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章 第一百三十七中章 黄泉路上,我等待你的噬身。-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136章 第一百三十七中章 黄泉路上,我等待你的噬身。

    白云悠悠,清风飒飒。绿野山间,四五人家。

    田间阡陌,一名男子荷锄而归,黝黑的面上布满汗水,带着疲倦,眼神却有充满了喜悦。

    算算日子,还有一个月,他便要升级成为父亲了。

    “你回来了。”

    一间草庐之前,身怀六甲的村妇隔着篱笆看着自己的男人。一手撑着后腰,一手抚着已经大大鼓起的肚皮,噙在嘴边的笑容,是浓得抹不去的幸福。

    “哎呀,你怎么出来了。快快入内。”

    男子见状,被吓了一跳。忙将锄头扔到一旁,顾不得身上沾满了泥土,就要上去搀扶。

    村妇拍了拍男子的手,没好气地说道:“我可不是什么娇贵之人。”

    “是是是。”男子赔笑。

    就在这一片安然的景色中,一道佛者身影,缓缓靠近了。

    面神无悲无喜,眼沉如水。漆雕光明已承天命,然而——他真的能够办到吗?

    漆雕光明步伐停下,看着一旁其乐融融的两人,突然又有些怀疑了。

    “你看,外面有一位大师。”

    村妇眼神好,一下子便注意到了气质不凡的漆雕光明,忙朝着男子使了个眼色。

    “这位大师,是有什么需要帮助吗?”男子上前询问,只是眼神依旧不停落在自己妻子身上。

    “我……贫僧想讨一碗水喝。”漆雕光明行了一个佛礼。

    男子道了一声稍等,便匆匆回身打水。乡野质朴,一时尽展无疑。

    男子离去,漆雕光明便看向了村姑,说道:“这位施主,若贫僧没有看错,身孕已经达到九月之数了吧。”

    九月,正是柳三变所提及的最好的时间。

    村姑点了点头,抚着自己的肚子,一脸慈和。

    “正好九月了,再有一个月,孩儿还要与他的父母正式见面了。”

    “我……”

    漆雕光明朝着村姑伸了伸手,手掌不停地颤抖,显然在漆雕光明心中,又开始了剧烈的挣扎。

    该如何?眼前是两条鲜活的生命,我真能如此狠心将他们杀害吗?

    该如何?若不将妖域和平解放,佛魔之岸也无法维持太久的时间,封印终将被冲破,届时便又是惨绝人寰的战争。

    我,该如何?

    没有人能给漆雕光明回答,他眼神变换,纠结万分。

    村姑看着漆雕光明的动作,奇道:“大师,你怎样了?”

    男子也在这时捧着一碗清水走了出来。

    “我无事。”

    漆雕光明顺势接过碗,一口气将清水喝完。

    “多谢了。”漆雕光明躬身道谢,目光又落在了村妇身上。

    男子笑了笑,认为漆雕光明是觉得与自家有缘,便说道:“我儿即将出生,又正逢大师到来,也算是有缘。不如请大师为我儿子取一个名字,如何?”

    “我……抱歉。”

    漆雕光明突然一低头,回身就走。

    剩下两人一头雾水。

    村妇说道:“这名大师的行止好生奇怪。”

    “不管了,我们进屋吧。”

    男子摇了摇头,不再多想,就要扶着村妇进屋。

    而漆雕光明,急急行了十数步,又突然停下了。

    “战争若起,兵燹遍地,生灵涂炭,民不聊生。是怎么样的罪恶,能与之相比呢?”

    “比丘之身,不生不存。比丘之心,不死不灭。”

    “渡人无渡,杀人是杀;一身负业,何惧无间。”

    与佛相的谈话突然在心间浮现,漆雕光明再一次明悟了。

    “若可换来靖平,漆雕光明何必执着这一些仁慈。即便是身入无间,一身衣血,又有何惧!”

    漆雕光明突然转身,两步踏出,便出现在了那村妇之前。

    “大师,你?”

    两人被吓了一跳,村妇更是险些跌倒,幸好男子气力够大,才将她扶稳。

    “此身负业,漆雕光明修行有漏,已出三无。死后当魂归炼狱,受业火千岁灼烧。”

    漆雕光明卸下佛性,眼角含泪,五指箕张,按住了村妇的天灵。

    “啊啊……”

    村妇受惊,哇哇大叫。男子则是下意识地抓住了漆雕光明的手腕,怒喝道:“你做什么!放手!!!”

    然而以漆雕光明的根基,任是男子使尽了力气,也无法撼动办法。

    “奉怨之令,以恨为名,轮回不入,地狱无行。以血为引,听吾之命,身化恶灵,敕!!”

    漆雕光明含泪降咒,一道红芒突然从他手中亮起,并且缓缓渡入了村妇体内。

    “我与你拼了!”

    一旁男子睚眦欲裂,虽不知漆雕光明所做为何,但是本能地感觉自己妻儿正在逐渐离自己而去。

    黝黑的面庞一片赤红,他怒瞪着双目,寻了一根木棍便望着漆雕光明面上招呼。

    砰!

    男子虽无习武,但做了半辈子农活,倒也有一身的蛮力,此时情急之下,更是爆发了最大的潜力。漆雕光明不闪不避,被一棍打在了额头之上,顿时鲜血淋漓,感觉有些晕眩了。

    “你放开啊,放开啊!”

    男子双目赤红,持着棍子不断的打落。很快,漆雕光明面上已是模糊一片。

    啪!

    突然,漆雕光明伸手抓住了木棍,满是鲜血的佛容,竟也如甫出地狱的恶鬼一般恐怖。

    “漆雕光明,不能在此倒下。抱歉!”

    漆雕光明手臂一用力,便将男子甩了出去。

    同时,这里的闹动,也惊扰了附近的邻居,一个个都走出门外,看向了这边。

    “请记住我的名字——漆雕光明,黄泉的路上,我等待你的噬身。”

    漆雕光明看着一脸惊恐的村妇,眼中泪水决堤,在布满鲜血的脸上洗出了两道异常刺目的痕迹。随即,漆雕光明猛然松开了村妇的脑袋,屈指成爪,一把穿破了村妇的肚皮。

    哇!

    一声凄厉的婴啼,骤然响起,令人闻之毛骨悚然。

    “不!!”

    村妇眼中神光快速淡去,身躯摇摆,已经失去了支撑的力量,缓缓向后倒去。男子悲呼一声,突然气血攻心,一口鲜血喷出,只觉得眼前一黑,便昏了过去。

    “恶魔,他是恶魔!”

    “杀人凶手!”

    出来围观的邻居看见这一幕,都被震撼的浑身颤抖。几名男子怒上心头,抓起身边的农具便冲了过来,朝着漆雕光明身上招呼。

    不一会儿,漆雕光明身上便伤痕累累,到处溢血。

    “你给我松手啊,恶魔!”

    一名男子握着一柄菜刀,高高举起,就要斩向漆雕光明探入村妇腹部的手掌。

    “退下!”

    漆雕光明深吸了一口气,浑身元功骤然一发,这些毫无武学根基的村民便一个个被震飞。随后漆雕光明手臂一抽,一副胎盘便被取了出来。

    随后他双眼泛起金芒,双手握住胎盘凌空一兜。

    哇!!!

    又是一阵凄厉的婴啼之声响起,被诅咒成恶灵的婴儿灵魂,被禁锢在了胎盘之内。

    漆雕光明一把将染血的袈裟扯下,凌空一卷,将胎盘包裹,随后如行囊一般缠在自己身上。伸出带血的三指,狠狠在自己右脸抓过,抓出了三条深可见骨的伤痕。

    “宁当燃身破眼目,不忍行杀食众生。宁破骨髓出头脑,不忍啖肉食众生。常受短命多病身,迷没生死不成佛。”

    “迷没生死……不成佛!”

    漆雕光明不再看其他人,一步步远去。只有熟悉的辞号,彰显出佛者别样深沉的慈悲。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