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章 纰漏-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134章 纰漏

    佛乡洗身池之内,博娴一人盘坐池内,静静吸纳着池中灵力,疗养着自身伤势。经过这段时间的静养,他一身的伤势已经将尽痊愈了。

    当然,能让他放下心来疗伤,主要还是宗上天峰传来消息,已经将令师困在了宗上天峰了。

    现今情势,烟都与诛仙海已成为过去。但仍有妖域解放迫在眉睫,三教暗流逐渐汹涌,这一切,也必须要有人挺身扛负。

    吁……

    博娴长出了一口气,睁开了双眼,目光幽幽。除了这些事情之外,更令他感到心头沉重的仍是关于令师之事。从宗上天峰传来的消息,令师一开始神志不清的状态已经变得稳定,然而却是另一种极端的稳定。

    一言不合,便要造杀!

    “迷神草,究竟是谁取走了?我又该往哪里再寻一株来稳定师尊情况?”

    博娴扪心自问,却没有了答案。一直以来,他皆以博识广闻见长,然而此刻,却感到了无力。不仅是没有迷神草的消息,而是心中有另一个可怕的念头,连他也只是稍微一想,便不敢继续,立马将念头掐断。

    迷神草对如今的令师——还有作用吗?

    沉思之间,佛相却是带着天华君与杨无木到来了。

    “是你们,嗯?天华君,你身上杀戒放下了?”

    博娴一抬眼眸,便看见了三人,随后目光却落在了天华君的身上。以他的眼力,以及对天华君的了解,几乎是第一眼,便看出了他的不同。

    天华君点了点头,并未多言。许多事情,在知晓一切的人身上,只需要一个眼神,便可得到自己想要的。

    博娴便是这样的人,他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道:“希望你能谨慎你的锋刃。”

    “这一回的杀戒,只会奸佞之辈而开。”天华君一卷右手道袍,温和的目光底下,是阴郁的杀机一闪而逝。

    “你们先谈,佛乡尚有事务待办,释论疏失陪了。”

    佛相有事在身,先行离开。

    “时间不早,天华君快说出你的目的吧。”杨无木说道,一路上来,天华君虽与他交流了不少情报,但是关于前来佛乡的目的,却是只字未提。

    博娴观察了一眼两人表情,问道:“你此回前来,可是有事?”

    “事关红尘素衣的布局,详情如此。”

    天华君将柳三变的布局大概说了一番。

    博娴听闻,仔细地思索了起来。

    以柳三变的眼界手腕,策划这样的一个局,并不困难。难就难在这里面,需要博娴扮演的角色,有些超出了他自身能为。

    博娴说道:“计划虽好,但最大的纰漏,那便是我所扮演的角色。”

    天华君却是笑道:“博士生的疑虑,红尘素衣早已经考虑到了。接下来,我会以接你回宗上天峰疗养的理由将你带离佛乡,随后让杨无木与你互换装扮,我们先回宗上天峰,你则是趁此机会,寻找红尘素衣。”

    “既然一切都被大变子考虑进去了,那我照做便是。我如今的伤势,也差不多痊愈,随时皆可动身。”

    博娴相信柳三变,既然他说有办法解决自己所看出的纰漏,那必然是有办法的,不需要过多质疑。

    “此事尚需要一些时日准备,你既然已经无恙,我们现在便动身吧。”

    天华君招了招手,三人离开了洗身池。与佛相道别之后,走出了佛乡。

    随后在一个隐蔽的角落,博娴与杨无木互换了装扮,分道而行。

    然而好事多磨,在三人离开不久,柳三变却来到了佛乡了。

    伽明殿内,佛相也微微感慨。

    柳三变道:“看来柳某慢了一步,错过了博士生的会面了。”

    佛相微微一笑,道:“博士生伤势虽无大碍,但仍需要长时间的静养。佛乡接下来恐不平静,能回道门休养,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柳三变笑容微敛,先前从信封内的字里行间,便已经察觉了数分不对,此时与佛相对面而谈,更能看清他眼底所包含的死光了。

    想了想,柳三变开口说道:“我此回前来,也正是为了此事。佛识已经去过了鸣翠山,那封信,我也看了。”

    “哦?有任何的指教,红尘素衣但说无妨。”

    佛相严肃开口,他也知道在计谋方面,便是数个自己捆在一起也比不上柳三变。同时也知道为了此事,柳三变亲身来到佛乡,想必也是因为计划有不少的纰漏,甚至可能会引起无法预料的后果。

    柳三变道:“虽然佛识曾言,你已经寻来了能短暂提升功体的秘法让他们修炼,但是从你字里行间,我却察觉到了你的异常。如今一见,更是确定了。”

    “有劳红尘素衣关心了。”佛相微微低头。

    柳三变道:“你要知晓,若你真的身亡,而无法引出潜伏的内奸,那么紧随而来的,必将是佛道关系的破裂,甚至会可能因此而引发战争。”

    “此点佛相也曾考量,然而时间却不等人了。”

    佛相微微一叹,身为这一局的擘画者,他虽无柳三变老练的眼力,一眼便看出数个破绽。但是对这最重要的一环,他又怎能不知呢?

    只是他如今的身体情况,却是容不得他继续耽搁下去了。

    柳三变也知道佛相身体状况,说道:“此事可暂缓,你之伤势虽然特殊,但未必便无药可救。这一局的擘画,无论成功与否,你皆要活着。只有这样,才能阻止最后悲剧的发生。”

    “关于你信中所提的计划,我已补全了数个漏洞,也让佛识前往天绝峰送信。现在需要考量的,则是他们两人需要多长时间能够将秘法练成。而你,又还能坚持多长的时间。”

    佛相捂了捂胸口,道:“以我估计,大约还有一个月的时间,体内的暗伤便会完全消失,届时,恐怕便是真正爆发之时了。至于秘法,以他们两人的武骨悟性,想来在路上便可学会了。”

    “如此甚好,我们便暂时将计划定在半月后开始。”柳三变站起身来,说道:“此局你虽必须存活,却也需要让潜伏之人认为你是真正的死亡,这一点我会设法达到效果,待准备妥当,我会再来。”

    “恭送。”

    柳三变快步离去,佛相躬身相送。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