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 好友,女装而已。-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135章 好友,女装而已。

    车辚辚,马萧萧,策马扬鞭,累踏尘嚣。

    公开亭,本处在四境武林交界之处,是联通四方的一条主要通道,因此有人设亭,用以公开一些武林道上的消息。只不过许久之前,公开亭被多次利用,散发出虚假的信息,因此被墨竹先生下了封禁令,并且移山封路。

    随着刀天下与评技者一战,平山开路,再启公开亭之后,消息很快传出,这一条尘封许久的道路,也再次迎来了旺盛的人气。

    就连饱经岁月,已经腐朽了的公开亭木栏,也不知被谁重新安装了一番。

    这一日,惠风和畅,天清气朗。好事者与过往商人突然发现再开的公开亭之上,多出了一份公告。

    “咦,公开亭再开已经有一段时日了,总算有人张贴大事件公告了。”

    有人眼中一亮,大呼了一声,认为有热闹可看。

    身周之人闻言,也不由得放缓行进的步伐,凑上前来观看。对于这些人来说,或许没时间,也没那个胆子去观看这种大事件,但知晓这些事情,无疑是他们走南闯北的谈资。

    公开亭消息的流通,也正是靠着这些人才能够实现。

    而在人群中,两条颇为熟悉的身影也挤了进来,却是因为最近无所事事而在公开亭晃悠的好一命与探一奇。

    “阿命仔,你怎么这么怂呢?你知道你让我错过了什么吗?”

    探一奇还在埋怨当初自己晕厥之后,好一命不是将自己弄醒,而是直接逃了,让他错过了一场世纪大热闹。直到此时,探一奇看着好一命的眼中还带着一些红光,就好像随时都会扑上去将好一命撕咬成碎片一般!

    好一命缩了缩脖子,道:“奇啊,留得青山在,不怕热闹没得看啊。你看,这不公开亭开始有人张贴公告了么?”

    探一奇哼哼了两声,探头探脑地看着公告上的信息,随后禁不住破口大骂。

    “什么玩意儿,寻找灵药这种事情也敢放上公开亭?简直胡闹!”

    探一奇气的脸色都有些涨红了,显然为公开亭的第一张公告竟是这么低级的事情而气氛。

    好一命突然拉了拉探一奇的衣袖,指着公告的落款,怯怯地说道:“你看落款,是那个刀天下。”

    “嘎?”

    探一奇的谩骂戛然而止,再看了看公告上的落款,迅速地平复着自己的情绪。

    探一奇:“嗯,既然是刀天下所张贴的,看来这幕后应有不少的牵扯。”

    好一命笑了笑,道:“公告上说,若有灵药,或者有灵药的消息,皆可前往鸣翠山寻找柳三变,由此看来,需要灵药救命之人,恐怕不简单啊。”

    “要不,咱们去瞅瞅?”

    探一奇说道,显然已经被勾起了好奇心。一张寻找灵药的公告,竟然与刀天下跟柳三变都牵扯上关系了,那么其背后必然不简单。

    有热闹看!

    好一命点了点头,他除了比探一奇怕死之外,骨子里同样是一个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主。

    两人商量妥定,正准备离去。却突然一道流光疾射,随后砰然一声,落在了公告栏上。待流光散去,却是一封新的公告。

    ‘筵亭秋水玉飞倾,请战七尊剑之主剑千秋。三日之后,净天沙原,一争剑名!’

    “是他,筵亭秋水玉飞倾。自从当年听雨楼覆灭,便一直销声匿迹。他突然出现,高调挑战剑千秋,莫非当年听雨楼的覆灭,背后之人乃是剑千秋?“

    探一奇看着新出现的公告,心思百转,却毫无头绪。在他所掌握的情报里,并没有剑千秋与听雨楼有关系的证据。

    好一命则是说道:“净天沙原,一望无际,这个热闹恐怕是看不了了。”

    好一命也有考量,这般高手对决,一般人哪里敢靠的太近。尤其是净天沙原一望无际,哪个招式稍微斜了一些,恐怕围观之人便要遭殃。

    探一奇却是不惧,对他而言,热闹比生命更重要。

    没有热闹的人生,跟咸鱼有什么区别!

    于是,探一奇一把拉住好一命的手臂,道:“上次你让我错过了一场大热闹,这一次,绝不能再错过了!”

    “可是……”

    好一命面带戚然,他是真的惜命,然而却也抵不过看热闹的心。每次都是这样,他要退缩,却总是被探一奇撺掇,冒死前往。

    两人紧张又忐忑地往净天沙原而去了。

    …………………………

    天绝峰上。

    夜流光与顾惜朝对坐品茗,享受着这段悠闲的时光。

    “我们有多久,不曾这般轻松悠闲了。”夜流光心有感慨。

    “很久,很久了啊。”

    顾惜朝同样,心中感慨万千。自从夜流光与烟都对上之后,顾惜朝也随之一剑毁去了自己隐居的草庐,定居天绝峰。这些年以来,阴谋暗计,杀人人杀,已经记不清多少次生死交关,多少次痛失战友了。

    回念过往,顾惜朝坐直了身子,道:“既然烟都已灭,你还准备插手江湖之事么?”

    对于夜流光而言,烟都是他的责任。如今烟都已灭,夜流光应也能放下一切,安心归隐了。

    夜流光说道:“叶武夫已经退隐了,现今正道屡屡有所损失,恐怕仍有需要协助的地方。”

    顾惜朝耸了耸肩膀,对于夜流光的答案一点也不奇特。其实他们两人之中,对于归隐,反而是夜流光更为渴望,对于武林的关切,同样也是夜流光更为关注。

    这样的人,注定不可能安心归隐。

    两人闲聊间,一道僧影却是急急忙忙奔了上来,正是从佛乡前来送信的佛怒。

    “是你,神色匆忙,是发生了何事了吗?”夜流光迎了上去。

    顾惜朝撇了撇嘴,道:“才清闲这一段时间,又要忙碌起来了。”

    显然,对于佛怒的来意,他一目了然。反正是来寻求你帮忙的便是了。

    佛怒取出了佛相的信封递给了顾惜朝,说道:“一切事情,皆在此信之上,前辈一看便知。”

    佛怒其实也不大明白佛相的计划……反正送信就对了。

    他将信交给顾惜朝之后,便候在了一旁。

    顾惜朝好奇地接过信封拆阅,突然面色一变。啪地一声将信按在了石桌上,咬牙切齿地道:“好小子,竟敢将算盘打到我身上!”

    夜流光看着顾惜朝咬牙切齿的模样,不由得有些好奇。要知道因为功法的原因,造就了顾惜朝孤高自傲的性子,从来不与人一般计较。

    夜流光压抑不住内心好奇,取过信封便看了起来,不多时……

    “哈哈哈哈。”

    夜流光哈哈大笑,笑的面红耳赤,连眼泪都险险要落下来了。因为信中所言,竟是要顾惜朝利用自身的轻灵之体,假扮雨宫去套出奸细的身份。

    简单来说,便是要顾惜朝……女装。

    顾惜朝面色更加深沉了,身上剑意隐约浮现。

    “咳咳……”

    夜流光强行憋住笑意,却被自己呛了一下,连连咳嗽。

    “咳咳,那个……好友啊。”

    夜流光斟酌了一下情绪,试着劝说道:“其实嘛,偶尔女装一下,也是不错的啊。”

    顾惜朝震惊地看着夜流光,似乎在诧异夜流光竟有这种不为人知的癖好。

    佛怒有些看不懂这两人,奇道:“女装如何了?我佛色身,是男是女,非男非女,皆是同样啊。”

    “不跟你们这群家伙说这种问题。”

    顾惜朝呸了一声,道:“你回去吧,我,我会按照计划行事。”

    顾惜朝面色依然阴沉,显然对于要他女装的事情,依然十分介怀。

    佛怒点了点头,准备转身离去,却正遇到了神色有些疲倦的佛识匆匆醒来。

    “嗯?你怎么来了?”

    佛怒一愣,他自然知道佛识是前往了深柳读书堂送信的。

    佛识道:“我前往读书堂,与红尘素衣一谈之后,发现了计划中不少的破绽。红尘素衣已经将之修改,命我前来通知顾前辈。”

    顾惜朝闻言大喜,道:”快,快快道来。”

    佛识奇怪地看了顾惜朝一眼,似乎在为他的急切感到奇怪。随后便从话中取出信封,递给了顾惜朝。

    顾惜朝满怀期待地接过信封,拆阅之后,神色却又阴沉了下去。

    夜流光问道:“怎样?计划有什么变动之处。”

    “大致不变,只是多了你的任务。”

    顾惜朝心情不好,不想过多解释,便将信封递给了夜流光,让他自己观看。

    一旁,佛识察觉顾惜朝情绪不对,悄悄地询问佛怒。等佛怒将原委道出之后,则是一脸恍然。

    他玲珑心透,自然也知道非佛者,对于男女之别,看的是颇为紧要的。

    “你们走吧,快走快走。届时我会按照计划行事,但是现在我不想看见你们。”

    顾惜朝现在看着这两个秃驴就心烦,居然刚让他天外惊鸿,堂堂剑界的大佬去女装,简直气死个人。他连连挥手,连赶待轰地将佛识两人轰出了天绝峰。

    夜流光看完了信封,道:“两相比较,红尘素衣果真是不凡啊。”

    原先看佛相的书信,尚不觉得什么。但是在与柳三变的一对比,孰优孰劣,一目了然。

    “你别跟我说话,我现在对柳三变的意见也很大。竟然不想办法让我不需要女装,可恶的资本家!”

    顾惜朝怒气冲冲地回房了。

    夜流光哈哈一笑,将信封毁去。也跟着回房,去安慰顾惜朝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