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章 夺命阎罗-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138章 夺命阎罗

    风萧萧,雨潇潇,人在潇潇命树梢。

    乡村之野,今日的天,是一片的血红。

    人命,在风中消逝;鲜血,在雨里交融。

    几个满面凶残嗜血的壮汉,持着斩首大刀,如浪入羊群,手起刀落地收割着人命。即便偶尔有身材壮士的庄稼汉奋起反击,但是在这些有武艺在身的强人面前,也无济于事,反而遭到了更为残忍的虐杀。

    悲呼,怒斥,狂笑,交织出了一曲人间的绝唱。

    在村子之外,一个神色阴鸷的中年男子,他手牵着一名大约十岁左右的男孩,在他身后,则是一个持着雨伞,替两人遮雨的年轻刀客。

    “苟儿子,你要记住,你跟这些贱民是不同的。他们,连给你提鞋的资格都没有,更不要说教训你了。”

    小男孩明显被打了,鼻青脸肿的。此刻听着父亲的话,不由得重重点头,小小的脸庞,闪烁着狠毒的神色。原本应该纯真的眼瞳,此刻竟也泛起了嗜血的光芒。

    年轻刀客看着村庄里的屠杀,眼中闪过了一丝不忍。他轻声道:“主人,有这个必要吗?”

    “没你说话的余地。”

    中年男子冷哼了一声,丝毫不在意年轻刀客的想法。

    “是。”

    年轻的刀客抿了抿唇,将悲怜的目光看向了被屠杀的百姓,手却不自觉地抚上了左脸颊上的印记——一个如恶魔头像的印记,那是他作为奴隶的印记!

    他自己也不过是奴隶的身份,又有什么资格替人求情呢?

    突然,一名百姓狂奔而出,想要逃离,却被一名杀红了眼睛的强人发现,偌大的斩首大刀刀身狠狠拍在脑袋之上,直接将他头给打爆!

    同时,在大力的作用之下,红白色的异物,飞出了很远,直接溅了小男孩一脸。

    “啊!”

    小男孩大惊失色,颤抖着身子就要向后缩去,却被中年男子死死拉住。

    中年人说道:“苟儿子,习惯这种感觉,并学会享受这种感觉。只有这样,你才能成为一名真正的强者!”

    真正的强者么?

    年轻的刀客看了看自己的刀,心思莫名。

    就在此时,现场风雨蓦然一顿。

    “气氛不对!”

    年轻的刀客瞬间扔掉雨伞,长刀出鞘,站到了中年男子的身前,警惕地看着四周。

    四周一片阒静,似乎并没有异常。

    突然,风成刀,雨化剑,呼啸夺命!

    “啊啊啊!”

    造杀的强人来不及反应,纷纷被风刀雨剑切割着身体,碎成了无数的碎片。

    叮叮当当!

    年轻的刀客,实力不凡,身形变幻,长刀飞舞,竟是将蜂拥而来的攻击一一化去了。

    随后,一道满是哀愁的身影,缓缓靠近。

    “一向年光有限身,等闲离别易消魂,酒筵歌席莫辞频。满目山河空念远,落花风雨更伤春,不如怜取眼前人。”

    “高手,值得让夺命阎罗苟不同记住你的名号。”

    夺命阎罗苟不同,看向了莫伤春的眼神中,带上了数分的凝重。

    “未觉凄惶莫伤春。”

    莫伤春伸手一甩,一块木牌便呼哨着飞向了苟不同。

    年轻的刀客眼神一冷,长刀横斩,将木牌砍成了两截。

    莫伤春淡淡地看了刀客一眼,眼中的哀愁,竟让年轻的刀客忍不住为之揪心。

    “夺命阎罗苟不同,恶魔之道三魔首,一生行凶,造杀五百七十六起,杀害无辜百姓数以万计,当死刑。”

    莫伤春目光转投苟不同,温声轻语,却是道出了苟不同一生为恶的过去。

    年轻刀客握刀的手猛然一紧,看向苟不同的眼神之中,竟也带上了一丝恐惧。显然,他也被莫伤春的话震撼到了。

    “你是什么人?”

    苟不同目光变得深沉,能够对他如此了解,必然是花费了很大的气力去调查,甚至与他接触。然而对于莫伤春,他却没有丝毫的印象。

    “未觉凄惶莫伤春。”

    莫伤春右手一甩,衣袍卷起,现出了白皙文秀的手掌。同时元功提起,尽伤三春的极招,再度用出了。

    “春残花尽。”

    凌厉的一掌,破风退雨。巨大的掌印澎湃而出,直扑苟不同三人。

    苟不同目光深沉,莫伤春对他知之甚深,而自己对他却一无所知。这种情况之下与之发生冲突并非好事。狡诈如他,从不做无把握之事。

    他拉住了自己的儿子,开始往后退去。

    “刀无心,此人交给你了。”

    苟不同说着,带着儿子化光离去。面对未知的敌人,苟不同向来喜欢先摸清对方的底细,再狠狠地将之虐杀。

    刀无心眼神冷漠,奋起功元,化作一把巨大刀刃,斩向了莫伤春大掌。

    轰!!!

    极招相会,撼天动地。巨刀与掌印双双消散,然而莫伤春身形岿然不动,刀无心确实连连倒退,呕血不止。

    双方之间,高下立判。

    “刀无心,不会让你通过!”

    刀无心顾不上自己的伤势,长刀一划,在地上划出了一条界限。身为一名奴隶,他必须用自己的性命保护主人。

    “刀无心,人有情。你的路尚不是终点,迎接你的新生吧。”

    莫伤春几步踏出,突然一个冲步来到了刀无心身前,在他没有反应过来之前,一把扣住了他的天灵。嘴里淡淡的轻吟,却是新生的希望。

    刀无心闷哼一声,双眼神光渐失,七窍流血,缓缓倒下了。

    莫伤春看着倒下的刀无心,心中暗道:“你武骨非凡,不应走在这一条错误的道路。我封禁了你的记忆,接下来的路,便看你自己了。至于苟不同——你逃不了!”

    莫伤春一步踏出,化光追了上去。

    而在莫伤春离开之后,又是一道人影匆匆而来。

    足青绿,腰环佩,衣翠篁,正是织梦人——南宫飞飞。

    “唉,哎呀!”

    南宫飞飞匆匆而来,看着眼前的人间惨景,神容哀凄。

    “是我来晚了,是南宫飞飞来晚了!”

    织梦人,织梦人,本是将一切的绝望打碎,而后编织出希望的梦想之光的人。然而此刻,南宫飞飞做不到了!

    南宫飞飞神容哀凄,雨水扑面,让人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

    “嗯……哼……”

    突然,一声痛呼的呼声传来,让南宫飞飞身形一振。

    “还有活口!”

    南宫飞飞举目四看,顿时发现了一旁的刀无心,忙举步走去。

    “不要紧张,我先为你疗伤。”

    南宫飞飞宽慰了一句,度过了功元为刀无心平稳伤势。数息之后,才缓缓收功。

    南宫飞飞问道:“你是何人,此地发生了何事?是什么人在这里造杀?”

    “我……是谁?”

    刀无心看着南宫飞飞,神色突然痛苦了起来。

    “我是谁,我是谁。啊,痛,头好痛。”

    刀无心抱头痛呼,神色痛楚。

    南宫飞飞眉头一皱,开始打量四周。

    地面破损不堪,似乎是经历了强大的冲击。

    “看来曾有高手在此对决,然而那些村民的死状,却又不似被高手决胜的余波导致,看来事情的真相,要落在此人身上了。”

    南宫飞飞目光落在了刀无心身上,以他的眼力,在加上方才为其疗伤,能探得出来刀无心武骨非凡,实力不差。同时,也发现了刀无心脸颊之上的印记,以他的见识,自然知道这种印记代表的是什么。

    南宫飞飞内心权衡,道:“这样吧,你既然忘了自己的姓名来历,我便暂时喊你无心吧。”

    “无心?”刀无心抬头,迷茫地看着南宫飞飞。

    南宫飞飞道:“你既然记忆有缺,便暂时跟在我的身边吧,我们先替死去的百姓掩埋。”

    两人协力挖了一个大坑,将死去的人埋葬之后,南宫飞飞便带着刀无心离开。

    随后,光芒一闪,却是一直暗中跟随在南宫飞飞身后的聆音现出身来。

    “好残暴的手段!”

    聆音自然也看见了先前的惨况,眼神之中都难以抑制地散发出淡淡的杀机。她看了看四周,随后目光落在了那坟墓之上,眉头却又不由得皱起。

    一路行来,南宫飞飞并无固定的目标,而且每每遇到不平之事,皆会挺身而出,拔刀相助。这样一个意气豪侠,真会事与墨张声合流暗害藏虚的奸佞之人?

    “又或者,南宫飞飞是真的因墨张声过往的名声,才将藏虚送往留仙翠篁的?”

    聆音抿了抿唇,一时半会却也想不通答案。她身形一动,继续跟了下去。

    (本章完)