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 心中无火,有剑!-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133章 心中无火,有剑!

    荒野上,杀声震,人命将陨。

    莫伤春就如一个哀愁所化的灵体,便是面对死亡,依旧只有淡淡的哀愁在眼眸低下流转。

    烟朱面色苍白,面对突来的死劫,再是不愿面对,也无力改变了。

    然而,就在烟朱即将毙命之刻,两道剑气突然呼哨而来。

    剑气破空,锐利无比。一者斩向莫伤春前进的道路,一者却是直向莫伤春咽喉而来。

    莫伤春不得不放弃攻势,步伐一顿,旋身回掌,将攻向自己咽喉的剑气强行破去。

    咻!

    一道流光急速突入,却是不戒剑划着凌厉的圈圈,直落在了烟朱身前。随即,随行洒脱的辞号,伴着豪迈的脚步声,再次回响。

    “向是杀情比智先,为人偏爱说机缘。杀,是缘。不杀,也是缘!”

    裁决者大步而来,走到了烟朱身前,拔起不戒,剑锋直指莫伤春,朗声说道:“敢动七尊剑之人,你,受得住裁决者手中的不戒吗?”

    吟。

    长剑通灵,似乎是感受到了裁决者心中的战意,不戒剑身一阵振吟,再赞了裁决者一身剑意。

    远处,评技者静静而立,注视着在场的情况。

    “你护不住他。”

    似乎没有什么能撼得动莫伤春眼底的哀愁,他神色不改,只是轻轻看了裁决者一眼,淡声开口,随后转身离去,哀婉的辞号,传出了很远,远远。

    “一向年光有限身,等闲离别易消魂,酒筵歌席莫辞频。满目山河空念远,落花风雨更伤春,不如怜取眼前人。”

    辞号渐去,人影渐去,硝烟渐去。

    烟朱再也无法撑持,陷入了晕厥。

    裁决者忙收起不戒,将他搀扶。

    评技者也走了近来,检查了一番烟朱的情况,并度过一丝元功为他护持之后,说道:“他伤势十分严重,需要找一个地方静养。”

    烟朱此刻的情况,不仅脏腑被伤,甚至因为功体被强行破去的缘故,隐约已经伤及根基了。

    “你不是对烟朱列身七尊剑颇有不满,为何会愿意出手救下他。”

    评技者有些好奇地询问。当初因不清楚烟朱为人,评技者便将他邀请进入了七尊剑。往昔还好,但是自从烟都再出以来,烟朱的所作所为,已经让裁决者多次看不过眼,向他唠叨了许多回了。

    裁决者毫不避讳烟朱身上的血迹,将他抱起,无奈地说道:“再多不满,他目前仍是七尊剑之人。我身为裁决者,总不能看着他在自己眼前被人杀害而不管吧。这与七尊剑的理念,可是大大相悖了。”

    七尊剑,本就是七名剑界强者交流互助的小组织,若是这种见死不救的风气在他这里开始,七尊剑也可以宣布解散了。

    “确实是这个道理。”

    评技者点头认可,随后看了看烟朱,问道:“你准备如何处置他?我虽为他稳定了情况,但想要痊愈,已然需要寻医就诊。”

    裁决者眉头深皱,目前在武林道上活跃的名医,便只有一个出身毒脉的圣女泣红颜,但是以烟朱的身份,不用想也知道泣红颜是不可能出手救治。佛乡的洗身池倒是一个好地方,但是同样因为烟朱的身份,佛乡之人也不可能让烟朱进入疗伤。

    想了一圈,裁决者也没想到可以找谁治疗,干脆摇了摇头,不再多想,朝着评技者说道:“我先带他回剑庐吧,目前江湖上,也没有那个名医愿意救他。至于他的伤势,便看他自身的造化了。”

    评技者想了想,也的确没有更好的办法,便道:“既然如此,烟朱便交你了,寻找灵物之事,我自己进行。”

    “一切小心,必要时可传讯回剑庐,请。”

    寻找灵物一事对于评技者至关重要,也的确不能因为烟朱而耽搁。裁决者交代了一句,抱着烟朱便往剑庐方向而去。

    评技者目送两人远离,心思却在寻找灵物之上徘徊。自从刀天下处得到消息以来,他与裁决者两人四处奔波,却一无所得。如此下去,恐终将徒劳无功。

    “不如寻人一问。博娴虽博识广闻,但据闻他目前重伤昏迷,倒是不便找他。嗯——下九流者耳目遍布武林,农仁堂更是人多势众,然而论到这种偏门消息,首选咨询之人,应当是那传闻中为了热闹,可不惜一切代价的两人。只是这两人从未在武林现身,不知长相,我该如何设法让他们自现?”

    评技者想着,突然笑了笑,似已经成竹在胸,缓缓踏步离去。

    ………………………………

    佛乡,伽明殿。

    天华君带着杨无木前来拜访,与佛相三人在伽明殿中碰面。

    “自烟都与诛仙海乱世以来,这还是第一次有儒门之人前来佛乡拜访。”

    佛相看着眼神坦荡的杨无木,眼中带笑。显然对于杨无木,有很好的感观。

    “只可惜杨无木的到来,却是象征着三教关系的冰结。”

    没有了虞千秋在旁,杨无木才有了儒门执事的气态,从容不迫。兼之天华君在路上,已经与他交流了不少的情报,让他对三教目前的关系,有更深了解的同时,也感到棘手了。

    “你我心中皆有一把火,这便是三教不灭的友谊。相信自己,也相信同志。”

    佛相微笑着按住了自己的胸口说道。

    “佛相,一段时间不见,你似乎有了很大的变化。”

    天华君看着佛相,不论是气质抑或者言谈。尤其是那一双如今变得深邃的眼瞳,隐约之间,天华君竟是有一种面对道印的错觉。

    “天之明命,佛相已承。”佛相合掌唱喏,却并不多言。

    天华君看着佛相,微微沉默。识天机者行天事,天命临身,确实无法避免。然而佛相眼中所露的死光,却彰显了其天命的艰苦。

    天华君心内斟酌了一番,并没有太多过问,而是许下承诺,说道:“有任何需要,皆可明言。天华君心中之火虽灭,却还有一把慑人的长剑,可为你扫除一切。”

    一旁的杨无木见两人话语将尽,便开口说道:“我观佛相神色,似也将临困局。若不弃嫌,杨无木也愿出力相助。”

    佛相深深鞠躬,道:“多谢,若有需要,佛相会求援。”

    天华君见寒暄已久,便出声道明了自己的来意。

    “天华君与杨无木此来,乃是为了一见博娴。不知博娴现今情况如何?”

    佛相道:“经过了圣女的救治,已无大碍,此时正在洗身池之内静养。”

    “请带路。”

    天华君微微躬身,佛相点了点头,领着两人前往洗身池。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