其余二辉不愿与我等同路。这……难题啊。”博娴一叹。

    “也不尽然。”柳三变一摆手,道:“太华山阵法玄妙,强力难攻,只要我等将伤势养好,未必没有一战之力。”

    柳三变话刚说完,却见李裔文正在逐渐离去,不由高呼:“好友何去?”

    “找人。”李裔文冷淡的回应一声,头也不回地离去。

    无根之萍见状,快步跟上。

    佛识皱眉,道:“李裔文此人虽武力高绝,但是此等心性,恐怕难成大事。”

    “好友行事向来如此,不过柳某深知好友心中善恶之分犹胜在场之人,大师还请宽心。”柳三变笑了一声,道:“诛仙海再出,目标很明显,便是当年曾参与战争之人。博娴,还需劳烦你走一遭,告知当年众人小心警惕。”

    “恩,不错。此事重大,我即刻启程。”博娴点了点头,转身便走。

    婉惜向众人盈盈一礼,紧随而去。

    柳三变看着虽婉惜姑娘走过而显得有些湿润的地面,若有所思。

    “柳先生,不知当下我等应如何施为?”佛识问道。

    柳三变一番沉吟后,道:“反击的大致方向,柳某已有头绪,但仍需详细思量。这段时间,众人便以养伤为第一要务。”

    “这……好吧。”

    柳三变点点头,对着柳无方一招手,道:“小方,随我入内室。”

    “是。”

    柳无方点头,两人行入内室,柳三变道:“你赤龙臂初成,还需稳固。此方令牌你拿去,前往巧夺天工寻找名匠天工,他会助你完美契合赤龙臂特性。”

    说着,柳无方拿出一方刻有“工”字的令牌。

    “这……好,徒儿即刻出发,师父保重。”柳无方接过令牌,匆忙下山。

    “嗯,此役过后,太华山或成战场,我必须加强法阵威能。”柳三变思虑重重。

    而太华山外,李裔文匆匆而行。

    “战事已肇,夜流光之事不能耽搁,我需要尽快获得初春霡霂。”

    心中有所思量,原本沉重的步伐,也为心事所动而越发迅速。突然,寻根拦路而来。

    “你身负重创,不宜远行。”寻根道。

    “我没事。”李裔文闪过寻根,继续前行。

    寻根一叹,默默相随。

    李裔文步伐一顿,道:“我有他事,太华山,劳你守护。”

    “这……好吧,我会留在这里一段时间。”寻根道。

    “多谢。”李裔文点了点头,继续离去。

    …………

    诛仙海天柱上,贪狼、坤坤儿两人左右徘徊,等待着王者的降临。倏然,几道流光划破天际,瞬息来至。

    “该死!”

    王者一现,便是怒喝盈天。贪狼两人不明就里,惶恐而跪。

    “起来吧,这一次你们干的很好。”血为王说道。

    “此战无果都因最后出现那人,人世主可知晓其身份?”血为王问道。

    拓跋如梦点了点头,道:“当然知道,当年攻破我烟都的三人之一,黄金剑指的拥有者,道门七天之一的天剑君。”

    血为王道:“难得人世主看见昔日仇家依旧能心无波澜。”

    “纵使心内恨意滔天又有何用?当时情景,继续强攻只怕旧仇未复,再添新恨。”拓跋如梦微微一笑,并不在意血为王语气中的鄙夷。

    “呵。”血为王一声冷笑,道:“我欲再次攻打太华山,不留丝毫喘息之机给对方,人世主认为如何?”

    “恩,这个嘛……”拓跋如梦一番沉思,而后想起当时婉惜眼神透露出来的讯息,缓缓摇头道:“太华山有法阵守护,难以攻陷。而且此刻烟都尚有三宫下落不明,再次进攻,并不明智。”

    “不错,哼,平白浪费了一次机会。”血为王犹有愤恨。

    就在此时,一抹青烟飘至,拓跋如梦探手一握,道:“拓跋如梦尚有他事,先行离去了,请。”

    说完,化烟消失。

    而在拓跋如梦走后,血为王一改暴虐心境,阴沉望着他的离去。

    七杀问道:“大王,不知接下来我们要采取什么动作?”

    “恩,七杀、贪狼,你们这段时间便四处走动,看能否拉拢其他援手。至于坤坤儿,则全力寻找天魔踪迹。”

    “是!”

    三人应诺,化光而去。

    而血为王则是静坐王座,默然沉思。

    “这一次,我还能相信你么。人世主。”

    ………………

    白首留仙入翠篁,流云漫卷任疏狂。

    悠悠留仙翠篁,今日,恬淡清幽之内,更添了悲伤。一座孤坟,凄立竹林。

    “师弟,你不会白死。我必定会让凶手为你陪葬。”墨张声将无寐生佩剑立在其坟头,一脸悲恸。

    一线随道:“忧重伤身,师兄还请节哀。”

    墨张声霍地转身,道:“你似乎对师弟的死,感怀不大。”

    “并非如此。”一线随摇了摇头,道:“师兄的死,李裔文虽然难逃关系,但师弟认为罪魁祸首,并非是他。”

    “我知道。”墨张声一摆手,压住了一线随欲出之言。“不论是烟都、诛仙海还是李裔文,我都不会放过。”

    “这……唉。”一线随低头一叹。

    “你伤势不轻,快去疗养吧。”墨张声道。

    一线随点了点头,离开此地。

    “李裔文,诛仙海,烟都。应该从谁开始下手呢?”墨张声闭目沉思,眼皮之下,红光闪烁。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