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 天赐机缘-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130章 天赐机缘

    佛乡,伽明殿。佛相在离开佛魔之岸后,便将佛识与佛怒两人召集了过来。

    “佛相,如此匆忙,是为何事?”佛怒当先问道,这段时日来他不停地巡视佛乡,似乎乐在其中。

    佛相取出两本《天佛之身》秘籍,说道:“我近来得到了一本秘法,可以短时间提升我们的功体,虽然使用会会有三日的虚弱期,但是危急之际,也不失为一种保命的方法。我已经抄录了两份,你们拿去修炼吧。”

    “听来倒是不错的秘法。”

    佛识接过秘籍,饶有兴趣地翻阅了起来。毕竟武学易得,秘法难求。有时候有一式秘法在身,很有可能会将局势扭转。

    即便不能,起码逃命的成功率能大大提升。

    佛相又取出了两封信封,分别递给两人,说道:“此外,这里有两封信,劳烦你们替我送至读书堂与天绝峰了。”

    “慧座已经离去了,我们两人再离开,佛乡的力量将大大减弱了。”

    佛怒说道,目前佛乡力量大大减弱,他每日巡守,自然也十分清楚。若他与佛识再离去,佛乡便只剩下佛相与念禅两人,一旦发生意外,恐怕无法抵抗。

    佛相道:“目前诛仙海已灭,烟都剩余几人,必也不敢大举来犯,佛乡当可安全无虞。而且佛魔之岸内,尚有戒座与定座可以求援,你们大可放心。”

    “你已有决定了?”佛识接过信封。关于此事,佛相曾不止一次与他商议了,但每次都在他的阻止之下暂时放弃。现如今佛相不声不响,不仅取来了秘法,更是连后续之事都排布完毕了。

    佛识一时皱眉,面对如此坚决的佛相,他突然不知道该如何劝说了。

    佛相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

    佛识一阵沉默,既然佛相已经下定决心,他除了支持之外,便只能如柳三变所说,尽自己最大的能力保全了。

    “天佛之身秘法,还请你们尽早修习。功成之后,佛相有一事要你们相助,现在的话,劳烦你们替我尽快送信了。”

    天佛之身的秘法,关系到他布局的开启,这一点疏忽不得。

    若真两人在这秘法之上出了纰漏,佛相便真的只能以身为引了。

    佛怒点头,道:“好吧,我现在便动身前往天绝峰。”

    佛识道:“我此回前往读书堂,也会与红尘素衣好好商谈此事,请。”

    两人离去,佛相低声自语。“算算时间,念禅师叔应也即将痊愈出关了。”

    自从当日泣红颜在洗身池替博娴治疗,念禅突然走火入魔,也进入洗身池疗养之后,距今已经过了数日的时间了。

    佛相动身,走向了洗身池,准备去查探念禅的情况。谁知道甫出伽明殿,便见着了迎面而来的念禅。

    “师叔,你身体无恙否。”佛相笑了笑,意味莫名。

    “多谢佛相关心,已无大碍,只需要再静养数日便可。”

    念禅面色尚有些苍白,他为了进入洗身池,是真的走火入魔了。而且当时被柳无方稍加阻拦,错过了惊扰的最佳时机,他又气血攻心,导致伤上加伤,因此才会疗养了这么长的时间才有所好转。

    佛相点了点头,道:“那佛相也不打扰师叔了。”

    念禅说道:“我方才见佛怒与佛识匆匆离去,可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是我请他们替我送信而已,并无他事。”佛相笑了笑,关于此事,自然不可能与念禅说明。

    “嗯,既然如此,我便回房休息了,请。”念禅也知道自己目前在佛乡的情况,没有多问,自顾地离去了。

    佛相笑了笑,又退回了伽明殿。

    …………………………

    深柳读书堂之内。

    为李裔文遭遇拦杀一事,柳三变正准备前往南岳天瀑一会意长年。却不料鸣翠山下,突然传来了虎宫的声音。

    “事情似乎与我所想,有些出入啊。”

    柳三变眉头深皱,虎宫突然求见,让他瞬间想了许多。而最有可能的便是,李裔文神通觉醒,将意怀天杀害了!

    若真是如此,恐怕李裔文与狮虎族之间,便真是不死不休的局面了。

    一瞬迟疑,山下虎宫求见之声,又再次响起了。

    “尽管放他进来吧。”刀天下说道,他虽然伤势没有完全恢复,但自认为打几个小先天还是没问题的。

    一点儿都不虚!

    柳三变点了点头,一挥手,将大阵打开。随即,一道流光急速突入。

    柳三变眉头皱的更深了,这短短距离也要使用遁光,恐怕是十万火急的事情了。

    虎宫刚现出身形,便是噗通一声,双膝下跪。而在他的背后,则是背着一名迟暮老人。

    “红尘素衣,求你一定要救救少主啊。”

    虎宫跪下,朝着柳三变不停磕头,很快额头便破开了,鲜血留下,与泪水交融,掺杂着脏污,让他的面容看上去颇为可怖。

    “哎呀,这使不得,使不得啊。”

    柳三变疾步上前,就要将虎宫搀扶。

    虎宫却以膝代足,后退了数步,道:“请红尘素衣救救我们少主啊,他,他快不行了。”

    虎宫背着如迟暮老人一般的意怀天,老泪纵横。意长年对他一向照顾有加,而意怀天,更是他离开狮虎族之前一直侍奉着的少主人,如今他护卫不力,导致意怀天落得现今下场,实在是让他在怨恨自己无能的同时,痛苦的心如刀割。

    “意怀天,他怎么了?”

    柳三变看向了虎宫背后的老者,奇道:“这一位……”

    “他便是我们少主意怀天啊。”虎宫老泪纵横。

    “什么!”

    柳三变浑身一震,不可置信地看着如耄耋老者的意怀天。

    “发生了何事,他怎会如此?”

    刀天下走上前来,面色凝重地看着意怀天,说道:“他体内的生机,似乎在瞬间失去了,只余下少少的一点,吊着这条性命。”

    刀天下沐浴了龙血精华,生命几乎晋升了一个层次。再加上他眼光毒辣,一下子便看出了意怀天目前的状况。

    “这……难道?”柳三变眉目一动,心中已经有了几分猜测。

    李裔文的轻生剑法本就十分奇特,可以平白削落他人功体。若他真是觉醒神通,那么这一种特性,变得更加玄奇诡秘也不是没有可能。

    就比如——眼下削落了意怀天的生机!

    虎宫哽咽着将当日的情况说了一遍,道:“是李裔文所为。少主听闻李裔文废武之后离开了鸣翠山,便前往截杀,却不料随行的毒脉圣女召出了一阵黑雾,让少主无法攻击。这时烟朱出现,利用烟都特殊的功法进入了黑雾之中,将毒脉圣女击伤,同时也刺激了李裔文,发出了一式十分恐怖的剑招。少主抵抗不住,变成了这副模样了。”

    刀天下道:“想必当时意怀天也是豁尽全力抵抗的吧。也幸得如此,他才能吊住这最后一口气。”

    虎宫道:“我知道此事是少主挑事在前,然而狮虎族与李裔文关系已然恶劣,若再加上少主一命,恐怕更无转圜之机了。求求红尘素衣出手相救。”

    虎宫说完,又连连地磕头了起来。

    刀天下突然说道:“看你此人莽莽撞撞的,竟也有此机心。你这一句话,确实让人心动了。”

    现在的柳三变,的确十分忧心李裔文与狮虎族的关系。虽然更多是在忌惮传闻之中,站在狮虎族身后的那一名谪仙人,但是狮虎族本身的实力也不容小觑。

    若能交好,绝对会是一大助力。

    柳三变劝住了虎宫,随后上前检查了意怀天的情况,暗中松了一口气,说道:“好友说的没错,幸好意怀天本身根基不俗,将剑招挡下了部分,否则剑意全数收纳,恐怕会当场生机尽失了。

    “那该如何治疗?”虎宫急忙说道,意怀天重伤垂死,意长年又不在,让他一时之间失去了主见了。

    “可是攀花手要你前来此地救助?”柳三变突然问道,若是意长年的指示,那么他如果救助了意怀天,也仅是一项交易。

    若不是,那边是一份人情,一份天大的人情。

    大到足以让他动摇对意癫狂的复仇之心!

    “不是。”虎宫摇了摇头,道:“我先带着少主回返南岳天瀑,族长却已经不在了。我无计可施之下,只好前来深柳读书堂了。”

    柳三变道:“意怀天的情况,说难不难,说容易,却也不容易,你稍等一下。“

    柳三变回到屋里,不多时出来,手上已经拿了一封信,唤来鸟兄,让它送走。做完这一切,柳三变才拍了拍手,对着虎宫说道:“意怀天的情况是体内生机瞬间流逝造成的,目前唯一之法,便是进补充满生机的灵药,先将他生命体征稳住,再设法恢复。”

    “多谢红尘素衣出手相救。”虎宫又要磕头。

    柳三变忙伸手拦住了他,说道:“柳某也希望,这会是双方之间的一个善果。若虎宫放心,大可将意怀天暂时安置在读书堂内。”

    “红尘素衣可是有事需要意虎处理?”虎宫也不傻,听柳三变所言,便知道是有事情要吩咐自己了。

    不过他本就有求于人,替人做事也是理所应当。

    柳三变笑道:“能可补充生机的灵药何其罕见,我虽已经发信让一些朋友替我收集,但未必会有结果。我希望你能前往武林道上寻找攀花手,让他一同出力。”

    意长年本身也有不俗的人脉,而且很可能与柳三变的人脉不会重叠。因此两人同时着手的话,成效应该会更大。

    “好,我现在便出发。”虎宫点了点头,转身离去。

    刀天下笑道:“虽然意怀天的情况复杂,但是为他保全了性命,此事是你捡便宜了。”

    能成为大唐王朝最年轻的将军,刀天下虽然豪爽豁达,但心中自有玲珑一片。因此对于此事的关窍,看的一清二楚。

    “确实,若是攀花手在,以他的能为,应也能有解决的办法。即便他没有办法,若是他指示虎宫带着意怀天前来求助,至多也不过是一笔交易。只能说这种天赐的机缘,是柳某的福分呀。”柳三变一笑,将意怀天抱入房内安置。

    刀天下紧随其后,道:“你的考量十分正确,我可是一直担心着你会因为李裔文而算计了整个狮虎族。”

    “你也是在顾忌传闻中,狮虎族身后那一尊谪仙么?”

    刀天下点了点头。江湖盛传,在意长年身后,隐藏着一尊强的离谱的谪仙人,这也是当初狮虎族造杀,仅仅是退隐便得以保全的原因。

    对于这点,柳三变自然也是知道,不过他却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而是说道:“唉,读书堂现今只有四间草庐,三个病患占去了三间。看来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我们要大被同眠了。”

    刀天下面色一黑,道:“有事要我代办便明说,我最受不了你这种幽默了。”

    柳三变就是这样,跟其他人倒是干脆无比,跟自己说事情,总是喜欢先拐几个弯道。

    柳三变哈哈一笑,道:“确有一事,公开亭既然已经再开,也该是让它发挥作用的时候了。我希望你能替我走一趟,通过公开亭征集灵药。”

    “也好,反正在这里疗伤也确实无聊。”

    刀天下点了点头,回房收拾了一下,扛起一战而胜便离开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