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章 雪莲-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137章 雪莲

    鸣翠山下,甫从佛乡归来的柳三变踽踽而行。突然,他步伐一顿,只觉得心头一痛,双眼泪水竟是无法遏制地流淌下来。

    “这种感觉……是咒灵封印!慧座,你,受苦了。”

    咒灵封印,乃是柳三变所创,此刻经由慧座使出,咒灵造杀。冥冥之中,柳三变也同有感应,神魂同泣。

    许久之后,柳三变眼泪止住,胸前已是湿了大片。但是他毫不在意,轻轻擦拭了有些泛红的双眼,目光转为凌厉。

    “为了李裔文,柳三变不惜一切代价。妖域,一名慈悲佛者自愿舍身,踏入无间换来的自由,若你们敢辜负,柳三变在此立誓,同样会不惜一切代价,将你们赶尽杀绝!”

    柳三变闭上双眼,缓缓收敛了情绪。越是到了重要的时刻,他越不能乱。

    他一乱,人心便散了!

    柳三变站了许久,才睁开了双眼。这时的他,便又是那一位冷眼看局,运筹帷幄的红尘素衣了。

    突然,柳三变看见了一名熟悉的身影,正在往鸣翠山而来。

    “是他,田步庚。”

    柳三变看得清了,不由得心头一喜。当日虎宫带着意怀天前来之事,他便让鸟兄帮忙送信至农仁堂,请田步庚相助寻找能够恢复生命力的灵药,现在看来,是有了收获了。

    田步庚同时也看到了柳三变,便大笑着走了过来。

    “红尘素衣,久违了。”

    田步庚笑着打招呼,在他腰间,还悬着一个巴掌大的木盒。

    柳三变同样笑道:“久见了,田堂主。”

    田步庚笑了笑,直接切入主题,道:“在接到你的传信之后,正好农仁堂尚有一株千年雪莲,便急忙送了过来了。”

    田步庚将木盒解下,递给了柳三变。

    “有劳了。”

    柳三变接过木盒,果真感觉到一股彻骨的寒冷传来。

    “哪里的话,不说一剑轻生乃是田某恩人,便是红尘素衣你与我们下九流,也并非是泛泛之交啊。这些小事,何须挂怀。”

    柳三变笑而不语。他知道田步庚此人重情,若让他知道自己求药是为了救治意怀天的,恐怕即便是有自己与李裔文的关系,他也会故意推脱,因此在信中,他是以为李裔文治疗为名义,请田步庚相助的。

    虽然心里有些歉意,但这一些的愧疚,柳三变还能背负的起。

    田步庚接着说道:“红尘素衣在寻找农仁堂帮助的同时,还能想到利用公开亭,面向广大的武林群众收取,这一点足可看出红尘素衣心思非凡。既然一剑轻生伤势严重,便劳烦红尘素衣多多担待了,田某会全力寻找灵药相助的。”

    柳三变指了指鸣翠山,道:“田堂主不上去见一见李裔文?”

    “不必了。”

    田步庚摇了摇头,并没有上去的想法,而是说道:“关于灵药宝地这种消息,还是探一奇与好一命这一对兄弟熟悉。我听闻三日之后,曾经听雨楼十三弦中的筵亭秋水玉飞倾将会在三天后于净天沙原约战七尊剑之主剑千秋,以奇命两兄弟爱看热闹的个性,必然会前往一观。我需要尽快前往,找到他们两个。”

    “哦?听雨楼不是覆灭了么?竟还有人存活?”

    柳三变微微一惊,显然也曾听说过听雨楼之事。

    田步庚道:“不错,只是听雨楼覆灭之后,与之相关的听雨楼楼主以及听雨十三弦便再没了消息,武林中一直认为他也已经死去,这回突然再出,恐怕又将引起当初听雨楼灭门的往事情仇了。”

    两人又说了几句,然而对听雨楼覆灭之后玉飞倾的情报,皆不曾掌握多少,也交流不出结果。田步庚着急前往净天沙原,便匆匆告辞离开了。

    柳三变上得鸣翠山,却又正好穿着杨无木装扮的博娴匆匆而来。

    “是博士生,见你无恙,真是太好了。”

    柳三变见博娴伤势痊愈,感到由衷的欢喜。

    博娴说道:“这还需要多谢圣女的援手。闲话休提,你之计划我已知悉,要我前来,是有何妙计?”

    博娴单刀直入话题,同时心中也是颇为好奇。按照计划,柳三变要如何让自己武学特性变换?

    柳三变笑了笑,成竹在胸。

    “柳某早年游历西垂,曾结识了一名友人。从他那里我得到了一部颇为神奇的剑招,你若能习之,则困扰自解矣。”

    柳三变从怀中取出了一本泛黄的古籍,递给了博娴,并说道:“剑谱,柳某早已经备好了。”

    这剑谱,其实便是裳不归所赠,威力算不上很强,但却有一种奇异的特性,那边是能将武学效果十倍百倍的展现。

    简而言之,便是为武学加特效。

    以博娴的根基,习练这剑法之后,也能保证剑招的威力,的确是最好的人选。

    “世上竟还有这么奇……奇特的武学。他的创者该是有多么有创意啊。”

    博娴翻看着剑谱,一脸惊诧,他原本想说奇葩,但觉得还是要给大变子一点面子。毕竟这武学实在是太过怪异了,只追求效果,并不注重威能。

    现今武林,谁人的极招不是一个比一个狂暴,一个比一个内敛?偏偏这本剑谱就反其道而行,练至大成,随意一剑便有开天辟地的效果,然而威能——若是根基不足者,恐怕就连砍翻一个三人合抱的大树,都有些玄吧!

    柳三变笑道:“我当初得到这剑谱的时候,也是十分讶异。现在想来,恐怕只有本身便是根基深不可测的强者,而性子又偏爱华丽,才能够创出这种特立独行的剑招。”

    博娴点了点头,将剑谱收起。

    不得不说,这一本剑谱简直是神来之笔。以博娴的见识都不曾听闻的剑招,恐怕武林之上也没有几人能够识得,用以伪装,可称得上是天衣无缝了。

    博娴说道:“既然如此,我便先寻一个安静的地方修炼。嘿,当我再出之时,必定也会更改名号,届时你若认出,可不要泄露我的身份啊。”

    “若是柳某无法认出,博士生可也不要捉弄于我啊。”

    两人对视,哈哈一笑。博娴快步下山离去了,毕竟计划拖得越久,就越容易产生变数,这套剑招,他需要尽快练成。

    柳三变则是前往丹房,用雪莲练成了数枚丹药之后,喂意怀天服下一粒,将他缓慢恶化的情况阻止,并且稍稍恢复了一些生命力。

    “千年雪莲,果真稀罕。只可惜成丹只有三粒。嗯……半月之后,待第一丹药彻底消化,再让他服下第二粒。至于第三粒,很抱歉,柳某需要留下备用了。”

    千年雪莲何其罕见,仅是一粒丹药,便扭转了意怀天的情势。即便是不让他服下第二粒丹药,意怀天半个月后也将苏醒,届时靠着自己逐渐恢复的功体,闭关个千百年,将损耗的生命力全数补回也不是没有可能。只不过为了化解李裔文与狮虎族的矛盾,柳三变不得不下一些血本了。

    “净天沙原处有田步庚关注,找寻奇命兄弟应无意外。希望他们这两兄弟,能掌握有用的消息吧。”

    就在柳三变微微沉吟之时,鸣翠山下,突然传来了意长年请见之语。

    “攀花手意长年,请见红尘素衣!”

    喝声之中,饱含元功,可见意长年此刻心情,愤怒而又紧张。

    泣红颜被声音所扰,一脸阴沉地走了出来。及至他看见了外面的柳三变,才停下脚步。

    “若狮虎族都是这等无礼之徒,我想你要好好考虑是否有帮助他们的必要了。”

    三番四次被狮虎族之人侵扰,让泣红颜已经烦不胜烦了。留下此话后,泣红颜直接便转身入了房内。

    柳三变苦笑。

    他在意的,从来便不是狮虎族啊。意长年确实很强,根基深不可测,但还不至于让他忌惮至此。只有看不见的敌人,才是最为恐怖的啊,便如——狮虎族背后那一尊谪仙!

    待泣红颜进入房里之后,柳三变才挥了挥手,接触了鸣翠山的法阵。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