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 断烟之武-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132章 断烟之武

    深柳读书堂,柳三变刚把李裔文转移至新居之内,前来送信的佛识,便也来到了。

    柳三变看着风尘仆仆的佛识,问道:“你神色匆忙,可是佛乡发生了何事?”

    佛识道:“是关于佛相,这里有一封信,你先一看。”

    佛识将信封交给了柳三变。

    柳三变先引佛识坐下后,才将信封拆阅。

    看完之后,柳三变却是陷入了沉默。

    “他,决定了?”

    良久,柳三变皱眉开口,言语之中,尚带着一些不确认。因为从信封上面所述,佛相此举实在是太过冒险了,而且布局手段也不甚高明,恐怕难以达到预期的效果。

    “此点也是贫僧所担忧之处。”

    佛识自然也能看出此局的破绽,但是他却没有很好的办法去周全,便问道:“我看得出来,佛相等不及了,因此才会如此仓促开局。关于计谋擘画,乃是红尘素衣擅长之事,此回佛识前来,也是存了请教之心。”

    “请教不必,皆是为正道出力,柳某不会推卸。”

    柳三变摆了摆手,开始分析了起来。

    “佛相此局,让阴谋者入局之处乃是在于你们冥冥之中相连的功体,那要如何才能保证阴谋者在知道佛相死亡之后,会沉不住气,出来挑拨关系?又或者,出来挑拨关系之人,是否便是真正的奸细?”

    “接下来,是让出面之人前往道门讨要说法,然后让顾惜朝假扮雨宫套话。嗯,能想到利用天外惊鸿的轻灵之体来冒充烟都特殊的功体,这一点很好。但是若此人不是奸细呢?又或者奸细并非是烟都之人呢?”

    佛识沉声接话。“如此一来,恐怕便是真正地要引发道佛两家的纷争了。难道,计划要取消了么?”

    柳三变却道:“此局虽然惊险重重,但是未必没有成功的希望。只是可能会引起一些闹动而已。”

    “闹动?”

    佛识疑惑地看着柳三变,显然没有理解他话中意思。

    柳三变道:“若柳某没有猜错,诸位怀疑的对象,恐怕也已知晓了你们的猜疑了。”

    “你是说,我们的计划,也在他的猜测当中了?”佛识面色一变,若真如柳三变所言,那岂不是这一切的谋划,皆是笑话?

    柳三变点了点头,道:“全中不然,但是佛相之伤一直拖延,恐怕早便知晓会利用此伤,将他引出了。”

    “那该如何是好?”

    饶是佛识一身智慧非凡,但是面对这种千回百转的算计,也有些头大了。

    柳三变道:“佛相此举,能且只能在第一次使用时生效,也幸好他知晓为你们寻来秘法,而非直接拿自己的性命冒险。你且稍待片刻。”

    柳三变转入房内,片刻之后出来,手里已经多了一封信封。

    柳三变将信封递给佛识,道:“关于佛相此局,我已列好了一些补缺之处,劳烦你送往天绝峰交给顾惜朝前辈。信不加封,你在路上也可拆阅,也好对计划有全盘的了解。”

    事关佛相性命,佛识也不敢大意,接过了信封,便又复匆匆离去了。

    柳三变目送着佛识身形,心中暗道:“这个计划最关键的一环,乃在于佛相会不会在假装死亡之后,真正的死亡。隐瞒的这一环,才是这一次布局之中与敌人最重要的交锋。看来,我需要再一次动身,与佛相好好详谈了。”

    柳三变做下了决定,便又找上了泣红颜。请求她代为照看意怀天。

    泣红颜看在李裔文的面子上,十分不情愿地答应了下来。柳三变便匆忙动身,前往佛乡了。

    ……………………

    荒野之上,烟朱突然遭遇神秘男子的拦杀,气氛一时肃然。

    “你我向无仇怨,为何突然拦杀。”

    烟朱朱剑出鞘,目光凛然之中,带着一丝的惊疑。来人一身实力深不可测,面容却又极度陌生,烟朱敢肯定两人之前从来没有嫌隙!

    “既然为恶,何须再问杀字何来。”

    莫伤春不欲多言,伸手一拂,便是极招上手。

    “春残花尽。”

    试看春残花渐落,便是红颜老死时。莫伤春,不伤春,然而厉掌倏出,却又伤尽三春。

    莫伤春身形鼎立,宏大的掌劲就如烈薰之风,杀尽春色。

    “落叶满阶红不扫。”

    烟朱不敢大意,掌中朱剑划出凌厉剑芒,元功浩瀚而起,红枫异象再现。

    伤的是春,肃的是秋。春秋一击,高下见分。

    呼!!

    飓风骤起,烟朱剑式被破,化作了无数的剑气横扫四方,方圆数里之内,草木尽折,现出了光秃秃的地面。同时烟朱一声闷哼,连退了数步,却是硬接下了莫伤春残存的掌劲。

    “强者。”

    烟朱深吸了一口气,平稳体内翻腾不已的气息,同时看向莫伤春的眼神,已经带上了十分的重视。

    “此人十分强悍,与之硬撼并无好处。恐怕要等到将杀令所传之意领悟透彻,方有战而胜之的把握。”

    再出以来,烟朱经历了颇多事故,思虑逐渐变得深沉,不再如过往一般只看重武境了。他目光四扫,似乎在做突围的打算。

    莫伤春面神哀愁,眼神哀愁,心思哀愁,但是却一眼看透了烟朱的心思。

    “想要脱逃么?”

    莫伤春冲身向前,犹如化作了一道绿色的光影。略有些文秀的手掌屈指成爪,抓向了烟朱手中佩剑,竟是要空手夺刃。

    “你太高傲了。”

    被人如此看轻,烟朱不由一怒,剑锋一转,便是刺向了莫伤春手掌。竟是要冒着朱剑被夺的风险,强势反击。

    两人身形瞬间交汇,烟朱手腕忽的一动,剑锋偏移,擦着莫伤春掌心而过,划出了一道浅浅的血痕。

    烟朱勾唇一笑,似为此剑喝彩。然而不待他笑容成形,莫伤春身形一扭,竟是转到了烟朱背后。

    “他的目标,从来便不是夺剑!”

    烟朱瞳孔猛然一缩,再想转身时,便只觉一掌印在背后,旋即澎湃浩瀚的元功爆发,瞬间让烟朱重伤。身躯如破布一样倒飞出去,口中鲜血犹如涌泉一般,沿途洒落,好似苍生结怨,血雨送亡。

    砰。

    “咳咳……”

    烟朱身体重重跌落,便又是数口鲜血咳出。但他仍是强撑着身体,以剑柱地,艰难地站起来了。

    “是我大意了。”

    烟朱擦了擦唇角的血液,面色血色在逐渐消退,显然方才一掌已经伤及脏腑了。然而即便如此,烟朱也不愿意束手就缚。

    他尚有余力,绝不会坐以待毙。

    “伏诛吧,邪徒。”

    莫伤春趁胜追击,厉掌再起,就要一击取命。

    烟朱虚晃了一招之后强提功体,再现了烟都诡谲的功体特性,身形竟是化作烟云,急速窜逃。

    然而,莫伤春却似有预计,毫不慌张,双掌一纳,首现了克制烟都奇特功体的绝学。

    “萍断水流!”

    “怎有可能!”

    已经逃窜出一段距离的烟朱突然感觉自身被一股奇怪的力量拉扯,不由得面色一变。随后,竟是被强行从烟云之态拉了出来,再度跌落在地。

    现在的烟朱,功元耗尽,已经无力再逃了。

    莫伤春元功再提,夺命一掌,直覆烟朱天灵。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